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宠_茴笙【完结+番外】

  《夺宠》作者:茴笙

  文案:

  宋楚惜没想到,

  随便救个人都能把小命给弄没了。

  再睁开眼时,

  她重生成了不受宠宫嫔,

  而那堂上之君……

  竟是她曾救下的少年。

  内容标签:宫斗穿越时空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薇(宋楚惜)┃配角:贺兰晟,宋楚怡,谢怀,秦以蘅,姚嘉若,沈蕴初┃其它:宫斗,升级,复仇,逆袭

  编辑评价:

  宋楚惜“成为”叶薇之前,并不知她当初救下的少年,不仅是一国之君,还曾希冀娶她为妻;她更没想到,自己的亲妹妹会因此害她致死,夺来后位。当重生后的叶薇,只是想利用旧日的熟悉感接近皇帝、报仇雪恨时,皇帝却突然察觉,两个身体里,藏的也许是同一个灵魂。在这篇构思巧妙的文中,作者以成熟精炼的文笔,勾画了一座诡谲深宫。在人心莫测的宫廷深处,却又呈现出了一颗赤诚率性的真心。作者优美丰富的语言,极大程度地还原了一个碧甍朱墙的古代内廷。在妃嫔间纷争不休的同时,亦浮生了一个触人心底的爱情。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1绝境

  叶薇跌倒在御道上的时候,皇帝的大驾便在她十步之外。

  这条路是皇帝每日下朝后去往永乾殿的必经之路,所以宫中众人都知道回避,从无人敢在这个时辰冒冒失失地闯到这里。

  抬轿的宫人见到这个突然闯出来的身影都悚然一惊,立刻有宦官大喝道:“前方何人,竟敢冲撞圣驾!”

  她连忙跪倒,恭敬道:“陛下恕罪,臣妾是吹宁宫采女叶氏,并非有意冒犯圣驾,只是有冤屈陈奏!”

  吹宁宫的叶采女?大宦官高安世眉头一蹙。

  这个叶采女他是有印象的,半个月前在自己寝宫服毒自戕,没死透又被救了回来。宫中规矩,宫人自戕是大罪,所以这个叶采女虽然大难不死,却也惹怒了皇后娘娘,被从从七品的琼章直接降到了从九品的采女。

  他记得,叶采女应该按规矩在寝宫思过,怎么会跑到这里来?难道是上次没死成不甘心,想再死一次?

  这种小事料想陛下也没兴趣管,他摇摇头就准备吩咐宫人把她拖开,轿辇内却忽然传来了声响。

  让他们停轿的意思。

  重重的轿辇在地上落稳了,高安世愕然地看着面无表情的皇帝,有点搞不清楚状况。陛下这是,打算管这事情?

  因是夏日,轿辇并没有帷幕,他在上面确实是可以看到叶采女的一举一动,可这也不是他被吸引下轿的理由吧?

  高安世上前赔笑道:“陛下您这是……”

  皇帝没有吱声,只是偏着头认真地打量那个跪在路中央的身影。

  她着了身银朱交领长袄,下衬琉璃白马面裙,裙子上有雅致的杜若花纹。虽然是跪在那里,却显得不卑不亢,颇有一股自在沉着的气度。

  这个装扮、这个感觉……

  叶薇感觉到君王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即使再胸有成竹也忍不住忐忑。这是她如今唯一的筹码,如果此计不成,就只有任由宋楚怡再弄死她一次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是皇帝在朝她走近。因是刚刚下朝,他身上还穿着庄重的冕服,玄色刺金的袍摆垂在地上,昭显着来人尊贵无匹的身份。

  他在她旁边站定,见女子一直低垂着头,遂淡淡开口,“抬起头来。”

  叶薇深吸口气,一点一点地抬高了头颅。

  映入眼帘的是男子英俊无铸的面庞。山一般的眉宇,高挺的鼻梁,还有鼻梁下紧抿的双唇。他的眼眸黑而深邃,墨玉一般光华内敛,此刻正充满了审视的意味。

  隔着光华潋滟的十二旒,这坐拥天下的帝王正专注地审视着她。

  叶薇慢慢地舒出口气,像是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般。皇帝一瞬间有一股错觉,似乎她刚才正在进行一个巨大的赌博,而如今……她赌赢了。

  这感觉有点奇怪,他眉头微蹙,轻声问道:“你有冤屈?”

  “是。”

  “说来听听。”

  “诺。”叶薇道,“陛下也许不记得了,臣妾是延和四年的家人子,入宫至今三月有余。蒙陛下恩典,封了从七品琼章,住在吹宁宫拾翠殿。半月前臣妾被人发现晕倒在寝宫中,身中剧毒,幸有太医及时救治才捡回了一条命。不过皇后娘娘以为臣妾是服毒自戕,便按照宫规将臣妾降位禁足,直到今日。”

  “这事儿啊,朕有点印象。原来那个服毒的叶琼章就是你。”皇帝道,“怎么,听你的口气,你不是服毒自戕?”

  “然。”叶薇头稍稍抬起一点,看着皇帝认真道,“臣妾不是自戕,是被人谋害。”

  四周隐隐传来宫人的抽气声,明晃晃的日头下,唯有皇帝与她拖长的影子格外清晰。

  “继续说。”皇帝语气如常。

  “那些人给臣妾下了毒却没能毒死臣妾,便又趁着臣妾昏迷不醒的时候给我安上个自戕的罪名。如今臣妾被困在拾翠殿内,随时性命不保。臣妾不甘心,这才冒死求见,还望陛下为臣妾做主!”她说完长拜到底,似一节缓缓弯折的红莲,端的是静美动人。

  皇帝看着她优雅的跪拜姿势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余光便扫到了几个身影,“那些是……来抓你回去的吧?”

  叶薇偏头一看,果然是苏才人身边的翠翘领着三个宫人寻来了。皇帝本以为她会着急惊慌,谁知她居然十分冷静,“是,她们来抓臣妾回去。”

  “奴婢参见陛下,陛下大安。”翠翘与宫人一起跪下,“奴婢奉颐湘殿苏才人之命,来寻叶采女回去。陛下,叶采女如今是待罪之身,不该到处乱跑的。”

  “知道她不该到处乱跑,你们还不看好了?”皇帝冷冷道,“玩忽职守到了朕的面前,竟还有脸说话。”

  “陛下恕罪!”翠翘吓得浑身发抖,“奴婢……奴婢……”

  “行了,回去跟你家娘子请罪吧,别在朕面前碍眼。”

  “诺……”翠翘颤颤巍巍地应了,“那,叶采女?”

  皇帝转头看着叶薇,她身量纤瘦,朱红的衣袖里露出一截皓腕,可以清楚地看出骨头的轮廓。半个月前才中了毒,这会儿身子应该还虚弱得很,难为她还能找到空子偷溜出来,倒是机灵。

  可惜了。

  “既然苏才人叫你带回去,便带回去吧。”

  翠翘本以为他要为叶采女出头,心中正忐忑着,闻言不由大喜,“多谢陛下!”

  皇帝转身便走,看也没看跪在脚边的女子一眼。叶薇眼睁睁看着玄黑刺金的衣裾离自己越来越远,忽然开口,“臣妾少时读书,曾见古人有言,君子当济人于困厄之时。臣妾本以为陛下是君子,却原来并非如此……”

  此言一出,不止皇帝带来的宫人,就连翠翘她们都吓傻了。这叶采女是疯了么?居然敢指责陛下!还是她知道这次被带回去便再无活路,所以索性骂一把皇帝解恨?

  “大胆!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把她带下去。”高安世怒道,转身朝皇帝赔笑,“陛下息怒,不要为闲杂人等伤了身子。”

  皇帝没搭理他,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个被人拖走的女子。她没有呼喊更没有求饶,很安静地任由宫人攥住肩膀手腕,快速朝御道尽头走去。

  她真的太瘦了,蒲柳一般,似乎一阵风就能带走。临到转弯的时候,她忽然偏过了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那眼眸如大海里的星辰,璀璨闪烁却遥不可及,引得人追逐。

  .

  叶薇被押着跪在坚硬的砖地上,只觉得膝盖上的伤又重了几分。她的贴身宫女悯枝就趴在旁边的条凳上,脊背处鲜血淋漓,一看就知受了杖责。

  “阿薇姐姐,你这又是何必?好好地待在寝殿里不好么?非要跑出去,辛苦大家找寻不说,还害了自己的婢子。”才人苏氏立在她面前,娇艳的面上挂着讥讽的笑,“还是说你只顾自己心里痛快,压根儿就不管身边的人了?”

  叶薇冷淡地看着她,眼睛里没有恨意,只有轻微的嘲讽,“现在说这种话,苏才人觉得还有必要么?”她都已经是俎上之鱼了,又何必来离间她和她的婢子。

  苏才人被她一堵,心中郁闷更甚。今日真是被这个叶薇害得不浅。她奉璟淑媛娘娘之命看管她,却被她摸到空子逃走,还闯到了陛下面前。回头到了淑媛娘娘面前,还不知会被怎样责罚!

52书库推荐浏览: 茴笙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