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天生平凡_流水鱼【完结+番外】

  《[重生]天生平凡》作者:流水鱼

  文案

  自以为不平凡的孙韶

  为了能红,他丢掉梦想,丢掉节操,丢掉一切经纪人说是他负累的东西

  将自己切割成四不像

  只可惜,撞得头破血流后,他还是个可悲的跑场的三线小歌手

  重生再来一次,孙韶恍然

  平凡不代表平庸,小人物有小人物的幸福

  当他遇到顿顿用温馨的美食填补他空荡荡的胃囊的男人时

  他知道,幸福其实

  就像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

  备注:CP是孙韶VS易辉,主受文,微娱乐,有美食,跳坑很欢迎~

  内容标签: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孙韶 ┃ 配角:易辉等 ┃ 其它:温馨、美食、微金手指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孙韶抄起水池里的冷水泼到自己脸上,一遍又一遍,直到冷水浇透了他的脸和半个脑袋,他才停下了动作,抬起头,带着点不可置信和审视的意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里的人让他模糊又熟悉,是他,但又不是他,确切的说,以他现在的记忆来看,镜子里的人应该是八年前的他。

  是那个还没有在脸上动刀,没有整成不敢照镜子的四不像的他,是那个还有几分青涩和稚气,却远远不够有特色有魅力有星相的十九岁的孙韶。

  这是怎么回事?孙韶在心里恐慌地问着自己,他忍着脑仁里那一阵又一阵的抽疼,强迫自己去回想。

  他本来是准备度过他可悲又可笑的第二十七个生日,然后呢……然后呢……

  孙韶头疼地抱住脑袋,滑坐到地上,然后一堆人酒喝多了,恰巧又偶遇了和他同样出身同期出道,但现在已经红得如日中天的一个团体。被团体中的人奚落了几句,又在周围人的撺掇挑唆中,双方在酒吧里推搡了起来,一个不小心,不知道谁在背后撞了他一下,于是,孙韶最后的记忆便停留在地上尖锐的啤酒瓶碎片上。

  他这是……意外死亡了?

  可既然他死了,那现在又该怎么解释?

  孙韶忍不住捏了捏自己的手臂,有触感,也能感受到温度。

  他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好半晌,他心里才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他这是死后灵魂溯回了时间,穿到了七八年前自己的身上去了?

  孙韶越想越觉得好像只有这一点能说得通,想到这里,他立即站了起来,冲出了洗漱间,入目的还是刚刚醒来时看到的那间两人间的集体宿舍。

  他没再顾得上惊讶,只凭着八年前的记忆到处翻找着,终于找到了一个磨损严重的手机,他翻开机盖一看时间——居然真的是八前的时间。

  其实在找到他这个破旧手机的一刹那,孙韶混沌的大脑似乎就已经意识到了一件事情,一件虽然十分不可思议,但确实发生了的事情——他回到了八年前的夏天——他刚刚参加地方海选进入了前十二的那一年夏天。

  难道上天也终于看不过去他的糜烂和消沉,给了他一次重来的机会?孙韶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猜想着这发生的一切。

  让他回到八年前,回到一切都还没开始前——他住进了集体宿舍的第一晚。

  他和另外十一名男生因参加中国男声在H市海选出线,被集中到这里集体培训半个月。在这半个月中,主办方会找专人来给他们进行相关的培训,至于能学到多少,就各看本事。最后在电视直播中进行比拼决定最后的晋级名额。

  这是一场针对男性的选秀活动,一个已经被各大卫视和娱乐圈用烂了的,吸引全国目光,创造收视率的,给各种公司打广告,选拔新人的招数;一个对十八九岁坚信自己与众不同的年轻男女们来说足以为之疯狂的活动。

  孙韶浑浑噩噩地翻身上床,直挺挺地躺着,眼睛茫然地大睁着,朝向天花板。

  他在心里一边自嘲,一边辗转反侧地想弄清楚,自己现在到底是在梦境中还是现实中,亦或者,是在他的精神臆想世界里。

  正在发生的事情太荒谬,却又荒谬得如此合乎他的心意。叫他怎么能忍住不信?

  这难道真的是……美梦成真?

  这一夜注定难眠,在各种乱七八糟牛鬼蛇神的想法中,孙韶觉得自己差不快疯了。直到天际将明时,才囫囵睡去。

  只是这才刚闭眼,他便又感觉到有人在叫自己了。

  “小勺儿,醒醒,醒醒嗨!第一天上课呢,迟到可不好!”

  孙韶迷迷糊糊地睁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无比熟悉的面孔,那个他相交八年的“圈外”的朋友,他一个冷颤,忽地坐了起来,孙韶愣愣地看着这张年轻了一些的面孔,昨晚发生的事情慢慢地回笼,他眨了眨眼,一瞬不瞬地看着对方,试探地叫道:“旭阳?”

  “小勺儿,你不会一觉睡糊涂了吧!可不就是我,我昨晚走的时候不是给你打过招呼了吗?我昨晚去赶个场了,谢谢你帮我打圆场哈。”看着孙韶眼底不可置信的迷糊样,不禁笑了,“不会才一夜不见,就不认识了吧?”

  孙韶暗自伸手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疼得差点抽气,才放下了手掌,看着对方,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平静而正常,他一边下床一边故作不经意地接话:“记着呢,就是有点睡糊涂了,对了,我们,哦,今天我们要做什么?”

  “昨天许编导不是说了,今天上午学乐理下午练舞嘛,先这么着对付一周,一周后大家按照自己的专长各自选歌编舞,然后分开排练啊!”范旭阳看他终于醒转过来的样子,也就放心了,转身去柜子里翻衣服准备换上。

  孙韶根据范旭阳的几句提示,从自己记忆里努力去扒拉这一段内容,一转眼就看到对方大大咧咧地一下脱了个精光,不由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他甩甩脑袋,告诉自己,他突然回到八年前了,面前这个不是已经相交八年知道自己性取向的范旭阳,而是刚刚认识自己的范旭阳。

  孙韶只得十分君子地转开了视线。

  等到孙韶拾掇得差不多,跟着范旭阳走出宿舍门后,接二连三碰到从隔壁房间出来的人朝他们打招呼时,孙韶甚至还有着一股排除不掉的晕乎劲,只觉得自己的脑子更混沌了,有些分不清真假和虚幻。

  第一天培训,说白了,其实也就是大家互相认识和熟悉一番,学员与学员,老师与学员,工作人员与学员,认识是次要,互相摸底探实力才是真的。

  出于对自身情况的不真实感,孙韶一直闷不吭声地跟在范旭阳身后,那副乖巧劲儿乐得范旭阳一个劲地在其他人面前冲孙韶的大哥。

  直到忙碌了一天,坐在食堂里吃进第一口晚饭,胃囊中传来饱满的暖意时,他才真切地有了一种,他回来了,真的回到了八年前,回到一切都还未开始前的感觉。

  这么多年下来,只有食物不会骗他。

  孙韶捏着筷子吃得有些发怔,看得一旁的范旭阳不住偷瞄他。

  晚上两人重新各自躺到自己的床上后,孙韶才轻声地跟范旭阳请求道:“旭阳,你帮我个忙儿,成吗?”

  “成啊!”

  “明早你一定要叫醒我!”一天的生活下来,一切都很真实,但在临近夜幕进入梦乡的这一刹那,孙韶又担心这其实不过是南柯一梦。

  范旭阳失笑:“行了,不会让你迟到的,保证准时叫醒你。”

  得了保证,孙韶才放任自己担忧烦躁了一天早就精疲力尽的心神,沉入了黑甜的梦乡。

  第二天一早,又是在范旭阳“小勺儿,小勺儿”的叫声中醒来,看着窗外盛夏的天光,孙韶狠狠一咬唇,扑进洗漱间里,抱着马桶干呕了几声后,开始无声无息地哭了起来。

  直到哭得天昏地暗,外面范旭阳担心的把门板拍得震天响的时候,孙韶才狠狠一抹眼,跑到镜子前,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一会。

  脸还是那张稚嫩的脸,气质倒莫名变得沉静了些,眼睛里也没了少年人无知无畏的尖锐,慢慢收成了一种内敛的黑。孙韶知道,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嚯!”范旭阳倒抽一口气,“怎么眼睛变成了兔子眼?”

  孙韶掩饰性地低了头,“昨晚没睡好,眼睛就会发红发肿……所以我才一直不敢出来,这形象太磕碜人了。”

  范旭阳呆立了一会,伸手揉了揉孙韶的脑袋,“我说呢,怎么这么久,只是你这形象一出去,别人肯定以为我们在屋子里干架了,你这眼就跟被谁给欺负了一样。”

  孙韶含糊地安慰他,“不会不会……”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