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曾忘记_风弄【完结】

   第一章

  别墅的地点很方便。

  开车出去,短短的私家柏油马路的尽头,如果往左开,直接通往市中心的繁华地带,不出两三公里,就可以看见马路两边的霓虹灯招牌,如果往右开,就是被称为“天堂学府”的德安学院。

  德安学院是全球有名的艺术类学院,许多国际知名的艺术家经常被邀请过来作客席讲座,纵使再忙,也很少有人拒绝学院发出的邀请。何乐而不为呢?一次讲座,获得的不仅仅是曾经在德安学院讲课的殊荣,短暂课程的讲师报酬也是高额得惊人。

  张季,就是这所闻名的“天堂学府”中的一名学生。

  他曾经为能够进入这座艺术高等学府而兴奋若狂。

  曾经。

  曾经,他应该象普通的学生一样,呆在学院普通的宿舍里。

  而不是呆在这个华丽奢侈得可恶的别墅里。

  “阿季又在发呆了。”耳边传来安棱的声音。

  介于少年和男人转变之中的声音,虽然悦耳,但话语中有难以忽略的老成和深意。

  听见自己的名字在闲谈中被提起,张季默默咬了咬牙。

  他知道那看似无意而为的后面,藏着深刻的恶意。

  果然,一只手很快伸过来,拧住下巴,强迫他转头,看着同坐在沙发上的人。

  “干嘛不做声?”莫翼英气逼人的脸硬挤入他的视野,有点不满意地拎着眉。

  好像主人看着自己的不听话的宠物,却还不打算发火的表情。

  乐澄坐在咖啡色茶几的对面,好整以暇地端着咖啡,笑着说一句,“他什么时候主动做声过?阿翼,算了,想想他刚刚进学院的时候,现在已经算很乖了。”

  安棱也附和着笑了出来,“对啊,我从前可不敢想像他会有这么乖的样子。阿翼,还是你的本事大。”

  刺耳的调笑声。

  还有暧昧的在身上移动的视线,都让人感觉非常难受。

  张季静静坐在双人沙发上,听着他们一来一往的继续闲聊。

  承接上面的调笑,话题很自然地转到他身上。

  “阿翼不会忘记了当初说好的事情吧?”

  “说好了什么?”

  “让阿季听话之后,阿季就是我们大家的了。”

  “我有说过吗?”

  “咦咦?阿翼,说话要有信用,耍赖可不行。”

  “阿翼,这就是你不对了,当初说要自己一个人讨回公道,不许我们插手的时候,明明承诺了事成之后还是按照从前的样子玩。”

  “我作证,乐澄和安棱的话没错。”独占了一张单人沙发的慕容惟一直没怎么做声,现在终于懒洋洋地插话,“阿翼,不会是想甩开我们吃独食吧?”

  张季面无表情地听着他们的商量。

  反应到大脑中的每一个字,很清晰地演绎了侮辱的含意。

  被当成猎物一样,捕获,折磨,然后,就是开膛破肚,分食。

  猎人们在他跟前,肆无忌惮地商讨如何分配他的所有权。

  这些畜生……

  莫翼,乐澄,安棱,慕容惟,这四个在学校横行霸道的所谓大财团继承人,全部都是畜生!

  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倒霉的成为目标呢?

  张季不动声色地扫了悠闲坐在斜对面的安棱一眼。

  安棱很帅气,浅黑色的头发,嘴唇薄而且常常不屑什么似的微扬。中性的美最近是全球热捧的风潮,艺术学院里面的学生多数对美有奇异的执著,安棱的出现常常能引发骚动。

  不奇怪,神秘的财富和权势,继承人的头衔,帅气的脸蛋,阴狠的眼神,综合起来,就是让人疯狂的魅力。

  没领教过这个人有多混账的学妹们,是很容易上当的。

  不但安棱,剩下的三个人,也是在长相和身材上难以挑剔出缺点的帅哥。

  大概是富贵之家,从小营养好,注重保养,并且培养出良好气质的多种因素造成的吧。

  所以,张季更难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紧盯着不放。

  到底为什么?

  “阿季,你又走神了。”安棱的声音又传过来。

  这次轮到坐在对面的慕容惟不满了。放下二郎腿,倾前身子,越过中间相隔的茶几,伸手拧了拧他的脸颊,“还是那么拽?是不是被修理得不够?”

  富家公子的手指都很修长漂亮。

  这是张季遇见他们四人以后,潜意识中得出的结论。

  他从前从没见过所谓的有钱公子,那些出生就含着金钥匙,被众星捧月一样长大,成人后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为所欲为的贵公子,张季过去只在妹妹的老套言情小说里面看过。

  但小说里面的人物,也没面前这几个过分。

  张季记得妹妹憧憬的小说里的贵公子都有一双养尊处优的手,漂亮的手,又白又修长,因为公子们都不用干活。

  他现在知道了,公子们的手指不但漂亮,修长,而且很有力。

  慕容惟玩笑似的动作,实际上拧得很疼。

  他好像刻意要等张季挣扎,逐渐把力气加大。

  张季疼得有些受不了,闭上眼睛,缓缓把呼吸加重。

  “好啦,慕容,松手。”安棱从旁边拍了慕容惟的肩膀一下,“他又没有惹你。”

  慕容惟冷笑了一下,松开手,重新靠回沙发。

  “慕容,他的脸都被你扭红了。”

  “有点颜色,那张木头一样的脸也好看点吧。”

  张季坐着的姿势压根没变过,脸颊上疼中带着一丝缓缓散开的麻痹感,他忍着,没伸手去抚摸。

  两个月,他已经受到很多教训,也学到了很多。

  他尝试过不同的方法反抗,最后,终于确定了最好的方法就是静默。

  静默,静静的呆着,沉默,不做声,随莫翼想怎样就怎样,随这群贵公子们怎样调笑和视奸。

  不再用从前的法子。

  第一次被抓过来的时候,他还不懂得静默,他气疯了,世上居然有这么可耻的高高在上,用一副施恩的面孔告诉一个男人,我们看上你了,以后就当我们的玩具吧,有你的好处。

  听到莫翼的这番“恩典”,张季第一个反应就是往他嚣张的脸上来一拳,打得他跪在地上认错。

  可是莫翼的高大身形让他暂时按捺住了怒气,只是喘着粗气不做声。大概所有曾经被挑选做玩具的学生都曾经露过这种表情,莫翼对敢怒不敢言早已习以为常。

  他吩咐完毕,转身去开门的时候,张季猛地从后面冲上来,抓起门边的高尔夫球棒狠狠从他背后打了下去。

  毫无防备的莫翼被打得当场倒下,因为害怕他站起来还击,张季还继续重重踹了他几脚,然后冲出了陌生的房间。

  那一天张季很幸运,别墅里面没有其他人,也许是有人,但是来不及赶到客厅来。总之在有人阻拦之前,张季打破了客厅的落地窗,从满地的玻璃碎中直接跑到草地,跑出了别墅的大门。

  从前的法子虽然感觉很爽,但是不能再用了。

  因为引发的后果很糟。

  “阿翼,他整天都是这样不说话吗?”

  “嗯。”

  “那很无聊啊。”

  莫翼哼了一声,问乐澄,“那你想听他说什么?唱首歌给你听?”

  “唱歌就算了,不过叫床倒挺想听。”

  猥琐的字眼,以理所当然的口气从安棱嘴里说出来。

  慕容惟和乐澄听了,都抿唇翘起些许弧度,露出很有兴趣的表情。

  客厅中的空气无形中变得充满危险。

  察觉到不妥的张季,不得不从自己的胡思乱想中抽离出来,把注意力放在面前诡异的局面上。

  热辣辣的,检查物品似的视线,蒙上了另一种更让人不堪忍受的淫靡。

  “阿季的叫床声应该不错吧?”

  “我没听过。”

  “不会吧!阿翼。”乐澄仿佛听到有趣的事,“你难道到现在还没有上过他?”

  “没有。”

  听见莫翼的回答,安棱猛拍沙发软软的扶手,笑了半天,把气喘顺过来后,才啧啧摇头,“刚刚还夸你本事大。阿翼,我收回前言。你的本事越来越不行了,两个月时间,你还没把开他的苞啊?”

  “怪不得阿季一直不吭声,看来是欲求不满吧。”

  乐澄站起来,坐到了张季身边。

  虽然差不多同龄,莫翼和乐澄的身材却非常高大,张季也属于身材修长类的,但肩膀的宽度却比不上他们。

  两人座沙发忽然硬挤了第三人进来,张季顿时身处被莫翼和乐澄夹在中间,动弹不得的困境。

  乐澄玩味地打量他一眼,开始把玩他的下巴,挑起脸蛋,拇指象挑逗猫咪一样,挠着下巴底部靠近脖子软软的地方,“摸起来很舒服,阿翼对他没兴趣吗?当初见你竭力要求自己一个人对付他,我还以为你多想上他呢。”

查看更多: 风弄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