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_呆落【完结】

  晚上八点,神宇娱乐中心的秀场灯火辉煌,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舞台上手持长鞭的人身上。黑亮的长发映着如火的红衣,整个人仿佛要燃烧起来一般,然而他的眼神却是冷若冰霜,任眼前撕裂地惨叫和血水迸溅他连看都不不屑看上一眼,而台下人的目光也自始至终的完全被他的气势所吸引,恐怕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能抵抗得了他的一个眼神,至于正被他调教的奴隶长得什么样子只怕没几个人去注意。这个人就是在调教界闻名遐迩,神宇娱乐中心的金牌调教师——红月。

  走进后台,红月脱下外衣,用手指揉着因疲劳而微痛的太阳穴。

  “月,今天的奴隶是个新人,观众说这样比较刺激,让你费神了。”

  “碧舞你少来马后炮,表演开始时我就看出来了,要不是看在今天观众特别多,我就给你扔场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调教新人,尤其是这么不合作的!”

  “行了行了,我们的月大人不好伺候是出了名的,别说新人,娱乐城里的奴隶任你挑,有满意的没?”

  “没有!”

  ……

  ====================================================================================

  月冲了个凉水澡,轻手轻脚地走进卧室。床上的人儿睡的正沉,月光照在脸上,那是一张漂亮得不似凡人的脸,微圆的脸蛋还带着几分稚气未脱,好看的眉头仿佛在忍耐着什么似的微微皱起,让人忍不住想用唇去抚平它。

  “唔……月……”被轻吻吵醒的人发出慵懒的抗议声,躲开了月的唇。

  掀起被子,让一俱光滑完美的身子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

  “讨厌……人家刚睡下……被子还给我……”连眼睛也懒得睁开,身体本能地去夺温暖的被子。

  “落落乖,一会儿再睡,先让我看看你有没有乖乖做功课。”说着伸手向少年的双腿之间。

  “唔……快拿出来吧,人家难受了一整天了……”落乖乖张开双腿,让月方便察看。

  借着明亮的月光,看到落的小穴闭得紧紧地,怕连一根小手指都难插进去。

  “放松点,这样我怎么给你拿出来?要么你自己排出来。”

  “不要~”

  落听话地将菊口放松了些,月插入一根手指,摸索着勾到了什么,一点点小心地抽出一条三根手指粗细约十厘米长的胶皮棒来。

  “嗯……”落不舒服地呻吟着,等整条都抽出来后,几乎是用光速合拢了双腿。

  拿着沾满肠液的胶棒检查了一下,“不错,这次没有趁我不在把它拿出来。今天可以试稍为大一点的了。”

  “啊!还试?我死也不要了!”落听了月的话像踩到尾巴一样跳起来,把身体缩进被子里。

  月从柜子里选了一个比普通人阳具稍细,但长度相仿的电动假阳具,自己也爬上了床。

  “落落乖,我一定轻轻地尽量不弄疼你。”

  “我才不信呢,上次你也是这样说!”落连脚也缩进被子了。

  “落落,你已经答应让我爱你了。”

  “是啊,但我可没答应让你虐我啊!”

  “我没有虐你啊,只是让你适应一下,要是我直接来,保你痛到自己姓什么都忘了。”

  “你不忘自己姓什么就行,我们是一个姓!”

  “落落,你不听话今天咱们谁也别睡!”月今天本就一肚子火没处发泄,哪有心情像平时一样和落死缠烂打下去。

  落缩在角落里眨眨眼睛,见月真的不再理他了,就有点坐不住了。钻出被子,他慢吞吞地挪到月身边,用头蹭着月的胳膊。

  “月……你生气啦?对不起嘛,我听话就是了,我不知道你今天心情不好,而且的确太难受了,今天的工作都是在床上做的。”

  月把落搂在怀里,摸摸他柔软的短发。

  “落落,我不会像要求奴隶那样要求你的,但是你的身体需要什么样的锻炼这世上不可能有人比我清楚了,你为什么就不能乖乖听话,每次都要和我大战三百回合才肯就范呢?”

  002

  “我知道了,我以后一定乖乖听话,不和月抬杠了。”落笑了,灿烂得像夏天的阳光。

  “你和我抬杠不要紧,我知道你最喜欢占嘴上便宜。”月将落的身体平放在床上,分开双腿折到胸前,让落自己抓好。“但是身体要乖乖合作,知道吗?”

  “嗯……”被月看着自己最隐秘的地方,落的身体因为紧张而有些僵硬,微微松动的菊口一张一合地蠕动着。

  月先用手指在菊口四周按摩了一阵,才拿起刚才的阳具抵在入口处。吩咐落吸气,一手扶住落的腰胯,一手试探性地将阳具头部压入穴口。

  “啊……痛……好痛……”感觉那个巨大的东西挤入自己的身体,下身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痛楚。落以为只像昨天一样难受而已,为了哄月开心,自己再忍耐一天也就罢了,谁知这次竟然会疼得死去活来。

  “落落,放松,放松就不痛了。”

  “呜呜呜……”落依言放松身体,谁知月一感到阻碍减轻,就借机手下加劲又让阳具没入了一截。

  “啊啊啊啊……月……不要再动了……痛死了……呜呜呜……”落感觉自己要被刺穿了,疼痛像野兽一样撕扯着他的神经,身体在剧痛中痉挛起来。

  “落落乖,还差一点就结束了。”月用手轻拍着落的股瓣,帮他放松。

  “不要……不要了……月……我好痛……”落哭得一塌糊涂。

  费尽口舌落就是不肯合作,要使换作平时那些奴隶,月早就一口气捅到底,哪管他疼不疼流不流血,但是他不想让落受伤。

  本来在轻拍股瓣的手悄然来到落因为过度疼痛而软软的分身上,轻轻握住,饶有技巧地套弄起来。

  “唔……月……”落敏感的身体立刻有了反映,但后穴也因此放松了些,月于是就又推入了些。

  “呜……”落已经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就任凭月操控着他的身体,硬是将近二十厘米的凶器全部没入体内才停下来。假阳具尾端是肛塞形状,没有外力时就会紧紧地卡在菊口内侧。确定没问题后月轻轻放下落已麻木的双腿。

  “嗯……痛……”落的眼泪已经在床单上湿了一大片,嗓子也哭哑了。

  “落落很乖,要洗澡么,这样睡不会舒服。”月怜爱地撩开落脸上的乱发。

  “不要动我……痛死了……呜……”落继续污染床单。

  “好好,不动,不动。”月拿了毛巾轻轻擦去落身上的细汗和眼泪,拉上被子,让他的头靠在自己胸侧,细碎地吻着。“睡吧……”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