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行道_Zzz左右【完结】

   《单行道(出书版)》作者:Zzz左右

  文案

  钻石王老五,业界精英,一级型男薛皓哲,

  竟然在自己家光着屁股被陌生人看光光!

  什么?就算陌生人是根本记不起来的远房小舅舅,也还是一样很可恶吧!

  更何况这个家伙还是又无趣又恶俗的乡巴佬!

  他到底是为什么死要面子地拼命装出亲切的样子来啊?!

  裴亦安明明记得他那个表外甥还是可爱的豆丁小正太,为什么一下子就变成了亲切温柔又和蔼可亲的英俊男人了呢?

  不光是亲切的照顾着他的日常起居,

  连他的工作难关和差劲的时尚品味都可以立刻解决,根本就是万能的天使嘛!

  一个是死爱面子的骚包精英男,

  一个是满腔热血的纯洁小舅舅,

  朝夕相处,会衍生出怎样的火花和笑料?

  又要怎样面对彼此间的落差与不同?

  爱情就像一条单行道,一旦爱上就无法回头。

  也许是从彼此相遇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走上了这条命定的道路。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薛皓哲打开坐落在商业区中心地段高级公寓的大门,伸出手去摸玄关的灯,按了几下开关却没有开。大概是又停电了吧,他只好摸黑脱掉了鞋子放进鞋柜,而后走进客厅边的洗手间。

  方才结束的那场性事并没有让他很满意,对方虽然也是情场老手,可是在床上的表现就实在是太过于中规中矩,稍微新鲜一点点的花样都不肯玩,真是太过于扫兴。

  从莲蓬头喷出来的热水淋到身体上的时候,薛皓哲舒服地呼出一口长气来。

  他在那个方面,稍微有一点洁癖,特别是遇到不怎么满意的对象的时候。刚才赶着脱身没能好好洗个澡,现在再不好好洗干净的话,就会觉得浑身不适。

  从淋浴房里全裸地走了出来,薛皓哲打开洗手间里面的小冰箱,拿了罐依然是冰的啤酒出来,借着窗外的月光,站在宽敞的洗手间全身镜前面审视自己。

  他今年二十八岁,职业是建筑师,长相嘛……大概算是非常英俊吧,薛皓哲笑着喝了一口啤酒。他身材不错,挺拔高挑,宽肩窄臀,那里size也相当可观;为人圆滑,能说会道,温柔体贴;在情人身上舍得花钱,床上功夫也相当不错。

  没错,他就是那传说中,亮闪闪的钻石王老五!哇哈哈哈哈~~~像他这么完美的男人,当然是不可能被一个两个人束缚住的,没错,他的责任就是去温暖这个世界上所有寂寞的心灵……

  自恋地看了一会儿镜子,甚至还举起啤酒罐来冰了冰下半身有些昂扬起来的弟弟,薛皓哲抓了抓湿漉漉的头发,一丝不挂地打开洗手间的门走了出去。

  他自己做的是设计方面的工作,对于室内的建材之类都很挑剔,所以自己家的地板全部都是上好的原木,光脚踩上去的质感很舒服,头发上的水珠滴落在地板上的时候,映出外面的路灯光,散发出诱惑又温暖的光泽来。

  薛皓哲边喝着啤酒边走到卧室的门口,一手抓住门把手拉开的时候,突然整个屋子灯光大亮。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了一个很兴奋的男声:「你回来了?刚才你家保险丝断了,我在厨房修了好半天……」

  薛皓哲还维持住那个举着啤酒罐的动作,面前那张陌生的,鼻梁上戴着老气黑框眼镜,张大了嘴的男人面孔此刻在他看起来有一种似曾相识的壮烈感,再然后他就听到了对方响彻云霄的大喊——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在干什么啊?!!!!!!」

  人生最可悲的不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遇见正确的人,而是大半夜在自己家光着屁股的时候遇见了一个陌生人,这是公理一。

  薛皓哲穿好裤子出了卧室的门,从后面看,沙发上面只露出沮丧地窝在沙发里的男人一头乱槽槽的黑发来。

  薛皓哲「啧」了一声,坐到他身边的时候却已经换上了相当温柔的笑脸,「小舅舅,你怎么会来?」

  说是小舅舅,其实裴亦安是薛皓哲的老娘不知道哪门子的远房表弟,就算是翻族谱也要查上半天。他只大了薛皓哲两岁,小时候在乡下玩的时候经常在一起掏掏鸟蛋滚滚泥巴什么的,事隔了这么多年,要不是他自报家门,薛皓哲早就把他当小偷报警捉起来了「我过来办点事……就问表姐要了你的地址顺带过来看看你。」裴亦安从一边的褪色牛仔包包里掏出了大包小包的咸鱼干出来,「我还带了点土产来,你看看有什么爱吃的……」

  薛皓哲看着他那包下面的一层泥巴,不动声色地皱起眉头来,语气却依然安然地:「小舅舅这次办事,要待几天?早说的话我也好去帮你订好宾馆,给你办个接风宴什么的。」

  裴亦安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呵呵,说实话,我这次是来找工作。所以可能要麻烦你一小阵子了。」

  薛皓哲心下立刻就一阵剧烈的吐槽,果然是不是麻烦不上门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但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小舅舅太客气了,一家人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裴亦安没料到他这么好说话,立刻就有些感动起来,「皓皓……」

  薛皓哲抿了抿嘴唇打断他,「小舅舅,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叫乳名不太合适吧。」

  裴亦安愣了愣,有些局促地说:「呃……薛……皓哲,不管怎么样还是麻烦你了,总而言之我会尽快找到工作的。」

  薛皓哲笑了笑,「也不用太着急,慢慢来吧,找到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我这还有空的客房,很干净,稍微整理一下就能睡。」

  裴亦安猛地抓住了他的手,「真是……太谢谢你了。」

  薛皓哲的笑容顿时有些僵硬,他缓缓地把手抽出来,「不客气。」

  薛皓哲刚站起身,就听到裴亦安有些小声的嘀咕着:「那个……这里是不是流行那样啊?」

  「啊?」薛皓哲疑惑地回过头来,「什么?」

  「那个……在家不穿衣服……」裴亦安有些尴尬,「我可能一下子还没办法……二薛皓哲顿时感觉五雷轰顶,连忙回过头,脸部抽搐地说:「没、没有那种事!那个……我刚才只是没带睡衣……又以为家里没人……你不用在意。」

  裴亦安恍然大悟一般的点点头,然后居然有些害羞地抓了抓后脑勺,「哦。」

  薛皓哲觉得脑内供氧不足有些站不稳脚跟,脚步踉跄地打开了客房的门,「小舅舅,就是这里。」

  世界上最悲惨的事并不是大半夜在自己家光着屁股的时候遇见了一个陌生人,而是那个原本以为是陌生人的乡下亲戚以为这是基本礼仪,这是公理二。

  薛皓哲第二天起了个大早,他虽然自认平时是个完全没有作息规律可言的都市精英,但是有客人在,而且还是习惯鸡一打鸣就下地的乡下亲戚,他至少也要稍微做做样子,买份像样的早餐来尽地主之谊。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