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还乱_尼罗【完结】

   文案

  民国文,叔侄。

  内容标签:民国旧影 豪门世家

  第1章 沈家叔侄

  沈子靖对淡云说:“三叔偷看我的信。”

  淡云手里攥着一条紫绸帕子,也没得话答,单是抬起头来,对着他淡淡的苦笑。这两年她见老了,笑起来眼底下会有隐隐的细纹,然而依旧是美的,美的云淡风轻。

  四周无人,沈子靖不再称她为三婶,而是直呼其名:“淡云,下半年,我们就走吧!远远的离了他,到一个没有人识得我们的陌生地方去!”

  淡云低下头,轻声答道:“你知道我的心意……我随着你。”

  沈子靖握住了她的一只手,那手细皮嫩肉,又软又凉。淡云出身书香门第,生得美,命不好,嫁给了沈嘉礼——其实当初本来说是要嫁给沈家老二沈嘉义,后来不知家里上人和媒婆怎么商量的,却是又给了沈嘉礼。要是当初嫁给沈嘉义,那倒也好了。

  沈子靖是个魁梧英俊的青年,并不比他三叔年幼许多,本来是沈家大房的次子,从小就过继给沈嘉礼做儿子,说说而已,并没有真改口,也没有真的迁去三叔家生活。这场过继看起来是如此的荒谬,似乎纯粹是为了过继而过继,沈子靖无意去追究其中的内幕,小时候一度倒是常和沈嘉礼玩耍。

  而在他十六七岁那年,沈嘉礼忽然说家里没人,要让沈子靖过去帮忙。沈子靖就过去了,一帮就是六七年,把自己活活的帮成了公馆里的大管家。

  他是眼看着淡云嫁过来的。眼看着淡云由羞涩欢喜的新嫁娘变成了如今这副凄苦麻木的模样。他恨沈嘉礼,这个无聊又无耻的恶棍!

  这天晚上,沈嘉礼打了淡云。

  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反正沈子靖在楼下的起居室里读晚报,就听楼上轰隆轰隆的响,其中伴随着沈嘉礼的斥骂,忽然起了一声尖锐的抽泣,那是淡云在哭。

  仆人在起居室门口探头缩脑,也都是看不下去,想让沈子靖上楼去劝上一劝。那毕竟是正头太太,又没什么不是处,三爷这样打丫头似的成天动手,着实是不大对劲。而沈子靖把报纸一放,扭身就出门跑向楼上。

  他是晚了一步,到达二楼时,淡云已经披头散发的逃了出来。两人这回四目相对,淡云用手帕捂住嘴,也无话可说,哽咽着继续向前走去。有老妈子试试探探的迎上来,慌忙将她扶了下去。

  沈子靖在原地停顿了片刻,终于是忍无可忍,大踏步闯进了前方卧室中。

  卧室内一片狼藉,大衣柜上的穿衣镜碎了一地,沈嘉礼无所谓的坐在床边,脸上神情是相当的平静。他是个小个子青年,二十七八岁的年纪,相貌非常俊秀,尤其是皮肤好,光滑细腻,白的凉阴阴。意识到沈子靖正在瞪他,他装聋作哑,抬腿滚到了床里去。

  沈子靖其实和他是没什么可说的,如果不是留恋着淡云,他简直可以调头便走,一直走到没有沈嘉礼的、另一个世界去。

  房内的叔侄二人默然许久,沈嘉礼伸直两条腿仰卧在床上——他生的矮小,然而很匀称,四肢修长,是个被缩小了一号的美男子。而沈子靖与其相反,少年时期就出落得高大,如今若是再胖一点,定然就要虎背熊腰了。

  “三叔。”最终,还是沈子靖艰难的开了口:“有话不能好好说么?何必要和三婶动手?再说三婶也没什么错处。”

  沈嘉礼抬手枕了双臂,面无表情的吩咐道:“去把门关上。”

  沈子靖果然走去关了房门。这次再回到床边,他放眼望向沈嘉礼,忽然发现对方变得笑容可掬起来,心中就是一惊。

  沈嘉礼让他上床,他不肯,沈嘉礼就爬到床边跪起来,用手臂环住了他的脖子。

  沈嘉礼情热似火的同他接吻,又把舌头顶进了沈子靖嘴里乱搅。不知他刚才是吃了什么,舌头暖而甜,活泼泼的撩拨跳跃。沈子靖感到了厌恶,想要推开他,但是他搂抱的很紧,一边亲一边抬起一条大腿,挤到他的腿间去缓缓摩擦。

  沈子靖这回忍无可忍,狠狠的一把推开了他:“你不要这样缠着我!”

  沈嘉礼连滚带爬的又凑了过来,疯魔了似的发笑:“子靖,我想死你了,你怎么总不到我这里来?”说完又是一扑而上的拥住对方:“上来,上来,宝贝儿,我们玩一次!”

  他一边说一边去解沈子靖的衣裤,又八爪鱼似的纠缠住对方不放。沈子靖挣了两下,感觉自己完全可以把沈嘉礼“端”起来扔到地上去,然而力气运到手上,他却是迟疑着没有动。及至沈嘉礼一口含住了他的器官开始吮吸,他抽搐着“啊”了一声,两手的力气是彻底消散了。

  沈子靖往死里干沈嘉礼。

  他越狠,沈嘉礼越激动亢奋,身体却是软化成了一滩泥,任由沈子靖搓圆捏扁。事毕之后沈嘉礼心满意足,光着屁股去浴室洗澡。沈子靖赤裸着呆坐在床上,心头却是一阵阵的作呕。

  真恶心,他想,都是自己意志不坚,一受引诱便失去立场——可说到根本,还要全怪三叔这个怪物。沈嘉礼身为一个男人,走出去还是有身份、很体面的男人,居然喜欢被人干。大概也是怕传出去不好听,所以恶毒毒的叨上了自家侄子。料准了沈子靖比他更要脸,挨打挨杀也不会把这种丑事说出去。

  沈嘉礼似乎是对沈子靖没有更深层次的爱意。围着浴巾走出来,他当着沈子靖的面,有条不紊的穿上了衣裳。

  他是湖色长衫的打扮,长衫里面却是西装,衬衫马甲长裤皮鞋,一应俱全。短头发也梳的一丝不苟,脸上没有太多表情。绕过地上那一片亮晶晶的碎玻璃,他在窗前的椅子上坐下来,很闲适的翘起了二郎腿,又从窗台上的烟盒中抽出一支香烟,慢条斯理的叼在了嘴上。

  从裤兜里掏出打火机点燃烟卷,他深吸一口缓缓呼出,然后转过脸来瞟了沈子靖一眼,同时意义不明的笑了一声。

  沈子靖这时也穿上了衣裤,脸上遍布阴云。

  “以后不要再拉着我做这种事情了!”他站起身来,沉声说道。

  沈嘉礼转向窗外,给了他一个背影,声音温和而堂皇:“我看,里面也多少有一点你情我愿的成分吧?”

  沈子靖一听他那种得意洋洋的口吻,就气的心头火起,忍不住上前一步:“你闭嘴!”

  沈嘉礼慢悠悠的吸烟,并不回答。

  沈子靖见状,也随之压低了声音怒道:“我看你是有病,你心理变态!”

  沈嘉礼伸手过去,在窗台上的玻璃烟灰缸里按熄了烟头,仍然是八风不动。

  沈子靖又道:“我知道你在偷看我的信件,我没什么怕人看的,可你是不是也太无礼了?”

  沈嘉礼搬着椅子转向他,微微一笑:“自家叔侄,不必多礼。”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2章 单恋

  天气热起来了,淡云做了两件稀纺旗袍,买了一双鞋帮镂空的高跟皮鞋,拢共也没有超过三百块钱,可是沈嘉礼就不肯给她这一笔小款子。

  淡云在家做姑娘时,那是很讲体面的,从来没有衣衫寒碜过。嫁来沈家之后,不知怎的天天闹穷,沈嘉礼把钱攥的死紧,尤其是对她最吝啬。她自己东搭一点西搭一点,把那嫁妆私房也都花销的差不多了。如今落入窘境,无可奈何,只得典当了几样用不上的老式首饰,把这笔账算了清。

  沈子靖知道了这件事,想方设法的弄了一点钱填补给她——她这汉子嫁的虽有如无,还不如在家做老姑娘舒心,起码不会无故挨揍。

  淡云不要,淡云知道沈子靖手头也不宽裕。沈子靖这些年没少为沈嘉礼出力,可是在经济上,却是丝毫不曾占过便宜。沈家那一辈的兄弟都高,就沈嘉礼矮,大概是心眼太多,坠的他长不高。

  沈子靖想和淡云一起去看一场电影,也像一般的青年男女那样浪漫一次。淡云很高兴,果然换上新衣,偷偷摸摸的和他出去了一回。当晚,他和淡云一前一后的回了家,两人在楼下厅中装作偶然相遇的模样,一本正经的还交谈了两句,语言客气,眼神却是你来我往的流动激烈,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淡云聊了两句,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是要哭出来,就搭讪着转身离去。沈子靖心神激荡的来回徘徊一番,头脑中很混乱,也想不出个头绪来,便打算上楼回房去休息。不想转身刚一抬头,他忽见二楼栏杆处倚着个人,正是沈嘉礼。

  他吓了一大跳,立刻回想方才自己和淡云之间的谈话,却也没有什么破绽。而沈嘉礼把胳膊肘搭在栏杆上,俯身静静的往下看他,脸上带着一点儿莫测高深的笑意。

52书库推荐浏览: 尼罗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