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打开门_末回【完结+番外】

  《不要打开门(出书版)》作者:末回

  文案:

  那是一双野兽般的眼神。

  仅仅与张岷对上那一眼,丁易就再也移不开目光。

  因为他们是同类,所以才会互相吸引。

  然而在设下陷阱让他困在自己身旁后,丁易才发现自己要的并不是他假意的服从,而是更彻底的征服!

  因为任务,安承海化名为张岷,只为潜进丁易身旁卧底。

  原以为困难重重的任务却意外的容易,却没想到丁易竟费心设下了这么多的陷阱,只为了让自己臣服。

  只是他未及料到,那双如同野兽般的眼下,索求的是更多……【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楔子

  施柏耀坐在椅子里,稍微仰首目光如炬地直视身着警装笔挺立于面前的部下,安承海。

  这位已经跟随自己多年的部下,不管经过多长时间,目光依然如初次见面时那般清澈炯亮,一贯严谨的表情,衬得俊朗清晰的容貌更为刚正不阿,轻轻抿起的薄唇,淡淡透露他的坚毅。

  每次看到安承海,不管何时,年近五十的施柏耀内心都会充满无尽的愧疚,他欠他太多、太多了。

  他于心底微涩地叹了一口气,略微思忖接下来应当说些什么。公事已经于一分钟之前向安承海说明清楚,现在,是私人的时间了。

  施柏耀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安承海面前,直视他几秒,伸手在他坚实的肩上重重拍了两下。

  「承海,这次拜托你了,辛苦你了。」

  安承海的视线没有离开过他一直尊敬的长官兼长辈,当与这道含着慈爱的目光对上时,他的双眼依然清澈如昔。

  「施局长,这是我的职责。」

  「这次的任务,比你之前的任何一次任务……都要危险、隐密、慎重……」「我知道。」

  「我信任你,我找不到跟你一样能够胜任这个任务的人。」「我知道。」

  施柏耀的目光在这时变得不再锐利,眼神之中,是道不出来的内疚:「同时,我知道你没有真正休息过一天,甚至连妻子的葬礼都没能去参加,八年了,你连一次都不曾接送过小禾上下学——承海,这是我欠你的,这是最后一次。所以你无论如何都要回来,回来后,我把你调到搜查课去。」「施局长?」一直面无表情的安承海这时才微微皱起眉,改变了表情。

  施柏耀瞪他:「你不能拒绝,这是我的命令!再说,你总该为小禾想想,她已经失去了妈妈,不能再没有爸爸。去搜查课后,有空就带她到处去玩玩。上次的家长会你不在,我要妻子代你去了,小禾有一篇作文得了优秀奖被老师念了出来,题目叫:『想和爸爸一起去游乐园』。」安承海的目光微微地闪烁,垂下脸的同时,遮住了难以控制涌至眼睛的哀伤,手紧紧抓住一直扣在腰侧的警帽边沿。

  「所以承海,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回来,这是命令!」垂着头的安承海淡淡、却无比沉重地回答:「是。」目送安承海走出办公室的门并轻轻带上后,施柏耀终于叹出了一口气,然后转身走向办公桌后,轻轻坐下。

  安承海走出局长办公室后,前进的脚步踏在光滑的地板上发出铿锵有力的声音,直视前方的目光依然如往昔的坚毅清亮,为自己戴上警帽后,帽子上的金属徽章折射太阳耀眼的光芒,如他的视线,那般夺目与清澈。

  放学的时候,小学三年级的安小禾背着书包同以往一样跟随同学嬉笑着步向校门,就在离校门不到几米的距离时,她眼尖的看到了站在外面的熟悉的身影。

  目光顿时绽放最灿烂的光彩,兴奋地几乎是冲过去的她一路大叫:「爸——爸——」迎着父亲温暖的目光,不顾旁人的注视,在接近的同时,她用力扑上久违的怀抱,紧紧攀附,再也舍不得放开。

  看着女儿雀跃的脸蛋,安承海久久不曾移开过视线,最后,情不自禁地在这张越来越神似妻子的脸上轻轻落下疼惜的吻。

  「爸,你怎么有空来接我放学?工作不忙了吗?」赖在父亲怀中不肯下来的安小禾脸枕在他结实的肩膀上,手环住他的脖子。

  「嗯,今天稍稍有空。」手上提着女儿的书包,并小心抱住她,安承海左右探视来往的车辆,一边轻步向前。

  「爸,这是你第一次接我放学。」

  安承海脚步顿了一下,脸上却微笑了起来。

  「小禾,我们在餐馆吃过饭后就到游乐园去玩,好不好?」「咦?」安小禾抬起头看着父亲温柔的笑脸,「爸,是不是施伯伯跟你说了我那篇作文的事情?」「啊。」安承海略略点了点头,又很快接道:「不过,爸也很想带你去,只是一直没时间。」「我知道,所以我并不怪爸爸。妈妈说过,你是为了让我们还有大家生活得更好,才一直这么忙碌的,爸爸所做的工作,是很伟大很厉害的工作。我在作文的最后面写着,虽然爸爸因为工作忙的关系不能带我去游乐园,但是他的努力,让更多跟我一样的孩子能够高高兴兴地去玩,想到这些,我就无比的自豪与满足。」听完女儿的话,安承海再也忍不住把脸用力埋进女儿小小的肩膀。微微颤抖的身体,说明他的激动和哀伤。

  他亏欠最多的不只是女儿,还有两年前病逝的妻子。

  自从结婚以来,他未曾能够陪伴她渡过一个完整的假日,得知她生病时,她已经是病入膏肓,但他也只是到医院里与她匆匆一会便不得不离开,从没想过这一别竟是天人永隔。再回来时,她的葬礼已过一个月。临终前,她留下遗言让亲人转告:海,不用伤心不用内疚,有空到我的墓前放束花说说话,我会看到会听到,会很高兴的。

  那一天,他把自己关到屋里,放纵自己狠狠地哭泣,直至才六岁的女儿敲响门口,来到他面前,用稚嫩的小手轻轻拭去他脸上的泪。

  「不要哭,爸爸,小禾很喜欢爸爸,妈妈也是很喜欢很喜欢爸爸。喜欢的人哭了,我跟妈妈会很难过的。」看到小小的女儿努力安慰自己的模样,看着跟妻子有几分相似的她,想忍住泪的他抱住她泪却流得更凶。

  他很少哭泣,成年后更几乎没掉过一滴泪,那个时候,他几乎流光了他身体里的泪水,或许,今后他已经无力再如此痛哭了吧。

  「爸……」

  听到怀里的女儿担心的呼唤,安承海打起精神露出笑容看向她:「我们今天就去游乐园玩个痛快吧,想玩什么,爸爸一定奉陪。」安小禾一听,顿时绽出期待兴奋的笑容,并用力点了点头:「嗯!」站在路边,拦下路过的出租车,先让女儿坐进去后,安承海才坐上去关上车门告知司机去处,然后静静看着女儿开心不已的笑脸。

  工作上的紧张与疲惫在此刻烟消云散,一直以来,妻子与女儿都是他最重要的存在,现在妻子已经离开人世,女儿也便成为了他唯一的慰藉。

  晚上十点钟,在游乐园里玩累了的女儿安小禾回到家洗澡过后,躺到床上不消片刻便沉沉睡去了。

  安承海一直待在女儿身边,怜爱的目光不忍离开她片刻,静静地看着,就像看着世上最珍贵的宝贝。

  不知过了多久,他贴身放在衣服里的手机振动了起来,似乎知道这是谁打来的电话的安承海目光一凛,匆匆走向房间外,在阖上女儿房门的同时,他掏出了手机接听。

  「是我。」

  静寂无声的黑夜里,安承海的声音格外深沉。

  「十一点出发吗?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对方还交代了几句,安承海默默倾听,最后应了声,挂上电话,侧身看向女儿房间闭上的房门。

  只停顿几秒,他到客厅找出一支笔一张纸在上头写了一些字,然后轻轻走至女儿的卧室,把字条压在床头柜上的闹钟下。

  做好这一切,安承海最后看了一眼甜睡的女儿,转身离开。

  被他压在小闹钟下的字条,只写到:

  小禾,明天早上你施伯母会来接你去上学,爸不在家的时候你就住在施伯伯家,记得要听他们的话,爸会去接你的。

  第一章

  夜晚的都市霓虹闪烁,黑暗覆盖的世界,再璀璨的灯光也抵不过夜的沉重。

  高楼大厦之下,位于繁华地段的红灯区,一向被世人视为禁忌。然,在世俗的束缚下早已经喘不过气来的人们一到夜晚就会褪去文明的外衣,陆续来到这个禁忌之地,放纵发泄内心的欲望。

  在这个视道德为无物,只有私欲与宣泄,到处充斥人们心底潜藏的丑陋欲望的地方,有一家只有会员才能进去的夜总会。

  这家会员制的夜总会只有一扇再普通不过的实木双开大门,看起来丝毫不起眼,唯有能够亲身进来的人,才能深刻体会这家夜总会的奢华。

52书库推荐浏览: 末回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