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大老爷要抱孙砸_霜娥爱冷【完结】


书名:红楼之大老爷要抱孙砸
作者:霜娥爱冷

文案:
  世人皆知大老爷爱古玩奇珍
  但素
  大老爷更爱孙砸
  软软萌萌的孙砸
  再把某人拐回家
  最后大老爷被某人拐回家了
  本文于本周三(三月八号)入v,当天万字更新。
  内容标签: 生子 爽文 重生 红楼梦
  搜索关键字:主角:贾赦,徒简 ┃ 配角:徒璧,徒晨,贾琏,霸王 ┃ 其它:红楼梦,同人
=================

  第1章 苏醒
  贾赦睁开眼,看着书房内多宝阁上放着的各样珍宝,愣了一愣,忽然伸出手在自己的脸上捏了一下“啊。”
  门外的小厮听见里头的动静,问道“老爷,您没事吧?”
  贾赦揉揉自己的脸,是疼的,对外头说“没事,不用进来。”
  贾赦欣喜若狂,这么多年自己终于醒过来了,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也不知道宝贝儿子怎么样了?
  现在的贾赦应该是前世的贾赦,没错他重生了。不过不是重生在现在,而是在贾赦六岁的时候。贾赦奋起了,努力读书,抱紧大腿。没想到在他生下儿子没多久,被这个身体里的另一个 贾赦压制了。没错,就是在他生下儿子之后,他生下的。
  刚开始在身体里什么都感觉不到,后来慢慢的,渐渐能感觉一些了。看着这个贾赦按照原本的轨迹,偏居一处,花天酒地。心中就算是再着急,却也无计可施。好在现在他回来了。
  贾赦心中暗暗盘算着,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贾敏死了,贾母想要接林黛玉来,已经派人去了,想来要不了多久就要到了。
  贾赦对于林黛玉感觉不好不坏,原先贾敏就偏向二房,对于自己这个大哥亲近不起来,自己也不会热脸贴冷屁股,巴巴的凑上去。不过二房嘛,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自己都和他们 八字合不到一处去。
  但素这些现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得赶紧去见他还有宝贝儿砸。
  贾赦唤了小厮进来,递给他一封信,让他交给进源宝的掌柜。
  打发了小厮后,贾赦站在镜子前,看着现在的样子。面色青白,眼下有青色,脚步略显轻浮,一看就是酒色过度的结果,还留了胡子,不多就一小把,只够装逼。
  贾赦心中犯愁,他要是看见自己这个样子,不会嫌弃我,然后抛弃我吧。(大老爷您想多了)
  “来人。”
  一个穿着粉蓝袄儿,粉色裙子的丫头一步三晃的进来“老爷,可是要茶?”
  贾赦看着她腰肢扭来扭去,看的眼都花了,不过暂时先不管这些“你来帮老爷把胡子刮了。”
  粉霞继续一步三晃的走过去,将身子贴在了贾赦身上,鼓鼓囊囊的胸部蹭着贾赦的手臂,“老爷好好的怎么想着把胡子剃了?”
  贾赦整个人都僵了,连忙将手臂抽出来,怒道“出去,出去。”
  粉霞有些惊异贾赦的表现,又贴了过来,撒娇道“老爷~可是粉霞哪儿没有伺候好您?”
  贾赦一把将粉霞推开,一下子她便摔在了地上“诶呀!”
  外头听到动静,连忙进来看,两个小厮看着这一幕都有些愣神,一向喜欢女色的大老爷竟然将粉霞姑娘推到了地上,这粉霞姑娘可是最近颇得大老爷的宠爱的,这是又不喜欢了。
  贾赦对着他们道“这丫头不好,跟你们太太说一声发买了。”赶紧解决掉一个是一个,不然他要不开心的。
  两个小厮低头互相看了一眼,果然是不喜欢了,连忙拉着粉霞往外走。粉霞原还想唤两声求情,小厮见状连忙捂住了她的嘴。
  霎时,书房安静了不少,不过贾赦的心情却不大好。那丫头连大老爷说的话都不听,敢反问,就知道大老爷在这个府里的威信,估计没有人会听。
  贾赦让人来刮了胡子,摸着光溜溜的下巴,心情愉快了不少。
  王善保家的匆匆走进屋子,对着邢夫人笑道“刚刚老爷那来人说,粉霞没服侍好老爷,老爷让发买了。那小蹄子仗着老爷的宠,整日拿下巴尖瞅人,还不把夫人放在眼里,合该是这个下 场呢。”
  邢夫人抓了王善保家的手,说道“你开心个什么,走了这一个,明儿又得来一个。咱们老爷房里什么时候缺过女人。”
  整个殿内都静悄悄的,服侍的宫人无一敢发出任何的动静,仿佛这殿内本就只有高椅上坐着的那个人。
  戴权静静的走到皇上身边,轻声说道“陛下,刚刚进源宝的掌柜传消息进来了,说赦大老爷传了一封信进来。”说着双手奉上一封信。
  徒简的笔一顿,奏章上便出现了一点朱砂。徒简神情不变,也为接那封信,“听说他最近挺宠爱一个从外头买进府的丫头的。”
  戴权的头又往下压了压,似乎对于皇上对贾赦身边的事情那么了解并不感到惊奇,笑道“这奴才倒不是十分的清楚,只知道今儿个赦大老爷身边一个叫粉霞的丫头被发买了。”
  徒简瞧了戴权一眼“你倒是打听的清楚。”
  戴权笑了笑,将手中的信捧得更高。
  徒简接过信,过了一会儿,“明儿个出宫吧。”
  第2章 见面
  大礼低着头问道“老爷,您今儿个不是约了人见面吗?”这是昨儿个那两个小厮之一,贾赦觉着他们不错,就给取了大礼大仁两个名字。
  贾赦坐在花梨木大椅上,整个人笼罩着阴郁的黑暗气息。自从昨儿个打听了徒简的消息之后,贾赦就一直是这个样子。
  知道他三宫六院,儿子女儿生了一大堆。虽然明白这是他身为皇上应该做的,贾赦现在已经脑补了一出陈世美了,虽然自己现在也是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的。但素,心里还是不 开心,不高兴,蓝瘦香菇。不管怎么样都要见一见他,还有儿砸,其他的见了再说。
  贾赦站起身来,豪情万丈道“备马,大老爷要出门。”
  进源宝的招牌下,贾赦已经转了一圈又一圈,连路过的人都忍不住瞧瞧。
  大礼忍不住问“老爷,您不进去?”
  贾赦回头瞪了大礼一眼,懂不懂什么叫近乡情怯啊,明不明白大老爷我现在内心的波涛汹涌啊。
  “呜呜呜。”一只小狗咬着贾赦的袍角。
  贾赦蹲下来看着这一只脏兮兮瘦巴巴的小狗,伸手摸了摸,嗯,一手的灰。贾赦略带哀怨道“看样子,你也是被人抛弃了,跟大老爷一样。”又伸手摸了一手灰“你放心,你以后就跟着 大老爷,保准把你养的肥肥壮壮的。”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贾赦背后响起“那你现在是不是要先带着这只狗去吃个饭,洗个澡,再做两身漂亮衣服,然后再来见我啊。”
  贾赦听到这个声音瞬间就僵住了身体,机械的转过头往上看,一张十分熟悉又十分陌生的脸映入大老爷的眼眶。
  徒简看着贾赦的表现,心情就不太美妙了,这是不想见我,明明是他提出要见面的,这是又后悔了。徒简沉声道“进来。”又顿了一顿“把那只狗也带着。”
  贾赦乖乖低着头跟着徒简进去。
  进源宝里面别有洞天,拐角进去便是一个院子,这是从前贾赦和徒简私下见面时的地方,也是贾赦有孕时住着的地方,谁也不会想到在当时,众人的眼皮子底下贾赦生下个孩子。
  这个院子虽然小,但是五脏俱全,而且设计精巧,没有恢宏大气,但也是精致小巧。
  贾赦刚一落座,就看见满桌子的菜。东安鸭,焦熘肉片,宋嫂鱼羹,并几个素菜,如意糕,玫瑰饼两样点心,大半都是大老爷我爱吃的。一看到这里,贾赦心情就好了不少,少了几分忐 忑。
  徒简看着贾赦愿意进来,心情也不免好了几分。徒简给贾赦夹了一筷子菜,笑道“在外头晃了这一圈又一圈的,肚子不饿么?”
  贾赦听了徒简的话被呛了一下,有些吞吐道“你…你都看见了。”
  戴权连忙奉了一盏茶给贾赦,怕他再呛着,笑道“哎呦,皇上这是关心赦爷呢,怕赦爷饿着,赶紧去接您呢。”
  听了戴权的话,贾赦又差点呛着,这世界上只怕没有再比戴权更会说话的人了。
  贾赦将嘴里的菜都咽下去,然后才道“我有事和你说。”
  徒简顿时脸色一沉,以为贾赦又要像之前一样提一些稀奇古怪的要求,比如对贾元春好点之类的,沉声道“吃完饭再说。”
  贾赦看着徒简脸色一下就变了,心中本来就带着几分怯意和愧疚之意,也就不在说话,乖乖吃饭。
  徒简见贾赦听话,不免心情大好,又顺手夹了一筷子菜给贾赦。
  贾赦低头一看,大老爷我最不爱吃青菜了,你果然是不喜欢我了。
  一时饭毕,仆从撤了碗碟,戴权又亲自泡了两杯茶奉上。
  徒简抿了一口茶道“你要是再说一些要朕对贾元春好些或者要朕重用贾家的话,那就可以走了。”
  贾赦瞬间懵了,脱口而出“什么!”过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怕是之前的贾赦仗着以前的交钱说的,而自己是最近才渐渐醒过来的,想到以前“自己”那样说,贾赦心里一阵阵的膈应, 都快吐了。
  徒简看了贾赦的反应,还以为他又要玩花招,不悦道“怎么你自己说的话,自己也不记得。”
  贾赦张了张嘴有些不知从何说起,万一他知道了,把自己当妖魔鬼怪烧了怎么办?深思熟虑后,决定就做个光棍,将自己的老底掀了个干净。反正大老爷已经死了一次,还沉眠过,还有 什么受不了,大不了再死一次。
  虽然说的很痛快,但是贾赦心里还是提心吊胆的,以前自己还能猜测几分徒简的心思,而现在他越来越有当皇帝的威严了,也就是说猜不出来了。
  徒简听完贾赦的话,心里也是一阵的懵逼,这个状态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徒简的人生中了。不过这也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这些年贾赦对自己隐隐的抗拒,还有对老大的不闻不问。一直自 己都是以为是对于自己有孕,贾赦难以接受,而且那时正是夺位的关键时候,自己为了避免他们被发现,自己也很少去见他们,他心里也是怪自己的吧。
  结果等自己一登基,他转头就娶了上皇一党的张氏之女,还开始花天酒地,左拥右抱,自己从来没有想过,那不是他。还以为,他是心里埋怨自己,又迫于家里的情况。那是不是说明其 实他不怪自己呢?
  戴权更是将自己缩成了一团,巴不得自己就此隐形,贾赦才不担心戴权会说出去呢,他的命早和徒简的绑在了一起。而大礼大仁根本没资格进来伺候。
  在这个状态里徒简迅速抓到了一个重点,徒简紧紧抓住贾赦的手,紧张道“那他会不会再回来?”
  徒简一下子就点破了贾赦心里的忧虑,贾赦也不好唬他,只能老老实实道“不知道。”
  徒简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连忙道“戴权,回宫后,将那些法力高深的道士和尚请进宫来。”

52书库推荐浏览: 红楼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