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郎与父亲_冷笑对刀锋/李忘风【完结】

  《牛郎与父亲》作者:冷笑对刀锋/李忘风

  (短篇完结)

  谨以此文献给全天下的父亲。

  _____题记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仓木直人的身体被扭曲了。

  客人是向来不温柔的雅库扎小头目安藤。

  “喂喂,仓木,把脚再抬高些吧!”安藤松弛的脸在昏黄的灯光下可怕地颤抖著,带动了著面上挂不住肌肉。他掰著仓木的腿,还想再掰开得开些。

  这是不能得罪的客人,仓木暗暗想著,费力地把疲软的双腿使劲分开。

  终於,安藤把仓木象一个螃蟹那样绑了起来,左手和左脚,右手和右脚。

  真是一种非常不体面的姿势啊!

  仓木苦涩地笑了起来。

  “这里很舒服吧。”安藤腆著圆鼓鼓的小肚皮跪近了仓木,那肥厚的脂肪温暖地挨著仓木已硬得发烫的阴茎。

  “哎呀,安藤先生,您就别折磨我了,我不是已经成一个老头子了吗?”仓木露出个苦脸。

  “老头子吗?”

  安藤突然温柔地笑了,被酒泡得涨鼓鼓的眼珠孩子气地瞪著,他伸出粗糙的手抓住了仓木的阴茎,缓慢有力地套弄了起来,直到仓木不得不大声地呻吟著求饶。

  夜晚的新宿歌舞伎町的繁华是永不会落幕的。

  大概是新年将近,安藤隐约听到了烟花冲破云霄的声音。

  “看,是红色的烟花呢。”安藤摇了摇正闭著眼在自己的身子下面哼哼的仓木。

  仓木乏力地睁了双眼,落地窗外的一切恍恍惚惚地呈现著,他觉得自己好像已身处於梦境之中了。

  “真是寂寞的烟花呀。”

  倏忽即逝的色彩在墨意浓重的夜空渐渐淡去了,最後的一点点光芒象星星那样闪耀著,却也不见了。仓木直人眼前的恍惚象烟花一样散去了,他目不转睛地盯著窗外,然後转头盯著安藤那张早就看得腻烦了脸。

  “人都是寂寞的呐。”

  安藤不以为然地哼哼了起来,臂膀上炫耀的青龙文身被下一轮烟花的燃放照亮了。

  “直人,说句实话,我喜欢,喜欢你这样寂寞的神色。”安藤自得其乐地耸动著肥胖的身躯,把自己的阴茎送进仓木身体里更深的地方,好像这东西也知道,该往更温暖的地方逃去。

  仓木光彦和那些了不得的高中生一样,穿著时髦的夹克,耳朵里塞著MP4走在大街上。

  他挎著个背包,里面装了些零钱,和一些年轻人喜欢的小玩意儿,甚至他还装了几个安全套在里面。

  安全,不正是安全吗?

  做爱,什麽时候也成了不安全的事了?这不是人类最原始的本性吗?

  仓木光彦念叨著这个可笑的词忍不住摸了摸遗传自父亲的笔挺鼻梁,想起了学校里那群争著向他示好的女孩子。

  “仓木君!”

  仓木光彦被这激动而青涩女声从MP4播放器的歌声唱叫醒,他抬起头,发现对面不知什麽时候走过来了几个趁著放假正在逛街的女同学。

  “哟~是你们啊,秋子。”

  仓木的眼神里总是那麽漫不经心,好像没人能抓住他的心。也正是这一点,让更多的女孩子喜欢上了他这冰冷而神秘的气质,那不是象漫画里的主人公吗?

  可是灰姑娘却只能有一个呢,女孩子们似乎忘记了这一点,都不约而同地对仓木露出了最甜美的笑容。

  “去那里呢?”

  秋子是几个女孩子里长得最美的那一个,她调皮地倾著身子,已经发育得完美的屁股有些微微翘了起来,藏在花色豔丽的短裙下,一点也不害羞。

  这已经是冬天了,说不定什麽时候就会下雪。

  仓木懒散地看著这些打扮得过分暴露的女孩子们,认定了心中的想法。

  果然,人对性的渴求也是无时不在的。不然怎麽会有人去从事卖身的工作,还那麽高兴呢?

  这句话,他想到的是他的牛郎父亲。

  对於父亲的厌恶冷不丁地转嫁到了这群无辜的女孩子的身上,仓木光彦那张看起来和实际年龄不符,早早透露出一分成熟的面庞摆出个奇怪的表情。

  “你们呢,不是要去做援助交际吧?”

  接著,他独个儿哈哈地大笑了起来,引得周围脚步匆匆的路人都忍不住扭头开看。

  “你这个差劲的混蛋!”秋子的高跟鞋狠狠地落到了仓木光彦的脚上,带著姐妹们怒气冲冲从他身边鱼贯而过。

  “仓木君……”

  最後一个女孩子是平素说话做事就胆小异常的美奈,她几乎是低著头走过仓木光彦的身边,似乎把对方当恶魔一般来看待。但是她抬起头时,眼中却分明带著一分同情和不解。她听过一些关於仓木君的传言,例如对方的父亲是个可耻的牛郎之类的。

  不理解,你便以如此的目光看待我吗?我可不需要任何人廉价的同情。

  仓木光彦的脸色变得冷酷起来,他瞪了匆匆走开的美奈一眼,又戴上了耳塞,继续往前走了去。

  仓木直人昨晚在床上被安藤折磨了大半夜,今天一早便睡过了头,醒来时已是中午。

  “哎呀!”他头昏脑胀地拿起闹锺一开,指针正指著十四点二十三分。

  和儿子约定见面的时间是下午五点,但是不在他住的地方,而在二丁目的一个寿司店。

  虽然时间还早,但是仓木直人已迫不及待地从床上起来了,他匆忙地冲进浴室,先洗了个澡。

  水并不太热,大概是因为热水器老化的原因,但是仓木直人也不觉得寒冷,反而,他想起儿子,心里竟暖了起来。

  洗完澡,仓木直人挑了件银灰色的休闲西服,连衬衣也是新的。

  他穿好西服,谨慎地站直了身子从镜子里看著打扮一新的自己。自己的模样是不错的,身材过瘦了些,不过穿起休闲西服来倒也算是潇洒吧。

  仓木直人自个儿露出了一个微笑,没办法掩盖的笑纹刻在脸上,这也真是没办法的事呢!

  他又想了想要不要系上一条领带,这个念头一起,他随即找出了以前的客人送的名牌领带,据说是很贵的东西,标签仍在上面,是二十万!。

  真是奢侈的玩意儿,仓木直人吃惊地耸起了修长的眉毛,很快又释然了。

  在孩子面前,父亲的风度总是不能丢了的,何况那孩子可是要面子得很的家夥。

  一番打扮之後,仓木直人拿起床头安藤留下的钱忐忑不安地放进了钱包里,钱比往常要多了不少,大概是新年到了吧。别说,那家夥虽然在床上粗暴些,但是对人却还是很体贴的。

  他打开门,冷风吹了过来。

  “真是寒冷的冬季呢!”

  他用高兴的声调这麽说了一声,兴冲冲却又带著点浅淡忧伤地下楼去了。

  人来人往时那种温和的交谈声,或者是快乐的笑声都让仓木光彦显得很寂寞。

  他靠在寿司店的墙上,并不想进去,尽管寒冷是让人烦恼的。

  MP4里的音乐一首接著一首,终於开始循环播放了。

  他小小的年纪莫名其妙地感到了空洞的寂寞感,并随著那一首慢版的It’s my life开始忧伤了。

  This is a song for a broken-hearted,这是一首唱给伤心人的歌。

  歌词的第一句就让人忧愁得不行拉,仓木光彦撇起两道乌黑的眉毛,摸了摸冰冷的鼻尖。

  他不就是个伤心人吗?

  有那样的父亲,有这样的寂寞,还不是件值得让人去伤心的事吗?

  别人总说日本这个国家都是悲伤的,仓木光彦在邦乔维沙哑地嗓音中似乎找到了说服自己的理由。

  “光彦!”

  仓木直人到达寿司店的时候发现仓木光彦已经在那里了。

  那小子正眼望著天,戴著听歌的玩意儿,似乎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的到来。

  直到仓木直人走到他跟前,仓木光彦才回过神来。

  他看到打扮得就象电影里大明星似的的父亲,嘴巴忽然合不拢了。

  “你真是的,干吗穿成这样啊。”

  仓木直人并没有注意到,路人已经开始唧唧喳喳地以他为对象发表议论了。的确,象他这样天生就长著副好面孔的男人,好好打扮一下,便真和日剧里的男星相差无几了。

  在仓木光彦的印象里,仓木直人总喜欢穿著一身老土过时的体恤出现在自己面前,那样子真是让人无法恭维。

  然而他想起他父亲的工作,那本不该是穿得漂漂亮亮的“职业”吗?

  想到这里,仓木光彦的脸色忽然黯淡了。

  “这里的金枪鱼寿司,味道真是不错呀。”

  仓木直人把金枪鱼寿司放到仓木光彦的面前,高兴地看著正大吃大嚼的儿子。

52书库推荐浏览: 李忘风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