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距离_成虫【完结+番外】

   《遥远的距离》成虫

  (一)

  一直以来,李军强、刘平都是"哈二中"的名人,因为他们的父母都是哈市赫赫有名的大人物,李军强的父亲李浩然,是哈陆军司令部参谋长,母亲肖宜云,是哈**医院院长。而刘平的父母则是哈市知名作家。

  他们二人并不认识,只在校园里打过照面,李军强从来是校园男生们追随的对象,他低调的霸气,面对任何事任何人时沉稳老辣的姿态,打架时的冷酷凶狠,再加上他高贵的出身,无形中使他具备了强烈的凝聚力,说他是"哈二中"的男生之王一点也不为过。相比之下,出身文人家庭的刘平就显得孤僻多了,个性沉默的他通常是独来独往的,他和李军强同级,说他对李军强一无所知有些夸张,但是,也仅仅是知道而已,个性上的不受欢迎,使他处在男生的社交圈外,不过他毫不在乎就是了。

  他们的交集是出现在他们初三那一年,那一年,那场浩浩荡荡的运动开始了,改变了大多数国人的命运,当然也包括他们。

  以李军强的号召力,及毫无瑕疵的出身背景,他迅速成为学校第一批红卫兵,并成立了哈尔滨所有中学中第一个红卫兵组织"血色兵团",一时间更是名声大噪,当然在此后的日子里,"血色兵团"的规模迅速庞大,影响力也开始遍及各个领域,成为哈市两大红卫兵组织之一。

  刘平的命运则截然相反,自从这场运动一开始,他和他的家庭就毁了,首先是他的父母被划入"黑名单",他成为黑七类,其后不久,他的父母就被关入牛棚,他也开始了定期被批判的日子,而干这一切好事的人,就是"血色兵团"。

  刘平还有一个妹妹刘燕,还在上小学,原本那些人是连她也不放过的,那些人带着刘平去教育时,还想连她带走,一直隐忍的刘平爆发了,"有本事冲我来啊,欺负小女孩干嘛",说出这句话的刘平得到更多"优待","你这是什么态度,谁欺负你们了?我们这是在帮助你们!"话是这么说,倒是放过了他妹妹,多监视教育着点算了,谁还真以为这点小孩能干出点什么事呢!

  刘平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被强迫押到台上低头听着教育的黑七类们,被昔日的同学们毫不留情的吼来吼去,耳边传来那混蛋的声音,不紧不慢却充满煽动性,刘平已恨透的声音,他不用抬头,就知道那是李军强,原来恨一个人也是可以刻骨铭心啊!

  李军强没有看到刘平,他最后喊了几个口号后就下去了,随后上来的周彪让所有的黑五类们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恶魔!!其他人在面对昔日同学时,都或多或少的留面子讲情分,唯有这个周彪,好像所有人都欠他的似的,永远黑着一张脸,尤其是不知为什么,他最治刘平,通常刘平的一个眼神都能激怒他,他骂他骂得最多,罚他罚得最多,打他也打得最多,刘平不知道自己那里惹到他了,他隐约觉出是自己的个性让他不爽,就像此时,刘平还没怎样,周彪闪着阴郁的目光就向他盯来,刘平是真不想惹她,他吃饱了撑的惹这个疯子,他移开眼睛,但周彪还是走过来了,居高临下俯视他。真他妈的!自己明明不矮啊,这个四肢发达的家伙比他还高,

  "你!留下打扫会议室!"果然,不出意料啊,刘平没有半点反抗,整治来了反而倒不慌了,只是打扫会议室吗?小意思而已,这混蛋曾经让他一人打扫了大礼堂呢。

  刘平毫无反应的反应又让周彪不爽了,这高傲的小子!他还要优势到什么时候!从一开始认识这个小子就不爽了,周彪是贫穷家庭出身的孩子,他最痛恨的就是有人在他面前摆谱,不把他放眼里,刘平恰恰就这样,这欠扁的小子!

  他会让他知道厉害的,毕竟,现在是他的时代了。

  刘平回到家的时候,家里又是一片狼藉,看来是又有人来抄过了,刘燕挂着眼泪从那里收拾,可怜的丫头,刘平走过去摸摸她的头,"别收拾了燕燕,"顿了一顿"燕燕,你吃什么?"

  "哥,爸妈还回来吗?我想他们了。""……傻孩子"

  (二)

  李军强歪在桌边上,说实话,他已很久没有参加过这事了。周彪那小子非要他来,其实,他已对这些事失去兴趣了,奇怪周彪那小子怎么至今乐此不疲,不过也好,他不愿干的事总的有人干吧?有些事不干也是不行的。

  然后他就看到刘平了,高高的刘平晃晃的走进来,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了似的,漫不经心。李军强知道他,毕竟原来都是学校有名的人物,而且他知道这小子打架也不善,心想原来他也被打成黑七类了。

  被推到凳子上时,刘平才在一堆人中看到了李军强,心里腾得有些冒火,但他知道自己什么也不能做,眯起眼睛,他盯着他。

  目光交集,一道是带着玩味的,一道是带着恨意的。

  李军强知道自己不想走了。

  周彪这小子真狠,从来也没觉得他这么狠,问一句话,回答慢了打,声音小了打,不回答更打,不一会儿,刘平的嘴角就流血了,他抬手慢慢擦掉,隐忍无奈的神情。

  "好了,周彪,"李军强突然就无法看下去了,"别打了。"

  众人都看他,还只是开胃菜呢怎么就……

  "……好久没见血了,头晕,别玩这个了"李军强也不知自己怎么了,怎么都看不得这么点暴力了,反正不喜欢。"……喂,你是叫刘平吧"他把目光转向刘平,然而刘平无语。

  "臭小子!你拽什么!"周彪没有尽兴,本来就很不爽,看到刘平胆敢不甩他老大,那感觉更是要炸了。他窜上前去,一把抓起他。 挥拳就……

  "周彪!"李军强不耐的低喝,"还有完没完?"

  ……可恶……周彪又只得狠狠摔开手,用手点着刘平,意思你等着。众人都只做没见。

  李军强对刘平针对他的强大的恨意感到有趣,自己什么时候惹到他了?突然,他想起来了。

  "……你的父亲是刘谏之……"还记得当时,由他决定并亲自带人去抄了他的家,并亲手把刘谏之和许若萍打为"黑分子",那曾经还引起轰动。……

  长吁一口气,他看着刘平,突然不知该说什么,该说什么呢?

  刘平知道他想起来了,看来这混蛋作恶太多了,毁了别人的家庭,这种别人无一时或忘的仇恨,他竟然还一时想不起来了!

  李军强是有着超乎年龄的心机的人,自从他融入并推动这场运动后,他凡事只看该不该做和有没有价值做,而从来不看这么做对还是不对,他从来不去想被他的所作所为伤害的人,他知道有,但他对此毫无感觉,这一点,与当时大部分充满心理挣扎的人是不一样的。

  说不上后悔,但是看着面前盈满恨意的目光,他突然觉得对不起他。虽说他不做,也一定会有别的人做,但是,事实是他做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