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_西方经济学【完结】

   文案:

  谢谢你,给了我最美好的初恋!

  ==================

  ☆、高一开学

  张林第一次见到许晔的时候,就感叹,这人长得真帅啊。浓眉大眼,笑起来还两个大酒窝,身材高大又挺拔,浑然不似一个十六岁的少年。

  所以,当这个大男生拿着篮球,大汗淋漓的从外面跑进来,逡巡一周抱着篮球跑到他跟前时,张林听到自己的心脏砰地跳了一大下,然后,就再没了动静。

  许晔一进教室,就是满教室的窃窃私语。他毫不在意地擦了擦自己满头的大汗,冲着张林阳光地笑了笑:“嗨,你好,我叫许晔。”

  今天是高一开学的第一天,张林像以前一样坐在一个角落,他本想着这样就能避开人群,没想到却因为就只有自己身边有空位,就招了这么一个万众瞩目的男生过来。周围的目光在张林看来就像针扎一样,他脸红了一下,低着头轻点了一下,小声说:“我叫张林。”

  这是他们第一次说话,当无数年后张林想起来,总是挂着笑意。世界很大,没有交集的两个点就那么汇聚到了一起。

  对于张林的反应,许晔毫不在意。篮球往地上一放,前后招摇着开始聊天。人长得帅了就是好,周围的女生都被他惹了过来,嘁嘁喳喳的,引得前面刚开学就开始埋头学习准备三年后高考的好学生们皱眉不满。

  张林人不多话,但是好奇心却很重。他妈刚送他来的时候,就叮嘱他要好好学习。但是第一天来上学,少年的心很浮躁,所以抱着一本《百科全书》在啃。窗外的光扑到他的侧脸上,晕开一层淡金色的光芒,让他棱角分明的侧脸看上去带了些柔和。

  跟旁边的女生聊着天,许晔的目光却时不时地落在张林身上。心道,这个男生怎么长的这么漂亮。

  班里的说话声在班主任来的时候消失了,班主任是个三十几岁的中年男人,平头,长相周正,而且是教语文的,所以身上带了一种文人气质,说话铿锵有力。交代完事情后,在教室走了一圈,满身的酒气。

  许晔皱了皱眉,冲着张林说:“没想到还是酒仙~”

  张林被他逗乐,抿起唇角笑了笑,没有说话。

  班主任在班里走了一圈后,站在讲台上往下扫了一眼,然后看着名单点了几个人的名字,其中就有许晔。许晔脸上挂着笑,笑嘻嘻地出去了。

  教室外的走廊很窄,很长,有什么回音都能听到。但是外面班主任故意压低了声音,大家伸着耳朵听着也听不到什么。不多时,突然班主任一声吼,吓得班里的人顿时鸦雀无声。过了一会,开始嘁嘁喳喳地讨论起来。

  不一会,门被推开,许晔脸色不好地推门走了进来。

  刚坐下,许晔把书一拍,哼声道:“怎么还有这样的班主任?”

  好奇心被勾起来,张林看着他的脸问:“怎么了?”

  不得不说,许晔确实很帅,生气的时候浓眉紧拧,大眼睛很有精神。鼻梁挺直,嘴唇紧抿,脸颊上挂着阴郁。

  “看谁名字复杂就叫谁做舍长,哪有这么不靠谱的?”许晔生气地说。

  张林“啊”了一声,也有点惊讶。许晔的名字就只有两个字,哪里复杂了?而且,刚来新班级,新班主任安排职务都是按照成绩来吧。

  许晔说完后,觉得还没缓解,大力地扭了扭自己的凳子,生气地说:“谁稀罕当舍长啊,真是的,本来想当体委的。这下肯定当不成了!”

  看他玩篮球就知道许晔很喜欢体育,他这么说,张林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安抚地说:“没事没事,说不定老师还会让你当的。”

  许晔哼了一声,脸上这才带了笑。转头问张林:“你在哪个宿舍?”

  张林乖乖说:“428.”

  许晔一拍大腿,高兴地说:“这么巧,我也是428的。今天怎么没见你啊?”

  张林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笑着说:“确实巧。我把东西放下后就去操场上逛了,所以咱们宿舍有谁我都不知道。”

  许晔盯着张林看了一会,末了,突然一笑,和煦如春风。

  “你这一瞪眼,还挺可爱的。”

  脸上突然着了火,张林赶紧把头埋了下去。丝毫不知道该说啥接下去,正在这个时候,班主任点了张林的名字。张林赶紧逃也似的跑出了门,后面是许晔压抑的笑。

  跌跌撞撞地跟着一批同学出去,班主任眉头皱着埋怨了一句:“轻点,别打扰里面同学学习。”

  张林赶紧点头说对不起,脸上火辣辣还没有褪去,丝毫不敢抬头。

  刚才安排了舍长,现在是班委的安排。班主任叫着几个人的名字一一委任,大家都挺高兴的样子。但是张林的心,却提到了嗓子眼。

  班主任叫了声:“张林!”

  张林眼睛被吓得一瞪,赶紧举手:“到!”

  班主任被他逗乐了,笑着说:“别紧张,你当体育委员!”

  心砰地一下子跳到头顶上去了,张林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啊?”

  周围几个同学扑哧全笑了……

  张林现在正是长个子的时候,一米七的个子在正在发育的一群男生中是中等个。体育委员不都是找许晔那种高大挺拔的人吗?班主任在安排着其他的人,张林急切地几次三番地想要打断,但是最终,却没有打断。

  班主任安排好后让几个人进了教室,张林跟在后面拖拖拉拉地才进去。许晔在里面早就等不及了,拉过张林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怎么样?我发现这次老师叫的都是名字比较简单的学生,他没做什么不靠谱的安排吧?”

  张林哭丧着脸看着他说:“老师让我做体委!”

  “什么?!”许晔惊呼,全班的目光都投了过来。班主任一记眼刀飞过来,大声道:“许晔,再说话就给我出去!”

  许晔一脸不乐意地低下头,翻开语文课本看课文去了。

  班主任一出去,大家都开始讨论起来了。有几束目光不时地投在张林身上,张林满是不自在。一边不自在,还在一边胡思八想。

  许晔,不会生气了吧?

  张林有些颓废,刚来第一天就把自己的同桌给得罪了,这还了得啊?攥着手里的百科全书,张林一页都看不下去了。

  过了一会,许晔的胳膊往这捅了捅,张林苦着脸转头看他。张林是典型的娃娃脸,不但如此还带着一点婴儿肥。一双大眼睛水汪汪地这么一看许晔,许晔心底哎哟一声,什么不高兴的事都没有了。

  右手不老实地捏了张林的娃娃脸一把,许晔的笑容再次爽快了起来:“哎,咱们俩做哥们呗!看你这么老实,以后体育课肯定有人不老实。课上要是谁敢不听你的话,我帮你教训他。”

  听到这,张林的心豁然一松,咬着牙笑了。

  新交了个朋友,许晔也是很高兴。把语文书竖起来,侧着脸跟张林聊天。

  许晔说自己喜欢语文,张林脸上满是崇拜。他就是语文不好,一把字写的歪歪扭扭的。而许晔写字虽然像狂草,但是一个个看上去有筋有骨,特别漂亮。

  两个人聊着聊着热络了起来,张林性子慢热,被他带着说起来后也不再那么拘束。两个少年趴在桌子上天南地北地狂聊,经过聊天,张林知道原来许晔家里是农村的,但是家境不错。用许晔的话说就是:“我爸爸就是土财主,我就是土财主的儿子。”

  张林家在城市,家境却一般。爸爸是开出租车的,人比较老实。妈妈却很灵活,各种行业乱窜。他们家在S市的小商品城那里,他妈妈偶尔会做些小生意。用张林的话说就是:“我妈妈是纯正的‘无业游民’,但是我妈对我很好。”

  “你妈妈确实对你很好!”这是许晔后来羡慕着感叹着对张林说的。

  两个人聊了一会,班主任叫着班干部出去搬书。张林刚要起来,许晔按着他的肩膀头示意他别动。张林大眼睛看了看他,许晔冲他爽快一笑说:“你这细胳膊细腿的,哥们我替你去搬!”

  张林抿着唇笑了笑,心里不知道怎么的,说不出的高兴。他摇了摇头站起来说:“我还是去吧!”

  许晔叹了口气,故意惨兮兮地笑着说:“在教室坐着太闷了,我好不容易找到个机会出去走走,却被你给生生扼杀了。”

  张林“啊”了一声,被安上这个罪名后,愧疚感油然而生,赶紧坐下说:“那那你去吧,我在教室里。”

  看着身边少年那张无措的娃娃脸,许晔真是哭笑不得:“我说着玩的。”

  许晔这么高个个子站在教室很晃眼,班主任扬着下巴安排道:“许晔,你也出去搬!”

查看更多: 西方经济学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