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微_SISIMO【完结+番外】

   《(叶孤城同人)明微》作者:SISIMO【完结+番外】

  文案:

  他是那个白云之上,一片孤城的白云城主。

  前生是,今生亦然。

  虽有天外飞仙,却是寂寞如雪。

  只是,那个微微笑的明微——

  与他一般未弃前世来到今生,月下喝酒,笑若微澜。

  选择寂寞,还是选择与他相伴……

  注:此为叶孤城穿越重生,非原本陆小凤小说背景!因此完全可以当成穿越架空古耽来看 = =||

  此少林明微为游戏剑侠情缘三穿越小少林!

  此文背景为架空。

  此文耽美,呃,可以称之为强强。

  此文乃作者沉痛之下自虐开坑。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微,叶孤城(叶微空) ┃ 配角:戒离,叶青岚,叶青穆,锦瑟,戒音 ┃ 其它:重生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一)

  云州向来是以其大气雍容,又不失水乡的温婉细致为名。

  云州本叫做江州,自分封给明王叶微空为领地之后,叶微空不喜江州之名,改作云州,云州乃锦国鱼米之乡,轻云浅雾,曲水流觞,极尽风雅,于是亦称白云城。

  叶微空乃锦国现今皇上叶钦怀幼弟,仅与叶钦怀三子差不多年岁,却自小少言,性格孤傲。虽少有才华,却不喜权谋交际,且喜剑习武,剑技超群,无师自通,自成年以来便来封地,无心政事,只是一方白云城在他经营之下百姓安居乐业,皆赞白云城主之名。

  明玉楼便坐落在云州清风湖畔,一座精巧小楼,一潭精致流水,几支夏日初荷,几株垂丝杨柳,便再是俗人站在这里,也平添几分雅气。

  一人独坐楼上,白衣胜雪,乌发如墨,他微微闭着眼,仿佛在小憩,眉眼清淡,倒也有几分水乡清秀之气。

  但是,当他一双眼睛睁开的时候,你便再也想不起他的容颜。

  一双皎若寒星的双眸。

  别无他词可以形容。

  他的气度,他的风采,远不是容貌可以比肩。若他只是用淡漠的眼神看你,便有着那种居高临下仿佛云端中人俯视下界的气势。

  他面前是一杯最上品的清茶,唯有几片茶叶嫩蕊,却香味幽远。

  他的手边有一把剑,剑身古朴,别无纹饰,但剑身寒气却仿佛要离鞘而出。

  他所在的小间无疑是明玉楼最好的一间,微风徐来,带着窗外初荷清淡的香气,吹动小间的玉色珠帘。

  珠帘那边,坐着四个白衣女子,皆是青丝丽颜,一执箫,一抚琴,一吹笛,一人却是软座微卧,启喉而歌,歌声温婉,唱的是江南水乡的吴侬软语,却不显甜腻,别有一种清淡舒缓的意味。

  他便是明王叶微空,那个坐在云端的白云城主。

  平日寒星般的眼眸里,此时却是微微失神。

  低沉徘徊的箫,流水温柔的琴,缠绵清脆的笛,包括那意境幽然的歌声,都引不起他的情绪。

  他只是身处一个仿佛只有他一个人的世界,旁人进不去,也无法得知,只是他的表情依然孤傲,却寂寞如雪。

  他是叶微空。

  他也是叶孤城,那个“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的叶孤城。

  他是叶孤城,那叶微空是谁?

  究竟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

  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那个月满中天的夜晚,皇城之中,紫禁之巅,叶孤城已死在了西门吹雪的剑下。

  那么,他现在只是叶微空,叶孤城已死。这个世界唯有叶微空。

  只是,这个世界没有了陆小凤,没有了西门吹雪,叶孤城只会愈加寂寞。

  白云之上,一片孤城。

  今生他叫叶微空,未失前世记忆,却依然是那一座孤城。

  “王爷。南弥寺有信到。”一个恭敬的声音自隔间外响起,不敢太过大声,怕惊扰了间内清雅。

  “传。”叶微空淡淡道,吐字如霜。

  待信到叶微空手上时,他淡色的眉微皱,随手把信放在桌上,他倚着窗思索,眉眼间微有倦意。

  这个世界不同于他以前理解的地方,他所在的国家叫做锦国,皇帝却非万人之上,在皇宫之外,还有一个南弥寺。锦国几乎人人信佛,南弥寺便是佛家圣地,甚至是每一任的锦国君主,都要经过南弥寺主持的纳福之礼后,才能身登大宝,继承皇位。

  信仰,叶孤城是不懂的,他只诚于剑,如果要说信仰,那么他的信仰,唯有手中剑。

  “回府。”他淡淡地吩咐,珠帘那边的四位白衣女子立刻收起乐器,敛起衣衫,盈盈而起,随着叶微空往外走去。

  叶微空的马车外表素淡,但车角缀以琉璃灯,套以四匹健硕骏马,车内铺设白狐软裘,足见尊贵。马车极大,足足能容纳十数人,因此叶微空上车之后,四女分坐两边也显得极为宽敞。

  四女名为锦瑟、晓梦、明月、蓝烟,唯有唱歌那人容色最美,她名锦瑟,她虽没有五十弦,却有最美最清淡的声音,是以最为叶微空所喜。

  云州的明王府占地不过百十亩,并不过分地大,却在这水乡之地,以青石所砌,隐隐有巍峨雍容之气,青石辅以翠竹,使明王府成为少见的幽静之地,夏日云州炎热非常,进得明王府却阴凉舒爽,确是令人心旷神怡。

  待走近府内,侍女替叶微空换过内衫,奉上清茶,他才问一旁躬身的总管,“那人什么时候到?”

  总管低着头,神态恭谨,声音却很沉稳,“大约还要过上些时候,算算日子应该是明日最迟后日即到。”

  叶微空微一沉吟,“明月,替我准备行李吧,怕是这一趟京城之行在所难免。”

  “是。”一旁面貌清雅的执箫女子明月微微屈膝行了一礼,转身离去,而其余三女也随之离开,只剩下叶微空和那个面容普通却气度沉稳的总管。

  “真如信上所说?”叶微空问。

  “是。原本荣妃生辰,南弥寺戒晴大师为其祈福呐颂而来,却不料死于贵宾馆内,若是普通人也就罢了,但那戒晴大师乃是现今南弥寺主持明启之徒,怕是不好说去——此次来的便是那位——声震南方的白衣圣僧,明启主持的师弟,明微大师,还有戒晴大师的师兄戒离大师。”总管的声音低沉,却格外清晰。

  “——白衣圣僧?”

  “是,据传他两年前从天而降,佛迹显灵,乃是真佛下凡,天生金刚不坏之身,武技卓绝,且精通佛典,兼之——容貌出众,白衣圣容,为南弥寺在南方主持过几场诵经、济粮,所以被百姓们多传其不凡。”总管答。他知道王爷一向对南弥寺并不太关注,甚至说,对于佛家并不信奉,虽然这在锦国几乎极其少见,尤其皇室,就算是明面上,也该对南弥寺保持尊重,虽然当今皇上圣明英武,但却是出了名地尊佛敬寺,几个皇子也是一般。

  锦国皇权统治多在北方,北方百姓虽也信佛,却远非南方民众虔诚,皆因南弥寺处在锦国南端,锦国最南的珈蓝城,就是佛国圣地。

  这次戒晴身死,南弥寺派人前来,却是派了那位已经享誉南方,并声明远播北方的明微。

  明微明微,原来你就是明微。

  南方本就多雨。明微一身白色僧袍,飘逸素净,趴在车上软垫旁沉沉而睡,雨声淅沥,伴随着他的好眠。

  醒来的时候已是黄昏,他伸了个懒腰,软绵绵地坐着,丝毫没有传说中白衣圣僧的样子。面容倒是如传说中那般,修眉俊目,眼神清澈,一张清俊脸庞如一笔一划精雕细琢而成,倒似是佛子下凡的样子,神情淡漠时自有一种不威自怒的气势,不过微笑起来却如莲花绽放,甚至是一种带着圣洁的好看。

  一旁还有一个年轻的僧人,看上去比明微还要大上一些,二十五六年纪,也是一身白色僧衣,面目清秀,一双眼睛似乎总是带着盈盈笑意,让人望之可亲。他见明微醒来,“师叔可睡醒了?”

  明微懒洋洋地趴在一边,“还没有,在车上睡一点都不舒服。戒离,还有多久才到云州?”他嘟囔着。

  “快了,大约明日即到。”戒离挑起车帘,看向车外绵绵的细雨,“云州又称白云城,若不是没有时间,倒是一个很好的游玩去处。”

  明微忽然坐起来,面色有点古怪,“白云城?”不能怪他,他来到这个世界两年,一年半的时间都被关在那个大得更迷宫一样的南弥寺里,剩下的半年不是念佛经念得口干舌燥就是发粮食发得天昏地暗,根本没有时间关注这个国家——是的,他并非这个世界的人,他叫明微,却非南弥寺的明微大师,而是少林明微。

  他本不叫明微,而叫林明威,一点也不出众的一个人,跟所有的男生一样,他喜欢游戏,只是——他从没想过穿越到游戏——

  他一开始是以为自己穿越到游戏的——因为,他站在高高的山上看到下面好多光脑袋,别问他那么高怎么会看到的——那时候他就发现自己耳聪目明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境地。

  他穿着游戏里少林的衣服,长着游戏里少林那张俊帅的脸——

  花了两天的时间来接受事实,在他接受穿越到游戏的想法之后,才发现——这里甚至不是游戏……

  是的,这里是锦国,他从没听说过的锦国,而他现在顶着自己游戏里明微的名字,进了南弥寺,然后他才知道,“明”字辈是个多么高的辈分——然后的然后,他凭借着游戏里满级的阅读,满级的佛学阅读居然得到了满寺上下发自内心的尊敬……虽然,那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作弊,虽然,他只要想一想书的名字就能看到书的内容,虽然,他只是照着念,但是在旁人眼中,却是他对佛经烂熟于胸,娓娓道来。

  从《盂兰盆经》到《般若波罗密多心经》、《金刚经》,从《楞伽经》到《蜘蛛寓经》,从《佛藏拾珠》到《云水禅诗》、《青灯笑语》,从《世尊释迦传》到《释门逸闻录》,从《佛法传宗记》到《五百阿罗汉传》,待他说起这些佛经,才知道这个世界虽然信佛尊佛,佛经却极其珍贵而且极少,像他这样大篇大篇说来简直是佛迹显灵,于是便有了他的佛法诵经之行,兼之他有大量的少林秘籍——曾言,天下武功出少林,也不是全为虚假,至少那一部部武经说来,把南弥寺的主持都给愣了足足闭关了半年之久。

  不过怎样都好,至少,他为此而得以在这个世界安生立命——

52书库推荐浏览: SISIMO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