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和谁擦肩而过_末回【完结】

  《谁和谁擦肩而过(出书版)》作者:末回

  出 版社: 威向

  书籍编号: BK1016-10001258

  I SB N# : 9789862064115

  出版日期: 2009/6/18

  文案:

  一切的开始,不过只是惊鸿一瞥。

  礼扬这个名字,却已经在雷德凯心中激起万丈波澜。

  他其实知道自己这么做有多么疯狂。

  他们之间,不过只是擦肩而过的关系罢了。

  他却为此愿意倾尽所有,付出一切,

  就算是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让礼扬「幸福」是他唯一的愿望,

  就算只能默默守护,

  就算最后,呵护在手心中的鸟儿终将飞向别人……只是,当蓦然回首,他所给予礼扬的「幸福」,是否真能直到永远?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擦肩

  一九九九年世纪末,雷德凯以全镇第一名全市第三名的成绩,考上首都最有名的一个学校。大半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让父亲才四十多岁就已经满脸皱纹,拿到成绩单的那天晚上,父亲的皱纹更多了,高兴到笑出来的。他把珍藏十几年的自酿米酒全搬出来喝光了,拍在雷德凯手上的劲越来越大,不停地重复说,好孩子,好孩子……母亲一边忙着准备比过年还要丰盛的晚餐,一边在厨房里偷偷抹泪。饭菜全端出来后,一向劝父亲少喝酒的她,端起酒碗一碗接一碗的灌,眼睛里的泪水在烛光下闪着好看的光芒。

  雷德凯是他们村里第一个大学生,这件事造成不小的轰动,他一夜之间成了村里的名人。

  雷家世代住的村庄贫瘠落后,祖辈传下来多是寸草不生的干涸土地,但他们一家仍然靠着这些土地想尽办法维持生计。乡下人所求不多,一生平平安安吃饱穿暖便已经足够。

  雷德凯还小的时候,记得应该是七、八岁左右,镇上派人进村说是要解决前几世代为水难的问题。那时候,他们家一天喝的水得上十里地外,一个有着黄沙沉淀的湖挑。放在桶里一天沥出黄泥,才能开始烧水煮饭什么的。因为一天只能用一桶水,所以洗脸水是淘米剩下的,父亲先洗接着是母亲,母亲用完最后才轮到他,这时水已经由白变黑,他们世代都这样已经习惯了。对镇上派来的人,村子里的住户或期待或旁观地看着,那时还小的他跟着村上的伙伴天天跑去看,看他们在村里拿着奇怪的机器到处走走停停,说是探测哪里有水源。之后选定了个地方叫人开着大家伙凿出深坑,果然让他们挖出了水源——就在他们村的村头,比十里地外的湖近多了。

  村民们争相传告,兴奋地说以后不用再跑那么远的地方挑水了。可是镇上派来的这些人闻言后笑笑,事情还没完。他们在村里的各家各户挖坑埋下管子,还都给安了水龙头,等一接通水龙头一扭,水就出来了。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大家都惊了好久,直呼神奇。等每家每户都设好管线装上水龙头,这些人就要走了。父亲听到后摔下旱烟杆追出去,却只追到汽车扬起的沙土,他拽住村长一个劲地问他们是什么来头,怎么这么神。

  村长笑笑,神秘地说:「人家都是城里来的大学生、科学家,天上飞的水里游的他们动动脑筋都能造出来,接个水管算什么!」村长的一席话让父亲心里荡起千层浪,「大学生」这个词比什么都强烈的存在他心里。想当大学生,就得上学读书,而能上学读书的人当时家里就雷德凯一个,弟妹都还小,一个才三岁一个还在喝奶。于是父亲咬了咬牙拿出所有积蓄送他上镇里的小学,因为村里没有小学。

  这是之前从来都没有过的事。父亲没读过书,之前也没想过读书有个屁用,所以雷德凯三岁时就把他拽出去放羊了,生孩子就为传宗接代或是多个劳动力,哪想过其他?可见接水这件事在他爹心里造成多大的影响。

  雷德凯的父亲让他妈给他穿戴整齐。因为是去镇上上学,他妈帮他把过年才给穿的新衣裳换上,然后又塞两个烙饼说是饿了吃。去镇里上学很远,坐拖拉机坐到脚都麻了才到。到学校报名时老师问小孩叫什么,他爹见着老师不自觉地恭敬,憨厚地说叫七儿。老师忍不住瞥一眼过来,说:「我问的是姓名。」姓……姓……哦哦……

  好半天,父亲才反应过来,赶紧说,「姓、姓雷。」老师写下雷字,又问:「名字呢。」

  七儿……

  父亲家是三兄弟,都有孩子了,轮到他出生时刚好排到第七个,就一直七儿七儿地叫,所以雷德凯本来不叫雷德凯。

  老师认真看着父亲沧桑的脸,又看向穿得整齐却仍然土里土气的小七儿,有些明白:「七儿是小名吧,还是另外起个正规的名字,比较像样。」老师说什么当然是什么,父亲连连点头,可他大字不识半个怎么给孩子起名?瞅着戴眼镜显得很斯文的老师,父亲脑筋动得快,小心翼翼地说:「要、要不老师帮忙起个……我一个乡下人,实在是不知道啥名好……」老师忍不住又瞟一眼过来,心里想,行啊,倒是会使唤人呢。

  老师打量安静站在一旁的雷七儿,长得是不怎么样,但眼睛黑亮黑亮,看得他心里一动,拿出字典翻了起来。未久,提笔写下「雷德凯」,然后问说这个名字好吗?

  他父亲连连点头,笑得眼睛都眯了:「好好好,当然好!」于是原本叫雷七儿的就改叫雷德凯了。

  给雷德凯起名的老师也是雷德凯的恩师,他给过雷德凯很多帮助。在学校这位老师比谁都要关心这个乡下来的孩子,知道他家远,还让他留在自己的家里住。

  因为有一心想让他上大学的爹、一心爱护他的老师,小学的雷德凯学习成绩自然很好,年年第一,然后又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镇里最好的初中。初中时雷德凯年少轻狂跟着坏小子学坏了,抽烟喝酒不上学。他爹知道了,找到他后脱下鞋子满大街追着打。因为供他上学,他爹把家里的羊全卖了,想着要能考上高中还得卖牛卖猪,上大学时估计得背井离乡去打工,但只要孩子好好学习他怎么样都好,如今这样叫当爹的怎么不怒火攻心。

  恩师想拦他爹,但一不小心自己撞上小贩摆的摊子,正巧碰到尖角,出了一缸的血,吓坏他爹,也吓坏雷德凯。两个人粗手粗脚送恩师去医院,伤口缝了七、八针。

  之后恩师趁机会找雷德凯谈心,谈得他泪流满脸诚心悔过。然后为求父亲原谅,跪在村头那片黄沙漫天的土地上,一跪就一天一夜,直至他爹出来拉他回家。

  后来雷德凯发奋图强,落下一年的功课没半年就补上了,初三那年考上镇里最好的高中,只是不再是第一名。但高考时他又夺回全镇第一名,终于上了父亲梦寐以求的大学,而且还是全国最好的。

  一九九九年,世纪末的那一年,在家人与恩师的护送下,雷德凯坐上开往那个遥远都市的火车。

  那一年来到学校,雷德凯上身穿着母亲连夜缝的藏青色外套,下身套的是父亲去镇里叫人专门赶制的灰色棉裤,脚上是最耐穿但不怎么好看的军鞋。身上跨着的青色包包是恩师送他的,里面放着几本书以及一些村长和父亲到处筹来的钱,左手是塞着衣服的编织袋,右手是捆得好好的棉被。

  他这一身,村里的人都说很好很有精神,可到了学校,其他人看了都指指点点,说真土真乡下人。

  那时候雷德凯脸红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学长带着他到自己的宿舍,在室友好奇又鄙夷的目光下,他默默地收拾好自己的行李。

  接下来的生活雷德凯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同学和室友跟他面前是一套背后又是一套,聊天时还挺热情地聊东聊西,背后却说他寒碜丢人,同寝的私人物品都要放好锁好免得被偷。

  渐渐地,雷德凯麻木了。他开始习惯别人一丢东西,就先找上他把所有东西都翻遍;习惯了他们看着他时那嘲笑的表情;习惯了大家去玩都不找上他一块儿,说他根本就不懂去了也没意思。

  雷德凯就这样一边埋首书籍中,一边反复念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所以虽然他长得不好看,又是从乡下来,城里什么事都一头雾水,但他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是各个老师教授眼中的得意弟子。

  雷德凯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以最好的成绩毕业就业,或是考个研究生之类的,最后回到贫穷却朴质的村里工作。钱多钱少都无所谓,有意义就好。可那一次,一个意外的擦肩,却从此彻底改变雷德凯平静的生活……那天雷德凯抱着从学校图书馆借来的书往宿舍走,当时脑袋浑浑噩噩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肩膀突然撞上一个人后他才醒过来。低头看着掉在地上的书,雷德凯连连说对不起,然后蹲下身子去捡。

52书库推荐浏览: 末回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