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鬼_老草吃嫩牛【完结+番外】

 《老鬼》作者:老草吃嫩牛

文案:

七年前,我爱你,我惶恐的奉献着,那份爱惯坏了你。

七年后的我,想要爱,唯独不要你的爱。

说我,油腔滑调也好,看破红尘也罢,万千红尘中的一个故事而已。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http://www.52shuku.com/ 52书库。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第1章 好莱坞上空的老鸹

犹如皇宫内结束的舞会,灰姑娘丢了自己的水晶鞋,王子丢了自己的意中人。仆人们收拾完喧闹的舞池,在钟声敲响十二点之后,童话结束了,睡美人沉睡了。于是城堡开始消失在历史的积淀当中,沾满了灰尘。
老鬼叼着红塔山站在【东方好莱坞】的门口,已经很久没来这里,确切的说,是七年。
七年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
七年前,老鬼还叫夏时棋,当时他是东方好莱坞外勤部长,这个部长是个贬义,别人调侃他的时候,会叫他部长,当年的老鬼很为这个称呼沾沾自喜。
当时的老鬼管理的那个部门叫代客泊车部,其实就是个普通的泊车童。他手下管理了六个小弟,每个月薪水差八百就三千,如果运气好拿小费多的话,每个月的小费能扛到三千,那个年月,这已经属于高工资。有一段时间,老鬼喜欢和别人说起自己的工资,没有社会地位的他,喜欢拿钱来为自己增添这某种色彩。
在泊车部时候的时棋,觉得抽红塔山的人都是有派头的人,十块钱一包他舍不得花,也抽不起,他抽黄桂花,两块钱一包。他周围的人都是抽这样的香烟,不贵,味道也可以。
现在,香烟的牌子是越来越多,塔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老鬼打开车门,慢慢的走到地面上。七年前,东方好莱坞的地面比他那个时候的出租屋地板还要亮,一色的青色花岗岩,每天老鬼带着下属都精心的打扫许多次。但是现在这里已经是坑坑洼洼,年久失修了很久的样子了。
一阵冬天的风吹过,以前绚烂无比的【东方好莱坞】的灯箱发出叽叽嘎嘎的惨叫,好似随时要掉下来一般,老鬼下意识的向后走了几步,安全第一。
这里,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老鬼拿起香烟想继续吸下去,好好的追忆一下,那段不堪的岁月,但却发现只剩下烟屁股,他随手想丢,一种来自骨子里的维护感令他把烟头抿在了车厢里的烟灰缸里。
顺着【东方好莱坞】长满蒿草道路面,慢慢的挪动到后面的院,老鬼站在那里,整整呆立了三十分钟。他看着这栋旧楼,就像看着一位旧友一般,如果可以,他想递给对方一根香烟,他想如果倾诉的话,这栋老式的大楼是唯一能听他倾诉的“人”了。
七年前……老鬼差几个月满二十岁。
那一天的天气,老鬼忘记了,他只记得,那个时候他疯狂的爱过一个男人,叫孟晔,而自己那个时候叫时棋,夏时棋。
七年前……他还在抽黄桂花的年代,那个分手的年代。
孟晔站在时棋面前,他的朋友坐在他身后的沙发上,不屑,鄙视,轻蔑,这些不好的眼神充满了当时的气场,时棋不明白,只是简单的分手,为什么孟晔会整出这么大的动静。萧川,王宏舒,文聪,全都坐在那里,他们都是孟晔的朋友,不是时棋的。
孟晔亲友助阵团吗?
时棋的社会圈子小,即使有朋友,也没有孟晔的朋友档次高。他的爸爸是个小小的出租车司机,替人跑夜车,他家没钱买车,司机的儿子来帮人泊车。如无意外的话,所有的人都认为,夏时棋会按照他贫苦父亲的一生沿路追寻过去,这是很现实的人生。
那天【东方好莱坞】的一间包厢里,孟晔对他说:
“即使是异性恋,三年过后,也就没爱了,因为太过熟悉,所以一切热烈的东西都会消失,人会被生活压榨的呆滞。我喜欢的,你都不喜欢,我希望你做的,你从来没去做过,我做生意很辛苦,回到家里一天天的压力越来越重,现在我仔细想过了,趁着我们还年轻,而且我们中间没有过任何承诺,所以我觉得可以为这段感情加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时棋坐在屋子的角落,他不懂得那么多的大道理,也不会创造出那么华丽丽的词汇,唯一能做的就是,只能点点头:“哦。”了一声,接着乖乖的等待审判。
孟晔继续说:“两个人相处,钱不是可以计较的清楚的,我知道,我们在一起,你的确花了许多钱,当初你救我,这辈子我不会忘记。可是,时棋,我没爱了,日子太平淡,我们中间不合适的东西太多,我提醒过你许多次了,可是你总是不听,其实走到现在,我比你痛心,我觉得如果怀着报恩的心情和你在一起,那是对你的不尊重,那不是爱,对吗?所以,我希望在这些朋友的见证下,给你个交代,免得外面的人听了去,你夏时棋在我最落魄的时候跟了我,但是我有钱了却甩了你,做人要公平对吗?”
时棋点头:“谢谢……呃……好的。”他能说什么呢?人家的话是一套一套的,他最拿手的那些街头俏皮话,这里用不上。
时棋看着孟晔的朋友们,他只有二十岁,还很懵懂,但是他依旧能感觉的出,这些人是怀着施恩的态度来到这里,他们是如此的不善良,如此的……时棋不会形容。
从最初他接触这些人,他们就觉得自己档次低,有时候时棋也觉得自己很丢孟晔的脸。高中没毕业,小家子气,小市民,目光短浅,没有世界观,没有层次,这些是他们给时棋加上的无数的大帽子中的几个,很现实,也是事实。
可是,为什么这种尖酸要做的如此明显呢?你们不是号称个个都是高知分子,见过大世面的人吗,何必呢?你们这些人都好歹算是有资产的老板,个个都抽红塔山的,为什么要来欺负我一个泊车弟呢?时棋不停的在问这自己,当然,他只是无力的发自内心的哀叹,他没那个胆反抗,也反抗不起。
“我真不是玩弄你,你清楚的,三年了,我们都付出了许多,我每一天每一天忍受着你的无知,你的幼稚,我很努力了。你想过吗?每次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你却不知进取的时候,我是多么的痛心,真的,我也很抱歉,我尽力了。你们经理说了,他会多发你半年遣散费,这已经不错了。我最落魄的时候你帮我,我很感谢,这些年大家相处的还不错,也不能亏了你。所以,这二十万你拿去,算是我们一起三年的补偿,我不是看不起你,你也不要误会,只是我觉得你需要这笔钱,你总是那么的爱钱……”孟晔抱怨着,哀叹着,语调也失去平时的锐利,好似要解释又不屑解释什么的样子,很矛盾。他低头看着夏时棋那张非常清秀的脸蛋,心里默默的叹息,为什么他不能有内涵点呢?
时棋看下桌子,那里叠加着新卡卡的一沓子好高的人民币,很是耀眼,晃的人眼疼。不知道能买多少红塔山?不知道能买多少条新秋裤?
“只是分手,为什么要开除我呢?”时棋犹豫了下问到,他看着王宏舒问的,因为他是东方好莱坞的老板。
萧川笑了下:“时棋,拿了吧,拿了大家都好看,孟晔现在回家了,你这样纠缠他下去也没意思,你们中间的鸿沟你看不到吗?他是硕士研究生,家里是书香门第,现在他的事业虽然小,可是在高房市也是一号爷们,你就是一个初中毕业的社会游民,你们要是不早点分开,以后会是一场想象不到的悲剧。真的,你看,别叫大家为难,你和孟晔都要开始新生活,互相看着多尴尬呀,孟晔面子薄,死也不同意,是哥哥我逼他的,所以如果你要恨就恨我,随便你记恨,这都是哥哥我的主意,真的。”
时棋不知道说什么,自己只有一个,他们有一群,一大群,都是念过高等学府的人,有靠山,有后盾。他时棋就是个司机的儿子,初中毕业生,高中没毕业,他没什么可以依靠的山,所以他连最后的骨气都没有,他需要这二十万,二十万可以还清所有的欠债,还能给父亲买一辆早就想拥有的带户出租车。他需要,所以他放弃了最后的尊严,他要生存下去。
“那,你什么时候去搬东西呢?”时棋看着孟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七年后的老鬼,可以随便滔滔不绝的骂人不吐脏字,七年前的时棋,只是个20岁的初中毕业的根骨里颇为自卑的老实人。
“那些东西,不要了,给你吧。”孟晔看着时棋,眼神里带着一些不耐烦,是啊,他自己都无法想象怎么和这样一个粗俗的人,没有修养的人呆了三年。年少轻狂,一失足千古恨?不管这个人长的多么的俊秀,精神上的不登对,是肉体上无法融合的大障碍。这样的人,这样的人,竟然能同床共枕三年?他再也……再也不想和他有任何关系了。
“哦,这些钱,我没办法拿,我去找个塑料袋。”时棋转身出门,拿了一个黑色放垃圾的塑料袋把那些钱,一叠,一叠的在众目睽睽之下放进两毛钱一个的黑色袋子里。那些人就那样看着他,没人帮忙,针扎一样的眼神,时棋自暴自弃的想,算了,罪名那么多,也不在乎多这么一条。孟晔非常失望的看着时棋,他抬头,萧川冲他使了一个“你看,我说的没错吧!”的眼神,孟晔无奈的摇下头,还了一个被迫无奈,痛心叹息的眼神。
时棋很认真的数了二十叠,没错的,二十万,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他站起来对自己的老板说:“老板,对外,您能说我是找了其他的工作吗?”是啊,被开除这样的名声他不想要。
“没有问题。”王宏舒笑了下,很大方的回答。时棋就这样拎着袋子慢慢出去,从头至尾再也没有看孟晔一眼,不敢,不想……或者是其他的,他都不要和这个人有任何的眼神交汇了。
一群老鸹,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惊扰了,它们从破旧的窗户里呱呱叫的飞了出来,回忆中的老鬼被吓了一跳,他记得,父亲车祸下葬那天,坟场也有许多老鸹。那天,他挺高兴的,买了爸爸最喜欢的酒,还清了所有的债务,如释重负的烧了所有的偷偷背着那个人买的货物。那个人总是进一些没用的东西,卖不出去,就唉声叹气,每次时棋会悄悄筹钱消化他一部分货物,力所能及的事情他都会去做,三年下来,时棋欠了越来越多的债务,而孟晔生意越来越好。每次生意谈好了,孟晔会提着一些酒桌上的打包回来慰劳他,当然这些就是限于开始的时候,他经常这么做,一起分享一切的快乐和哀伤。
后来,他回归了自己的世界,那个时候的时棋就再也不是唯一了,他不止一次的要求时棋去念书,哪怕是个夜校也好,时棋想去,可是,没有钱,怎么还债?现实总是和钱算的很清楚的,所以他拒绝了,他不是不清楚孟晔有多么的失望,可是现实和理想国的距离是遥远的,无法跨越的,这是生活。

52书库推荐浏览: 老草吃嫩牛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