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哥的故事_冷笑对刀锋/李忘风【完结+特典】

  《虎哥的故事(出书版)》作者:冷笑对刀锋/李忘风系列:代售书系

  编号:027

  书名:虎哥的故事

  作者:冷笑对刀锋

  绘者:紫玉冰心

  出版日:2010/7/1

  级别:限制级

  (原名筋肉系GV男的故事)

  一个有着神秘过去的擦皮鞋的大叔为了生计而从事国内GV製作。

  通过很黄很暴力的GV拍摄,大叔不仅满足了自己的欲望,也过上了比较顺心的生活,但是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大叔一直逃避着的过往,

  逃避着的人终于在层层扑朔迷离之后清晰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于是故事更黄更暴力了(喂,骗你们的= =+)

  本文涉及大量S M,重口H等内容,未成年限制阅读。

  N P总受,筋肉大叔受=W=,偏同志风描写。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谢寅虎坐在他那张小板凳上已经一个下午了。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经济危机的原因,现在每天的擦鞋生意也不好做了,以前盾这儿一天能擦上几十个,可现在一天能擦十多个他就偷笑了。

  他半眯着一双看上去很锋锐的眼,在一根便宜的红梅升腾起的烟雾中,窥看着这个在噪音与汽车尾气夹杂着变得更加朦胧的城市。

  一根烟抽完了,谢寅虎咬了咬烟屁股,轻轻地把它从嘴里呸了出去,然后才开始慢吞吞地收拾擦皮鞋的工具。

  今年三十五谁的谢寅虎是这条街上唯一一个擦皮鞋的男人,除了他之外,这一排擦皮鞋的都是女人。

  说来也奇怪,长得人高马大,相貌堂堂的谢寅虎好像不怕人笑话似的,在这条街一擦就是两年,硬是没有去找一副更适合他这高大身板的工作,也没挪个地方。

  “虎子,就这么回去了啊?怎么今天不和姐抢客人了?”

  在谢寅虎旁边摆摊的胖嫂生意一向比他好些,平时和谢寅虎也算是处得好,所以说起话来也不见外。

  谢寅虎嘿嘿一笑,摘下被鞋油膏染得黑糊糊的手套,拢了拢那头有些因为在街边吃了一天灰尘而有些发腻的头发。

  “老子今晚约了人,得早点回去。”

  “哟,就你这样儿,还约人?怕是哪家姑娘瞎了眼吧!哈哈哈哈……”

  一向口无遮拦的胖嫂笑得前仰后合,惹得旁边还在继续等待生意的擦鞋匠也哈哈大笑了起来。

  谢寅虎好气又好笑地挑了一下两道浓密的剑眉,哈哈大笑道,“狗日的死肥婆,你虎哥我情人多得是,一天约一个,一年只怕都约不完!”

  “吹吧,你丫就吹吧!”

  伴随着众人的哄笑着,谢寅虎不以为意地也背上了擦鞋箱,步履缓慢地往回走去。

  就快下雨了,谢寅虎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他的腿痛得厉害,快十年的旧伤了,一刀阴雨天就犯痛,这也是他为什么提早收摊的原因。

  摸了摸口袋,掏出一把零碎票子,谢寅虎点了点,今天的收入一共是十七元五毛,将就着还能买根猪蹄下酒。

  “老板,来根猪蹄。”

  “哟,虎哥由来买猪蹄啦。”

  楼道旁是一个卖卤菜的摊子,在这儿附近已经摆了大概有十年吧,谢寅虎第一天搬进来时就喜欢上了这家卖的猪蹄。

  一根猪蹄称下来,九两三钱,老板替谢寅虎剁好放进塑胶口袋装好。

  “虎哥都是老熟人了,那三钱就抹了,你给个十八块就行了!”

  谢寅虎嘴角一抽,不好意思地却有垂涎欲滴地盯着那根猪蹄。

  “今天真不巧,身上只有十七块五,你看再便宜五毛行不?要不等我明天补给你。”

  “哎,都是老邻居了,说这些,好好,你拿去就是,小生意还得靠你们多关照。”

  好在卖猪蹄的老板是个爽利人,一听谢寅虎的话,当即就把猪蹄递了过去。

  “嗯,那多谢了。”

  谢寅虎拎猪蹄,这才心满意足地转了身。

  到现在,谢寅虎还是一点都不懂收敛,往往手里有点钱当天就能全用出去,怪不得有人背地里骂他活该穷一辈子。

  他这样的人当然没有“家”的,所谓的“家”不过是挤了十个人的黑租屋,人虽然挤得多了点,但是重要的事故租金便宜,想这样的租屋,一个与一个人摊到头上一要一百元,而一百元谢寅虎省省还是拿得出来的。

  和谢寅虎住一堆的大多是外来谋生的农民工,包括谢寅虎在内都是群五大三粗的爷们儿,这屋里到处丢着穿过的内裤和袜子,一股子尿骚味,简直就像猪窝。

  所以说胖嫂之前担心哪家姑娘瞎眼的事根本就是个屁,就算谢寅虎真的敢约姑娘,人家只怕不敢跟他回家。

  再说了,谢寅虎的心里根本就不是装女人的地儿,他喜欢的是——男人。

  谢寅虎的床位在靠厕所那间卧室的下铺,他把猪蹄往已经很久没洗的床单上一丢,弯下腰脱了鞋子就爬到了床上,现在时候还早,那些出去打工的民工们还没回来,所以屋里还算安静。

  摸到床头的酒瓶,谢寅虎拧开就往嘴里灌,这种阴雨天喝点酒暖暖身子最好了。

  卤猪蹄还是还是一如既往的美味,谢寅虎吃得很快,没一会儿就把九两三钱的猪蹄都落了肚。

  虽然没吃饱,但是对他来说也够了,很多年之前,他就学会了不贪。

  又灌了两口酒,谢寅虎觉得脸有些热了,他就着刚拿过卤猪蹄的手在面上抹了一把,重重地喘了口气。

  “啧……”

  他斜睨了一眼凌乱的屋子,看到自己的床脚多了双袜子。

  小意饶有兴趣地把那只袜子拿了过来,放在鼻子下深深地嗅了嗅,好一股臭臊味,真是够爷们儿气的。

  这股刺鼻的味道搁在别人那里可算够恶心了,但是谢寅虎的脸上却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他左右看了下,确定屋里没人之后,一把抽开皮带,拉下鼓鼓囊囊的内裤,把里面藏着那根东西放了出来。

  冒着一股酸气的袜子被谢寅虎当作宝贝一眼的捏在手里,嗅着那股子酸臭味,他的气息也开始喘的得越来越重了。

  谢寅虎一脸淫荡地盯着自己胯下那根肉棒大概几秒钟之后,撑开那只臭袜子,将它从自己饱满的龟头处套了下去,一直兜到根部。

  “呃哈……”

  棉质的袜面摩擦着脆弱而敏感的男根,谢寅虎爽得脸嘴唇都有点颤抖了。

  他一把握紧了扎在根部的袜子口,另一只手则摸到了龟头上,用滚烫的掌心慢慢地开始有规律的摩擦。

  这样的事他背着人不知道干过多少次了,当然熟练。

  已经污脏的袜子表面很快就被谢寅虎龟头分泌出的前列腺液打湿了,一片透明的痕迹在袜子顶部渗透扩散开,顺便也把那颗大龟头的形状完全描摹了出来。

  这个时候,谢寅虎的脸上的筋肉绷得有点紧,他咬住腮帮子,鹰隼的目光半点不含糊,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可不是发神经。

  粗糙而宽大的手掌将他的男根完全裹住了,长着老茧的大拇指则隔着棉袜的表层,就这湿嗒嗒的前列腺液狠狠地摩擦着“哭”得越来越厉害的龟头。

  “呼……哈……”

  谢寅虎聚精会神地用一只臭袜子自慰,自慰得不亦乐乎,那具高大的身躯也渐渐侧躺了下去,蜷在狭窄的板床上,整个身体的颤抖把上下铺的床架豆摇得嘎吱作响。

  床架嘎吱作响的时候,谢寅虎的双手捣弄出的水声也不弱,他听着那滑腻腻的声音,粗大的喉结不停地滑动吞咽,嗓子里干渴得几乎要冒烟。

  突然,侧躺在床上的背影微微一窒,一声叹息也悠悠地从谢寅虎的嘴里吐了出来。

  他精疲力竭地松开了手,刚才一番折腾之后,遇到阴雨天就会隐痛的腿脚似乎更有些不舒服了,不过夜难得经验有机会,正在壮年性欲旺盛的谢寅虎当然想趁机一口气爽个够。

  过了会儿,谢寅虎估摸着同住的农民工可能会回来了,这才费力地坐了起来。

  他看了眼阴茎上那只被自己射得满满的臭袜子,嘴边不由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笑。

  谢寅虎取下那只不知是谁的袜子,又拿在手里捏了一会,更放到鼻子闻了闻,总觉得就这么丢了太可惜,干脆就压倒了已经睡得发黑的枕头下面,权当是个收藏。

  那枕头下可藏了不少好东西了,除了这只袜子外,还有一条风干多时的内裤,不用说,和袜子一样,这条内裤也不可能是什么干净的货色,那可都是谢寅虎的收集。

  谢寅虎喜欢爷们儿,那是真心的,所以连带着爷们儿穿过的袜子内裤他都喜欢了。

查看更多: 李忘风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