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同人)还珠之帝欲迷璋_惜霄【完结+番外】(6)

  “那绵懿先告退了,绵懿去和乌库玛嬷说一下绵懿要回去找阿玛。”低头行了个礼,绵懿转身走回太后身边。

  “乌库玛嬷,皇玛法让绵懿回去找阿玛,皇玛法还说等着我们一起献礼呢,皇玛嬷可以把这些绵懿吃过的吃食也一起带回去么?”眨巴着眼睛的绵懿对着太后说道。

  太后笑盈盈的听完绵懿的话,让身边的桂嬷嬷带人把绵懿喜欢的吃食一并跟着绵懿回去边道“恩,那绵懿先退下吧,我和你皇玛法等着看你和你阿玛的贺礼呢。吃食让桂嬷嬷给你拿下去。”

  “那绵懿先告退了。”行完礼转身小跑着往阿哥席跑去。

  “哎!慢点,小阿哥。”跟在身后的桂嬷嬷如是喊道,桂嬷嬷还是很喜欢这个很得太后心的小阿哥的。

  看着跑回阿哥席的绵懿,乾隆和吴书来说道:“先让大臣们的先上,阿哥们的后面再上吧。”

  “喳。”

  “绵懿,刚皇玛法问了什么了?怎么就回来了?”永璋怕绵懿说了不好的话被乾隆免了回来担心道。

  “才没有,皇玛法刚才问我阿玛有没有准备什么礼物呢,还说让我们等着准备献礼呢。”这样啊…那应该没什么事。

  “皇上有旨,今儿从大臣们开始献礼~”

  对于皇上的指示,大臣们虽觉得奇怪,毕竟往年都是从阿哥们开始,才到大臣们,或许是十年一度的大宴有些不同?

  “臣等遵旨。”反正迟早都是送,也没什么关系。

  听着皇上的旨意,再加之刚乾隆问绵懿的话,永璋总感觉是不是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和亲王爱新觉罗·弘昼献礼!和田白玉马群像!”说着弘昼身边的奴才把红绸扯开。一尊栩栩如生的马群显示在众人面前,这白玉马群像至少要了十块和田玉石拼装雕刻而成。

  “四哥,这马群可废了臣弟不少心思,你可还算喜欢?”说着捧着白玉马群像走到乾隆身前说道:“也花了臣弟不少的银子,四哥,下次臣弟的葬礼。你可是要大出血的。”

  “好!好!好!和亲王有心了,把真的御宴给和亲王赏赐下去。”乾隆让奴才给和亲王准备御宴并小声在弘昼耳边低声道:“你小子,好不容易送了个好东西给四哥,怎么?现在就想着怎么讨回来了?葬礼?等着吧。哼。”

  “多谢皇上隆恩!”弘昼抬头眨着眼对乾隆说道。

  愣了下,乾隆反应过来,气极反笑“那你就乖乖的等着朕到时候给你的礼金好了。保准你喜极而泣。”

  太后看着两个儿子的动作,无奈的摇着头,弘昼这小子又来了。

  “硕亲王富察·岳礼献礼!青釉纸槌瓶!”岳礼跪身向乾隆行礼,他可不敢像弘昼一样随意的在御前走动。“皇上,这是臣年前刚得到的宋朝时期的一件文物,希望皇上喜欢。”

  “恩,爱卿有心了,吴书来,赏!”随意的撇了眼硕亲王的贺礼让吴书来赏了点东西下去。

  “谢皇上恩典。”

  “硕亲王贝勒富·察浩祯献礼!自绘万古青松图一副!”刚坐下的硕亲王愣了一下,这儿子什么时候要送礼自己怎么不知道,疑惑的往儿子处看了眼,看着浩祯如自己一样还未明白过来。立马给浩祯使了个眼色。

  看到阿玛的眼色,浩祯悟了,原来是阿玛事先帮自己准备的,难怪自己不知道。立马起身上前,把贺礼打开。“祝皇上万寿无疆!”

  永璋听着太监唱出来的贺礼名称感觉就不妙了,礼物撞到了,还是同样的自绘万古青松,要是后面出来,总是不好。这可怎么办。想到这的永璋不自禁握紧了拳头,手心也开始冒起冷汗来。

  “这图上还有首臣自己做的诗:

  福似泰山长青松,如花似锦栖仙鹤。东西南北四方延,海晏河清安乐年。寿诞良辰胜似金,比及寿宴抱金龟。南山金松年岁长,山川明秀万古寿

  (摘自文/重德 )希望皇上喜欢。

  “阿玛,你看,这个哥哥的画和阿玛的好像喔,诗倒是一样的呢。”听着绵懿的话永璋抬头看向浩祯拿着的那幅画,一看之下脸都白了,这不是自己的画么?怎么会到了富察浩祯的手里?怎么回事?还有,硕亲王府什么时候多了个贝勒出来了?等下到自己献礼的时候该怎么办?

  “小李子!这怎么回事,爷的图怎么会在富察浩祯手里!”小李子看着应该自家贝勒爷的图却在别人手上,吓得连忙跪了下来。”贝勒爷,奴才不知道,对了,奴才是交给硕亲王府一个奴才的老乡让他给登记的,怎么会登记成他们府上的奴才确实不知,奴才该死,贝勒爷饶命!”边说边发着抖的小李子恨死了自己干嘛不跟着,闹出这种事。

  “罢了,罢了也是自己没说明白。”永璋无力的捂着额头。

  乾隆看着下边的富察·浩祯,看着他手里的图,还别说还真画得不错。诗倒也很有贺寿的意味。只是这富察浩祯怎么就是贝勒了?不悦的皱了下眉:罢了,现在还不到动硕亲王的时候,既然如此就给他个贝勒又如何,迟早收得回来。“硕亲王府富察·浩祯文采无双,这万古青松图深的朕意,今日起封贝勒,吴书来,去拟旨吧。”

  原来听到宣唱的时候是富察贝勒,还吓了一身冷汗的硕亲王岳礼,这才把心放下来,平时自己在府里叫着还没什么,反正迟早这贝勒是浩祯的,可在御前这么称呼可是掉脑袋的死罪,没想着皇上却因这不知哪来的图确实赏了个贝勒给浩祯,皇上真的是很看重我啊。

  永璋看着富察浩祯拿着自己的图做贺礼,苍白着脸坐着。等下阿哥们献礼时自己如何是好。

  低着头的永璋没有看到吴书来在拿到画的时候,在乾隆耳边低语后乾隆看过来的视线。

  “果然是被人拿了,这硕亲王府好大的狗胆啊。不过算了,这异姓王迟早到头了,先让他们乐一阵子。”转着扳指喃喃自语的说着,看向永璋的视线含着些微的抱歉,现在还不能动硕亲王,也只能委屈下永璋了,不知道待会永璋会怎么办。实在不行让吴书来拿件宝物让永璋送上来吧。

  不知道乾隆所想的永璋焦急的想着待会要送上的礼物没有的话该怎么办,藐视皇权,这可不是小的罪名,这样的话自己该是彻底给皇室除名了。

  不行!这怎么可以!自己这一世不是说了要对得起爱新觉罗这姓氏么!怎么能才刚开始就因为这错误而丢失掉这最后属于我的东西呢!得想办法。

  在永璋还在想着办法的时候,大臣们的献礼已经完毕,接下来该是阿哥们的献礼了,从最小的阿哥开始。

  永璋看着永瑢和永璇两娃娃一起舞起的剑舞,小短腿的永璇做起来动作不到位的惹得乾隆开怀大笑。微眯着眼的永璋想到“也只能做那个了,当年还未被训斥时想在皇阿玛寿宴上送的贺礼,没想到因孝贤皇后去世自己遭到训斥后就没得参加的寿宴,这贺礼也一直未得送出去,或许这是上天给的机会?如此想的永璋让小李子去给准备剑和琴去了。

  “小李子,之前的事我就不给你降罪了,这次给爷拿的东西要不是你亲自准备的,你给爷提头来见!爷也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严厉的和小李子说着。

  “谢贝勒爷饶命之恩,谢贝勒爷饶命之恩,奴才一定把爷交代的事做好。请爷放心吧。”说着连忙躬身退了下去。

  “希望能赶上,不然…”皱着眉看五阿哥开始献礼的永璋说道。礼的永璋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今日应该就两章, 不过分量很足喔。

  ☆、瓷乐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就两章,不过字数和昨天应该是差不多的,相当于昨天的三章了,第七章有点卡文,写得不是太满意, 这张算是有点小高潮,但是文章里会有些不科学或者清朝没有的习惯,因文章需要,惜宵我就自己编了,望各位考据党嘴下留情,看过也就算了,娱乐了你们也是好的。希望各位喜欢,喜欢的给小花和留言,麻烦了。

  吴书来看见边上有个小太监和自己徒弟小德子说着话,不一会儿,小德子就快步上前来附在吴书来耳边说了些话,听完吴书来连忙去告诉乾隆。

  “永璋要独武?还是独舞?他不知道成年阿哥宴会上表演是件失礼的事么,罢了看他也没打算告诉我浩祯之前那幅图是他的事。既然是这样,便随他去吧。让他快些准备,也到他了。”

  挥手让吴书来下去通知永璋。这便是永璋想的法子?却也无可奈何,要不是被富察浩祯拿的那幅画。想着颜色暗了暗。

  “阿玛答应了?”对于乾隆能答应多少有些感到吃惊,毕竟不是小孩子了,这皇上寿宴上送个独武确实不太好。

52书库推荐浏览: 宫斗文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