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雕]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_陈薇【完结+番外】

  文案:

  得知自己穿越了,看惯了各种YY小说的谢芷瑶表示淡定!

  得知自己穿越到南宋末年这个乱世,已经回不去的谢芷瑶表示淡定!

  得知自己穿越到金老先生的大作《射雕》,大爱黄老邪的谢芷瑶依旧表示淡定!(如果忽略她那由于激动而有些颤抖的双手和控制不住越咧越大的嘴角的话)

  另:

  1、某薇开这个坑只是因为某薇大爱黄老邪,但是原汁原味神马的都是浮云。

  2、抽风、狗血、小白、天雷神马的,在某薇的坑里面都是有可能出现的。

  3、女主虽然是穿的,但是不会出现什么超越那个年代的东西,对《射雕》的剧情也是完全不记得的。

  4、最后,某薇套句通俗用语:崩坏算某薇的,原著是金庸的!

  以上,某薇的感慨,完毕,祝亲们看文愉快!

  CP黄药师

  内容标签:武侠 种田文 穿越时空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芷瑶 ┃ 配角:黄药师,黄蓉等射雕众,原创众 ┃ 其它:射雕,黄药师

  1、谢家村 …

  钱塘江发源于开化县境内的莲花尖,自西向东流经十四余个县市,最后东流入海。而钱塘江畔,因其优越的地理位置,形成了不少的村落。谢家村就是其中之一。

  谢家村,顾名思义是由一个谢姓人家组成的村落。整个村子的人家并不多,总共也就十来户,从村头望去,一眼就可以看到村尾。此刻正是农历八月末时,村子前后的荒草已经开始泛起一丝黄色,再加上一抹斜阳夕照,整个村子就笼罩在一片金色之中,平添了一分宁静。

  村头,一棵枝干有二人合抱那么粗的老樟树下,一白发老者背靠着树干坐着,看上去六十多岁的年纪,一件青布长袍早已洗得褪成了蓝灰色。只见他一手持书,一手随意地放在一边,讲话的声音虽不大,却是抑扬顿挫。

  这老者姓谢,那自是不用说,这谢家村的男人就没有不姓谢的。至于谢老的名讳,却是不好说。倒不是有什么隐私之类的,而是这村子里就属他年纪最大,辈分也最高,就算知道了,也没人敢叫。更何况他年轻的时候还考过举人,中过进士,至于为什么没有出去做官,那就没人知道了。在那个年代,这可是有识之士,在一般人看来是了不得的成就,所以就是一些临近村子的人过来,也都尊尊敬敬地喊他一声“谢老”。

  谢老讲了一段落之后,停下来看了看坐在他跟前嬉闹孩子们,眼里忍不住闪过一丝失望之色,旋即又失笑,微不可见地轻轻摇了摇头,心里暗道:这里最大的孩子也就六岁,谢五家的小十更是只有三岁不到点儿,正是懵懂的时候,讲这些恐怕他们也听不明白,又怎么可能安安静静地坐下来听呢。

  想明白过来之后,谢老也就不再照着书上讲解,索性把书本小心地在一边放置好,然后对着眼前的一群孩子说道:“小娃娃们,接下来给你们讲故事可好?”

  不消说,谢老的提议立刻迎来了一阵欢呼,孩子们立刻来了精神,为了能更好地听他讲故事,纷纷朝前挪了一些,眼睛更是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小十,过来。”谢老朝坐得最远的那个小女孩招手。

  “恩。”谢老口中的小十——谢芷瑶应了一声,然后双手撑着地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朝谢老走去。

  “七叔公。”走到谢老面前,谢芷瑶用她那软软糯糯地声音喊道。

  “乖。”谢老一手扶着谢芷瑶,一手轻轻地掸去她身上粘着的尘土和草屑,然后抱着她坐在自己的怀里。

  扫了一眼面前坐着的孩子,谢老略一思索之后说道:“今天我就给大家讲一个‘孟母三迁’的故事吧。这孟子啊,是战国时期的大思想家,从小丧父,全靠其母亲倪氏一人

  1、谢家村 …

  ……”

  坐在谢老跟前的孩子们都听得津津有味,小眼睛都亮晶晶的,但倚在谢老怀里的谢芷瑶就有些无奈了,听了一会儿之后,忍不住用小手掩嘴打了个哈欠。

  谢老自然也注意到了自己怀里那小人儿的动作,不过也不以为意。

  在谢老的心里,这么小的孩子,能不吵不闹地坐着已经是不容易了。殊不知,坐在他怀里的谢芷瑶小人儿的内在,远不止三岁孩儿那么简单。

  ------------------------------某薇的分割线------------------------------------

  太阳已经完全沉下地平线,只留下些许金色的光映红着半边天空的时候,在田里劳作了一天的村民们才纷纷扛着农具回来。

  一只坐在老樟树下的孩子们都各自跟着爹娘回家去了,一时间,树下就剩了谢老和谢芷瑶一老一小两人。

  谢五和妻子许氏干完一天的活回村子的时候,刚走到村口,就看到这一老一小正凑在一起认真地拿着树枝在地上比划着。

  等到谢芷瑶停下来,谢五凑过去看了一下,这一下,让他忍不住有些惊讶。本以为自家闺女也就是随便在地上画画,没想到却是在学写字。事实上,谢五根本就不识字,但“谢”这个字还是知道的。

  “爹,娘。”谢芷瑶在地上划完之后 ,一抬头就看到自己爹娘正带着笑意看着自己。

  “七叔,真是麻烦你了。”许氏抱起女儿,感激地对谢老说道。

  “是呀。”谢五也是一脸感激地看着谢老。谢五心里清楚,自己爹娘早逝,上头虽有几个兄姐,但是日子过的也很是艰难,排在女儿前头的九个堂兄姐都各有事情要做,根本没有多余的人手来帮忙照顾她。自己夫妻二人多在田间劳作,这唯一的宝贝女儿就一直是靠七叔他老人家帮着照看。只是谢五是个老实人,想要说什么,却呐呐地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谢老摆了摆手,拿着书站了起来。许是年纪有些大了,又坐的有些久了,起身的时候略微有些踉跄了一下。

  谢五立刻放下手上的农具,伸手过去扶着谢老。

  谢老笑着拍了拍谢五的手,又把他推开,然后率先往村子里走去。

  ------------------------------某薇的分割线------------------------------------

  “瑶儿。今天可有乖乖听话?”许氏抱着女儿,柔声问道。

  “有!”虽然这个问题自己娘亲每天都会问,谢芷瑶还是大声地答道,甚至还很可爱

  1、谢家村 …

  地举起了小手。

  谢五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娘俩笑得憨厚,心里一片柔软。谢五看着娘俩一问一答,在田间劳作了一天而产生的疲劳感似乎都全部消失不见了。

  等到每天例行的一问一答结束,谢芷瑶趴在自家娘亲肩膀上往后看到的就是自家爹爹笑得见牙不见眼的样子。

  “爹,快点啦。”谢芷瑶朝自家爹爹招手。

  “来了。”谢五听到自家女儿的话,立刻加大步伐赶了上去。

  看着满脸笑容的爹娘,谢芷瑶眯着眼睛笑的开心。

  来到这个年代已经两年多了,一开始,谢芷瑶心里总是觉得她自己对于这个年代,或者说这个家庭来说就是一个局外人,或者这眼前的一切就是一场梦。指不定什么时候,一觉醒来,她就已经回到了那个她熟悉的二十一世纪,就如她一觉醒来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年代一样。

  据谢芷瑶从平时大人们闲聊的时候所得到的消息来看,现在应该是南宋末年的时候,不过对于具体是什么年代,她就弄不清楚了。不管怎么说,回不去了就是回不去了,这是事实,无论她是由于什么原因来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谢芷瑶发现她自己在潜移默化之中对这里,或者说对这个家庭——她现在的爹娘,埋下了深厚的感情,虽然大家也就相处了两年多的时间。二十一世纪的那一切在谢芷瑶的心里已经逐渐模糊了,反而是这里爹娘,成了谢芷瑶心里认定的一家人。

  作者有话要说: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某薇的新坑:

  2

  2、乱世 …

  谢五家和村子里大多数的人家一样,三间朝南的屋子,一间是一家三口的卧室,一间是灶房,还有一间堆着大大小小的杂物和柴禾。房子的前面用篱笆围成了一个小院儿,中间留着一个走道,东边种着一些时令的蔬菜什么的,西边则是圈起来养了几只鸡鸭鹅。

  谢芷瑶坐在屋檐下的小凳子上,看着许氏在院子东边的菜地里面忙着拔草除虫,心里隐隐地有些无奈:自己以前就是个随波逐流的主,只要日子能过得下去,不会觉得难熬,自己也就绝对不会想着去改变什么,没想到自己到了这里还是这样。

  现在,看着自己爹娘每天辛苦忙碌,但是日子还是过得拮据,谢芷瑶的心里就会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既对爹娘的辛劳感到心疼,又对自己的人小力微帮不了他们什么而感到挫败。

  二十一世纪的那一切,对现在的谢芷瑶来说是那么的遥远。其实谢芷瑶不笨,学理科的人,脑子都很活络,但是那些东西对现在这个家庭却完全没有什么帮助。就算有帮助,谢芷瑶也不敢弄出来,在这个年代,如果在家里出现一些超前的东西,自家的一家三口,恐怕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想到这里,谢芷瑶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不敢想象那个场面,心里也是下定决心,就让二十一世纪的那一切遗留在记忆的角落里面吧,至于想让自己爹娘过上好日子,以后就凭自己的双手努力吧。

  “瑶儿,在看什么呢?”许氏看着女儿愣愣地样子,有些不解,刚才她朝女儿盯着的地方看了很久,也没发现有什么东西啊。

  “嗯?”谢芷瑶心神从自己的思绪里面拉了回来,看到许氏正不解地看着自己,忙伸手抓了抓头发,笑嘻嘻地说道:“没什么,娘,我在想爹爹什么时候回来。”

  听了女儿的回答,许氏笑眯眯地说道:“我看你呀,不是想你爹爹,是想糖葫芦了吧?”

  “嘻嘻……”谢芷瑶也不反驳,朝着自家娘亲笑得见牙不见眼。

  许氏看着女儿的样子也是乐呵呵的,蹲□子继续给菜苗拔草除虫。

  每个月的初一、十五,离谢家村二三十里远的小镇上都有集市,每次一大早天还没亮,谢五就会带着自家的一些鸡蛋什么的去集市上卖掉,然后买一些家里需要用到的东西回来。每次卖的钱都不多,买了家里需要的东西就盛不了几个铜板,但谢五每次都会给谢芷瑶带一串糖葫芦回来,而他自己却舍不得多花一分钱。有时候赶完集都已经下午了,他都饿着肚子回来吃饭。所以,谢芷瑶虽然不怎么喜欢吃甜食,但是对于谢五每次赶集带回来的糖葫芦却是情有独钟。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