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有恨_冷笑对刀锋/李忘风【完结+番外】

  《不应有恨》作者:冷笑对刀锋/李忘风

  文案介绍

  一个爱与不爱的故事。我知道这样讲很庸俗,但是我也没有办法,似乎在爱情故事中,爱与不爱是最容易产生火花产生激荡的主题了,於是我不可免俗地选择了这个几乎有著千年悠久历史的爱情故事的一个主题。

  故事的一开始,冷飞和林傲同为帮派的第一,第二老大,当然後文里我有说道,其实真正有能力,真正该做老大人是林傲。但是林傲是一个变态,他不仅一直暗恋著冷飞,自己还有受虐倾向。在不能表白不能得到内心所爱,以及在林傲自身对这种感情的所感到到理性痛苦的情况下,他几乎过著一种靠自虐来满足病态的生活。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他最终下决心用暴力手段得到冷飞……十三年後,步入中年的林傲回到了中国,又再度遇到冷飞,以及已经成人的冷云中,爱与不爱的故事又开始一个宿命的循环,只不过这次主动和被动的角色转换了,而三人间的矛盾也更激化了……谈到林傲,人如其名,是个有点倨傲不羁,喜欢耍横的角色,而因为他本身是黑帮的人,所以性格里或多或少也带了些阴狠之气,。但是在爱情上,这个人是绝对忠诚,执著甚至可以说可以牺牲自己的角色,当然也是个很偏激自私的人。

  虽然屡屡被打击,但是他还是一直在追求自己所认定的爱情,为了爱,他可以不要脸,不要命,不管冷飞怎麽对他,打断他的手,叫人轮X他,他还是木鱼脑袋,痴心不改。写到这里,我觉得我挺对不起林傲的,把人家好好一个人写得一身残疾不说,而且性格也极度扭曲了,算了,就权当一个为爱疯狂的典型吧。

  冷飞大叔呢,这个人不好说,人家虽然长得很冷酷,但是其实心肠还是老好的。

  其实在林傲没对他XXX之前,他还是很重视这个兄弟的,即使是在林傲对他XXX之後,看到人家被打得半死,他还是舍不得。但是和林傲不同,他是有家有室的人,中国人传统的家庭思想在他心里占有很重要的位置,所以他注定不可能为了林傲而牺牲家庭,相反他会为了家庭而牺牲林傲,冷大叔性格里的确有虚伪自私的一面。

  虽然後来他被林傲的执著所感动,可是同性之爱对他而言仍有禁忌,他还是不能放开去爱。(其实这丫是非常重面子的人,他可以搞地下活动,但是拿到台面上了他就不能接受了。)他也痛恨自己的软弱,但是世俗的潜规则让他这个做惯了正面形象的大叔来说,还是太难逾越了。

  冷云中,这个小同志,小时候是很可爱滴,他还甚至救过林傲一命。

  也正是因为小时侯的遭遇,他和林傲之间似乎比和他爸爸之间更亲近,这也为他成年後迷恋林大叔做了个铺垫。岁月流转,小冷长大後逐渐发现了当年的真相,也发现了自己的爸爸是个怎样自私虚伪的人,原本是造成他们一家不幸的元凶林傲反倒成了他心里的英雄,不过得不到的东西始终最好,小冷於是开始了单相思的日子。然而林傲的回归又点燃了冷家新的纠葛,冷飞因为当年对不起林傲而一心想补偿对方,而冷云中也想趁机表达自己的爱。

  当然一直执著的林傲不会背弃以前的爱人,这就让小冷心理极度扭曲了,他不能理解林傲为什麽仍会爱那个伤过他的冷飞,而在他心理也早就和这个父亲对立了,同时林傲对他的轻视和嘲笑也让小冷这个养尊处优一直受到溺爱的公子感到了极大的愤怒,於是也由爱转恨,开始著手报复林傲和冷飞,但是在报复林傲的同时他还是考虑著怎麽让林傲最终接受他……所以几乎是软硬兼施的,他干下了一系列任性的傻事……主要人物资料:(姓名,年龄,身高,体重,喜好)林傲 41岁 186CM 80KG 玩SM(後来改正了,真的改了吗?= =||)喝酒(但是酒量不好) 兜风(因为腿废了所以更珍惜可以到处跑的日子……)冷飞 44岁182CM 78KG 出席宴会(这可以算吗……)抽烟(老婆死後为了纪念她就不抽了)冷云中 18岁 180CM 74KG 玩电脑 睡觉(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这麽干……)泡吧【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傲哥,医生说那具尸体是冷老大的……”

  沈默了好一会儿,坐在老板椅上挑染了一头金发的男人叹了口气,挥手让进来报告的下人出去。拉下窗帘,他软软地躺在了椅子上,却在瞥见桌上和冷飞拍肩合照的照片觉得内心有一种闷痛的感觉。冷飞,老大,从此以後,你就这麽消失了吗?

  坐在老板椅上的人是狂龙会的2号头目,林傲。前几天狂龙的老大冷飞被人绑架之後,到今天终於有了下落。有人说看到绑架冷飞的车从城郊开过去了,而在附近的一所被烧得漆黑的房子里他们找到了一具焦尸。当时,谁也不敢确认那就是冷飞,只不过旁边一只破壳的劳力士确实和冷飞所戴的一个型号。直到送到医院进行尸检後,狂龙的人彻底丧了气。那具被烧得面目全非的正是他们那个冷酷英俊以手腕强硬著称的狂龙会创始人冷飞的尸体。飞傲双龙曾是这个社团的支柱,如今冷飞死了,总是相伴相随的林傲似乎也在一夜间苍老了下去,背後的人不敢在他面前多谈冷飞的死,谁都知道,林傲和冷飞之间有著多麽深厚的情谊。

  “嫂子,节哀。以後有什麽事我都会替飞哥担起来的。”

  冷飞的丧礼办得很浓重,和他结婚五年的结发妻子燕流云正牵著她和冷飞的儿子冷云中在家属跪席上烧著纸钱落泪。林傲摘下墨镜,露出有些发红的双眼,跪到了这位年过三十依旧是风姿绰约的嫂子面前,冷飞死了,一切他都会担起来的,无论是社团,还是他的家庭。

  “那我就替飞哥还有小中多谢你了。”

  话未尽,燕流云拉著身边还不知到发生了什麽事而在一边看著火盆燃烧而傻笑的儿子跪到了林傲身边,“快磕头叫干爹,小中,以後我们一家孤儿寡母的就指望你了,傲哥。”

  听见冷云中嘴里脆生生的那句“干爹”以及燕流云那满面的泪痕与无助的凄楚,林傲翕动著唇说不出话,只是把冷云中抱进了怀里,心里默念著冷飞的名字……最开始没有了冷飞的日子里,狂龙受到了不少压力,生意场上的,黑道上的,以及警方的,这一切都在林傲的预料当中。墙倒众人推,但现在也还没到树倒猢狲散的地步,冷飞是不在了,可他林傲也不是什麽省油的灯。在过渡期之後,和冷飞一样有著强硬手腕的林傲很快一个人接管下整个社团的生意,把一切又扶上了正轨,而他自己也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待人接物上有些象冷飞以前那样冰冷甚至是有些无情了。但是他对冷飞的家人却很好,经常都抽时间过去对燕流云嘘寒问暖,而他特别是对冷飞的儿子冷云中简直是象对自己亲生的儿子似的,身为狂龙的新任老大,也愿意屈膝为这孩子做牛做马。

  “驾驾~~”

  冷云中冷呵呵地骑在林傲的背上揪住他那头平日里桀骜的挑染了金色的长发做缰绳驱赶了起来,刚从厨房亲自做了饭进来的燕流云看这架势吓了一大跳,急忙过去抱下了这明显是被宠坏了小祖宗,说起来,以前冷飞在的时候,也是这麽宠著这孩子呢,燕流云的眼里不觉有了丝黯然。

  “真是不好意思,傲哥,这孩子被宠坏了。”

  “没事,没事,我这个做干爹的也只能做这些哄哄他了,小中经常哭著找飞哥吧?……”

  看到燕流云又是一副快流泪的样子,拢了拢刚刚被弄乱的长发,林傲无奈地笑了笑,伸过手抱过了闹著还要骑马马的冷云中,“小中乖,吃了饭干爹再陪你玩,好吗?”

  “恩,干爹对我最好了。”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随便哄两句也就破啼而笑了,冷云中肥嘟嘟的小手抹了把鼻涕就直接擦到林傲的衣服上,这一大一小也就那麽又笑了起来。

  燕流云看见这出父慈子孝的画面,想起了冷飞还在的日子,虽然那是个为人冰冷乃至是有些冷酷的人,但是对自己,对儿子却一直很好。可是,就这麽没了,虽然她也知道象冷飞林傲这些江湖上舔著刀口过日的人迟早会出事,但当事实来到面前时,还是不能接受,不能相信。

  “拿开……”

  一栋别墅的地下室里布置的很精致,简直就和楼上的卧室没什麽区别,只不过宽敞的大床上正牢牢地绑著一个被脱到精光的男人,他的四肢都分别用铁铐和皮具双重捆绑著,而皮具上更是用三股皮绳系牢在床头床尾,膝间和手肘也有皮具紧束在床沿的栏杆,而他的整个头部都套在黑色厚重的头套里,眼部是没有开口的,这意味著他被彻底的夺去了视力,而口部则配有可以随时取下的嵌有假阳具的捂口器,脖子处的收口有著可调节松紧的绳口,或许是怕勒著他,绳口收得并不紧,但是同样有三股皮绳连接在绳扣上绑在床头,让他的头连一丝毫的转动也不做不到。有人正试图将食物喂进他的嘴里,可是却只换来一句狠狠的拒绝。似乎是有过不能对他用强的命令,负责喂食的人摇了摇头,拿过旁边的特制塞口用的口罩又堵进了那男人的口中,不再让他发出声音,然後拉过被子盖住了男人的身体。随著一声铁门关上的沈重响声,整个房间又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与黑暗当中,躺在床上,准确说被绑在床上的男人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呜咽。

52书库推荐浏览: 李忘风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