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杯具时代_天涯黑人【完结+番外】

   《(还珠+梅花烙同人)清穿之杯具时代》作者:天涯黑人【完结】

  文案:

  这是一位伟大的母亲,

  这是一位光荣的母亲,

  这是一位造成了清朝历史上最大杯具的母亲……

  她穿越为乌拉那拉氏,乾隆继皇后。

  爱珠宝,爱孩子,梦想找一个欧洲美男,还计划着被废后在江南的美妙生活……

  但,当她第一个孩子出生后,这个梦想立刻化为了泡影,因为她大儿子是圣祖康熙……

  她不死心,还想为梦想努力一把。

  但,当她的大女儿出声后,她彻底死心了,只能咬着手绢流着宽面条泪——不带这样玩人的啊!!

  不过,这不是最大的杯具,当一朵小白花还有那一只鸟和一朵花进到这京城来后,我们的皇后终于摆脱了杯具,而整个乾隆朝的杯具降临了……

  于是,我们只能说——万佛保佑喔!

  此文小白,非常白!女猪只是二十一世纪一个天然呆的普通女孩子!之前没有任何勾心斗角的精力,也没看过什么清穿宫斗文!

  咱就是想写个普通女孩穿越而已~嘿嘿嘿嘿嘿嘿~~~~~

  雷者勿入!!!!!

  对了,因本文有小部分梅花和一点还珠部份的内容,故本文为同人作品

  PS:其实,这个文还可以有另一个标题《四个皇帝一个妈》来着,

  再PPS:有宅斗宫斗戏份,不喜勿入,另,历史考据者慎重,咱这文就是一乐,请高抬贵手啊~

  内容标签:清穿 灵魂转换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乌拉那拉氏 ┃ 配角:弘历,玄烨,大玉儿等等 ┃ 其它:清朝

  第一章

  羽瑶睡的迷迷糊糊只觉得脖子被压的生疼,头上好像顶了个水泥帽子似地重的要死,身上也重的要命,就好像被鬼压床了样的。

  好重……羽瑶朦朦胧胧的想,想翻个身把身上的重量给卸下去,谁料想刚一动却发现自己竟是坐着的。吓得羽瑶立刻睁了眼,却发现眼前明晃晃一串串的拇指大的珠子,一下子呆住了。

  正此时,一个穿着一身大红芍药穿花蝴蝶头梳扁方的中年妇女进了房来,那女子见羽瑶衣服呆呆愣愣的模样立刻急了上前说:“这都什么时辰了,阖府都收拾利索罢了,外门上宫人也站好了位,就连大门的黄土也垫好了,怎么格格主子服侍的人呢?络玫跟雪衣耍到哪里去了?!正是得用的时候竟是个靠不住的!”

  工人……什么工人?要装修还是来拍戏的?还有黄土?这位阿姨在说什么?羽瑶呆呆的听着想,连眼睛都忘了眨的看着这个一身旗装的夫人在屋里团团转。

  “哎呦,容嬷嬷,您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嬷嬷不是在前厅陪着福晋招呼客人吗?我就摸空出去了一会儿,拿点好克化的点心给小主子以备不时之需。”一个爽利的女声响起。羽瑶转动眼珠,看到房中新出现的一个小丫头,穿着掐红花丝线粉红短装下面是簇新的水红裤,头上梳着小两把头攒着几朵红色小绒花,圆圆的苹果脸上尽是讨喜的笑容,声音清脆:“嬷嬷你操了半辈子的心,今儿个格格主子终于嫁了出去,嬷嬷你终于可以缓口气,只等着小主子生下来享清福了,主子你说是不是?!”

  羽瑶看着小丫鬟满脸笑容的看过来,下意识的点点头,刚要说话,就听见外边乱糟糟的来了一堆人上门说:“格格主子,王爷来了,该去前厅拜别老爷太太了!还请小主子切勿悲伤——”

  闻声那丫鬟连忙把用手绢包好了的点心塞进羽瑶宽大的袖子里,接着扶着羽瑶站了起来说:“主子,时候到了,快快准备吧。”说着,那丫鬟红了眼圈,哽咽了起来,竟是说不出一句离别语来。

  羽瑶只觉浑身上下好像挂上了五六个彪形大汉一样,重的不得了。在丫鬟的扶持下站了起来,只顾着站稳站直不四肢张开趴倒在地,浑然没有在意扶着她的丫鬟说什么。好不容易顶着一身的行头站了起来,却发现脚底的感觉不对,鞋底子硬邦邦的,脚尖脚跟两个着力点都是空的,就脚心觉着实在,羽瑶不由得吓了一跳,差点没栽倒在地。

  “主子,你没事吧?!我也知道主子定是舍不得老爷太太的,但是,这是皇上赐婚,天大的恩赐……”丫鬟见羽瑶整个人摊在自己身上,连忙扶着劝慰道。

  “格格……”中年妇女一见羽瑶呆呆愣愣的样子,泪花立刻出来了,一边唤着一边扶了上来说:“时辰不早了,格格该出去了……呜……”

  可怜刚穿越过来的羽瑶呆呆愣愣大脑放空的任由两个旗装古人扶着走了出门。倒也令人称奇,这身体像是有自我意识一样,走的稳当自如优雅端庄。

  接下来的时间,羽瑶犹如深处梦中,走马观花过目不暇。先是到了个满是人的大厅中被一群人夸了一通,来了个通身华贵的老妇人开了脸,接着被一个坐在高堂之上穿的红红火火的女人抱着哭了一通,一个长着胡须的中年帅大叔训斥了通,然后被盖上盖头,手里塞了个苹果,晕头晕脑的扶出了门,在背后像是哭死人一样的哭声中,羽瑶稀里糊涂完全搞不清状况的被扶进了花轿。

  被扶进花轿之前,新出炉的嫁娘连什么时候身边多出一个一身大红的金钱鼠尾的男人都不知道,只知道在那个妇人哭得时候跟着哭,在那个看着很威严的大叔训话的时候跟着点头,然后……就被盖上了盖头。

  坐在有些摇晃但是还是很平稳的花轿里,羽瑶终于转过来劲儿了。她有些哆哆嗦嗦的伸手撩起半边红盖头,立刻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四四方方红木搭成的轿子中,且这轿子极是精致,内里的轿檐窗棂上雕着大红牡丹绕枝串花并蝙蝠纹,窗帘是用上好的红色蝙蝠大团字暗纹绸缎。羽瑶上上下下打量着,也没忘了打量自己的一身行头,银红色的大衣裳上边罩着对襟绣凤马褂,下摆宽且大,层层叠叠直到脚踝。衣服上无论是刺绣还是缀纹都极其的精致。但脖子上挂的和头上顶的还有脚上踩得都让羽瑶十分的不爽,因为光是脖子上挂着的各式寓意十足的珍珠宝石金锁银链就让可怜的小护士差点断了气,更别说头上顶着的嫁冠和耳朵上的重量了。

  羽瑶瞪着脚上的花盆鞋,使劲的用脚踩了一下,传来的疼痛感清楚的表示你绝对是在清朝没错。

  而且我是在嫁人,羽瑶慢慢的想着,用手摩挲了一下银红色盖头的料子,那丝滑的感觉让没见过市面的小护士十分的满意。然后她静默了下来,眼角朝下,看着自己胸前的玉石各色的珠子剔透的宝石,羽瑶愣了一下,马上满脸陶醉的用手摸着,感受着珠宝温润冰冷的手感,浑身散发着粉红色的泡泡——这些都是真的啊!真的啊!

  轿子摇晃着,街上喧闹声不断,还隐隐有鞭炮声传来,空气中混杂着嘈杂。

  但,这一切都没有影响到羽瑶半分,直到她把自己上下的一身行头欣赏过来一遍,这才右手握拳砸在左手掌心中——原来我穿越了啊!

  可怜的苹果被抛弃到了裙角。

  ……你还可以再迟钝一点吗!!

  轿子一震,停了下来,羽瑶连忙把盖头恢复,苹果捡了起来,正襟危坐。

  脑子运转缓慢的跟乌龟一拼的羽瑶还没从自己穿越的巨大打击中恢复过来,就被人糊里糊涂的从轿子上扶了下来,接过水般柔滑的大红绸缎,按着指示跨了门槛,过了火盆,吃了苹果。也没仔细听那唱礼的具体说什么,羽瑶就稀里糊涂就胡乱的拜了堂,被迎进了新房。

  等屁股挨到柔软的床铺,羽瑶如同浆糊一般的脑子翻滚着只有两个字——好饿。她摸摸袖子里的点心,掏了出来,然后掀开盖头,像鼹鼠一样四处看看没人之后,急忙忙的打开,之间里边的点心红红绿绿煞是好看。饿红了眼的羽瑶也不管什么味儿了,直接就往嘴里塞,然后合着口水吞咽下去,这才觉得不那么烧心了。

  有了空,羽瑶开始观察整个房间布局,思考自己到底穿到清朝的哪个时期来。可是习惯性思想跑题的羽瑶在看见房间对面多宝格里边的一尊碧玉掐金丝鱼戏莲叶以及旁边明显是元代的幼子戏耍青花瓷时彻底的忘了自己的初衷,更何况,多宝格中的器具还不止这些呢。

  以至于,到了最后,羽瑶被和谐时,她都只知道自己穿越到了清朝而已。

  第二章

  身边的男人起身的动静弄醒了羽瑶。迷迷糊糊的睁眼,迷迷糊糊的跟着爬起来,迷迷糊糊的摸过手边的衣服往身上套——咦,怎么这么大?

  宝亲王弘历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刚娶回府的侧福晋挂着一脸还没睡醒的表情爬起来,拽了他的外套,直接套在了自己身上,然后拽着长长的袖子发呆。迷糊的样子让弘历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无奈的凑过去帮她把衣服拽下来:“看来爷是指望不上你伺候了,还是让爷来伺候你吧。”

  羽瑶的脑子还处在罢工状态,只懂得衣来伸手了。等身边的男人半是帮忙半是吃豆腐的帮她把衣服穿好,羽瑶才稍微回过点神来……这个,是她刚嫁的夫君?

  长的……一般。羽瑶打量了一下自己刚上任的夫君,金钱鼠尾头,容长脸,烟斗眉,细眉细眼的,鼻子不高,嘴唇有些薄,整体看来勉强能打七十分,嗯,要是在加上尊贵的气势,再加个五分吧。羽瑶在心中评判着,这款长相不是她的菜,她喜欢的是浓眉大眼的帅哥啊……

  已经嫁了,估计也不能退货。一向随遇而安的小护士在心里点了点头,决定乖乖当好一个新嫁娘。咦,夫君一直看着她干什么?

  羽瑶那充满浆糊的大脑中灵光一闪,居然明白过来了,连忙抓起旁边的衣服伺候夫君着衣。清朝的衣服十分繁琐,贴身的袭衣,里衣,中衣,外套,一件件各有不同穿法。羽瑶刚才迷糊着在别人的帮助下把自己的衣服给穿上了,现在要给伺候别人就有些勉强了。手忙脚乱的伺候夫君穿好了里衣,羽瑶拿起月白色的中衣看了看,根本看不出头尾,便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硬套了上去。几个带子胡乱系下来,宝亲王弘历无奈的看着自己被衣服绑的手臂都抬不起来了。

  嘴角抽动了两下,弘历已经有点想发火了,但看着自己的侧福晋挂着一脸无辜的,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表情跟他对视着,所有的怒火都化为一声无力的长叹。看了一眼外面晃动的人影,弘历高喊一声:“王朝卿!还不带着奴才们进来伺候!”

52书库推荐浏览: 清穿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