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归路_冷笑对刀锋/李忘风【完结】

  《不归路》作者:冷笑对刀锋/李忘风+青子吟/阿朵文案

  顾枭只是一件工具,常远一直是这么认为的。在两人朝夕相伴的十年中,顾枭任由这个男人挥霍,凌辱,默默无声,从不反抗。

  沉默和服从似乎是一张网,常远察觉到危机时,却已是收网之刻。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枭哥,想用哪条?你的还是我的?”

  常远扔了鞭子,抖了抖手里拎着的两条内裤,冲着被绑在床上的顾枭玩味的笑,一双兴奋的眼睛紧紧盯着顾枭的脸,生怕漏过了他任何一个屈辱的表情。

  床上的男人正仰着头大口喘气,方才的一轮鞭打虽没有让他皮开肉绽,但却留下了一道一道微微浮起的红痕。

  汗水和鞭痕纵横交错的切割着他精壮强健的裸体,常远边晃着手里的内裤边想,顾枭真的很漂亮,三十二岁的男人,深沉而内敛,带一份沧桑,但俊美依然。

  像酒,酿得刚好。

  顾枭的目光,一向深邃而淡泊,即使是看着常远手里用来羞辱他的内裤也不例外。

  “小远……别……我不会喊的。”

  “那可不行。”

  常远干脆的爬上床,一屁股刚好坐在顾枭的阴茎上,撬开他的嘴,便把自己的内裤往里狠狠揉了进去。

  “枭哥,咱们待会可是要玩刺激的,你怎么就知道自己不会喊呢?”

  塞进了自己的内裤,常远又捡起顾枭的内裤继续往他嘴里填,“外面都站着兄弟们呢,你一喊,他们都要进来的,往后你怎么在忠信会待?”

  顾枭的嘴里充斥着内裤的腥燥味,常远的内裤已经快被他自己的顶进食道里了,他憋红了脸,几欲呕吐。

  可顾枭并没挣扎,只是用低低的呜咽声,来表述他的痛苦,来引起常远更加勃发的虐待欲。捆在床头的手悄悄的搅在一起,捏得泛白的关节强压下一阵吐意。

  内裤还剩一点耷拉在顾枭的下巴上,常远终于收了手,估计再塞下去,自己的那条都会取不出来了。

  不过这样更好,常远笑着把那一截内裤轻轻往顾枭鼻子上一盖,腥燥的味道冲入剧烈颤动的鼻腔,床上的身体立刻呛得猛烈的咳嗽起来,却因为嘴被堵死,硬是被憋出了些眼泪。

  “哈哈哈。”

  常远拍拍顾枭的脸,看着他的痛苦和无奈笑出声来,记忆里这个男人从来不哭,坚毅得不可思议,没想到要让他流泪却是这么容易。

  “枭哥,来,硬一硬。”

  顾枭的分身因为虐待的痛苦,一直软软的。他不是M,但他却在这张床上被这个人死去活来的干了十年。

  常远用手去拨弄顾枭的阴茎,动作并不温柔,可是那软软的肉块竟然很快就听话的站立起来,半软不硬的在常远冰凉的手指间颤抖。

  他就是佩服顾枭这一点,竟然能给他做狗做到这份上,只要是他的命令,他从来不拒绝,怎么样都能完成。刚才还一点反应都没有的阳具,就这么几下就能像模像样的耸着。

  “行了,枭哥,忍着点。”

  常远拽过床上的电击器,拿起细长的电极对准了顾枭的马眼。电极做的还算光滑,总算给了做M的一点人性上的关怀,常远玩弄了一会顾枭的冠状沟,待可怜的肉棒分泌了一些晶亮的前列腺液后,他便开始朝细细的小孔中刺进去。

  “唔……”

  顾枭顿时就痛得厉害,他猛地仰起脖子,身体绷得紧紧的,从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呻吟,两条腿不受控制的哆嗦着,龟头溢出更多的液体。

  常远不是第一次插顾枭的阴茎了,但他每次都显得那么痛苦难受,搞到最后往往还会痉挛。

  但玩电击是第一次,不知道这个男人这次又会有什么表情,会哭吗?

  “枭哥,软了,进去不了,你再努把力。”

  电极似乎有点过长了,至少比以前用过的玻璃棒长。顾枭的分身在剧痛之下垂软下去,电极的进入受到了阻碍。

  “枭哥?”

  常远见顾枭满身都是汗,对自己的命令没什么反应,便又凑上前去拍他的脸。顾枭昏昏沉沉的听见常远叫他,勉强睁开眼睛,看到对方不慌不忙的笑脸。

  常远一边笑,一边用手继续去刺激顾枭的龟头,沾了些溢出的湿润液体后,便朝他的后穴里探进去。

  十年了,他太熟悉这具身体了,哪怕只是漫不经心的搅动,他也能准确的刺激到顾枭的敏感之处,果然不出一会,顾枭的分身又颤颤巍巍的抬起头来,且比之前更硬更长。

  常远的酷刑,在双方的配合下得以继续。

  电极点点深入,顾枭的腿越抖越厉害,喉咙的悲鸣仿佛是一只兽在哭泣。正当熟悉的痉挛又要发作的时候,耳边终于传来常远孩子气的笑声。

  “好啦。枭哥潜力无限嘛!”

  绷紧的身体撑到极限般瘫软下来,顾枭喘着气,趁着常远给电击器装电池的短暂的间隙拼命休息,满眼的无奈。

  常远也有些惊讶,那么长竟然也都能全部进去,不知道这次能不能看到他哭。

  “开始咯。”

  常远把电击器的按钮凑到顾枭眼前,在他紧张惶恐的目光中对着开关就那么轻轻的按下去。

  “呜呜……”

  电流一通,顾枭差点就挣开捆绑的链条跳起来,折磨着他生殖器的电流使这个男人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开始冒汗,甚至连会阴部位都湿润起来。

  “枭哥,什么感觉啊?”

  常远设定的通电时间是一分钟,他一边欣赏男人在电击之下不停扭动的身体,一边怜惜的替他擦着脸上源源不断的汗水。

  顾枭的下身抖得尤其厉害,可怜的阴茎被插入着电极,在他平坦的小腹上夸张的来回跳动。他望着常远,眼睛里尽是酸楚的哀求。

  可常远就那么挂着人畜无伤的笑容,倚在一边看着他的痛苦,还时不时替他抹一把汗。

  整整一分钟,一秒都没少,电击器停了下来。

  顾枭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发现常远正拿着另一个电极往他的后穴刺去。

  “呜--呜--”

  顾枭拼命摇头扭腰,阻止常远的动作,喉咙里惊恐的惨呼一声比一声响亮。可他手脚被束缚,再怎么挣扎都只是瓮的鳖,细长的电极在他的肠道里左突右刺,稳稳的停在了他致命的敏感点上。

  “这次两分钟吧。”

  常远调了调手里的开关,没看见顾枭眼低那一抹凄惨心冷的神色。

  电流再次接通,顾枭比方才挣扎得更甚。

  常远这次不在旁边靠着了,而是认真的趴在顾枭的后穴旁边,仔细的观察着男人上下两处的反应。

  第2章

  顾枭的后穴收缩得很厉害,大概是因为电流的刺激,使得他的肠道改变了原有的蠕动频率。常远看着那一向闭得紧紧,显得清心寡欲的穴口此刻正一反常态,疯狂的吞吐着含在其间的电棒,他就知道顾枭肯定痛得厉害。

  柔韧精瘦的窄腰以混乱的频率在床单上扭动挣扎,时而高高挺起,时而重重跌落。正在饱受电流折磨的阴茎挺得直直的,却显得异常僵硬,顶端溢出一股又一股的浊白似乎并不是快乐的象征。

  不会搞废了吧?

  常远看着顾枭那狂乱收缩的后穴,和硬得不太正常的阴茎,眼睛里也蒙上一层担忧。他拿起开关上的计时器看了看,算了,反正就差五十秒了,顾枭,你忍着吧。

  电击又不是没人玩过,别人都不会废掉,何况是顾枭。

  常远这么一想,眼睛又被冷酷狡黠的笑给填满了。

  现在自己是什么丑态呢?顾枭无法思考的脑子里忽然冒出这样一个疑问。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腰在动,后穴在动,大腿在哆嗦,可他控制不了。

  顾枭的眼睛其实很漂亮,黑而深,睫毛也长,只是此刻眼睛里的色彩太凌乱了,似乎完全沉陷在一种极乐和极苦的矛盾之中。

  原来还是有快感嘛!常远从顾枭的眼睛里得出这个结论。

  顾枭的眼睛一般是不会透露任何信息的,但是精神快崩溃的时候除外,常远就是喜欢看这个时候的顾枭,好像在被迫向人展示着血淋淋的伤口,还任人翻弄。

  可他鲜少有把顾枭逼到这地步的时候,这一次,他又成功了一回。不过同样的法子下次就不见得凑效了。

  忽然,顾枭眼睛里的光收敛了,虽然仍是茫然空洞的,但显然已经被理智控制住了。

  常远不满的拿起计时器一看,果然,是电击已经停止了。

  或许应该继续,常远把计时器拿在手里把玩一会,又看了看顾枭苍白的脸色和依旧在颤抖的大腿,终于不耐烦的一巴掌甩到他脸上,“滚去做饭,男婊子!”

52书库推荐浏览: 李忘风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