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记_半袖妖妖【完结+番外】

  《和离记》作者:半袖妖妖

  文案

  穿越到了婚姻自由,能随便改嫁的唐朝,有一天她突然发现自己再婚的夫君成了后世有名的章怀太子李贤,从此一头走上了和离路。

  本文又名《大唐商女传》,女主活财神,男主占有欲极强,感兴趣的朋友戳下收藏此文章。

  注意:

  1,李贤曾改名叫过李德,后封太子改回,BG文没有BL情节。

  2,作者君才疏学浅,一切脑洞都是胡编乱造,考据党慎入,谢绝人身攻击。

  3,解释下章怀太子,章怀是谥号,谥号是死后追的,所以章怀太子这四个字在人家活着的时候是不会出现的。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良玉,李贤┃配角:┃其它:

  金牌编辑点评:

  穿到了盛唐时期,徐良玉为了商女之路连嫁两次,她与雍王李德假做夫妻,时间长了竟然有了真情意,直到后来,她发现李德竟然就是后世有名的短命鬼章怀太子李贤,这是她们在和离的路上相互治愈相爱相守的故事。 本文描写手法独特,人物性格鲜明,情感细腻感人,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向大家呈现了唐朝时期独特的情爱家国,是值得一看的好文!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楔子

  第一章楔子

  咸亨三年,大唐盛世

  风雨欲来,乌云笼罩。

  南风吹去了盛夏的丝丝闷热,院子里的花圃里不知名的虫儿叫得越发欢快,风夹杂着雨点摆在窗扇上面,猛地挣开窗撑子摔了下来,来来回回地啪啪作响,竟是掩去了屋里的声声叮咛。

  才是夜幕降临天地无光,雨点一落下,天边亮起一道光边。

  远处似有闪电,撕开了漆黑的黑幕,恍然间能看见一个少女站在院中的石阶下面。

  雨越下越大,她背脊笔直,浅浅目光就落在那扇被风胡乱扇动的窗上面,脸色复杂。负心人翻脸总是快的,一个夺取了她家业的负心人,翻脸更是比翻书都快。室内昏暗,唯独榻边的烛火跳着火花,透过窗也能看见放下来的纱帐,偶尔有女人的娇嗔在风雨的闲隙中传出来。

  那本是她的闺房,此时他临时起意带了人在里面,当着她的面在里面欢好。

  着实可笑。

  屋外风雨无情,屋内却是有情。

  薄纱随风摆动,也映着微暖的烛光来回晃动。

  少女的闺房,多有薄纱幔帐,榻上那层层叠叠当中,隐隐约约能看见里面白花花的两个人,未着半缕。年轻的男子一身薄汗,才还伏在女人身上,忽听一声惊雷,像是做了场梦似地,翻身滚落下来。

  才是事后,当真是力气用尽,一动都不想动。

  本来也是发泄似地弄了一回,闭上眼睛自己先是冷笑出声。

  他剑眉英目,一张看起来尚还年轻的俊脸上,左眼下有一细长疤痕,见他不动了,身边的女人似还意犹未尽,哼哼唧唧地往他身上蹭,她自己还揉着那双跳着的白兔子,一口一个三郎三郎地叫着,到了后来还抱住了他一边胳膊。

  被他称作三郎的年轻男子很是不耐,冷着脸瞥她一眼,她连忙放开了他。

  不过,男人和女人之间一旦过了这一关,无形当中就会增加亲密。

  女人嘻嘻一笑,也不怕他,从他身边爬将过去,一把抓过了枕边她的衣裳来。

  她拉开些幔帐,露出整张脸来。

  不同于当地人双眼,这女子眼窝微深,全是异族艳色。

  薄纱裙穿在身上,丰满的身材若隐若现,外面雨声渐大,女人故意撩着薄纱趴了榻边上,拍着自己的腿:“这次你可成了宋家的大功臣,徐家算是在你这栽了个大跟头不散也伤。我听说她家大娘子的婚事被陈家退了,二娘子真是被你骗得团团转,真可惜她人都来了,公子为何不让我也见上一面,听说她少女妙龄,虽然年纪小没长开,但也是个小美人呢!”

  惊雷过后,雨声更大。

  女人见他不应声,但是也没制止她,胆子又大了点:“我们二娘子叫什么来着?徐什么玉,徐良玉?听说她十一岁就跟着她阿娘打点商铺,今年也不过一十五岁,徐家这么大的产业算是折在她手里了,宋三郎你骗人家碎一地的芳心,你好坏呀!”

  徐良玉三字一出,宋凛掀被下地。

  他随手拿过挂在屏风上的外衫,披在身上。

  又一道惊雷在窗外炸响,眼底的那道疤突地跳了跳,随着大雨倾盆,风小了许多,窗也不动了。

  女人随之下地,披散着薄纱跟在他的身后,大唐民风开放,平时衣着也显肉多有坦露,此时双腿在外也不以为意:“怎么了?要说这功劳我也有一份,如今你占了人徐家的大宅院,占了徐家的铺子,还由着我当着她的面羞辱她一回,让她进来见一见岂不是更好?”

  说这些话,转弯抹角想让徐良玉进来,羞辱她而已。

  宋凛走到窗前往外看了眼,暗夜当中,那道身影似乎从未动过。

  雷电渐消,大雨倾盆。

  他伸手关窗,回身坐下,瞥着她示意去开门。

  她知道他这是默许了,更是欢喜,快步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南风夹杂着大雨点噼里啪啦地打了一地,就在门口,漆黑的夜色中,石阶下的少女还扬着脸。

  她早就来了,被人拦下之后就一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风情万种地抚着自己的脸,女人在门口探出头笑道:“可怜见的,好歹和徐家主仆一场,我可是帮你在宋三郎面前说了话的,有什么事求他可赶紧进来说吧,虽然你们两家有仇,好歹以前也有婚约,他总能给你些脸面的不是?”

  房门一开,少女提裙而上。

  正是十五六岁的豆蔻年纪,徐良玉一身浅红的直领襦裙,纤纤细腰上挂着两块圆玉,随着她的动作叮当作响。

  她眉浅目明鹅蛋脸,显见虽然已被大雨浇透,脸色苍白,但是仍见妙色。

  少女双手提裙,看也不看这女人一眼,踩着雨水嗒嗒走了进来。

  屋里摆设一点未变,她的闺房仍是以前模样,徐良玉此时浑身湿透,曲线毕露也属曼妙,她走到男人面前站定,身后拖着一条水线,额头的碎发还滴着水。

  之前的女人故意到了宋凛的身边挨着他坐下了,男人任她靠在肩头,抬起眼来。他微微扬眉,看见平日亭亭玉立的少女此时狼狈不堪,竟然略感疲惫:“总算是到了这么一天,我也不瞒你,洛州城里有徐家便无宋家,有宋家便无徐家,家父如今还执迷不悟,我阿娘怨恨已有二十载,仇早已做下,你阿娘欠我阿娘的,你阿耶欠我阿耶的,如今在你身上讨回来也算两清。你也不必再来,求我也没有用……”

  少女抬眼便笑,轻轻抚平了裙边的褶子,她嗓音略哑,音调微扬:“你以为我来干什么,来求你啊?”

  小姑娘脸色苍白,眸色赤红,只紧紧盯着他的眼睛,明明自己才是胜利者,然而宋凛的眼被她这么一盯,那漆黑的眸子里似有星星之光,烧得他肝火旺盛,似是配着他的肝火榻边的烛火也啪地跳了一个火花。

  他目光哆哆:“不然呢?”

  徐良玉面露讥色,两下解开腰间的两块圆玉,向前一步轻轻放在了他身边的矮桌上面,一字一句道:“既入商道,便要愿赌服输。至于陈年旧账,我阿娘当年不愿嫁你阿耶,现在自然也看不上,你阿耶不待见你娘是他的事,与我阿耶阿娘本无干系。说这么多只一句你说得对,徐家和宋家做仇了,你我之间既恩断义绝,我这便来与你做个了断,你的东西还给你,日后便是刻骨之钉,永无相见。”

  说着,她后退开来,伸手抿了下耳边贴在脸上的碎发。

  她动作不快不慢,似乎在大花园赏花一样,徐良玉再抬眸时候,眼底又多了一分冷笑,只盯着那女人去了:“怎么样,我的闺房住得还习惯吧?你待我不仁,我却不能待你不义。可能你来唐不久,还不知我大唐律法,有一件事我不得不提醒你,现下你还是我徐家的奴婢,就在我来之前,已经将你许给赖三了。”

  赖三是徐家看大门的酒鬼,人高马大一脸麻子心狠手辣。

  唐朝律法对于妾室奴隶阶级管理甚严,妾乃贱流,奴婢更是可想而知了。

  倘若有不服管教者,送去官服,不论男女杖刑六十起,不死也去大半条命。

  一时欣喜若狂,竟然忘了自己还在徐家贴上,女人脸色顿变。她紧紧抓着宋凛的胳膊,然而听闻她良玉徐许给赖三了,比起理当被羞辱的那个少女,他更像是被羞辱了一番,脸色很是难看。

  也是才站起身来,徐良玉已经转身往出走去。

  屋外大雨已连成了线,她踩着来时路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夜色当中去。出了昔日的家宅,少女加快了脚步,她们一家人已经搬到了西巷口的小院子里,之前只知道大宅院被抵出去,却不想也是被宋家收了,如今徐家损失惨重,家里一连病倒了好几个。

52书库推荐浏览: 半袖妖妖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