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龙_尼罗【完结】

   编辑推荐

  有一种文字叫尼罗——慈悲和残忍并存,幽默与虐心同行!

  (一)

  龙家独子龙相天生异相,头有双角,世人传言,其为真龙转世。

  是不是真龙露生不晓得。他只知道,这条龙太能折磨人了,他不必存半点恶意,欢欢喜喜地就快把自己逼死了。

  (二)

  龙相认为自己年少有为,天生不凡,谁不爱他谁就是瞎了眼。

  白露生心想:这么个人,还好是个男的,要是个女的,非得烂在家里不可。得是多色迷心窍的人,才敢把他娶回家?

  (三)

  “假如我死了,你会把我的东西全部丢掉吗?”

  “你要是死了,我就把你的东西全烧成灰,一样也不留!”

  内容推荐

  已故白大帅之子白露生最执着于两件事。

  ——复仇。

  ——降服龙相。

  权倾一方的龙镇守使的独子龙相最执着于两件事。

  ——当皇帝。

  ——不许露生离开我。

  当复仇之路与御极之途悖行,一边是万丈荣光的金銮宝殿、锦绣无双的万里江山。

  一边是白露生。

  情有几斤?义有几两?

  足够一生挥霍吗?

  故事情节

  《降龙》的故事发生在民国初年。已故白大帅之子白露生年幼时满门遭屠,唯他幸免于难,被送往父亲的故交龙镇守使家中寄养。龙镇守使有一独子龙相,与露生年岁相仿,相貌精致漂亮,然个性冷漠无情。露生与他朝夕相处,时常被他欺压,却也拿他没有办法。龙相毕生之梦就是做大总统,而露生则以复仇为己任。终有一日,露生的复仇之路阻碍了龙相的御极之途,一边是万丈荣光的金銮宝殿,一边是白露生。龙相到底会作何选择?

  一向“给颗甜枣再呼你一巴掌”的尼罗这次反其道而行之,一改其悲剧结局作风,在《降龙》结尾处给读者们发了一颗实实在在的糖,甜蜜收尾。这令尼罗的粉丝们多少有些错愕,却也惊喜不已。

  没人能够猜中尼罗的剧情,她总是游走在意料之外。再加上其独特的文字魅力,令诸多读者对她的文字有如吸食精神鸦片,上瘾不已。曾有读者如此形容尼罗式文字:慈悲和残忍并存,幽默与虐心同行

  作者简介

  尼罗

  我喜欢写传奇故事,主角无论男女,总得是个美人。透过文字看美人们纵马江湖快意恩仇,虽然只是旁观者,但我也会感觉很快乐。

  顶级网络人气作家,以民国文成名,文风辛辣幽默、剧情离奇莫测、笔下人物千姿百态,是最具个人特色的作家之一。

  代表作品:《民国遗事1931》被誉为“最有民国味儿的网络小说”;《残酷罗曼史》成功塑造尼罗笔下最受欢迎CP;《义父》创下十一次定制印刷的神话;《无心法师》被《格子间女人》《曾有一人爱我如生命》作者舒仪盛赞“一支神笔”;《紫金堂》中一句“你是桂如雪吗?”至今仍被无数读者奉为言情小说中最虐的一句话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楔子

  民国二年春,北京。

  午夜时分,月黑风高,天上一点星光也没有。白府后是条偏僻的小路,虽然也立着几根电线杆子,但是杆子上并没安装路灯。十二岁的白颂德睁大了眼睛、闭紧了嘴,在夜里沉默地狂奔。两只赤脚轮番踏地又跃起,他腾云驾雾地跑。一口气哽在喉咙口,他也不呼也不吸,神魂出窍了一般,单是跑。两只汗津津的凉手攥紧了,他一手握着一把很沉重的盒子枪,另一只手攥着一只精致的小红皮鞋。

  跑,往死里跑,后面再开枪也不回头。要么死,要么跑。十二岁的孩子,一瞬间知道了什么叫作“死生有命”。脚下的地面从冷硬的青石板地变成了崎岖泥泞的土地,他误打误撞地拐进了一条羊肠子胡同里。忽然收住脚步侧身向后一靠,隔着一层丝绸睡衣,他的小脊梁靠上了一堵土墙。

  然后,他薄薄扁扁地一动不动,让身体和土墙融成了一体。翕动着鼻孔张开嘴,他扭过脸向外望,恍恍惚惚的,他看到胡同外闪过了一串人影。

  那一串都是大人,荷枪实弹的大人。他们虽然没穿军装,但是杀起人来,和丘八一样狠。

  哽在喉咙口的那一团热气缓缓地呼出来了,和那团热气一起出来的,是白颂德的眼泪。他不哽咽,不抽泣,单是流泪。眼泪滚烫黏稠,顺着他的脸蛋往下淌,淌得他身疼心也疼,仿佛眼泪已经不是眼泪,而是他的鲜血了。

  可是他岿然不动,依然一手握着枪,一手攥着鞋。枪是他父亲白大帅的枪,鞋是他妹妹白秀龄的鞋。

  午夜之前他还是白府内的大少爷,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富贵种子。虽然亲娘没得早,可亲爹是权倾一方的武将,武将有且仅有他这么一个儿子,视他比眼珠子更贵重。富贵种子还有个庶出的小妹妹,小妹妹又伶俐又娇弱,从早到晚地跟着哥哥。哥哥是有几分少爷脾气的,唯独对着妹妹耍不出。十二岁的小哥哥,真是喜爱五岁的小妹妹,爱得甚至有了几分父性,以至于夜里刺客杀上门来时,他从被窝里蹿出来,第一件事就是从隔壁床上拎起了妹妹。妹妹跑不动,他就背着妹妹跑;妹妹吓得要哭,可他说不许哭,妹妹就真的忍住了不哭。两只小手紧紧地扒住了他的肩膀,那一刻,他知道,自己就是妹妹的靠山。

  可他没想到,自己这座山,靠不住。

  白府后门也被刺客堵住了,他慌不择路,身边又没个长辈带领,于是情急之下决定翻墙。他先把秀龄举上了墙头,然后自己爬墙跳了出去。可就在他落地之后举手要接秀龄时,一只手忽然从墙那边伸过来,一把就将秀龄拽了住。他慌了,一跃而起,使了十成的力量,五指如钩一般抓住了秀龄的一只脚。然而秀龄已经张着小手向后仰了过去,脚丫从皮鞋中抽出来,她很惊很惨地哭号了一声——就只有一声!

  也许还有第二声,但是颂德听不见了。因为在看到一根枪管从墙头试着要往外探时,他便不假思索地迈开大步,头也不回地逃命去了。

  羊肠子一样的黑胡同始终是死寂的,胡同外的道路也恢复了平静。颂德面无表情地涕泪横流着,转身往胡同深处走去。胡同曲折,路中央横着死猫死狗、脏土堆,他磕磕绊绊地往前走,踩到什么算什么。这本不是他熟悉的地方,可是很奇异的,他也并没有迷路。穿过胡同上大街,他抄了捷径。这大街距离刚被刺客灭了门的白府,就算是个远地方了。

  然后他继续前行,终于在天明时分,走到了干爹家。

  白颂德的干爹姓温,大名叫作温如玉。既然能给大帅的公子做干爹,可见他绝不是个平凡人物。事实上他今年不过是三十出头的年纪,然而走南闯北,朋友已是遍天下。在白大帅跟前,他是个幕僚兼小友的角色。前些年白大帅如日中天,他趁机狠狠当了几任肥差;后来白大帅飞快地走起了下坡路,他审时度势,便也韬光养晦地回家做了隐士。此时听闻白家少爷来了,他虽然是刚从床上爬起来,但是也不敢耽误,披着衣服就出了房门。

  结果站在房前台阶上这么一瞧,他立刻就愣住了,“颂德?”

  细骨头嫩肉的白颂德站在初春凛冽的晨风中,手脚全沾染了血与土。目光呆滞地望着温如玉,他忽然气息一乱,颤抖着哭出了两个字:“干爹”。

  温如玉无暇回答,大步上前,先夺过了他手中的枪。把手枪翻来覆去地看了一遍之后,他变了脸色,“这是大帅的配枪?”

  颂德战栗着点头,声音还是哽咽着的,可是眼中已经没有了泪,“他们杀了我爸,还有秀龄……开枪……全都杀了……”他打着哆嗦,仰起脸问温如玉:“是不是满树才?干爹,是不是满树才?”

  新贵——满树才将军,和旧贵——白大帅,一直是一对冤家对头。又因为落魄了的白大帅总图谋着东山再起,并且真有东山再起的可能,所以彻底成了满树才的眼中钉肉中刺。满将军长久地盘算着白大帅,白大帅也一直在研究着满树才,两方面都起了杀心。区别只在于一个真急了眼,另一个则是偏于天真,以为还有转圜的余地。

  “他去年就炸过我爸的专列。”颂德哑着嗓子、红着眼睛,不依不饶地逼问温如玉:“就是他,对不对?”

  然而温如玉也并不是全知全能。变颜失色地站在风中思索了片刻,最后他把颂德交给家仆,自己则是草草穿戴了一番,一言不发地冲出了院门。

  直过了小半天,温如玉才又回了来。

52书库推荐浏览: 尼罗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