妲己迷惑不了朕_名字菌【完结】

  《(封神同人)妲己迷惑不了朕》作者:名字菌【完结】

  文案

  高考结束刚刚接到北大的录取通知书——

  然后,丫的我穿越了!!!!

  好在穿成了一个后宫三千、衣食无忧、大权在握的帝王……

  但是,正好穿成了历史上有名作死君……纣王!

  (扶额望天)人生这么美好,要远离妲己,我还不想早死……

  殷守:既然穿成了纣王,我不宠妲己、不杀良臣、爱国爱民,商朝又这么多能人武将,离作死远远的一定能活到老死!

  某生魂:大胆妖孽!竟敢将孤封在金珠内,偷穿帝服、犯上作乱、欺上瞒下,且等孤出去,灭了你这妖孽

  殷守:哎?刚刚好像有什么声音。

  通天教主:你知,我知,天不知,说不得,吾当保你。

  殷守:多谢云中子道长。

  妲己:明明是教主大人好吗!

  食用说明:

  1、酸爽剧情流,正剧

  2、作者偏向商纣、截教这边

  3、无cp,身穿,也可以当做耽美看,作者偏向主角受

  4、封神背景

  内容标签: 传奇 穿越时空 爽文

  主角:殷守 ┃ 配角:通天教主,妲己,纣王,申公豹,鸿钧,陆压 ┃ 其它:封神背景

  第1章 序

  “又来了,他又来了。”

  “到底在找什么?”

  “已经找了一千年了吧?”

  “咱们地府几乎被他翻遍了,阎王问他,他又不说,只是这么找呀找,找呀找的,何日才是个头?”

  一旁白面吏鬼打了个喷嚏,抖了抖,恹恹道:“我不喜欢他来,没有鬼会喜欢。”

  “也是。”又一青面吏鬼说:“他神魂金光闪闪,吾等皆是属阴,不过十丈之内,就差点散了我一魂,这人是什么来头?”

  “人?”一面目清秀吏鬼说:“恐怕是仙吧?”

  几只吏鬼见这清秀吏鬼,一身红袍官衣,连忙低首行礼:“判官大人。”

  几鬼面面相觑,虽惧于判官威严,终是忍不住好奇,终于有鬼问:“仙?大人莫不是看错了,这世上怎会还有仙?”

  判官皱眉:“恐怕是金仙。”

  几鬼大惊,皆是不敢相信,忙问:“金仙!?怎会还有金仙?连神都没有了,哪里还有金仙?”

  “是呀。”判官叹道:“连神都没有了,哪还有仙?千年前,我看那金仙过来,还不是这般模样的。”

  当下有鬼问:“千年前他就来?那时吾等不知还是哪般畜生野物,大人来得尚早,高吾等几倍,吾等来地府不久,大人可愿说说,千年前这世道是何等模样?”

  “千年。”判官双目茫茫,仿佛在感叹:“千年,不过弹指罢了。”

  “千年前,与如今无多大差别,不过那时神还未陨落,地府还有上头管辖。”

  当下有小鬼插嘴:“如今地府无上头管辖,自由自在,岂不是更美?”

  判官只淡淡看他一眼,仿佛在看当年的自己,只说:“尔等以为这是好事?”他摇了摇头:“尔等以为,你我为何存在?地府为何存在?”

  小鬼皆是茫然,只摇头问:“大人此话应当别有深意,吾等以为,不过是地府缺帮手罢了,听大人高见。”

  “此话不错。”判官说:“吾等存在不过因地府有缺,地府有缺,不过是魂魄轮回太多,吾等为之服务罢了。”

  那小鬼一怔,说:“魂魄几乎全来自人,难不成,吾等竟皆是为人而存?”

  判官点头。又有小鬼疑惑:“如今仙神具是陨落,苟活下来的神皆是依赖信仰而存,全成野物,地府无上头管辖,人愈来愈多,何来担忧?”

  言外之意是,吾等皆依人而存,人不灭,鬼不死,地府长存,哪来忧患?

  “神与仙相继陨落,世界早已开始摇摇欲坠,没有强大的力量支撑,世界将慢慢衰亡,人哪里能长存?”

  有小鬼惊道:“难不成,世界还有衰灭之日?”

  判官:“万物皆有死,神如此,仙如此,鬼如此,人魂亦是如此,世界焉有别?”

  “连号称与天地同存的圣人,也全部陨落,天地又如何?”

  “天地早就开始衰亡,这个世界,已经无法支撑了。”

  小鬼们皆是惊恐,说:“吾等以为,天地从来长存,竟也有死之日!难不成,天地生,不过是为了死?那亿万年至如今,又直至衰灭那日,吾等茫茫苍生,又是为何而存?”

  判官摇头:“吾等千年,于天地不过朝菌与蟪蛄,冥灵与大樁皆已死,光阴冗长却也短暂,吾等不过是前仆后继蜉蝣罢了!”

  小鬼们悲道:“天地当真以万物为刍狗。”

  判官又摇头:“天地又何尝不是不愿死,不过是衰劫已到,无可奈何罢了。”

  有小鬼说:“天地孕育万物,难道就未想过一朝衰竭?”

  判官皱眉:“吾等又不是天地,哪里知道。”

  有小鬼突然又问:“大人,方才您说,那金仙千年前来,千年前他是何等模样?”

  众鬼转头看那金仙,那金仙白发长长拖在冥河之上,长袖破破烂烂,面容极尽衰竭,肉体几乎干枯腐朽,骨体干瘦,如同发疯发癫般在地府蹿来蹿去,急忙寻找,若不是魂体泛出金光,几乎像头疯鬼。

  判官说:“千年前,他还不似这般老态,不过是神情略微疲惫,他来找阎王,说是寻一件东西。”

  “甚东西?”

  “那金仙当年过来,地府亿万小鬼当真是惊得乱串,千年前已是没有金仙,他那般威压,仿佛是圣人还未陨落之时就已经成金仙了,吾等小鬼,哪里能承受?千年前吾在阎王身旁当小吏,那时才不过初出茅庐,若不是阎王挡住,便是被他金光所害,我缩在一旁不得动弹,恰巧听得那人说话,那人说话,仿佛不清不楚。”

  “他说甚话?”

  判官说:“他说要找一件东西,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否真实存在的东西,句句语焉不详,而后阎王问他,他又不答,只是找。阎王于吾等是鬼帝,然而于金仙也不过是神罢了,他要找,阎王又能奈何多少?”

  小鬼们目瞪口呆,只听判官蹙眉:“那金仙似乎早已预料会有今日一般,他要找的那东西,他说是为了阻止天地衰竭。”

  小鬼们皆是大惊,判官见此状况,笑道:“他那时已是疯疯癫癫,说话颠三倒四,真真假假胡乱参差,这话作不得真,阻止天地衰竭?圣人皆是陨落,又有何物阻止天地衰竭?”

  小鬼们又悲:“圣人当真尽数陨落?”

  判官:“吾不过道行千年,哪里知道真假,只听阎王似乎提起,还有一位圣人未曾陨落。”

  小鬼们喜道:“如此说来,天地该是有救!至少吾等安老之后,天地该是不死的!”

  判官摇头:“那位圣人心中有结,已然离开这世界,独自闭门,再也未曾出来,谁也不知道他是生是死,是安是危,也不知去了何处,吾等鬼吏哪里能知?更何况,划开虚空之事,唯有圣人可行,万名金仙合力皆不可破一分,如今连金仙只剩那位,吾再未见过其他,况且天地已然支撑不了修士修炼,何人去找圣人?退万步说来,就算寻来圣人,不说那位圣人愿是不愿,圣人独自可支持天地?”

  众鬼默然,颓道:“吾等也是听闻,远古洪荒,大能辈出,六位圣人全力支持,天地才是繁盛,独一位圣人,恐怕……”

  判官叹了口气,又瞥见那金仙依旧寻找,他此次来地府,已是来了十年,这十年,地府里的小鬼皆是度日如年。

  判官如今道行也深了不少,那金仙即将衰竭,靠近也是无妨,便走过去。

  阎王已对那金仙司空见惯了,只随他乱蹿,寻常不去理会。

  判官靠近他,只见他枯朽双手乱抖,指甲污垢深重,手指动来动去,不停抖动,仿佛是发羊癫,一刻也不曾停。

  判官问:“大人在做甚?”

  那金仙不答,他仿佛在做大事,判官之话如耳畔过风,半点不扰他神。

  判官又问:“大人可是在行天衍?”

  那金仙手指骤然停顿,忽的一浑身颤抖,回头看向判官,双目瞪得大如铜玲,目中尽是血丝!判官心中惧怕,不知他要如何动作,往后退了一步,那金仙忽的大喊一声,竟是哭了起来!

  他哭得悲戚,判官不忍,问:“大人为何而泣?”

  那金仙声音嘶哑,呜咽道:“你打扰了贫道,贫道听你说‘天衍’二字,骤然分心,贫道算了十年,你一句‘天衍’,已然前功尽弃。”

  判官大惊,愧道:“大人,小吏不知轻重,竟是一句话令大人前功尽弃!大人!小吏不该!请责罚!”

  那金仙摆手:“罢了,贫道来地府,尽是打扰,阎王从来容忍,吾本是有罪之人,你等事事恪尽职守,又有何错?”

  判官心中依旧有愧,他见那金仙经他一扰,如此前功尽弃,仿佛又老了一百年,双目已无光彩,身似枯槁,如同心死,便问:“大人,千年前小吏曾见您,您说来寻物,从来又不说,何不说来,令吾等一并寻找?”

  那金仙动作迟慢,缓缓摇头:“贫道说是来寻物,不过是心中有望,过来赎罪罢了,那物想来本就是不存在,不过贫道臆想。”

  判官:“大人何不说出?是有是无,说与不说,终是有线希望。”

  那金仙叹了口气,良久后才开口:“判官。”

  “在。”

  “你来地府多少时日?”

  判官:“已然一千零八十年。”

  那金仙又问:“可有不寻常之事?”

  判官皱眉苦思,想了许久,忽的喊一声:“有的!”

  那金仙看他:“说来。”

  判官说:“有一魂魄,从不寻常。”

  那金仙双目终于亮了一丝,问:“如何不寻常?”

  判官说:“那魂魄,每隔二十一年过来投一次胎,向来准时。”

  金仙问:“不过准时罢了,有何异常?”

  判官:“那魂魄每隔二十一年,从来不迟,此事倒非不寻常,但那魂魄却是不全的。”判官又说:“那魂魄世世皆是痴傻。”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