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王找我谈养喵_西方经济学【完结】

  书名:阎王找我谈养喵

  作者:西方经济学

  文案:

  误入地狱,夏谷被阎王爱宠小花喵看中,做了它的御用铲屎官。

  于是,阳寿未尽的夏谷,白天拍戏做武替,晚上铲屎喂花喵。

  阴阳两界来回跑,跑着跑着跑出了一根金手指。

  这根金手指,让他浑身发热,刚好能够为体寒的阎王大人暖床。

  夏谷:大人,您喜欢在我左边还是在我右边?

  阎王:我喜欢在你上面。

  一句话文案:阎王每晚都要找我睡!

  ==================

  ☆、猝死

  “喂,哎,刘哥,我马上出发了!”夏谷边撕掉嘴里的面包边说着,还不忘抬眼看了下时间。

  夏谷从小习武,已经在新娱摄影基地那做了两年的武术替身。昨天在剧组做武替的时候,因为功底扎实,身手矫健,体格匀称。刚好被来串门的隔壁剧组的副导演刘云看中,通知他让他第二天去《清醒》剧组让导演王恒给面个试。

  当时刘云这样一说,原本待的那个剧组的人都沸腾了。谁都知道,《清醒》可是个大制作。从导演到演员,都是国内一流,要是能在剧组里崭露头角,以后也就不用整天蹲在那里等着副导演跟挑猪似的去挑人了。

  夏谷很看重这个机会,他大学毕业后就来做了武替。一来是喜欢,二来是他学的那个专业不好找工作。哦,对了,他大学专业是佛经理论研究。

  “小夏,是这样的,王导今天跟我说,他已经找到了合适的武替。这样……今天你就别过来了。”刘云这话说的语气淡淡,丝毫没觉得这句话完全把夏谷在云端的心情一下扯到了谷底。

  喉咙里有些痒,夏谷缓缓地嚼了两口面包,咽下去后,笑着说道:“刘哥这说的什么话,我还要谢谢您能看的中我呢。”

  话虽这么说,夏谷却是郁猝的很。但是刘云这样说也无可厚非,因为毕竟王恒是导演,他也是在人家手下干活的。

  娱乐圈里,角色由不得演员,武替也由不得武替。

  “嗯。”电话那端的刘云其实并不觉得什么,话一说完就将电话挂了。

  将手里的面包好歹啃完,夏谷调整了一下心情,灌了一大杯子水,收拾了东西,出发去新娱影视基地蹲点。他每个月的经济状况都不是很乐观,除去吃喝不说,一个月还有三千的房贷要还,必须一刻不停的工作。

  现在不过八点,新娱影视基地内已经忙得热火朝天。夏谷下了公交车,就朝着影视基地内部专门给武替设立的那块片区走。

  武替这行业,收益很不固定。偶尔接了个大单子,按照一天三百的工资结算,一个月忙那么二十几天,也能算得上是高收入。但是要是一个月接不几个散活,那也就基本上能勉强糊口。

  一边走路了,夏谷一边盘算着这个月的收益。这个月快到下旬,他才工作了十天,也就刚好够房贷。接下来的十天里,怎么着也得接个活,把生活费赚出来。

  脑子里噼里啪啦地算着账,丝毫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等听到旁边一声尖叫,夏谷骤然回头,一辆豪华保姆车冲撞而来。

  速度之快,根本反应不过来。

  “砰”得一声巨响,保姆车戛然而止,原本的尖叫声瞬间变成沸腾。围观人群一窝蜂一般,冲向了保姆车……后面的那辆奥迪Q7。

  保姆车在距离夏谷五厘米左右的地方停住了,夏谷悬着一颗心脏瞪大眼睛看着保姆车内的司机,而司机也在看他。

  夏谷心脏一下飞到嗓子眼,和司机师傅大眼瞪小眼。我滴个乖乖,这要是撞上,可是一个丢了命,一个丢了饭碗啊!

  就在两人为没有撞上而不约而同地长舒一口气时,夏谷眼皮一翻,噗通倒在了地上。

  车内的司机,瞬间吓成了傻逼。

  夏谷敢用自己的生命保证,那辆豪华保姆车绝对没有碰到他,并且他身体倍棒,吃嘛嘛香,绝对不会有什么健康隐患导致他猝死。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他已经没有生命了。

  夏谷觉得有些害怕,因为蹲在他左右侧一黑一白两个拿着锁链,戴着高帽的人,长相真的很可怕。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了?

  就算夏谷心态乐观,善于交际,这时候他也不敢与两鬼有什么交际。但是,当黑无常掏出锁链勾住他的脖子,将他轻轻一扯扯出人体时,夏谷心中的呐喊声已经突破天际。

  “你们搞错了吧!”夏谷回头幽幽地看了一下他躺在地上完好无损的……尸体,大着胆子诚恳地问了一句。

  他相信,他这句话,应该被勾走魂魄的人都会问,并且,黑白无常是不会回答的。

  与他预料的相反,扯着他脖子的锁链微微一顿,黑无常回过头,嘴巴里的舌头快掉到地上,黑无常像吸面条似的吸了一口舌头,说:“没错。”

  夏谷呆呆地望着黑无常,原本想要继续狡辩的话,在白无常也吸了一口他的舌头后,妥妥帖帖地咽进了肚子里。

  周围的风凉飕飕的,刮进夏谷的魂魄里,一丝一缕的凉意浸透,夏谷在发抖。

  虽然从小在寺庙长大,大学专业是佛经理论研究,自己也算是半个唯心主义论者。但是一向根正苗红,善良勇敢的夏谷,绝对不会想到,自己见到的第一个非生命体是黑白无常。而且,他竟然要下地狱。

  这并没有什么地狱之门,也没有什么彼岸花开,只见黑无常往前一走,就被吞没在空气中。他稍微迟疑的时候,也被扯了进去。

  身体瞬间被温暖包裹,夏谷睁开了紧闭的眼睛,却被眼前的景色吓了一跳。

  这花草树木,鸟语花香,流水潺潺的,什么地狱啊?这不是世外桃源?

  地狱,也并不是那么差劲嘛!

  心中蹦出这么个想法后,夏谷被自己吓了一跳。潜意识里,当然还是觉得活着好。地狱再不错,那也是梳理鬼的功过,然后折磨魂魄的地方啊!

  于是,跟随着前面黑白无常的脚步,夏谷开始仔细整理自己从小到大做的缺德事,然后思索自己究竟能下到哪层地狱。

  进了另外一个次元空间,原本磕碜狰狞的黑白无常也有常了许多。前方的黑无常回头,除了肤色有些暗沉之外,长相竟然意外得不错,憨厚又敦实,一看就老实人。

  就在夏谷微微抬头,与正在看着自己的黑无常对上眼后,原本在后面的白无常也走了前面去,与夏谷对上了眼。

  白无常的长相比黑无常要细腻的多,一双桃花眼上挑,散漫地看着他,五官也精致,肤色白皙而没有人气,却漂亮得很。

  被黑白无常这样盯着,夏谷心有些慌,微微低下了头。突然,前面的黑白无常猛然顿住了脚,夏谷一个没看见,一头扎进了两只鬼的怀里。

  头皮凉得一阵发麻,夏谷出了一身冷汗。

  牙齿抖了抖,夏谷后退一步,抬起头,看着面前两位,扯了扯僵硬地嘴角,没有说话。

  面前的两位并没有因为夏谷的冲撞而大发雷霆,反而仔细端详着夏谷,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然后……

  然后,白无常掏出了手机。

  夏谷:“……”

  “照片上好像不是这个人。”白无常认真地说。

  这时,黑无常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原本的黑脸都有些吓白了。赶紧凑过去看了一眼屏幕,又看了一眼夏谷,瞬间万念俱灰。

  “真不是他!”

  说完,黑无常表情一下崩塌,问白无常:“怎么办?”

  这一切发生的有些突然,不但黑白无常吓傻了,吓傻的还有夏谷?

  什么情况?勾错魂了?

  黑白无常又面面相觑地看了对方一眼,抓鬼送地狱的活干了多少年,怎么还出了差错?两个鬼废话不多说,赶紧将夏谷脖子上的链子解开。

  孤零零的夏谷:“……”

  黑无常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白无常却冷静的多,拍了老黑一巴掌,然后说:“我现在这看着他,你去孟婆子那里讨碗汤。”

  “孟婆子那里的汤都一碗一碗分好的,怎么讨啊?”老实巴交的黑无常有些想哭。

  一巴掌拍在黑无常脸上,黑无常的脸瞬间肿了半边。白无常说:“偷也要给我偷来,你想被阎王罚死啊!”

  听白无常发完火,黑无常捂着脸悠悠地走了。

  留下目送他远去的白无常,还有一脸凌乱的夏谷。

  他都进了半个地狱了,结果他们却告诉他抓错人了?夏谷这暴脾气……就算上来了他也不敢发。

  这种比中了五百万彩票还几率还低的事情发生在自己头上,夏谷觉得还蛮幸运的。毕竟,下次他再来地狱的时候,也不会那么慌张。

查看更多: 西方经济学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