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_末回【完结+番外】

  《浮光》作者:末回

  绘  者:Leila

  出 版 社:威向文化

  出版日期:2012/04/17

  文案:

  只为自己一个人奔波餬口,

  这样庸庸碌碌、孤独安静的日子没什么不好。

  可陈曦从没料到,他还会再见到袁杰!

  年少轻狂时相爱的炽热、果敢的承诺,

  却被迫选择放弃,将一切尘封为记忆中的幻影,但多年后袁杰那霸道的拥抱、残忍的对待,

  每一句话都令他无法逃避,勾出满满的苦涩和疼痛——明明错过之后,彼此的世界愈发天差地远,

  可当羁绊再度牵起时,面对不变的那双眼眸,他该怎么办?

  「袁杰,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很多时候陈曦想他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撑着一家不大不小的物流公司,每天忙上忙下赚那么一点糊口的钱,累死累活回到家里痛痛快快冲一冲澡,打开电视瘫在双人沙发上喝一罐冰啤酒不知不觉又是一觉。

  其实这样的日子也没什么不好,平凡、安静、孤独。

  陈曦的小物流公司里最近刚辞了两名送货司机一时间人手不够,于是在没来得及新招人手的这段时间里,公司里的女人当男人使,男人当畜牲使,经常忙得昏天暗地满嘴燎泡心烦意躁火气跟乘火箭似的蹭蹭往头顶上窜。

  今天陈曦又是早早就开着他那辆二手小货车赶到公司里,在收件人一个接一个的催货电话声中跟着几个和他一起干活的弟兄一块往货车里搬货。

  仓管兼调度员兼财务的马小岳站在货车旁急吼吼地喊:「这车货里有几件是易碎品,你们搬的时候小心点,坏了客户那边得骂死!这件、就这件先别急着搬没看见写着易碎品吗?不能压!先放一边等其他的货装完了再放上去!」好不容易满当当一车货装完,司机兼送货员兼老板的陈曦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去一头的汗,拿出水壶喝一口水,仅来得及喘一口气就立刻接过马小岳递来的送货单边看边问:「这车货一共三十一件,你点过没错吧?」吼得口干舌燥的马小岳无意识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没错,我都点过了。陈哥,这车货客户那边催得急,光这一小时都不知道打多少个电话了,你赶紧给送去吧,回来还有好几车货呢,今天都得给人送去。」「行,我知道了。」

  陈曦又擦去一头汗,收好送货单招呼在一边小憩的其中一名伙计一块上车。

  可事情总是那么不尽人意,越是着急事情仿佛就越多。等车一上路,别说正是上班时间满大街满大街的车,光是一大清早就几乎能把人烤干的太阳就足以使每一个不得不出现在大街上享受艳阳似火,聆听车喇叭此起彼伏一刻不歇的人的脾气翻倍增长。

  坐在开了三年的二手小货车上,仅有的一台破旧小风扇正声嘶力竭地干活,可它送进车内的那一点点带着热度的风根本不能令坐在车内的二人好受那么一丁点。

  可陈曦就是狠不下心把风扇给关了,也许是心理作用,总想着风扇在叽呀叽呀吹起来总比一点风都没有干烤着要好得多。

  眼见着小货车随着车流蜗牛一样慢慢往前挪,到达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黄灯闪烁,陈曦不争那一秒地望着他前面的一台丰田凯美瑞像离弦的箭似地压着黄灯最后一秒飞出去。

  把货车停稳,热到不行的陈曦趁着等红灯的这工夫放开排档杆弯腰取起凉水壶打开咕咚咕咚很快就灌下小半瓶。

  坐在他旁边和他一道去送货的伙计也在喝水,同样挂在脖子上的毛巾不停擦拭一脸的汗:「昨天看天气预报说今天最高温度三十八度,我看不止吧,现在热得人都要烤熟了。」陈曦喝够了水一边盖好水壶一边回答:「哪能这么准呢,气象局的量天气都是在山上,所以平原这块和他们算出来的温度一般都相差好几度,他们说三十八度,那么实际上地面温度差不多有四十多度。」伙计一听,整个人都蔫了:「怪不得叫桑拿天呢,这温度晒得久点都能成人干了。」实在热得难耐,陈曦没再说话,把水壶放回原处看见绿灯终于亮了赶紧踩油门,这可是人多车多的重要路段,几乎每一个人都是赶紧着去上班工作的,稍微慢一点后面的喇叭声能嘀嘀嘀死人。

  陈曦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越是手忙脚乱越是容易出差错,特别是在这种车来人往的路段,因此还特意等人行道上的人群和脚踏车都走光了才把车往前开。

  偏偏最让人着恼的是你千小心万小心就怕出事,却硬是有人非要往你身上撵,陈曦的小货车开出去才两秒,他眼角就瞥见一辆机车猛地从右边的慢车道上窜出来,眼瞅着小货车就要撞上这辆机车,陈曦心里一沉下意识踩刹车的同时方向盘向左拐。

  这辆货车从二手市场买回来就一直是陈曦在开,他非常清楚这辆车上的每一个毛病,其中一个就是刹车不是很灵敏,往往你一脚踩到底车还会慢慢向前滑几步才停稳。

  平常只要稍稍注意点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可今天在这种车满为患的路段上就注定会出点什么问题。

  陈曦反应非常及时没有撞上闯红灯的机车,可为了避开这个人他不得不把车头调向了另一个车道,而这条车道上停满着一排看见绿灯一亮就鱼贯开出去的车辆。

  接下来的情况显而易见,陈曦的小货车突然偏离车道,左边车道上正一心想开出去的车辆根本来不及刹车,于是乎头一辆接一辆车的撞上了陈曦的小货车,硬生生把他的车给撞回原来的车道,尾随在陈曦后面的另一辆汽车一个躲避不及又把他的车给撞出半公尺远。

  就这样砰砰砰地好几下,坐在车上的陈曦和伙计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头一个反应就是自己死了没。

  而闪起红灯还硬要闯过去的机车上的人一见这个架势,心知不好,立刻加快速度逃之夭夭,还未等陈曦他们回过神来,人早跑得无影无踪。

  而在确认自己和伙计安全无虞后,心跳仍快得几乎要从喉咙里蹦出来的陈曦先从车窗里探出身去看一看情况,看到接连撞到他车上的几个司机都毫发无伤骂骂咧咧地走下车来,心跳才平定一些,紧接着拿起手机飞快地打了个电话。

  不是打给交警也不是打给保险公司,电话一接通他直接道:「小岳,公司里还有空的车没,没了就赶紧去外头请一辆货车,我现在在江北大道和宁山路的十字路口,赶紧过来把货拉走送到客户那边,我这出了点事故没法过去了……没事,不是什么大事故没人受伤,行了,你赶紧吧,都堵在路中间了。」陈曦一挂上电话已经下车看过一遍的伙计一上车一脸异色地凑过来,压着声音道:「完了,陈哥,你看看左边撞到咱们车上的第一辆车。」困惑地看一眼身边的伙计,陈曦再侧身仔细一看,整颗心咯登一声顿时沉下来。

  他知道这城市里有钱人多,可他没想到不小心这么一撞就撞出个开着当年最新款Lamborghini的超级有钱人。

  刚才心太慌没注意,可第二眼过后,陈曦就知道这次真的要糟。

  男人嘛,对机械或是车辆都会莫名的喜欢和欣赏,这就和女人喜欢珠宝首饰一样,陈曦与公司里的人虽然都是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开上这种高级跑车,但丝毫无损他们买回各类名车杂志报刊回来研究讨论的心情。尤其是现在这一款明晃晃摆在大马路上的白色跑车,今年最新款,价格一如既往望而兴叹,前两天偷得浮生半日闲还在和公司里的人讨论市里会有多少人开这种车,要是开在路上不小心被赠一块指甲大小的漆都要花多少多少万去补,没想到今天就在这遇上了。

  就别说撞在这辆Lamborghini后面那一溜各种颜色的小轿车了,陈曦估计光是这辆跑车的维修费用就够随便买下后面那一溜小轿车中的一辆了。

  陈曦的脑袋一时发懵,他忽然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应对,不管怎么说,机车早跑得没影没踪,按情况他十有八九得负全责,虽说他的小货车有买保险,可买的仅仅是强制责任险,那点赔偿实在是杯水车薪,至于交警,现在也轮不到他来通知,看看一个接一个下车的被撞车司机手持电话不停的通话就知道他们肯定会和交警联系的。

  陈曦的目光不知怎么一直停留在那辆崭新的高级跑车上,虽然都是绿灯亮起大家都在起步阶段速度不会太快,要命的却是连环撞,前面的这台白色跑车原来只是撞到货车的前轮上,可后面的车又连续撞上来把这台车给撞进小货车的车轮底下,车头都硬给挤进去一大半,刚刚相撞时刺耳的刮撞声现在回想起来更让陈曦心乱如麻。

  不知不觉陈曦的视线落在正靠在白色跑车车身上通电话的人身上,就和所有陈曦印象中的有钱人一样,这人不仅长相出众气质出众,就连微微皱眉靠在车上打电话的模样都是那么的抢眼,完全把周遭的人和物给比得黯淡无光。

52书库推荐浏览: 末回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