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心有愧_孙黯/少年黯【完结+番外】

   书名:于心有愧

  作者:少年黯

  文案

  ——我并不想给你们讲一个好人的故事。

  恶棍司峻一生百无禁忌做尽了坏事,有多迷人就有多恶劣,不忠不孝出轨伤人,偏偏遇上一个死心塌地的爱人,十余年的爱恨纠缠最终化作灰烬,人到中年已经一无所有,被仇人追杀惨死街头。

  他一生对不起的人太多,可是连说一句抱歉的机会都不再有。

  而他就这么重生了。

  这是注定要活在愧疚中的一生,没有什么比心上的负累更沉重,他要用一切偿还上辈子的债。假如这世上真的有因果轮回,假如你有再活一次的机会,能够去弥补多少遗憾?

  ——你不必原谅我。

  ——但我的下辈子,就请你务必收下了。

  内容标签:重生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峻,童佑茗 ┃ 配角:楚清,宫隽夜 ┃ 其它:不洗白,反差萌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楔子】

  据说人在大限将至的时候是感觉不到任何痛苦的。

  司峻觉得说这句话的人完全就是扯他妈的蛋。

  他很疼,疼得连喘气都觉得多余,但这是他现在唯一想做、也是唯一能做的事情了。对于一个天命之年的老男人来说,刨去前半生死要面子的拼命挣扎,便只剩下最后这漫长而煎熬的活受罪。

  他知道自己该死。

  活到这个岁数的人很少有拎不清自己几斤几两的,司峻没有信仰,但也懂得因果报应一说。他这才迟迟的想着,人不能没有信仰啊。不然死前该想什么?

  想爹妈?入土多少年了。

  想财产?反正死不带去。

  想老伴儿?

  于是在他胶着的思绪好不容易挪到这里的时候,适时地传来救护车的声音,混沌的视网膜上方不断有红蓝两色的灯光循环交替,晃得他快吐了。

  周围人群的议论嘈杂而低迷,车上下来一个白大褂驻足在他跟前,弯下身沉默的看他,神情似有悲悯,可更多的是无动于衷。

  他什么都没有做。

  司峻明白,童佑茗这一生的耐心和爱意,早在他不知廉耻的挥霍中消磨干净。

  这是他应得的。这是命。

  可是哪怕事到如今他早已无力掩藏,纵然痛恨此时的狼狈,临终前还想用手碰一碰那燃烧过后的余烬。

  他从血泊中竭力向童佑茗伸出手去。他的手背青筋纵横,看上去有那么点儿回光返照的意思,他甚至还死性不改的想开口撩骚他两句,比如童童你怎么四十多岁了还这么好看啊,你什么时候离婚,给我当老伴儿好不好。

  可是他脖子上那一刀实在太深,声带估计叫人给割断了,捯气儿的时候都呼呼往外冒血。

  让童佑茗看着吧。看看他有多惨。司峻心想,只要能让他别恨我了,可怜可怜我。

  而当他鲜血淋漓的手指即将触碰到童佑茗的脸颊时,他直接朝另一个方向移过了目光,自然而然、毫无尴尬和眷恋的,扭过了头。

  ——他一直到死都不明白。

  痛恨也好,怜悯也好,真正能斩断一切回头路的,唯有绝望。

  司峻的眼睛不再眨动。

  童佑茗看到那浑浊而湿润的瞳孔里一瞬间涣散开去的光,司峻的手无处着落的僵在半空,然后为主人做了一个戏剧性的谢幕,重重的垂了下来。

  童佑茗敛起白大褂霍然起身。

  来往的医护人员并未对此表现出过多的惊诧,毕竟以他们从业多年的阅历来说,司峻早就没救了。他只是靠着尚未泯灭的执念在人世间做了片刻的停留,还不足以改变注定好的结局。

  童医生终于动手了。他和护士把司峻的尸体抬到担架上,去一旁掏出手机,当有人问他是否要联系家属的时候,他点上一支烟刚抽了一口。

  “不用了,他没有家属。”

  他看着手机屏保上妻子和孩子的合照,阳光下她们的笑容没有一丝阴翳,足以抚平他此刻暗潮涌动的心。

  他深呼吸了一次。“登记写我的名字就行。”

  这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

  谁让我爱过你。

  (一)

  在我们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人总是要死的”。

  而那时候我们对此并无概念,没有人知道死是什么感觉,死人也不会说话,这是个有去无回的过程,千百年来都保持着恰如其分的恐怖和神秘。

  司峻却很清楚自己已经死了。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明显和透彻,以至于贯穿整个鲜活的梦境。

  ——他从医院白色的床单上坐起来,因为用力过猛天灵盖以上都是麻木的,眼前跟马赛克似的看不清东西,只能勉强分辨出一个年轻男人的身影。

  同时有什么尖锐的碎片贴着他的胸口滑了下来。

  司峻还是看不清他是谁,只好问,我死了吗?

  一个十分荒诞又弱智的问题。但跟前的人不仅没有发笑,还体贴地替他抖了抖病号服,并按住了他插满各种狰狞输液管的手。

  不知为什么,司峻觉得这个触感特别熟悉,就好像小时候每晚睡前母亲悄悄走进房间给他掖好被子那样熟悉。

  头晕得更厉害了。

  ——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异于自然现象且超出人类理解范围的事情,他认定他是死了的。

  51岁,晚景凄凉,横尸街头,血流了一大滩落魄得没脸见人,还偏偏在死前最难看的时候,遇见了当初纠缠多年的爱人。

  然后他就死了。死得彻底,死得踏实,死得深信不疑。

  可他竟然又醒过来了?

  “您没事。”

  一个年轻的声音温温的回答。

  “不过真的很危险……差一点就被墙给砸到了。要是您觉得有点头晕是正常的,稍微有些脑震荡,休息一周就好了。”

  他说得很认真,嗓音略显干涩,应该很久没喝过水了,司峻终于想明白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哪里,但太过诡异的结论让他始终不敢确信。

  他沉思了许久,久到面前这个小实习医生有点手足无措想要离开,司峻在朦胧的视野中伸手抓住了他白色的衣摆,叫了声,“童童?”

  小医生吓了一跳,“你……你怎么能叫我小名……”

  司峻的脸色格外凝重。

  当所有线索都和记忆重合,他强迫自己用最快的反应速度接受了现实。

  ——他在51岁被人砍杀致死之后,出于某种无法解释的契机,“穿越”回了24年前的一次差点让他丢了小命的意外事故,他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他在这次大难不死的事故中,在养病的医院里认识了大学实习生童佑茗,从此恩恩怨怨一发不可收拾。

  司峻听见了自己剧烈的心跳声。他想等他的眼睛能看清东西,那他的眼前应该是——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