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神话之龙太子要出嫁_荷语青妃【完结】

书名:综神话之龙太子要出嫁
作者:荷语青妃

文案
敖炳恨哪吒,因为哪吒杀他、抽筋、弃尸。
敖炳恨太乙真人,因为他只愿意复活哪吒,却不愿意给他一个复活的机会。
敖炳恨天道,因为天注定他只是哪吒成神路上的一块小小踏脚石。
天道:怪我。
敖炳重生了,封神乱了。
天道:满意了。
敖炳:呵呵。
天道:……

内容标签: 历史剧

搜索关键字:主角:敖炳、鸿运、盘合 ┃ 配角:哪吒、孙悟空、杨戬 ┃ 其它:封神、西游记
==================

☆、第一章

粉红色的花瓣落了一地,似乎给青石板铺上了一层地毯,敖炳赤脚站在花瓣上,青石板的凉气穿过花瓣,直入脚底,窜入人心。
耳边隐约听得见悦耳的仙乐,嘴角却是露出一丝冷笑,眼里一片轻蔑,白皙修长的玉指正把玩着一只注满酒的白玉杯子,因为手指摇动,杯中酒不禁洒落出了一些,低落在地,淡淡的香气散开,闻着便知道这酒是极品。
举起杯子,头微仰,倒入口中,玉指一松,杯子坠落,撞击着青石板,清脆的声音瞬间响彻了整个院落。
没有低头看一眼那粉身碎骨的白玉杯子,敖炳转身,几乎碰触到地面的长发因为他的转身在空中画了一个圈,带起一些散落在地上的花瓣。
随着敖炳离去,花瓣又飘落在地上,院落又恢复了平静,只有那碎落在地的白玉杯子证实了有人来过。
“星君,您回来了,龙王来了,正在屋里等您呢。”本欲去后院寻找敖炳的仙童看到敖炳有些欣喜的说道。
“恩。”敖炳淡淡的应了一声,却是没有立刻进屋去,而是变了个身,换了一身装扮。
不再是孤傲、冰冷,而是带着暖暖的暖意。
“父王。”一进门,敖炳便是看到了盘坐在榻上走神的敖光,面前的茶几上,一杯清茶还散着热气。
“吾儿,这些年,你可好?”敖光看到敖炳,激动的连忙从榻上下来,走上前,抓住敖炳的手问道。
“我很好。”敖炳看着敖光暖暖的笑道,丝毫不见刚才那副蔑视一切的态度。
金冠束发,蓝衣长袍,端的一副恣意风流,好似那最为幸福的神仙。
“好就好,好就好。”敖光看着敖炳喃喃的说道,眼里竟然有些湿润。
“父王,坐下再说。”敖炳扶着敖光走回榻边。
敖光坐下后,敖炳坐到对面。
“父王,喝茶。”敖炳摸了摸杯子,温度正好,将杯子往敖光面前推了推。
“好。”敖光端起杯子,终于是有心情喝茶了,抬头看敖炳,一副轻松的姿态,确实好像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想来那些人是误会吾儿了。
“父王怎么这般看着我?”敖光看着敖炳轻笑道,端起杯子,头微低,喝茶,茶虽入口,却无心品味,满脑子都在想,父王该不会是发现什么了,回顾了一下两人见面所作所为,好似没什么不对的地方。
“那些个神仙都说吾儿桀骜不驯,不将他们放在眼里,净是瞎说,吾儿好着呢。”敖光看着敖炳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
“父王别生气,你知道我的,从前没事我也是一直窝在龙宫里,现在只不过是换了个地方,至于他人言语,有与我何干,父王也不必放在心上。”敖炳看着敖光笑道,一副不在意的模样。
敖光看着敖炳的样子,确实不像在意的样子,再想想敖炳从前,确实如他所言,是条“懒龙”,所以应该是那些人误会敖炳了。
“你不在意便好。”敖光说道。
而后从袖里掏出乾坤袋,递给敖炳道:“这是你母后和兄弟姐妹带给你的东西。”
“谢谢父王,也请父王替我谢谢他们了,只是我这儿没什么好东西给他们了。”敖炳说道,脸上有着一丝遗憾。
“他们什么都有,倒是你,一个人在这儿,什么也没有。”敖光有些郁郁的说道,对龙而言,最重要的自然是水,可这天上,除了天池,哪有那样大片的水域,可天池又怎么能任由敖炳遨游其中呢。
“父王不必担心,我很好,你看我这样,像是不好吗?”敖炳说道,看着敖光依旧皱着的眉头,敖炳继续道,“这儿确实是无聊了一点,不过很安静,很适合睡觉修炼。”
“委屈吾儿了。”敖光说道,心里一片黯然,若不是他这个当爹的没有,也不会无法帮自己儿子报仇,任由哪吒杀了儿子无法报仇,任由姜子牙将儿子游魂封神,却不知道儿子根本就不稀罕这个星君之位。
龙当遨游四海,而非被困在天角一方。
委屈吗?敖炳自问,心中是有委屈的,更有恨。
当年,哪吒小儿,一句年幼无知,便是打死巡海夜叉李艮,自己找他理论,却又被其打死、抽筋、弃尸,至今仍记得被乾坤圈砸死的痛苦,仍记得被抽筋时的疼痛难忍,哪怕那时候已死,可魂魄却依旧会痛。
哪吒本就是一顽童,太乙真人却是放心的将混天绫、乾坤圈这样的法宝交予他,真的负责吗?
自己被打死,太乙真人也有很大的责任,而后哪吒虽死,削骨还父,削肉还母,可根本不是因为心诚后悔,而是被李靖逼得如此,若李靖也护着他,恐怕哪吒根本就不会死,而是继续逍遥,欺压他父王、欺压他龙族,想不到他堂堂龙族,在哪吒眼里竟是什么也算不得,可见嚣张至极。
而哪吒死后,太乙真人更是用心助哪吒死而复生,却在一开始从未想过助他复生,否则哪吒也用不着死了,顶多是受罚罢了。
说起来,哪吒会死,全属他自找,而巡海夜叉和他又何其无辜,竟是被这一小儿打死,真是可笑至极,可这偏偏就是事实,谁让天注定他们是他成仙路上的磨刀石。
他死后,冤魂不散,姜子牙封他黄盖星君,企图让他放下怨恨,可惜,他根本就不在乎华盖星君这名头,更何况,这所谓的封神将他拘束于天上,连回龙宫都无法,他怎么会不怨,不恨,两千多年,除了龙王受邀请上天的日子,敖炳才能见到龙王一眼,其余日子,敖炳根本就见不到家人,而父子相聚的时间却也是极少,纵然在龙王面前,敖炳端的一副恣意风流,可事实上,敖炳心中的恨足以颠覆天庭,只是此刻,谁也不知道敖炳居然会有这样的力量,就连敖炳自己也是不知道的。
心中思虑万千,脸上却依旧一片祥和,让人根本就看不出恨意滔天的内心世界。
“父王,从前我虽怨恨,可如今我已封神,且这么多年过去了,再大的恨意也消失了,只是有些遗憾不能在父王母后面前尽孝罢了,还请父王待我像母后赔罪。”敖炳摇摇头笑道。
“你安好,你母后便安心,只愿你一个人能照顾好自己。”敖光看着敖炳有些不放心的叮嘱道,即使儿子已经不是孩子了,可再敖光眼里他就是需要呵护的孩子,更何况敖炳的死,敖光心里始终有个心结。
“我这儿虽人少,可还是有几个仙童伺候的,父王不必担心我,时候不早了,蟠桃盛宴恐怕要开始了,父王还是赶紧去吧,晚了,恐怕娘娘会怪罪的。”敖炳听着偶尔传来的仙乐说道。
“知道了。”敖光应道,抬头看向外面,不远处彩虹炫目,想必是彩虹仙子准备妥当了。
目送敖光离开,敖炳一身龙太子的行头又变了回去,墨色的长发及地,黑色金边的长跑将他修长的身材包裹,远远望来,竟是显得有些神秘。
“昊天大帝,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女娲娘娘……你们欠我的都要还啊,哪怕魂飞魄散。”敖炳喃喃道。
仙童看着走进来的星君嘴角露出了一丝神秘的微笑,却没有细想,只觉得是因为见了龙王,星君心情才好的,原本也是,这两千多年来,只有见到龙王的几次,星君的神色会好些。
“香宜,后院那坛已开封的酒你们分了吧。”敖炳看着仙童淡淡的说道。
“谢谢星君。”仙童却是受宠若惊,因为那就不是一般的酒,而是敖光三百年前特意从龙宫带给敖炳的,灵气充足,喝了有助于修炼,对于由草木修成人身的仙童而言自然是大补的好东西。
敖炳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飞离星宫,不过去的不是蟠桃盛宴,而是一处常人极少去的,甚至根本就不知道的地方。


☆、第二章

眼前一片空白,看起来什么都没有,敖炳却是伸手,瞬间,波纹从掌心散开,向四周散去,使得透明的结界露出了真面貌,而掌心所在之处的结界打开,只容得下一人进入,长袖放下,迈入,随后,结界重新合拢,敖炳再也不见踪影。
“你来了。”浑厚的声音响起,看过去,只见一白衣老者正盘膝坐在一巨斧之上,眉心一点,仔细看去,竟是和那巨斧一个模样。
“师父。”只见敖炳极为恭敬的跪拜在老者面前。
“你想好了吗,真的打算同归于尽?”老者睁开眼睛,一片漆黑,竟是看不到半点白,有些诡异,让人不禁觉得有些害怕。
“是。”敖炳抬头,看着那双几乎要将人吸进去的黑眸微微有些害怕,可还是肯定的说道。
“既然如此,这开天斧便是借你一用。”老者说道,闭上了双眼,坐下巨斧慢慢变小,而后飞到敖炳手中。
“谢师父。”敖炳手握开天斧,又对着老者一拜,万分感谢。
“不必了,开天斧归还之时,你我师徒缘尽。”老者背过身,淡淡的说道。
敖炳起身,看着老者,没有再说什么,直接离去。
敖炳离开之后,老者动动身子,飘落在地,身子也渐渐生长,最终变成一少年模样,一双眸子也恢复了正常模样,不似那黑色漩涡状。
“马丹,祖龙这家伙果然奸诈。”少年吐槽道。
想当年,天地初开,万物新生,合还是个真正的幼童,因为朦胧不知事,偶遇祖龙,得其照顾,欠下一份恩德,祖龙将死之时,他本欲救其,以报当年教导之恩,却不曾想,祖龙不稀罕,只希望他能帮忙照顾一下龙族,他很是爽快的答应了,结果,遇到了祖龙后代敖炳,结了缘,现在居然要帮着他祸害天庭,好吧,昊天也是活该,他看他不爽很久了。
咳咳,远离话题了,主要是敖炳恨意滔天,而他竟也受到了影响,明明恨的是昊天、女娲、天道他们,怎么倒霉的居然是他,掐指一算,居然有师徒之缘,还有祖龙当年的托付有关,想了想,便是偶遇敖炳,收其为徒,却不曾想,这个徒弟胆子真大,居然想将昊天、三清、女娲都弄死,当然了,弄不死,弄残也好。
合虽然不大喜欢性子高傲的敖炳,但是毕竟是徒弟,还是唯一的徒弟,所以怎么的也不能让徒弟输的太惨,至于赢了,怎么可能,就算教导了敖炳一段时日,敖炳也根本无法和昊天、三清相比,更何况天庭可不止这些个神仙,敖炳不输才怪,所以为了避免徒弟直接被灰飞烟灭,合才将自己的宝贝开天斧借他一用,希望保其一丝魂魄。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