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两个渣攻的修罗场_小妖墨【完结】(21)

  何沿就这样轻易接受了沈群?连何瑾洺都轻易原谅了沈群?他特意指使卓易然去揭开沈群劈腿的真相,那对父子究竟是泥人还是泥人,就这么轻易让沈群过关了?!

  何沿……周晏城心里暗骂,这个不争气的小东西,到底是怎么想的,在自己面前不是心肠很硬,不把自己往死里气不罢休吗?怎么到了沈群那里什么都能轻易带过?何沿也就算了,何瑾洺居然没打断沈群的腿再把他丢出来?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何沿这好说话的性子原来都是承袭自他老爸?!

  周晏城咬牙切齿,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跟沈群比更是个畜生不如的东西,按照他现在脑补的标准,他在何瑾洺面前,只配得到个五马分尸的下场。

  他烦躁地踢开椅子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窗上映着他单手叉腰的身影,他狠狠冲着自己的影子踢了一脚,骂道:“傻逼东西!”

  何沿是深夜被电话惊醒的,他一看到来电显示是“爸爸”,整个人都惊了起来,爸爸不会无缘无故这么晚打电话给他……

  “喂,爸爸?!”

  那头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请问,是何瑾洺的儿子吗?”

  何沿急道:“我是,您是哪位?我爸爸的电话怎么在您那里?”

  “咳,”对方说道,“你父亲出了车祸,现在在第三医院,是我送他过来的,我看他手机上有你的电话……”

  何沿眼前一黑,他已经掀了被子,跳下床铺,他一边急急穿衣服一边还在问电话那端的人:“我爸爸怎么样?有危险吗?”

  “现在还在手术室里……”

  “我马上过来!”

  这时宿舍里的其他几人也都被这动静惊醒了,程嘉荃第一个跳下来:“何沿,出什么事了?”

  何沿慌得手直抖,连衬衣扣子都系不动,程嘉荃过来给他系扣子,老大和君君也都爬了起来。

  “我爸……车祸……”何沿哆嗦着说。

  “别慌!我们陪你去医院,”男孩们一边穿衣服一边安慰何沿,“没事的,京都这个地方开不了快车,你爸不会有大事。”

  他们急匆匆奔下楼,又叫醒了宿管的阿姨,几个男孩一路狂奔到校门口打车,到了医院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以后了。

  何沿一路飞奔到手术室门口,那边的长椅上端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听到脚步声抬起头,何沿一瞬间顿住脚步,愣住了。

  “何沿?”对方也微微惊诧,“你怎么……啊,你是何瑾洺的儿子?”

  “周……周先生,”何沿讷讷道,“您怎么在这里?”

  他一眼看到对方手里握着的手机是他爸爸的,蓦然瞪大眼,这才想起电话里的那个声音极为耳熟,当时心急根本没去在意:“是您送我爸爸来医院,打电话通知我的?”

  周晏城点头:“是,没想到这么巧。”

  “谢谢……谢谢您了,”何沿此刻满心都是焦虑,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其他,“我爸爸怎么样了?”

  “还在里面手术,我把他从车里拉出来的时候他的意识还很清醒,腿受了伤,但是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周晏城凝视着他,“你别太担心,会没事的。”

  何沿慌乱地点头,这时三个室友也都跟上来了,他们一起在另一边的长凳上坐了。

  何沿只沾了沾凳子又站了起来,他问:“周先生,医药费是您垫付的吗?我还钱给您。”

  周晏城尽量不动声色:“不用,没多少钱。”

  “要的,等我爸爸醒了,我们再好好感谢您,但是这个医药费不能让您垫,”他低头摸口袋,却发现自己匆忙中连钱包都没拿,刚才打车都是老大付的钱,他转头让三个室友把钱都凑了出来,

  然而这还远远不够。

  亲疏立见。

  周晏城咬着牙:“不用急,改天还给我也可以。”

  “要不叫沈群过来吧,让他带钱来?”程嘉荃问,说完他不自觉地摸了摸脖子,怎么觉得脖子凉凉,好像有刀架过来一样。

  何沿抬头看了看医院墙上挂的时钟,此刻已经是凌晨两点,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

  周晏城紧绷的脸色这才松懈了些,然而何沿又转身对他说道:“周先生,麻烦您了,您先回去吧,我跟室友们在这里就好,钱我改天送到您的公司去。”

  他又给周晏城鞠了一个躬,礼数完美至极,让人挑不出半点错处。

  周晏城瞪着他微弯着的脊背,一只手在身后握成拳,指尖狠狠刺进掌心肉里。

  他如同木雕一般立着,半晌努力牵起嘴角:“那好,我就先走了。”

  何沿没有注意到周晏城的步伐有多么怪异而僵硬,几个室友好奇地问:“何沿,这人谁啊?看着真有气势!”

  何沿答:“宏时资本不是在咱院设奖学金吗?我们昨天接待的就是他。”

  “哇!那至少是个高层吧!”

  “大概吧,不怎么了解……”何沿心不在焉地应着。

  几个男生你一撘我一撘闲说着话,周晏城一步一步像个自己提着线的木偶僵硬地走着,直到身后的讨论声彻底听不见。

  宏时资本的人……这就是如今何沿对他的定义吗?

  何沿从头到尾礼貌温和,但是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像是在周晏城心尖上跳舞的刀刃。

  如果不是前世在会所那样特殊的一个场景相遇,他周晏城在何沿的眼里不过是一个路人……他把自己伪装得风度翩翩,温文尔雅,谦逊有度,平易近人——何沿不止一次说过他喜欢这种类型的男人,还包装出一个何瑾洺救命恩人的光环,在何沿的眼里他依然只是个“宏时资本的人”。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