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良缘_半袖妖妖【完结】

  书名:金玉良缘(女尊)

  作者:半袖妖妖

  文案

  她权倾朝野,垂帘听政,

  他男扮女装,为国为民,

  且看一块玉佩引发的奇缘,

  在朝上,二人对峙相向,他不畏强权。

  回府邸,二人床上约战,他奉陪到底!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姬于纳兰,┃配角:┃其它:1对1,女生子……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帝姬纳兰

  悠闲地躺在木藤摇椅中,一手扶在椅背上,单指不时还打着拍子,纳兰心中回味着早上听的曲子,闭着眼睛享受着这难得的清闲。

  是的,清闲,她很久没这么清闲过了,这一世她名唤纳兰,复姓姬于,是大周国幼龄女帝的嗯……皇姐,这个世界女尊男卑,女人掌权,男子附属,颠覆着的国情让她即使投胎了,也不能摆脱苦命的勾心斗角。

  前世她是六宫之主,一朝皇后,为了所谓的争宠忙于心计,临死前心想再投胎想找一个干净的男人,过简简单单的日子,结果,命运让她带着逐渐忘记的记忆穿越了交错的时空重新投胎,新的名字新的人生新的世界。

  她若是出生在别人家里,日子还能简单些,偏偏降生在了帝王家,纳兰无奈的发现,自己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纳兰的母亲,姬于飞凤是上一任女皇,她的一生有很多个男人,却只有两个孩子,长皇女纳兰是与原配东宫兰正君所生,后来兰正君因病逝去,君位空置多年,时隔十五年再产幼女,是为新宠苏贵君所出,苏贵君父凭女贵,被封为后,一直未立储的女皇竟然接连着封幼女如意为当朝太女。

  无疑的,此番举动遭到了以兰家为首的反对,朝堂上立时分成了两派,女皇不顾众臣的死谏,一意孤行,顾命大臣皆为心惊,苏家拔地而起,正是僵持之际,十五岁的姬于纳兰出面,彼时她正值青春,站在朝堂上,犹如幽兰,只是安抚了旧臣,支持了母皇另立,这件事便是就那么定了下来。

  不出一年,女皇早被掏空了的身子开始频频生病,拖拖拉拉活了三年之后终于一命归西,临去前,她将长女叫到床前,把小女儿交给了她,只说,从今往后,大周便交给了她。

  说实话,纳兰对皇位没有什么想法,可母皇一去,朝堂不稳,也由不得她放手不管,国不可一日无君,年仅的四岁的如意被她放上了凤椅,从此开始垂帘听政,过着抱着孩子处理政务的嗯……好日子。

  有人说,她本应登基为皇,也是顺理成章,有人说,她是大奸臣,这几年就忙着聚拢权力,一手遮天,那小皇帝就是个傀儡,她从来不以为然,兰家对她也是既欣慰,又痛心,百姓们对她热议,既是敬又是怕。

  苏家一直被她压制,小如意就是他们的靠山,纳兰从不理会,直到白衣卿相披荆斩棘,终于爬上了高位,她这才明白他们是在干什么,或许除去她,就是柳家的目标。

  念及白衣卿相苏锦衣,她微微皱眉,当初的巧遇都可能是被安排好的,不经意的入了她的眼,是了,她曾和如意讲过,她喜欢的,是有着干净气息的男人,不描眉不扭捏的男人,那日他一身白衣,使了个剑花也算是惊鸿一瞥,知道他是苏家的人后,纳兰没有任何动作,二人也算不温不热地来往着,后来竟也定下了婚事,苏锦衣成了公认的,纳兰帝姬的正君,结果,她刚上了点心,为他下了江南,却差点遇害,幸亏别人救起,才不至送命。

  周朝规定,男子入朝为官,三品以上终身不可嫁人,就是三品以下也有着很多条条框框,不容易通过,所以鲜少能有男人当官的,早前放纵他在官场游走,也是她放了水,底下的人睁一眼闭一眼才得以入朝,不曾想他很为家族着想,为了苏家,骗她南下,却为了躲开她,在朝升官,如意大了些,她有些权多少还了些,不想苏家为了她可是真的下了本了,连儿子都舍了出来……

  不再去想他,既然想要如意做个真正的女皇,那就成全他们,努力念着早起的曲子,纳兰又闭上了眼睛。

  比起那些无边无际的政事,还是这般闲置不错,不错……当然若是没人打扰就更好了,可惜……

  “呜呜……”女孩脸上泪痕交错,她哭了有一刻钟了,此时正跪着抱住纳兰的小腿使劲往她身上抹鼻涕:“皇姐~”

  “起来!”纳兰轻轻踢她:“我可受不起。”

  “皇姐你别生如意的气了好不好?呜呜……”她就不起来非要赖在她腿上。

  “我不生气,我不进东宫,不是刚好遂了苏家的心吗?当然我没死,可能会有点失望!”

  “皇姐别这样说,”如意抹了把泪水急道:“那些事锦衣表哥不知道的,他怎么能叫人伤你呢!”

  纳兰叹息着坐直身体,这一动牵动了伤口,她指着胸口上又渗出的血迹轻描淡写道:“你放心,我没死,但也不会去找苏家的晦气,既然你表哥将订婚的玉佩都还给我了,从今往后,大可老死不相往来,看在你的份上,我不会动他们一分一毫。”

  “皇姐~”如意看着她身上的血迹心惊道:“如意定会查出是谁下的黑手,给皇姐一个交代,若是苏家,不会袒护,若不是,也请皇姐海量,表哥……他在门外可跪了一个时辰了。”

  “好吧,也不用查了。”纳兰伸手抹去她眼角的泪水,苏锦衣求见不外乎也让她进宫,还能是探病么,她叫他入了公主府却不见他,

  他知她恼意一直跪在门外,她也由他了:“我不想知道了,你只管坐好你自己的事就好。”

  “皇姐~”如意摇着她的胳膊撒娇道:“这才是最要命的关键啊!我不想看那些奏折啦,你这一不去尚书房,我都要哭死了,再这样可又要生病了!”

  她才七岁,虽然聪慧,但是玩心太重,一看政事多就称病,纳兰早有体会,她瞪着小家伙一会儿,又躺回椅子里去,不予理会。

  “好姐姐!”如意轻轻推着摇椅使其摇动:“你就回东宫吧,回去吧!”

  纳兰从江南回来之后就一直在公主府里养病,不入东宫,东宫原是她父君的住所,她一直住着,总在那处理政务。

  她不去就代表着不会再管政务,小如意忙得昏天暗地,朝中一片混乱,即使是苏锦衣成了右相也没能力挽狂澜,许多事蜂拥而来,苏家叫苦不迭。

  纳兰说什么也不回东宫,小如意是连哭带哄,人就是不理睬,正是这时,公主府的管家高想恭敬地敲门而入,她先对如意施了礼,这才将手中物双手奉上。

  是一个红色的秀穗,纳兰本是眯着双眼养神,见了此物登时坐起身来。

  “谁给你的?”这是她那块兰玉上面的玉穗,她在江南连玉都给了人。

  “是一位小姐,”高想回道:“她在大门口,说等着殿下。”

  纳兰细细摩挲这秀穗,兰玉就是这位长公主的代表,历代公主都会有一块代表自己的玉佩,娶夫之时赠与正夫,是为夫妻同心,先前,苏锦衣一直喜欢这块兰玉,还送了她这个秀穗,她思索片刻,站了起来。

  “如意你先回去,待皇姐好生想想。”伸手给如意抹平了衣衫上的小摺,拍了拍她的小脸敷衍道:“快走吧。”

  如意一听她自称皇姐就知道她没多少耐性了,也不敢再呆,撅着嘴就先走了,纳兰走出屋外,苏锦衣听见声响蓦然抬头。

  他一反平日的柔情模样,此时坦然的表情更像是他自己,只那愕然的表情一闪而逝,便不亢不卑地对上了她的双眼:“殿下恕罪。”

  纳兰上下扫了他一眼,他清俊的模样依旧,只那份对她的执着消失得无影无踪,心中嗤笑,他叫她恕罪,恕什么罪?她的伤?

  走到近前,啪地一声将那手中秀穗扔在了他的面前:“恕你无罪。”

  说着大步从他身边走开。

  r>苏锦衣想过她恼她怒她伤心,却不曾想过她接着他的话头说恕他无罪,他错愕地将秀穗捡起来拿在手中,心中竟是慌乱起来。

  纳兰走出府外,一人牵着马正是笑吟吟地等着她。

  只见这人一身高领紫衣,□淡雅的紫罗裙动作间将她高挑的身姿硬是衬出一番飘逸的风姿来,她剑眉星目,薄唇微张,简单的圆心髻梳得一丝不苟,见了纳兰微微欠身。

  “云载请殿下安。”低沉的嗓音带着些许冷清。

  纳兰急着回京,便将玉佩给了救命恩人,只是虽然是烧得糊涂了些,可依稀记着,那人——是个年轻的男子了,这个女人……样貌倒是像。

52书库推荐浏览: 半袖妖妖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