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好月缘_秦三见【完结】

花好月缘 作者:秦三见
文案
原名《花好月圆》
先婚后爱
扈泠西觉得,与其跟一个不认识的人结婚,不如找个熟悉的,尤其是,他的管家还挺帅
甜味儿的
欢迎来吃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婚恋 现代架空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芮杭,扈泠西 ┃ 配角:隋安,卓天勤,许岑 ┃ 其它:
1.第一章
庭院的铁门开启,一辆银色的雪佛兰跑车驶了进来,绕开院子里的小喷泉,车停在了房子门口。

扈泠西从车上下来,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门口,不耐烦地叹了口气。

“芮杭!”他靠在车门上,手里勾着钥匙,不停地大声喊,“芮杭啊!”

他叫了半天,终于有个男人不紧不慢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少爷。”芮杭过来接过扈泠西手里的车钥匙问道,“今天不是要在外面吃?”

“本来是的。”扈泠西没有让开,还靠在车上,打量着芮杭,“你刚才干嘛呢?”

“打扫房间。”芮杭伸手拉开扈泠西,“我去停车,你先上楼吧,张伯听说你晚上回来已经在准备晚餐了。”

扈泠西站在一边看着芮杭上了车,耸了耸肩,对他说:“那我先洗个澡,等会儿你过来给我擦背。”

芮杭没有回应他,把车开去了后院。

扈泠西一脸痞气地笑了笑,转身进了屋。

他先去跟张伯打了个招呼,然后回房间洗澡。

芮杭上来的时候一进门就看见被扈泠西丢得到处都是的衣服,他有些无奈,弯腰把包括内裤在内的衣物都捡起来放好,然后敲响了浴室的门。

“进来吧!”扈泠西泡在圆形浴缸里,两条长腿搭在浴缸的边缘上,仰着头,闭着眼。

他皮肤很白,此刻被热水泡得微微泛着粉色,黑色的短发被水浸湿,额前的头发都被捋到了后面,发梢的水珠滴滴答答,极尽诱惑。

芮杭走进来,看他这幅样子,知道最近这人累坏了,不禁有些心疼。

他拿着毛巾过去,坐在旁边的台子上,轻声说:“少爷,我给你擦背。”

扈泠西睁开眼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双手抬起抱住了芮杭哀嚎着说:“杭杭啊!我怎么办啊!”

“……”芮杭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完全被打湿的衬衫,觉得自己不应该过来。

“你说话啊!我怎么办啊!”扈泠西抬头看他,又掐了掐芮杭的脸。

“出什么事了?”芮杭推开他,没再管自己湿透了的衬衫,按着扈泠西在浴缸里坐好,开始给他擦背。

“我爸啊,说好的把公司交给我,现在反悔了!”扈泠西真的要被他爸气死了,他今年二十七,已经跟着他爸管理公司整整五年,当初他出去留学的要求就是毕业五年之后他爸将公司交给他管,结果这会儿那老头儿突然反悔,理由是他太贪玩,不定性,公司交给他不放心。

“我觉得我爸在耍我。”扈泠西说,“那会儿我就不该走,我要是不走的话也不至于让那个女人跟她那个死儿子上位!”

芮杭仍旧没说话,扈家的事本来就没他多嘴的份儿,他跟着扈泠西这么多年,还陪着他出国留学又回来,亲眼见证了这个小少爷如何从一个纨绔子弟变成了有担当的男人,尤其是回来之后的这五年,扈泠西的变化他也是看在眼里,是那个继子没办法比的,他相信扈家老爷突然变了挂是有原因的。

果不其然,扈泠西又唉声叹气地说:“我爸让我赶紧结婚,说有个人能镇得住我他才放心,这什么意思啊?”

他话音刚落,原本在给他擦背的那只手停了下来。

芮杭愣住了,盯着扈泠西光裸的背部发起呆来。

他没想到扈老爷是在做这样的盘算,如果扈泠西真的结婚了,芮杭觉得大概也到了他该离开的时候。

“你干嘛呢?”扈泠西发现芮杭停下了,便回头看他。

“没事。”芮杭淡淡地回应了一句,又继续给他擦背。

“烦死了,我一点儿都不想结婚,再说了,我跟谁结啊!”扈泠西是真的郁闷了,自从他十五岁跟他爸坦白了自己的性向之后他爸就像神经

质一样盯着他的感情生活,怕他乱来,也怕他根本就不来,他在国外的时候跟一个美国男生谈了两年的恋爱,他爸兴奋得不行,非让他把人带回来,结果两人分了手,他爸骂了他一顿,之后整天说谁谁结婚了,谁家跟谁家联姻了,弄得扈泠西根本不敢跟他爸再聊感情上的事。

不过,他的感情生活空白了,他爸倒是丰富了,趁着他不在的几年,他爸给他娶了个后妈,后妈还带着一个儿子,这个儿子比扈泠西小四岁,叫隋安,平时不言不语的,但扈泠西总觉得他憋着一肚子坏水。

这也是扈泠西回国后急着想让他爸赶紧把公司交给他的原因,他可不想自己家的企业和财产最后都成了别人的。

他没办法跟其他的人抱怨,只能跟芮杭说,虽然芮杭这个人整天特别死板地管他叫“少爷”,但他心里却是把这个人当成最好的朋友,芮杭跟着他差不多十年了,两人之间几乎没有秘密。

“你说话啊!”扈泠西往身后撩水,“我怎么办啊!”

“不知道。”芮杭站起来,拿着毛巾往外走,“擦好了,你快点洗,一会儿吃晚饭。”

“哎!”扈泠西回头看他,结果浴室的门被关上了。

他撇撇嘴,又躺进了浴缸里。

芮杭从浴室出来,去洗脸池那里洗毛巾,一边洗一边胡思乱想。

他发现自己对扈泠西的占有欲已经强到不可理喻了,他一直以来都觉得少爷是他一个人的,这么多年,没有人比他更熟悉扈泠西,从生活习惯到性格思想,他甚至觉得自己比扈泠西本人了解得更透彻。

他不能想象扈泠西会和别人结婚,无论对方是男是女,是个如何优秀的人,都让他觉得对方是绝对配不上他的少爷的。

这种想法其实很过分,芮杭自己是知道的,他是扈泠西的管家,对方付给他钱,他只需要照顾好人家,至于感情生活,根本不是他该操心的。

洗好毛巾,芮杭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前几天扈泠西忙着生意上的事总会出去喝酒到半夜,他就开车接人回来,然后一宿不睡照顾喝多了的烦人精,几天下来那个人没怎么样,他却黑眼圈一直没消过。

芮杭叹了口气,把毛巾挂好,回自己房间换衣服去了。

洗完澡的扈泠西用浴巾擦干身体,然后光着身子从浴室出来,站在穿衣镜前看自己的身体。

“啧啧。”扈泠西拍了拍自己的臀部,自恋地说,“这翘臀,简直就是尤物啊!”

2.第二章

吃饭的时候扈老爷又打来了电话,烦得扈泠西没吃几口就靠在椅子上抓狂。

“我知道了!”扈泠西不耐烦地说,“我会上心的,您老就甭担心了成不?”

芮杭给他倒了杯水,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扈泠西抬头看芮杭,一脸委屈,电话里他爸还在念叨,还说准备让隋安进公司实习。

“打住!”扈泠西一听这事儿,终于急了,“这公司以后是我的,让他滚远点!”

扈老爷一听儿子这么说话也不乐意了:“那是你弟弟!怎么说话呢!”

“爸您别闹了,这算哪门子弟弟啊?你还真当他是你亲儿子了啊?”扈泠西被气得胸闷,眼前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此刻仿佛也没了魅力,“行了,明儿咱见面聊吧,您让我消停一晚上行不?”

父子俩都不高兴地挂了电话,扈泠西放下手机,喝了口水,拿着筷子挑了挑眼前的菜,又把筷子给放下了。

“杭杭。”扈泠西一手拄着桌子托着腮一手去抓芮杭,“你说我是不是应该相亲去啊?”

芮杭看了他一眼,抽出被拉着的手,问:“不吃了?”

扈泠西点点头:“没胃口了,真是对不起我可爱的张伯。”

芮杭没理他,把餐桌收拾了。

扈泠西跟在他身后看着他忙活,等芮杭把碗和盘子放进洗碗机的时候突然从后面靠在了对方的背上。

芮杭吓了一跳,僵着身子不说话也不动。

“要不咱俩结婚吧,你有喜欢的人吗?没有的话你就先跟我扯个证去呗!”扈泠西说得轻松,听在芮杭耳朵里却有些不是滋味。

芮杭推开扈泠西,往楼上自己的房间走:“没有,不扯。”

“……给你涨工资还不行么!”扈泠西跟着上去,他发现这个方法真的不错,毕竟找芮杭结婚怎么都比找一个不认识的人强多了,大不了以后芮杭有了喜欢的人他们再离婚,手续也没多麻烦,还能解决当下的难题。

“不是工资的问题,”芮杭转过来板着脸看扈泠西,他不知道这人怎么想的,这么大的人了竟然还拿婚姻当儿戏,“你当结婚是什么?随便找个人就能结?”

“不是啊!”扈泠西靠着楼梯扶手说,“我刚才一想,跟你结婚才是最不随便的选择。”

芮杭盯着他看,看得扈泠西浑身不自在。

“干嘛这么看着我?不答应算了。”扈泠西翻了个白眼,转身要走。

“好吧。”芮杭突然说,“但是我也有要求。”

“嗯?”扈泠西开心了,转过来笑眯眯地问,“哟,都学会跟我讲条件了?说吧,什么要求!”

“如果我们结婚,在婚姻有效期间你不准跟别人……发生关系,如果你有了喜欢的人,提早告诉我,我们离婚。”芮杭说这句话的时候觉得自己真的愈发的难以理喻,他知道自己压根不应该答应扈泠西这么不靠谱的提议,也不该把对方随口说的一句话看得这么认真。

“这算什么?婚前协议?”扈泠西歪着脑袋看着芮杭,假装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说,“没问题啊,还有什么要求吗?”

“没了。”芮杭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扈泠西试图挤进门去,结果被推了出来。

“有你这么烦人的管家么!连门儿都不让进!”扈泠西踢了门一脚,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芮杭靠着门嘟囔了一句:“也不知道到底谁烦人。”

第二天扈泠西坐在他爸办公室的沙发上,点了根烟,翘着二郎腿。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