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你身边_顾西爵【完结】

   《我一直在你身边(出书版)》作者:顾西爵【完结】

  ◆暖萌青春代言人顾西爵首度倾心抒写前世今生感人力作。

  ◆一个纠缠千载的感人故事,一段跨越时空的不悔深情。

  ◆我心里有个空洞,用千年等你来填满;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即便不说出一声喜欢。

  ◆超值附赠一套唯美手绘相思签+当当网独家赠送暖萌青春速写本。

  内容推荐

  这世界如同一框时序轮转的风景,而他在框外,不知身处何处,今夕何夕。他只知道,有个人,他今生必须去遇到。

  众人眼中的傅北辰,是真正当得起“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人,无论家世还是品格,都堪称完美。只有傅北辰自己知道,他的灵魂并不完整。

  破碎而悠长的梦境让傅北辰意识到,那梦是他不愿忘记的前世记忆,梦里有刻骨铭心的她。

  直到程园园出现,只一眼,他已心起波澜。

  他甘愿有生之年,为她豁出性命,承她所有灾祸。

  他用温柔编织了一张无形的网,不动声色地包围了她的生活。

  “我没有吻过别的人。”

  “也没有想过别的人。”

  “只有你,我想白头相守。”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我想一直在你身边。

  (每日更新精彩小说,敬请关注:http://www.52shuku.com/52书库。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作者简介

  顾西爵:

  暖萌青春代言人。处女作《最美遇见你》温馨轻松,一经推出便赢得千万读者好评。其后出版的《我站在桥上看风景》获辛夷坞首次作序力荐,并高居各大书店青春文学畅销榜前列。自传体小说《满满都是我对你的爱》以其超有爱的暖萌风红遍新浪微博、豆瓣,被读者称为“最具萌点和笑点的爱情小剧场”。2014年,全新暖萌力作《对的时间对的人》《何所冬暖,何所夏凉》再度引爆市场。

  ===================================================

  第一章、相见应不识

  节假日的火车站最能让人深刻地体会到中国的人口问题。尤其是在菁海市这种著名旅游城市,假期里总有海量的人流穿梭来去。

  当程园园满头大汗地拖着行李箱,脖子上挂着小皮包,如摩西分红海般在火车站密不透风的人群中杀出一条出站的路,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时,小皮包里就传来了手机铃声。

  一看是程胜华,程园园赶紧接起,在嘈杂的人声中不由自主地提高了音量:“喂,喂,叔叔。”

  “园园,你到了吗?”

  “嗯,我刚到。”

  “好的,我车停在东广场的肯德基门口。你现在在哪儿,我过来接你?”

  “不用了,叔叔。您不用过来,我这人太多,还是我过去找您吧。”

  接下来程胜华说了句什么,因为周围高分贝的干扰音太多,程园园根本没听清。反正前面过马路就是肯德基了,于是她匆匆说了一句“我马上到”就收了线。把手机收好,程园园就直奔肯德基而去。

  此时,一辆白色越野车因为堵车缓缓停在了园园的右前方。程园园恰好偏头看去,只见那车内挡风玻璃下摆着一朵手掌大的芙蓉石莲花,而车里的人,园园只看到了一点侧影——男子身着白衬衫,拿着手机在打电话,手指纤长白净,温润如玉。这还真是她平生见过最漂亮的手了!园园的目光在那双手上停驻良久,直到那辆车开过了她的视线。

  “清风抚晚竹,离情映明月,痴迷红尘相思苦……”不知哪家店里放了歌。轻轻悠悠的歌声,跟当下这纷纷攘攘的局面很是不符。园园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拖着箱子继续走。

  而就在那一刻,白色车里的男子也从后视镜中看到了园园的背影。他略一愣怔,眉间稍稍蹙了蹙,仿佛岫岚微动。

  “嘟嘟!”前方的车子已经开出很远,他才在后面车子的喇叭声里踩下了油门。

  园园到了路口,看到对面就是肯德基了,正要迈开脚步准备穿过去,旁边人群里突然有只手伸过来抓住了她的手臂。园园吓了一跳,转头看到人,吓得更不清了,眼前的人正是她最不愿见的人——胜华叔叔的独子,程白。

  程白比她年长两岁,五官分明,清俊挺拔。园园还记得自己刚到城里上初中,寄住在他家时,在作文中那样形容过他——小白哥哥就像一幅水墨山水,尤其他站在人群里,仿佛是一溜儿地摊货中夹了一件国宝。

  只怪当时年少,见的世面少,才会被表象给欺骗了啊。

  “读了四年大学,连交通灯都不会看了吗?”程白的声音不大,却如武侠书里高手的传音术一般,凝成一股线,直直地冲击着程园园的耳膜。

  在他说完这话的时候,路对面的红灯才跳到了绿灯。这时候,程白才松开了手,改而接过园园拉着的行李箱。当他还要拿她挂在脖子上的小皮包时,园园终于回过神来了,条件反射般退开一步,同时脱口而出:“不用了。”看着程白的手悬在空中,她赧然地火速拿下小包拎在手里。

  程白看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而那一刹那,园园却觉得,他眉间那种“煞气”更浓了,好在他很快向马路对面走去,园园低着头瞪着程白的脚后跟跟着他穿马路,心里不停地碎碎念:“这次又要借住在你家一段时间,我也不想的呀!还有,之前我妈妈明明在电话里说你已经去H大附属医院实习了,那医院不是每天都人满为患的嘛,怎么还有空来接我这种芝麻绿豆的小人物……”

  园园想起昨天,毕业典礼刚结束,就接到妈妈的电话,得知奶奶突发脑溢血到市里来住院了,她这才火急火燎地买了火车票赶回来。幸好她寝室里的大部分东西上半年都已经陆续搬回家。

  两人一前一后过了马路。等到园园见到程胜华,后者还是一如既往地待她亲切和蔼,仿佛他们真的是一家人。园园心道:即使胜华叔叔说过,她爸爸跟他一起当兵时对他有过救命之恩,所以他把她当亲生女儿。可她到底不是的。

  三个人上车后,程胜华跟园园说着话,程白坐在副驾驶座上始终没有参与话题,一直在玩手机,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园园也真是搞不懂他今天是来干嘛的。她努力不去看他,但自己跟他那些年的“点点滴滴”却如泉涌一般冒上心头……这人,是真的不喜欢她的,还总是拿冷脸吓唬她。而她因妈妈一直嘱咐她寄住在别人家里要乖,要听话,所以他对她态度再差,她也不敢告诉家长,都只能自己默默消化。

  园园忆往昔,无限惆怅,不禁喃喃道:“那可真是一段消化不良的岁月啊。”“消化不良”下意识地加重了音量。

  前面程胜华“嗯?”了声:“园园说什么?”

  “没、没什么。”

  终于到了程家。程白先行下车,将后备箱的行李拎进了屋。园园跟程胜华进去的时候,就看到她妈妈戴淑芬站在客厅里。程家的客厅很大,装修风格倒是简约,也没有太多的色彩,墙面是白色和棕色的配搭,家具也多属于原木或皮具。

  戴淑芬跟程胜华连连道谢:“又麻烦你了,大哥。”

  “弟妹,你就别再跟我客气了,都是一家人。”

  园园上去叫了声妈,然后说:“我先去房间整下行李。”

  熟门熟路地上楼,来到阔别了四年的房间前站定,她的行李箱就靠在房门口,而隔壁的房间门虚掩着,透过窄窄的门缝,只能看到一点衣橱,看不到程白,但她却知道他就在里面……她刻意放轻了脚下的步子,打开自己的房门,将行李箱拖了进去,然后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

  二十平方米左右的房间,简单温馨的装修,放着床、衣柜、书桌,还有一张米色的单人小沙发,小阳台上有几盆吊兰,可能因为天气热,又没人打理,叶子有些蔫蔫的。一切都是她当初走时的模样,虽然大学这四年,每年寒暑假都会随妈妈过来跟胜华叔叔打声招呼,但这间房间,她却确确实实是四年都没有进来过了。

  园园倒到床上,咕哝道:“回到这里,惹不起,又躲不了,唉。我一定要努力工作赚钱,给妈妈减轻压力,有了钱就不会再给胜华叔叔添麻烦了。至于程白……”这时,有人有节奏地响了三下门,园园霍然转身面朝大门,“谁?”

  “我。”带着点低沉味道的年轻嗓音,是程白。

  园园一时间有些仓皇:“什么事?”

  结果对方直接开门进来了,园园大惊失色地坐起身:“你,你要干嘛?”

  只见他将手上的一盒药扔到了床上。园园一看,XX健胃消食片。

  看着扔下东西就走的人,园园无语,如果自己告诉他,我要消的是你,不知他会扔什么给她?

  之后的晚餐,程胜华关照家里的佣人朱阿姨做了六菜一汤。在饭桌上,程胜华又宽慰满脸忧愁的戴淑芬:“弟妹,伯母住院期间,你就放心在这里住下。我每天去公司,顺路就给你带到医院去。那边有护工在,你也不必太操心。”

  “谢谢你了,大哥。”

  园园看了一眼妈妈,感觉她虽不至于尴尬,但也略有些局促。她心里明白,妈妈一直是个不愿劳烦别人的人。这次,如果不是奶奶不得不到市里的大医院来治疗,而他们家在城里举目无亲,经济情况又捉襟见肘,她是绝对不会同意住到胜华叔叔家的。一如当年,母亲同意胜华叔叔接她到市里读中学一样……

  园园想着想着,一不留神喉咙口就卡到了一根大鱼刺。

  “你这孩子,吃鱼就不能小心点?赶紧吞口饭试试。”戴淑芬焦急道。

  园园刚要动筷子,就被程白起身抓住了手腕:“吞饭不可取,一不小心可能会刺穿食道。”

  园园一听,吓得脸都白了。

  程胜华担心道:“要不要去医院拿?”

  在厨房收拾的朱阿姨听到孩子被鱼刺刺到了,赶忙倒了一小碗醋出来,戴淑芬接过,递给园园说:“先把这醋喝下去看看。”

  程白刚要说什么,园园已经拿过戴淑芬手里的碗,硬着头皮吞了一大口呛鼻的醋。然后,园园要哭了,刺还在。

  程胜华起身说:“还是带她去医院吧,我去车库先把车开出来,弟妹你去拿下医保卡就带着园园出来。”

52书库推荐浏览: 顾西爵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