庙口_黯然销魂蛋【完结+番外】

   《(艋舺同人)庙口/大浪来袭(出书版)》作者:黯然销魂蛋/黯然销混蛋【完结+番外】

  那一夜,我们都 死了……

  重生后的我们,还能不能像从前一样……

  大浪袭来-剥皮寮篇

  大浪袭来正文(含鬼隐片段)

  大浪袭来-乌來篇(对啦!它是H番外)

  超过15万字,天晓得有几页……

  书名:庙口·下

  作者:黯然销混蛋

  出书社:倍乐文化

  出版日期:2010/4/10

  「手……会痛吗?」

  轻轻揉着李志龙手腕上的红印,何天佑伏上前吻了一口。

  「啊——!」文谦反手想格挡,可是整条手臂让盛怒中的何天佑砍断。

  疯狗文谦捂着伤处冲了出去,鲜血洒了一地。

  「志龙——!」根本没去看对方是谁?是死是活?

  何天佑眼中只有李志龙,从看见他浑身伤痕累累的倒在地上时。

  他的一颗心仿佛被扁钻狠狠捅着,飙出一地鲜血……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那一夜,我们都死了……

  重生后的我们,还能不能像从前一样……

  猛力的深吸口气,李志龙自杂梦中惊醒,有些茫然的望了望四周。阴森的长廊,白得令人不舒服的墙壁,冰冷的长凳,记忆终于一点一滴的回来了。

  一整夜的背叛、砍杀,他不记得自己跟黄万伯是怎么拖着周以文到医院的;只知道医生、护士将失血过多又受了枪伤的周以文紧急的推入手术室,然后又是急救、又是输血。李志龙最后疲累不堪的坐在长凳上等待,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竟然梦见了当年自己摔车时的惨况,也许是空气里飘散的气味吧?不管过去多少年,他还是非常讨厌待在这里。

  「志龙大仔……还没出来吗?」同样也一脸狼狈的黄万伯小跑步回到李志龙身旁。他根本不清楚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一瞬间所有事情全变了样,他们不是应该搭船去菲律宾避祸吗?为什么最后会演变成和尚背叛他们?和尚真的想杀光他们?可是在志龙大仔劈他一刀时,和尚并没有开枪;志龙大仔连捅他十一刀时,和尚还是没有开枪,和尚真的背叛他们了吗?

  「嗯……」因为血型相同,所以紧急输了不少血给周以文,李志龙脸色有些苍白,疲累的靠在椅背上。

  医生建议他躺下休息,可是他的脑袋怎么也无法停止转动。双手仍在微微发颤,他身上还残存血腥味,那是和尚的血,他最亲、最在乎的兄弟的血。一想到这里,李志龙就觉得有些发冷,是他亲手杀死何天佑的。为了报仇、为了救周以文,所以他亲手杀死何天佑。可是为什么报仇的滋味一点也不好?为什么他还是很想哭,不……他更想哭了,只是这一次,没有人会来安慰他。

  「志龙大仔,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像只斗败的狗,垂头丧气的坐在李志龙身旁。黄万伯一直都不是什么狠角色,他很明白自己贪生怕死的个性,加入太子帮是为了耍威风、为了跟着吃喝玩乐,他从来没有想过混黑道会这么可怕,死亡竟然会这么接近?他们不是发过誓?太子帮五人里已经倒了三个,那他跟李志龙会不会也应了誓词,同年同月同日死?他并不想死啊!

  张着漂亮但空洞的眼睛望着天花板,李志龙同样没有头绪。他虽然贵为艋舺庙口的太子爷,可是实际上,除了吃喝玩乐之外,他并没有参与太多。一来是Geta大仔认为他还太小,用不着急着培养;另一方面则是有何天佑里里外外替他扛着,李志龙还需要做什么?只要开开心心的刷吉他就行了。

  「你通知蚊子他妈妈了吗?」有些魂不附体,李志龙轻声的询问。他还能支撑下去,是因为周以文命在旦夕,他们是歃血为盟结拜过的兄弟。何天佑已经死在他的刀下,侯春生又昏迷不醒,李志龙偏执的希望周以文能活下去,他不想再失去任何人。

  「嗯,打过电话了……要我通知阿姨吗?」心底有说不出的难过,黄万伯不敢想像周以文的妈妈会有多伤心。他们曾去周以文他家几趟,周妈妈总是准备一桌子好菜招待他们。平日里他们虽然胡闹,但是对彼此的父母都十分尊敬,真的不想让她这么伤心。

  黄万伯口中的「阿姨」,正是李志龙的母亲,庙口角头Geta大仔的未亡人。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将她蒙在鼓里,杀死Geta大仔的竟然是何天佑,几乎像是她半个儿子的何天佑,这对那个海派又豪气江湖大嫂又会是怎么样的打击?

  沉吟了一会儿,再抬起头时,目光像是下定决心般坚定,李志龙漂亮的眼睛燃烧起晶亮的火光。黄万伯突然觉得很难过,自从Geta大仔死后,他有多久没瞧见从前那个飞扬、不可一世的眼神了。

  「阿伯,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颓丧的蹲坐在路边,灰狼只觉得整个世界的色彩,就像今夜的艋舺庙口一样,退去了它的光鲜亮丽,有的只是一片灰暗。

  从那声枪响开始,他不只一次质问过自己,他要的是什么?外省帮来这里求的是什么?不就是求财吗?Geta大仔一次不肯,那就来第二次、第三次。像他这一辈重情、重义的老江湖,怎么可能不被他的诚意打动?他为什么要这么急?急着跟文谦这种疯狗联手?难道他真以为能在艋舺里开堂口?这些不过是哄骗小孩子的说法。他只不过是气不过被拒绝,所以才想下重手,两败俱伤的手段,愚蠢的一步棋。

  是啊!Geta大仔死了,Mesa大仔死了,他拿下艋舺了吗?文谦那只疯狗根本不是合作的好对象。他不仅没拿下艋舺,没谈成合作,他甚至还赔了儿子。是啊!他原本以为会孤家寡人一辈子,没想到他竟然有个儿子。那个叫蚊子的男孩,是他灰狼的亲生儿子,也是他间接害死来不及相认的儿子……

  也许是太过伤痛了,所以反而哭不出来,灰狼颓丧的蹲坐在路边。仔细回想种种,他一直对那个叫周以文的大男孩十分有好感,正是这种血浓于水的亲切感,才让他能忍下周以文对他种种的不礼貌。

  刀疤可能是最早看清真相的人,所以当他知道文谦的暗局时,第一时间的通知灰狼。他明明知道文谦黄雀在后的打算斩草除根,他还是要周以文跟着李志龙上船,那些小鬼们大概天真的相信到得了菲律宾吧?

  人生就是那么讽剌,他竟然亲手送儿子上黄泉路。因为他的漠视,所以再也找不回儿子了,他该怎么向小玲交待?他该怎么向自己交待?灰狼垂着头,第一次有种叫做后悔的泪滴盈满眼眶。

  「老大。」在公共电话亭旁嘀咕了一阵子,灰狼的左右手刀疤急忙的跑回他身旁,脸上满是复杂的表情,事情永远朝着他们最不希望发生的方向进行。

  「算了,找不到人,就让弟兄们去休息吧!」已经认命了,灰狼太熟悉黑道的运作,大半夜过去了,以疯狗文谦的狠劲,那几个小孩子早就凶多吉少了。

  「小玲姐说蚊子现在在医院急救,她正赶去……」

  「急救?」

  彷佛看见一丝希望,灰狼激动的站了起来。还在急救是不是意味周以文还有机会活下来?是不是意味他还有机会弥补他们父子之间的感情?

  「快——快——是哪家医院?快——」

  面色铁青的带着大队人马跨进医院里,文谦阴狠的目光将前来制止他们喧哗的护士逼了回去。迟了这么久才找回被砍断的耳朵,他已经不抱任何希望能再接回去。愈想愈火大,果然不该相信庙口那些兔崽子。摇摆不定的和尚该死,目中无人的李志龙更该死,他绝不会放过这两人,反正庙口的全都该死!

  「大仔!他们在手术室前看到李志龙!」正在急诊室里治疗,已经痛的十分不爽了。突然又有名小弟冲了进来,疯狗文谦捉起一旁的点滴架就挥了出去,直接将替他检查伤口的医生揍倒在地。

  「干!李志龙,今天不把你砍成十段、八段,拎北就不用混了!」神经质的扭动脖子,疯狗文谦抄起藏在裤腰带后头的尺八,凶神恶煞的追了出去。

  「志龙大仔,你真的要这么做?可是……」有些为难的望着李志龙,黄万伯倒不是办不到,只是他不明白。

  「没有可是,照做就对了!知道吗?」冷冷的厉了黄万伯一眼,李志龙努力坚强起来。从今天开始,没有人能让他依靠了,如果不能自己站起来,那他一定会死。身为庙口的太子爷,就已经注定了他无法脱身,只能这样一路踩着别人的尸体走下去。

  「我知道啦!」还想说什么,黄万伯脸色突然一变,捉起李志龙的手转身便跑。

  「干!李志龙,不要跑——」仇人见面份外眼红,疯狗文谦一见到那个混血太子的身影,二话不说的抄起尺八追上前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累积了这么多仇恨?非要你死我活的仇恨?

  文谦心里明白,即使没那些仇恨,他也不会放过李志龙。他总有一天会坐在后壁厝老大的位置,他总有一天要吞掉庙口的地盘。李志龙现在还只是个小鬼,看起来不成气候,可他流的是Geta大仔的骨血,哪天真让他长大,那就难收拾了。

  心脏有些疼痛,砍杀了一整晚,又是受伤、又输血给周以文,像这样疯狂的逃亡,李志龙知道自己的身体支撑不了多久。

  黄万伯这个贪生怕死的家伙,其实比他更厉害,不必人照顾也能活下去。他们之间,至少要有一个人活下来……下定决心,李志龙使劲的将黄万伯推进储藏室里,关起门。

  「志龙大仔!」

  「照顾蚊子、照顾我妈!」

  撂下话,李志龙转身便跑,推开逃生门冲上楼梯。听见声响的疯狗文谦再次神经质的扭动脖子,吆喝着手下追上楼去。

  救护车哗一声的驶到急诊室前,护士、医生急急忙忙的将伤患抬下推了进去,不一会儿又有好几辆黑色轿车驶进医院停车场,灰锒心急如焚的跃了下来。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虔诚的祈祷,希望蚊子平安无事。

  「大哥,我们在另一条巷子里找到和尚。」另一辆车跃下几名穿着黑衣的男子,恭敬的向灰狼报告。

  「是吗?他人呢?」一心一意只想知道儿子是否平安无事,灰狼并没有多注意听。那不过就是个野心勃勃的年轻人,也才十七岁吧?还跟他儿子周以文称兄道弟,结果却是杀害Geta大仔的凶手,人生就是这么讽剌。

52书库推荐浏览: 黯然销魂蛋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