暖_末回【完结+番外】

  《暖》作者:末回[出书版]

  绘者:Leila

  出版社:威向文化

  出版日期:2012/10/09

  文案:

  为了临死都还为他痴痴守候的呈星,

  霍非选择了重生来弥补心中的亏欠。

  只是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谁说重生穿越就能翻云覆雨、成就霸业斜眼看天下的?

  要他霍非堂堂一个成年男人憋回去七岁的身体,默默守护倍受欺辱的小呈星,

  还得想尽办法赚钱来改变两人的生活!

  无论如何,既然呈星想要一个可以依靠信赖的人,这次,他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楔子

  怀里的人呼吸就此消逝,他於火海中紧拥住这具逐渐冰冷的身体,痴痴地用手指轻抚怀中人被滚烫的开水亲吻过显得有些可怖的面容。

  「呈星,对不起,如果有来生,我还你。」

  一滴血泪自眼角滚落,滴到指下这张伤痕交错的脸上。

  随著一声巨响,足以吞噬所有的热浪倾刻袭来,眨眼间,这两个孤独地守在火海中的身影就没了踪影。

  夜晚无际的海上,一艘游轮在一声又一声爆炸声中,分崩离析,一点点,消散在冰冷的海面上。

  看不见天日的浑沌之中,他坐在一块冰冷的石头上,坐了仿佛一个世纪之久,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他身旁。

  「时辰到了,你该走了。」

  他缓缓摇头:「我不走。」

  「为何不走。」

  「我在等人。」

  「何人?」

  仿佛失去记忆一样默了许久,他才艰难地道:「……呈星,我在等周呈星。」「你不必等了,他已走了。」

  「……走?」

  「他已喝下孟婆茶,进入轮回道,重新转生为人。」「我还能再见他吗?」

  「不能,之後轮回,你与他再无任何瓜葛。」

  一滴浑浊的泪滚落至身下冰冷的石头上。

  「为什麽,我欠了他,我要还他。」

  「欠?你上一世确是亏欠他良多,不过最好的偿还办法,是永生永世两不相见两不相欠。」是啊,不见方能不相知、不知方能不相思、不思方能不亏欠。

  只是为何,泪水失去控制一颗接一颗滚落眼眶。

  「我欠了他。」

  泪水把哭泣的游魂与石头粘连在一起,任谁也分不开。他不走,只反复一句,我欠了他。

  在他身旁隐隐约约的身影一声悠长沈重地叹息:「下一世已成定局,你既是亏欠於他,不如重返上一世,在一切错误未曾发生时一一扭转,如何?」默了一息,又听他道:「你可愿意?」

  可愿意?

  愿意。

  坐在石头上的人泪流满面,已是泣不成声。

  第一章

  先是一缕玉兰香气传来,然後在清脆的鸟叫声中睁开眼,印入眼帘的是绿色的窗框和窗外茂密的枝叶。

  这些,都是曾经熟悉得一再忽略的画面,而此时竟是轻易便让他红了眼眶,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头一件事是揭开被单仔细检查身体,最令他惊喜的不是又有了实体不再是游魂一枚,而是这具弱小稚嫩的身体一看就知道顶多不过六七岁。

  把手臂掐得通红,一再确认不是一场梦境,他才小心翼翼爬下床。视线在这间约十五个平方的房间里环顾一周,他凑到台历前查看日期。

  19XX年8月6日。

  竟回到了他七岁的那一年,一切都还没开始的时候。

  看著这个时间,霍非不由得失神。

  半个小时後,霍非踩著吱呀声响年岁都足以当他爷爷的老木梯下了楼,一下楼就见一个年过半百留著齐耳短发的妇人用围裙擦著手从厨房里走出来,一见霍非就笑咪咪地说:「哎呀,小懒猫总算起床了,廖阿姨给你准备了你最爱吃的炸虾和黑鱼粥哦,趁还热著,快刷牙洗脸过来吃吧。」霍非的父母都在国外打拼,把他留在国内的爷爷家里,而他爷爷又是位得高望重的大学教授,尽管已是六十高龄仍在校方领导的诚挚邀请下到大学里任教,加上老伴在三年前就已病逝因此实在无法好好的照料小霍非的日常生活,便聘请了这位廖阿姨照顾小霍非。甚至可以说,霍非十五岁以前,他的父母爷爷与他相处的时间都没这位廖阿姨的长。

  而且这位廖阿姨也十分的尽职尽业,除了不能给予小霍非独属於家人的那份亲情外,剩下的她就成天想著让小霍非吃饱穿暖,开开心心每天打扮得跟个小王子一样。

  此时只及廖阿姨腰部高的霍非抬起小脸仔细地盯著她的笑脸看,只觉得鼻子发酸。

  上一世,这位真心实意对他好的廖阿姨是在他十五岁时被他耍了心机赶走的,理由是他嫌她罗嗦,每次晚归逃学她都会念上许久让他烦不胜烦,最後在爷爷那儿说尽廖阿姨的坏话,说她总是偷自己的东西给她的儿子用,让爷爷下狠心把她赶走。

  「小非,你怎麽了?」

  看见小霍非眼中似乎含著泪花,廖阿姨大吃一惊,赶紧蹲下身子仔细察看:「怎麽哭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在廖阿姨紧张的目光中,霍非用力摇头,同时用衣袖拭去眼中的泪:「没事,可能还没够睡醒,刚刚打了个大哈欠。」再抬头时,小霍非又是一张和平日没甚两样淘气机灵的样子,廖阿姨再三确认之後才算是放下心来。

  「小非,如果身体不舒服一定要及时告诉廖阿姨,不然病情会更严重,到时候就不只是打针吃药,还得住院呢,要开刀,剖肚子的你怕不怕?」看到廖阿姨仍旧担心他害怕打针吃药故意隐瞒病情而故意夸大其词,霍非心里又暖又涩,用力吸了吸鼻子,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我长大了,才不是害怕打针吃药呢,廖阿姨我真的没事。我肚子饿了想吃东西。」「好好好,小懒猫,快去刷牙洗脸,廖阿姨这就给你把饭菜给端上。」十多分锺後,霍非坐在餐厅的圆桌上一手喝粥一手还用筷子夹著已经多年没吃的廖阿姨特制的炸虾。

  在一旁打扫卫生的廖阿姨看他像个小大人似地安安分分吃东西,不由欣慰一笑。

  以往小霍非吃个东西好比屁股底下放了针一样总是歪歪扭扭坐不住,饭菜洒得到处都是,又不肯听劝,令她十分头疼。今天他如此乖巧,令这位勤劳且有些木讷的阿姨话变得多了起来。

  「小非啊,我今天早上出去买菜时看见附近又搬来一户人家,好像还有个年纪和你差不多的小孩,你一会儿要不要去看看呀,说不定能和人家做朋友呢。」双手抓起美味的大虾啃得津津有味的霍非一听,只觉有什麽於脑中一闪而过,也顾不上吃东西了急忙向廖阿姨追问道:「廖阿姨,那户人家姓什麽你知道吗?」「这个阿姨还真没来得及问清楚。」

  「那他们家具体是住在哪一边?」

  「好像是在南院的九号楼,阿姨今天路过时看见他们正往这栋楼里搬东西。」回答完他的话,廖阿姨笑咪咪地看向小霍非,「小非是不是对这家小朋友感兴趣啦,反正同一个地方离得又不远,你可以去找他玩哦。这个新搬过来的小朋友白白净净的,一看就知道是好孩子啊。」廖阿姨说完後又背过身去继续清洗厨具,因此没有发现霍非因为过於激动而不停颤抖的双手,和来不及收敛而出现在稚嫩脸庞上显得格外违和的沈痛表情。

  再顾不上吃东西,只来得及和廖阿姨说一声霍非的小身影一溜烟消失在了廖阿姨眼前。

  「唉,这孩子,才想说他今天难得安分一点,结果还是没等吃完东西就跑了。」廖阿姨无奈地摇摇头,开始收拾桌上霍非只动了些许的鱼粥和菜。

  一口气跑了两三百米,霍非站在南面的一排小楼房前,隔著十几步的距离,气喘吁吁的他一眼就看见了一个手里抱著一个填充小熊玩偶身穿蓝白相间袖珍海军服站在绿色花圃前的男孩。

  应该是阳光明媚的时候,霍非却觉得视线模糊,忍不住用手背擦拭眼睛,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湿了眼眶。

  果真回到了一切不曾发生的起点,站在不远处的男孩依旧那麽的纯净和美好,令里著一个孩子外皮内心却沧桑肮脏憔悴不堪的灵魂深怕亵渎了他,不敢再迈进一步,久久杵在原地。

  站在花圃前的孩子似乎察觉有人在看他,猛然回首,一见是个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当即友好地展露笑容,在金色的阳光衬托下,雪白得像个不染尘埃的小仙童。

  霍非内心一震,眼泪又有不可控制之势,不想让自己的丑态呈现在男孩面前,他低下头转身就跑,拼命逃离这个地方。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跑离的那一刻,男孩望著他远去的背影慢慢由起笑脸,失落地垂下小脑袋,有一下没一下地拉扯著怀中小熊的耳朵。

52书库推荐浏览: 末回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