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和我爱你_末回【完结+番外】

  《谁和谁擦肩而过》续篇之《谢谢你和我爱你》

  小说简介:

  毛毛虫蜕变成蝴蝶的过程,是九死一生的磨难。

  虫化成蛹的无法防备,任何天敌来袭都能置之於死地,即使没有外物干扰幼蝶若没有足够的能力破茧而出,结果不是死就是变成残蝶,被自然淘汰,

  只有极少数的蝴蝶能够成功展开美丽的翅膀於天(蟹)地间翩翩起舞。

  而这些集幸运和力量於一身的蝴蝶,飞向芬芳的花园,飞向广沃的土地,穷尽一生的时间,飞向芬芳的花园,那就是找寻终身的伴侣。

  谢谢你和我爱你(番外)《如果不是你》+《曾经》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毛毛虫蜕变成蝴蝶的过程,是九死一生的磨难。虫化成蛹的无法防备,任何天敌来袭都能置之於死地,即使没有外物干扰幼蝶若没有足够的能力破茧而出,结果不是死就是变成残蝶,被自然淘汰,只有极少数的蝴蝶能够成功展开美丽的翅膀於天地间翩翩起舞。

  而这些集幸运和力量於一身的蝴蝶,飞向芬芳的花园,飞向广沃的土地,穷尽一生的时间,只为一个目标,那就是找寻终身的伴侣。

  陈启华接到消息时,事情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星期。他先是震惊万分,冷静下来後匆匆赶到医院推开病房的门一看,头上缠著绷带的雷德凯正躺在床上,一个相貌有些熟悉的漂亮男子坐在床边,正细心地给他喂东西吃。

  陈启华这麽大的年纪还一路小跑,不仅气喘得很急胸口也鼓动得厉害,他用力咽了下口水,往病床走过去。

  他的出现在病房里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朝他看过来,陈启华只顾朝床边走去,一走近就指著躺在床上的人破口大骂:“你好歹也曾经是一名律师,怎麽会做这种没脑子的事情!”

  坐在床边的男子微微蹙起眉,放下手中的碗站了起来,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脸上隐约透露丝许疲惫和憔悴。他先是看一眼躺在病床上的雷德凯,看见他眼里仍然只有清亮的光芒,便又看向陈启华,犹豫间,正要开口,雷德凯便已经先一步用沙哑的声音问道:“你认识我吗?”

  好吧,即使来之前陈启华在脑海中猜测过面对他的责备时,雷德凯可能会有种种的反应,却唯独没有预料到会出现眼前的这种局面,於是他愣住了。

  陈启华会到现在才知道雷德凯出事的消息,是没有人在事发时通知他。他不久前接下一宗比较麻烦的官司,忙得昏天暗地,也没顾上其他,直到警方来事务所里调查雷德凯的事情时,他奇怪地让人一问,才问出个大概出来,也把他震得七魂飞了三魄,便立刻丢下手头的事情赶到了医院,可当见了人,事情越发的让他觉得难以控制了。

  雷德凯吃完药後不久就沈沈睡下了,不想打扰他休息,已经向彼此做过自我介绍的礼扬和陈启华一起走出病房外。

  “医生说是撞击造成的脑震荡。”礼扬背靠在墙上,说这句话时,眼眶泛红。“需要一段时间调养才能逐渐恢复记忆。”

  说完後礼扬就用手捂住嘴,似在压抑什麽,过了半晌才松开手显得比较平静地继续说下去:“警方来过好几次,可凯现在无法提供什麽证词,又还需要住院,所以只能取保候审。”

  陈启华点点头,问:“检察院以什麽罪名起诉他?”

  “故意伤害罪。”

  “还好那三个人都没死,要不然他的故意杀人罪是铁板钉钉的事了。”陈启华这时也不由松了一口气。

  “取保候审的保证金,小雷和那三个人的在医院里的一切费用都是你付的?你哪来的钱?”

  “不。”礼扬轻轻摇了摇头,“文清离开之前把存折给了我,虽然里面有一些钱,可只是杯水车薪。”

  雷德凯住院的第二天,文清来到医院,那时他还在昏迷,文清也没有等他醒过,久久看了他一阵,便把存折和钥匙交给礼扬,转身离开了。

  文清告诉礼扬,存折里的钱是他和雷德凯一起存的,应该够支付他住院的一切费用了,钥匙是他们曾经住在一起的那间小房子的大门钥匙,有需要什麽就去拿。虽然礼扬去过一次,但文清怕他记不清,便把写有详细地址的字条也留给了他。

  他离开前,礼扬忍不住问他为什麽要走,他转身笑笑说,礼扬和雷德凯之间,没有文清的立足之地。

  文清虽笑著,笑容里带著一丝落寞。看著他一步一步走离,当时的礼扬并不觉得有丝毫欣喜,那一刻,他仿佛能体会文清心中不能言语的苦楚。

  自回忆起慢慢回过神,礼扬看向安静直视自己的陈启华,继续往下说:“後来,我把凯转到我名下的那家公司,卖了。”

  那是文清离开後的第二天的事情,才隔不到一天,存折上的钱就被全部取出花掉将近一半,那时候他就预感到了接下来的日子钱对於雷德凯的重要性。可依他当时的情况,一个不久前生活还不能自理的精神病患者,怎麽可能一下子就拥有一大笔钱来支付高昂的手术费和住院费,而且接下来打官司,更是需要花费一笔不小的开支,苦思良久之下,他起了卖掉公司的念头。

  礼扬毕竟是曾在商界摸爬打滚过的,经营一家公司不在话下,卖掉一家公司更是举手投足的事情,不出三天,就把这家经营还算不错的公司卖出去了,只不过卖得突然,又急需用钱,价钱便被买家压得很低。

  也许有人问,为什麽礼扬自己不去经营,总比用这种杀鸡取卵的方式强。原因只有一个,那便是现在的礼扬根本无力也无心去经营一家公司,他目前只想全心全意陪在受伤住院的雷德凯身边,照顾他守护他。

  听了他的话,陈启华陷入长时间的沈默中,最後他长叹一声:“那家公司,可是小雷的心血呀。”

  礼扬闻言,再次红了眼眶,却拼命忍住,最後他咬牙坚毅地看得前方,一字一句地说:“我知道,所以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把这家公司买回来。”

  陈启华看著眼前瘦弱清俊目光却无比坚强的男子,眼中逐渐露出赞赏的光芒,然後他又问礼扬有没有请律师,礼扬回答他,因为雷德凯这几天病情反复,他抽不出时间来处理这件事,所以一直没请律师。

  陈启华便告诉他,这件案子就由他负责受理,委托费用的问题陈启华没有提。礼扬这时只知道他是雷德凯在律师事务所时的前辈,并不知道陈启华在律师界的大名,一直到後来法院结审,雷德凯只被判处管制一年七个月和交纳一定罚金时,他才深刻领悟到陈启华这个满头银发的老人的本事。最让他深受感动的是,这位长辈为了雷德凯的事情奔波数日,到最後居然不肯收下分毫律师费用。

  也是这那一刻起,礼扬对於陈启华的尊敬,不低於雷德凯。

  与此同时,礼扬一直在照顾雷德凯,无微不致,连护士都赞叹他的细致和体贴。住院的第二个月,雷德凯身上的绷带能拆的都拆了,也能坐起来背靠在床头躺著了。

  今天的太阳早早就爬上了天空半遮关掩於云层里,娇羞地射出明媚的光芒,病房的窗外,枝繁叶茂鸟声婉转,雷德凯眼望著窗外,静静聆听这道天籁,连礼扬什麽时候进来的都不知道。

  把从医院食堂端上来的早餐放在柜子上,雷德凯望著窗外,礼扬看著他。

  雷德凯头上有一道疤,当初为了能更好的处理伤口,医生把这道伤痕四周的头发全剃掉了,现在不仅光突突的露出一块,还让那道丑陋的伤口暴露在人前,礼扬每次看见,心都会揪疼。

  礼扬忍不住去摸,也让雷德凯发现了他的存在,转过头来看见他,雷德凯微微一笑:“礼扬,你什麽时候回来的?”

  “才回来不久。”礼扬也朝他露出笑容,“你刚刚在看什麽?”

  雷德凯伸出手,指向窗外的某个地方,“那边的树上有只小鸟,吱吱喳喳地叫得好欢畅。”

  礼扬朝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真看到了一只灰不溜丢的不知名小鸟,也许是察觉到他们的注视,小鸟似乎是朝他们望过来一眼,展开翅膀扑哧一声飞走了。

  病房中的两人见状不由相视一望,一愣,又很快笑出声来。

  “我买了鸡肉馄饨,快趁热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礼扬说著打开保温壶的盖子,往干净的碗里倒出一些,拿著汤匙搅拌几下试试温度再吹一吹,盛出一个馄饨,递到雷德凯面前。

  雷德凯没吃,而是先问他,你吃了吗?

  “你先吃。”

  礼扬的笑一如既往,干净且纯粹,清澈的眼睛中充满坚定和认真,灿烂的阳光下,他一身白衣如雪,衬得本就白皙的皮肤犹如在隐隐发光,好似误闯人间的仙子,轻轻地惊扰就会让他眨眼消逝。

52书库推荐浏览: 末回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