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你_倦枕厌夜/坡莲池【完结】

   书名:曾经的你

  作者:倦枕厌夜

  文案:

  ■现代都市,叔侄年上,温馨养成。慢热,HE。

  ■温柔转强硬攻X乖巧转中二受。两人的性格成年后都有变化,不过攻宠受基本不变。

  ■文章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好巧啊。

  内容标签:不伦之恋 破镜重圆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庭,顾云 ┃ 配角:聂祁,楚舟 ┃ 其它:叔侄,年上,养成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 1 章

  1.

  一股冷风卷着树枝抖下的雪花吹过,顾云打了个喷嚏,不禁把围巾围得更紧了点。

  他烦躁地踩着脚下的积雪,本就不好的心情在借酒消愁不成,还要亲自送醉酒的朋友回家后变得更加糟糕。

  发泄不出的郁结怒火和着酒精在他腹中翻搅,一阵恶心。

  又走了几步,便看到小区外停着那辆轿车,黑漆漆的,衬在雪色上极为显眼,只有车灯还亮着,像是在等人。

  车上的人见顾云往这边走来,便把后车侧门打开,谁知顾云走过车子时,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竟作不认识一般,晃了两下继续顺着街道向前走。

  车门很快关上,轿车贴着人行道无声无息缓缓前进,也数不清跟着顾云过了几个路灯,忽然顾云脚下打滑,绊了一下。

  他今晚喝得不少,吹过冷风虽然清醒些,但走了一阵到现在酒劲儿终于还是上来了,头晕晕的,看东西都时而呈现双影。

  摇摇晃晃地又走了几步,手臂忽然被人一把拽住,往回一拉,带了怒气的男声随之传来:“顾云,你玩儿够了没有?够了就回家。”

  顾云脚步顿住,身子顺势转了半圈正面对着那个男人,醉眼半睁,静静地看了那人几眼而后忽然低下头,也不说话了,整个人都透着种无赖的懒散。

  从男人的角度,刚好能看到路灯的光线在顾云头顶打出层光晕,心底一软,莫名地,竟觉得现在的顾云很是乖巧懂事,就和小时候一样。

  两人相对站着不动,因为离得很近,所以远看这情景倒也算平静温馨——如果不是男人钳着顾云的力道过大,把这份平和打破的话。

  许是手臂那里被人捏得太疼,顾云忍不住挣了一下,奈何那人力道不减,手臂更是纹丝不动,根本挣不开。

  顾云肚子里的火开始往上蹿,他哑着嗓子开口:“放开我……”

  男人没有听清,微低下身子到快贴上顾云耳朵的距离,沉声问:“什么?”

  似有若无的热气喷在顾云耳畔,他脖子一缩,酒突然醒了大半,不由挥动手臂想要甩开那人,身体也后退一大步,大声嚷道:“放开我!疼!”

  因为嗓子干哑,高声喊叫的结果就是那声音变得声嘶力竭,听起来很是吓人。

  男人被顾云的反应吓了一跳,本来还算温和的表情渐渐变为冷硬,终于放开手任顾云远远跳开。

  顾云喘着粗气,好像刚和人打过一架般,手垂在身侧微微打着颤。

  男人冷冷“哼”了声,顾云身体随之僵了下,尽管低着头,实际上顾云的全部注意力已经都集中在那人身上。

  看到眼前越来越接近自己的皮鞋,顾云脑子里只闪过一个念头“快跑”。

  可身体却像僵冷冻住一般,不知如何移动。

  牙齿亦紧紧地扣在一起,如果有什么东西放在嘴里现在定是一口就能咬碎。

  男人走近他的速度太慢了,简直是故意折磨人一般,就在顾云觉得自己快挺不住,下一秒就算拼了命也要转身逃走的时候,一件西服披到了他的身上。

  还带着那个人的体温和男士香水的淡淡味道。

  “……”顾云迟疑了一下:这是在干嘛?不是要过来打他吗?

  顾云觉得自己被热气包裹,脑袋又要晕了:MD,怎么每次看到这个人大脑都会当机啊?真是倒霉透顶。

  他呆呆地任那人牵着自己往回走,开门,被推上车。

  男人很快绕到另一边也钻了进来,边关车门边道:“你过年没回家一直在外面晃荡,老太太想你得很,已经下了令‘谁看到顾小云就给我直接抓回来,’”似乎想到什么有趣的事,他轻笑了下才继续道,“所以,我这是按令行事。”

  “虚伪……”顾云仰身靠上皮质坐背,小声骂道。

  车开后他一直很难受,之前跟这人一来两去地折腾,搞得整个头都要炸了,偏偏上了车依然不得清净,还要听其不停地絮絮叨叨。

  烦死了,这个老男人!真恨不得找点什么东西堵上他这张嘴。

  可惜顾云纵使有再锋利的爪牙也不敢在这人面前伸展,生怕一个不小心连皮带骨都被剁了吃掉。

  男人已经习惯了顾云的不理不应,又说了几句,便自动收了声。

  车子平稳地驶过一条又一条街道,男人打了个手势,音箱里的音乐便很快换成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舒缓柔和的音乐渐渐散在车内。

  顾云在音乐声中睡了过去,一直覆盖在眼睛上的手臂不知不觉放下来,半边脸庞露出。

  男人看了看前面专心开车的司机,停顿片刻,还是小心的伸臂把顾云身子移了过来,靠到自己的肩膀上,而后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淡然地转头看向窗外。

  玻璃上映出的脸轮廓模糊,只有一道道灯光明晰地划过车窗。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夜里十一点多,男人摇醒了顾云,牵着他进门。

  廊前还留着盏壁灯,正在客厅打毛衣的阿姨看到他们回来忙拿出拖鞋,又去厨房热汤。

  “老太太特意留着,说让你们回来喝的。”阿姨一边把碗端到桌前一边说。

  男人于是推着顾云到桌前,命令他:“喝掉。”

  顾云瞪了男人一眼,眯着眼睛,不情不愿地抱着碗走到一旁。

  男人一直盯着他到开始喝第一口,才转过头来:“母亲睡了吗?”

  “已经睡了。老太太等到十点左右,我怕她太累,便劝她先去休息,明儿早再看小少爷也不迟。”

  “嗯,徐姨也去休息吧,没什么事了。”

  “那……小少爷他……”徐姨略带犹豫地看向客厅。

  男人边解开衬衫的袖口,边顺着阿姨的视线望过去,不禁挑了挑眉。

  但见几句话的功夫,刚刚抱着碗走的顾云已经歪倒在沙发上,睡了过去,脚边地毯上扔着空了的瓷碗。

  在心里叹了口气,男人阻止了要去收拾碗的阿姨,留下一句“我来吧”便走了过去。

  蜷在沙发上的人这时已经换了个姿势,弯着身体,努力往靠垫后面钻,奈何沙发太窄,他大半个后背都悬在沙发外,这般不停扭啊扭的结果就是终于从沙发上掉了下来。

  落空感后,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来临。

  一双手臂恰到好处地把他接在怀里。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