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趣事集之口塞_冷笑对刀锋/李忘风【完结】

  《SM趣事集之口塞》作者:冷笑对刀锋/李忘风┐(﹀_﹀”)┌感谢飞橙的友情客串。┐(﹀_﹀”)┌【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林飞成是第一次玩SM。和他玩的那个男人是他的男朋友姓李,有个很霸气的名字,叫李兴霸。

  天知道李兴霸成天都在泡些什麽淫色网站。

  有一天林飞成下班回来,累得象狗那麽喘的时候,他的老公李兴霸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先是吻後是摸,把一套前戏都做完了。

  “想我拉?”林飞成爽爽地哼,把公文包当纸飞机那样丢出好远,他抓住李兴霸的手顺了自己的裤裆就往下摸。他并不觉得自己这叫淫荡,这叫性需要。

  李兴霸倒是稳住了下面的冲动,打横抱起这个不比自己轻多少的男人吃力地往沙发上就是一扔。

  林飞成刚下班挺累的,把手一搭额头上,还等著李兴霸来伺候他。

  李兴霸顺势爬在林飞成身上,贼亮贼亮的眼珠子闪烁不定。

  “飞成……”

  “啊?”林飞成一边懒洋洋地应话,一边把脚上的丢蹬了。

  “我说,想玩SM不?”

  “啊?”

  林飞成把鞋蹬了,还是觉得不自在,又开始扯领带,他睁了只眼闭了只眼瞥著李兴霸希奇古怪的表情,装作还没搞清楚究竟是怎麽回事。其实他哪能不知道SM是啥意思啊,早些天,李兴霸就老在他耳朵边嚷嚷,嚷到现在,怕是要来真的了。

  “跟我来。”李兴霸跳下沙发,站卧室门口冲林飞成招了招手。

  “我累啊……”

  林飞成不大想玩,心里没底,平时他看了不少小说都是他妈SM得鲜血淋漓的,这可搞得他心理阴影了。他又不好就那麽当面拂了李兴霸面子,进了卧室就那麽一下趴到床上,死活不肯起来。

  “玩玩,玩玩嘛。”李兴霸也跟著趴到床上,脑袋贴在林飞成旁边,一个劲地哄。

  林飞成抓著枕头就把脑袋埋进去,摇了摇。

  “不要逼我出绝招……”李兴霸看林飞成这别扭劲,不得不提了口气。

  林飞成别了别头,眯缝著眼瞥了瞥李兴霸,看对方一脸憋得通红,忽然恍然大悟!

  为时已晚。

  “流浪人在外想念你……亲爱的妈妈……”

  李兴霸的绝招就是唱歌,倒不说他听歌的品位有多低,就单凭他那鸭子叫的大嗓门,这一唱起来,就象干扰声波一样能把人震晕。

  林飞成捂著耳朵,可李兴霸号叫著唱歌的声音硬是从他指缝里钻了进去。

  林飞成跑到客厅,李兴霸兴致勃勃地跳到沙发上唱。

  林飞成冲进厕所,李兴霸比划著靠在厕所门上唱得款款深情。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

  “我服了你了。”

  林飞成觉得心里闹得慌,再这麽下去,多半他得成内伤。

  李兴霸一招得逞,眼睛一亮,把象是打蔫了的茄子的林飞成一把拉住,又朝卧室拽去。

  “我XX你个OO。”

  林飞成给弄到床上,李兴霸非让他跪著,说这是做M该有的自觉。

  男儿膝下有黄金。这可是黄金啊,林飞成就算怎麽不贪财,也不可能不爱黄金。他是怕了李兴霸那可怕的魔鬼噪音,狠狠地转了头就是一句。

  “别气啊,飞成。”李兴霸嬉皮笑脸地看著乖乖跪在床上的林飞成,正因为马上可以SM这个男人而感到兴奋异常。

  可是该从那儿下手呢?两人都是第一次,有些度还是得把握好的。

  “李兴霸,你整天就搞这搞那的,也不知道你那根筋不对!”

  林飞成被他看得火起,嘴里有开始念念叨叨地骂,不过骂归骂,其实这林飞成心里还是挺兴奋的,不过一想著自己马上要被SM了,还是觉得至少嘴上得骂骂,来表示自己的的节操。他不是一个轻易会被SM的男人,当然更不是一个勾引别人SM自己的来人。林飞成嘴上骂的声音越来越低,还带点气息不顺地喘,後来藏裤子的老二干脆就要站起来了。

  对,给他做个口塞戴上,免得他这麽骂个不停。

  李兴霸脑子里一闪而过SM网站上那众多的口塞样式,最後考虑到自己家里的条件,也没法去弄那马嚼式那麽复杂的东西,只好将就著现有的东西做一个简易的吧。

  “你还真是罗嗦,我可要把你的嘴堵了。”

  “你敢!”林飞成唰地站起来,差点没撞上屋顶。

  “看你这人,说好玩SM的嘛。”李兴霸一边好言相劝,一边琢磨著到底用什麽东西做口塞好。

  “我看你玩死我得了!”

  林飞成气鼓鼓地又跪了下去,下面那根越来越硬得慌。

  诶,有了!

  “飞成,你等著。”

  等著。林飞成看著李兴霸出去,手有点不听使唤地想摸摸下面。操了,怎麽会硬的?他不明白,一边拿手戳了戳那根不老实的棍子,一边探头探脑地去看李兴霸到底拿个什麽回来塞自己的嘴。

  不能说话,只能呻吟。

  那声音……唔嗯……林飞成耳根有点红了,觉得口干舌燥,象是有什麽在烧他的心。

  李兴霸看网站上介绍不少SM道具其实都可以用家里的日常用品来代替。口塞的代替品就有很多,除了篮球皮球之类的大球,其他适合人类口腔大小的球几乎都可以,可是他平时和林飞成都是玩篮球,家里可没什麽高尔夫球和棒球之类的做口塞代替品的东西,好不容易找到个羽毛球,那羽毛没几根了,整个脏兮兮的,要真拿这个堵嘴,林飞成恐怕得吃了自己。

  用什麽好呢。他搓著手想,人转到了厨房里。

  他瞅到眼冰箱,突然一拍手。

  “飞成,乖,张嘴。”

  李兴霸拿了个鸡蛋进来了,他拿手指捏了鸡蛋在林飞成面前晃悠。

  林飞成白了他一眼,把嘴一张。鸡蛋?亏这小子想得出来。

  可是象有什麽不对……

  “等等。”

  就在李兴霸兴致勃勃地要把那鸡蛋塞进林飞成嘴里的一刹那,林飞成忽然把头偏开了,他一把夺了李兴霸手里的鸡蛋,仔细看了看。

  好嘛!蛋壳上还粘著小指甲那麽一块的被风干了的鸡屎!

  “说,这是什麽?”林飞成也不生气,就拿手指指了那块鸡屎给李兴霸看。

  “是什麽……”

  坏了,拿的时候挑了个最大的,一高兴就忘了洗洗。李兴霸装傻充愣。

  “是鸡屎!”

  要不是想著这麽个鸡蛋好歹也是几毛钱,林飞成一定把李兴霸砸得找不到东南西北。

  “你他妈休想我把这块鸡屎含在嘴里!”

  得了,这下一气,下面也蔫了。林飞成还想著好好搞一次的念头也没了,又恼又恨面前这个傻不拉唧还想玩SM的男人。

  “那咱换一个不就得了,瞧你气的。”

  李兴霸把鸡蛋从林飞成手里好声好色地拿回来,面上还不忘记陪个笑脸。

  “这不是第一次吗,总得给我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嘛。”

  “去你的。”林飞成起脚往李兴霸屁股上一踹,腻腻歪歪地又开始数落。“真是看不惯你这傻样,小李子,你要是再给我搞个鸡屎什麽的再上面,今天你就等著我SM你吧!”

  “喳,西太後。”

  李兴霸听林飞成叫自己花名,跳下床跑得远远的。後面林飞成抄了拖鞋就丢,“去你妈的西太後,我还东太後呢!”

  林飞成看著李兴霸捂著脑袋鼠窜出去的样子就想笑,干脆叉了腿就坐床上直乐。

  真是,这人你说他讨厌吧,有时候又傻得可爱,恐怕自己没给气死之前就能给笑死。

  李兴霸又回来了,手藏後头。

  “拿的什麽?这次没鸡屎了吧?”林飞成眉毛轻轻挑了挑。

  “绝对没有!”

  “真没?”

  “当当当当!”

  李兴霸举著个苹果就溜上床了。

  “喜欢吗?”李兴霸把洗得发光的苹果凑到林飞成面前给他看。

  “挺香的,这麽一闻倒是有点饿了。”

  林飞成想咬,李兴霸不干了。

  “别啊,一会玩完你再吃啊!”

  “呸!瞧你那熊样!”

  看著李兴霸把这苹果护得跟他宝似的,林飞成那股鄙视劲又上来了。

  李兴霸倒没理他,仔细摸了小刀在苹果正中钻了个孔。

  “你耗子呢?还打洞。”林飞成看不明白,找机会就又处了李兴霸两句。

查看更多: 李忘风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