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彼端_眉如黛【完结】

  《彩虹彼端》作者:渐蒙+眉如黛

  节选

  雨後初晴,天边一道绚丽的彩虹,是春光明媚的好天气。微风拂动树梢,浓翠欲滴的叶片像风铃的撞针一样彼此摩挲,流泻著无声的演奏。范托托还像过去的每一个周末早晨一样,为了翻译作业而焦头烂额。他踏著单车一路狂飙,越骑越快,阵阵车铃声滑过两排笔直的行道树,在图书馆门口一个急刹。离开树荫的遮蔽,牛奶一样浓稠的金白色阳光,涂亮了孩子的前额。

  这是范托托年轻的生命中最普通的一个下午,他想不到,在那间最普通的市立图书馆里,最不可思议的美妙旅程正在等他来拉开帷幕。

  “罗罗,别光看漫画,”范托托用铅笔戳了下自己的同学兼死党:“快决定翻译什麽故事。”

  空旷的阅读室里,两个人大大咧咧地占据著一张六人桌,面前乱七八糟地摊满书本。男孩面前的书本垒成一座小山,一双眼睛漆黑透亮,像润了水的黑宝石,皮肤白皙,看上去既好欺负又讨人喜欢。

  “安静点,我看漫画的时候六亲不认,”女孩不耐烦地皱著鼻子,半天才补了一句:“不是说好了翻译《绿野仙踪》吗?这本我熟。见鬼的大胡子外教,布置作业还布置上瘾了。”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雨後初晴,天边一道绚丽的彩虹,是春光明媚的好天气。微风拂动树梢,浓翠欲滴的叶片像风铃的撞针一样彼此摩挲,流泻著无声的演奏。范托托还像过去的每一个周末早晨一样,为了翻译作业而焦头烂额。他踏著单车一路狂飙,越骑越快,阵阵车铃声滑过两排笔直的行道树,在图书馆门口一个急刹。离开树荫的遮蔽,牛奶一样浓稠的金白色阳光,涂亮了孩子的前额。

  这是范托托年轻的生命中最普通的一个下午,他想不到,在那间最普通的市立图书馆里,最不可思议的美妙旅程正在等他来拉开帷幕。

  “罗罗,别光看漫画,”范托托用铅笔戳了下自己的同学兼死党:“快决定翻译什麽故事。”

  空旷的阅读室里,两个人大大咧咧地占据著一张六人桌,面前乱七八糟地摊满书本。男孩面前的书本垒成一座小山,一双眼睛漆黑透亮,像润了水的黑宝石,皮肤白皙,看上去既好欺负又讨人喜欢。

  “安静点,我看漫画的时候六亲不认,”女孩不耐烦地皱著鼻子,半天才补了一句:“不是说好了翻译《绿野仙踪》吗?这本我熟。见鬼的大胡子外教,布置作业还布置上瘾了。”

  “你看的是动画片吧……”少年嘟嘟囔囔,走到书架前把书本抽出来。那书有些份量,封面不知道由什麽皮革制成,书脊是老旧的古铜色,用烫金花字体写著“The wizard of Oz”。大概因为摆在阳光直射的位置,书皮是温热的,它仿佛带著生命,并且在窥视著周围的一切。范托托皱著眉头顺著字体的凹痕抚摸了一会,把它夹在腋下。

  外面的风突然大了起来,漆黑的密云从虚空突现,就像一只看不见的大手,将乌云聚集在图书馆屋顶。风大了起来,树叶呼啦哗啦地响著拍在窗户上。

  “不会吧,”范托托目瞪口呆地看著这说变就变的天气:“罗罗,要下雨了!赶紧翻译完,我还得回电玩店一趟。”自从他家里开了间电玩铺,看店就成了范托托生活中最有意思的事情。玩偶货架那几层手办和扭蛋都是他的心头肉,尤其是最顶层那一系列半人高的机器人模型,每天做护理的时候都是一边哼著歌,一边涂抹机油。

  “谁说的,”赵罗罗头也不抬:“天气预报都报道了不会下雨。”她看的正在兴头上,被托托催个不停,语气变得恶狠狠的:“不信我们打赌!”

  “打赌……我才不跟你赌呢。”范托托闻言苦笑起来。说来有趣,他这辈子活到现在,赌运就没好过,简直逢赌必输,霉神像被大头针别在了头顶上一样。

  “心虚,不敢赌?──你就知道惦记那些模型,根本不是为了翻译作业。”

  “喂,谁说我不敢赌,如果今天下雨,你替我写作业!”

  “要是不下雨你做我的小狗,”赵罗罗打断他,捏著脸蛋做了个鬼脸:“要听话,要绝对服从命令!”她看一眼啼笑皆非的死党,得意的晃起脑袋:“你不敢赌,对不对?你逢赌必输啊,没胆量。小狗托托,小狗托托没胆量!”

  “喂,”范托托到底还是个孩子,被激将法一激就上了贼船:“谁说我没胆量,我赌!”

  他这句话刚说出口,窗外那些乌云便迅速凝结,在图书馆阅读室的屋顶翻涌,渐渐缩成一团,刚才浓稠得搅都搅不开的墨色,居然看著看著就“无踪无影”。

  “嘿……嘿!回来呀!”托托看著天上戏法一样的变化,欲哭无泪。赵罗罗喜笑颜开,跳起来去拽范托托:“托托,小狗托托!”

  她手伸到中途,突然停住,和托托一起目瞪口呆地盯住天花板。

  两人见到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这间图书馆阅读室的天花板,原本是大块的白色涂料板,悬挂著塑料质地的日月与星辰。然而现在这顶篷裂开了,银色漩涡掺杂著黑色乌云在屋顶盘旋,无尽的彼端隐约透出微光。

  那本书不住变大,大的像一块毛毯,悬浮在天花板上,书页哗哗的翻动著,书缝间被银光穿透,出现个略小的漩涡,巨大的吸引力从漩涡中心传过来,里面星光璀璨,有翡翠似的森林和湖泊,彩虹色的极光波浪般荡漾。紧接著,地板开始震颤,窗棂与玻璃接连破碎,晶亮的玻璃渣坠落一地。四周书桌与座椅都被旋风吸了进去,尖叫声中,范托托与赵罗罗紧随著消失了。

  那本书啪的一声落了下来。摊开的插图上,女主人公一脸惊讶,瓦砾下,被房子砸死的恶女巫伸出双脚,穿著双尖头的银鞋子。

  第2章

  在昏迷中仿佛漂浮了一个世纪之久,范托托总算睁开眼睛,随即便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空气像是透明的果冻,阳光也香喷喷的,碧绿的草地无边无际延伸到天边,草地与草地之间是苍苍郁郁的果林,形状怪异的豔丽果实沈甸甸,将树枝压弯在地上,同样豔丽的蘑菇长在果实串周围。果林後是山坡,开满说不出名字的野花,藤蔓勾结著枝丫,花朵间栖息著辉煌美丽的大鸟。溪流潺潺,清冽的水流蜿蜒著滚下斜坡。

  这不是图书馆,这……这甚至不像地球。范托托用力摇头,然而这还不是更古怪的,他头重脚轻,一转脸就有飕飕的风声,好像是耳朵上装了大喇叭,身边鸟叫也好,蜜蜂清嘤也好,都清晰得像是就在鼓膜旁边吹拉弹唱一样。

  托托不由低下头,後知後觉地看见手掌布满黑色绒毛,还有粉红色的小肉垫,不,那也不是手掌,是两只肥而短的小狗爪子,指甲藏在肉垫之间。范托托吓得大叫起来:“呜汪!”

  “托托,托托,”赵罗罗的面孔在他面前无限放大,一脸兴奋:“托托,你真的变成小狗了!”

  “呜汪!”三十厘米长的黑色小狗一个挺子要站起来,只是重心不稳,摇摇晃晃挣扎半晌,“啪”地四肢著地。它不由得悲从中来:这到底是哪里,到底是怎麽回事?我怎麽变成狗了?

  “托托,你反应就是慢。”赵罗罗盘膝坐下,对著死党摆出幼儿园老师诲人不倦的姿态:“我刚才在周围逛了几圈,依我看,我们是进入了那本书了,”她非常兴奋:“没想到我也有穿越的一天!”

  “呜汪!”穿越……穿你个大头鬼!为什麽我会穿成只狗!范托托急得快哭了。

  “冷静,冷静,不管是不是穿越,《绿野仙踪》我看过好多遍啦。只要碰一碰这双鞋的鞋跟,许个愿就能回去,”赵罗罗示意范托托去看自己双脚,上面尖头的银色高跟鞋在阳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对了,是不是因为你打赌输了才变的小狗,这也太灵了吧?”

  “呜……汪!”范托托来不及回答女孩子问题,他那敏锐的狗耳朵已经听到远处袭来的滚滚惊雷。他在赵罗罗怀里四肢著地,脊梁躬起来,四爪死死抠住草地,浑身毛发直立,盯著天际银色漩涡呲牙大叫。

  惊雷中,有人从那漩涡中显出身影。那是个高挑的男子,仿佛只是一秒,他就从遥不可及的天幕那一边一步迈到他们面前。这人有一头披散满地的银发,和翠绿袍子上的银色刺绣混在一起,就像最完美的宝石一样流光溢彩。然而最美的宝石跟他那对碧绿色的眸子比起来,也就像路边的砂砾了。

查看更多: 眉如黛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