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见钟情_飞鸟鲨鱼【完结】(3)

  从电梯里出来,站在家门前,许帆又好好地整了整衣领,这才扬起笑容,将钥匙推进锁里,轻轻一转,满面桃花地进了家。

  “honey老妈,陈叔叔,陈兄弟,你们好啊!”

  屋子里的三人正围着餐桌闲聊,桌上有罩子罩着满桌菜肴,闻言他们纷纷转过了头。

  许帆的笑容瞬间凝固起来,空调的冷风拂面而来,碎裂了他满面的欣喜。

  许帆惊诧地举着手指,花瓣一样的眼睛瞪得滚圆,眼白都露了出来:“你……你……你……你……”

  邵宁淡淡对他点点头,大方道:“许帆,好久不见。”

  许帆看向自己的老妈,又看向老妈身边的陈叔叔。怪不得那会儿看照片觉得陈叔叔顺眼,原来这两张脸真是很相似的!他们是……是父子?!

  李素珊迎着儿子的目光,走过去拉着许帆坐下,笑道:“哎,原来你和小宁早就认识啊?这样也好,你们年轻人,本来又都认识,相处起来肯定很顺当。”

  许帆张了张嘴巴,看向邵宁身边的那位中年人。

  陈江海笑弯一双眼:“许帆啊,叔叔第一次见面,来的匆忙,也没准备什么大礼,给你带了一只钢笔,放你房间的书桌上了。待会你去瞧瞧,喜欢不喜欢。”

  许帆怔愣半晌,视线避过邵宁,看向陈江海:“叔叔你和小……邵宁,是父子啊?不同姓的?”

  陈江海从容地笑笑:“我父亲是过继的,本姓是邵,所以女儿跟我姓,儿子恢复了本姓。”

  这么说,他们是父子。

  这么说,老妈的这个男朋友,是邵宁的老爸?

  这他妈也太坑人了!

  许帆只觉眼前阵阵发黑,过往荒唐的岁月快进一般地在脑海里闪过,他不敢看邵宁,一顿饭吃得惊心动魄,连发言也很少。

  李素珊奇道:“这小崽子今天怎么转性了?这么安静?”

  许帆对着老妈,勉强地笑笑:“工作累。”

  邵宁不动声色地看了许帆一眼。许帆没抬头看他,但就是知道他在瞟自己,一颗心顿时蹦如擂鼓。

  没办法,他从前就这样。邵宁跟那些他喜欢过的人通通都不同,哪儿不同,偏偏也说不清。邵宁身上总是有那么一股气质,你看他一眼,目光便流转不开了,那个姿态会经年累月地刻在心底里,似乎一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忘记不了。

  邵宁放下碗筷,淡淡道:“我饱了,谢谢阿姨款待,菜很可口。”

  李素珊道:“没有没有,都是很普通的家常菜。我也是……在许帆他爸走了后才慢慢摸索会的,做的不好吃,你们担待。”

  陈江海扒干净碗里饭,道:“我也饱了,素珊,菜很好,很对口味。”

  三人都吃饱了,只有许帆还在小鸡啄米。

  许帆抬头,差点对上对面邵宁的眼光,登时又低下头,支吾道:“啊,你们都饱啦?你们去……去看电视,不用管我,待会我收拾。”

  李素珊摸摸儿子的脑袋,心想这小崽子今天可真是乖!她起身,带着陈江海和邵宁去了客厅。

  许帆隔着一个屏风,才终于敢抬头看向邵宁。

  那颀长的身影在屏风后面,显得影影绰绰。许帆想起以前自己的任性荒唐,忽然又想到了许盛名,鼻子有些发酸。

  他很少想起许盛名,但是这个时刻,就不自制地在想他。许盛名总是骂他,斥责里带着浓浓的威严,骂完了,转身却又塞给他一张不限额度的信用卡,由得他去挥霍。

  不过,此刻他才意识到,这竟然是他第一次见到跟邵宁有关的人。

  一直以来,他都不知道邵宁的家世、亲人、朋友。邵宁像童话里蒙着一层迷雾的魔法师,总能牵扯出意外的惊喜。许帆心里不禁有些好奇,时隔五年,邵宁到底是谁?

  一盘菜从热到冷,许帆索然无味地放下碗筷,抬头却见陈江海走了过来,邵宁依旧坐在老妈身边,温文尔雅地笑着。

  陈江海坐到许帆对面,手指在桌面敲了敲,“许帆,呃,叔叔也不跟你见外,我们聊聊?”

  许帆双手交握,略带忐忑地看了陈江海一眼。他总觉得这叔叔睿智异常,或许看出了他和邵宁之间的什么。

  他和邵宁之间有什么?其实什么都没有,一直以来都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

  陈江海温和地笑道:“小帆,你是年轻人,那么我们也换一种年轻人的交谈方式。叔叔今年五十有三,比你妈妈大个几岁。手底下有一家公司,规模不大不小,叫翔飞,有一个儿子,你见到了并且也认识,在我公司帮我做事,有一个女儿,在海外留学。女儿比儿子略小几岁。”

  许帆诧异地睁大眼,一是不理解他为什么跟自己说这些,二是陈江海竟然是翔飞的老板?那么邵宁也就是……许帆忽然觉得喘不过气,邵宁竟然是流落在外的翔飞少爷,那他当时还这么欺负他,许帆觉得自己完了,现在自己无权无势无金钱,邵宁一个手指头就能捏死他。

  陈江海笑意盎然地看着许帆:“我是觉得,坦诚相见比日后慢慢了解的好。我这人就是这样的脾气性格,喜欢一开始把话都说开了。小帆你看,叔叔怎么样?”

  许帆瞪大眼,一肚子的问题,最后只化作一句:“叔叔你……喜欢我老妈?”

  陈江海低下头浅笑,神态和邵宁如出一辙,“喜欢,你妈身上,能看到家的影子。你们家的事儿,当年我也听说过,只是当时北边的生意我们公司没有扩展到,所以了解的不是很清楚。你妈能从这事儿里挺过来,很不容易。现在我遇到了她,想好好给你们母子一个家。”

  他说得真诚,一点也不虚假肉麻。

  许帆低下头,木讷地,“哦。”

  陈江海是个聪明的生意人,他知道要想夺得美人芳心,还得从她儿子下手,因此他敲着桌面,继续道:“许总,你看,陈叔叔入的了眼不?入的了的话,就让你妈跟我把合同签了吧,叔叔一把年纪了,也打算玩一场闪婚。”

  许帆这回倒是沉静思索了起来,心底里来说,他挺喜欢这陈江海。这人睿智,大度,还有一些幽默感,相信他能给老妈幸福。许帆抬起头,明亮的眼睛直视陈江海:“叔叔,我妈喜欢就好,我不会干涉的。”

  陈江海听到了想要的,笑着拍了拍许帆的手背,掌心温暖,隐约有父亲的味道。

  许帆看他转身往客厅走,忽然对着他的背影问道:“叔叔,五年前,邵宁他一个人在外面打工,我记得他生活得挺辛苦。”

  陈江海背对着许帆,声音温和而笃定:“鹰的第一次飞翔,总不会太顺利,这个时候老鹰会在一旁看着他不停地摔倒起飞,但从来不会去扶他一把。”

  许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随即想起陈江海看不见,忙道:“您真是一个好父亲。”

  陈江海轻笑一声,依旧是背对着许帆:“小帆,如果有机会成为一家人,我也会这样培养你。”

  许帆想起五年前邵宁住的那栋小出租屋,以及每天下课后匆匆赶去兼职的样子,心下顿时一阵恶寒。

  等他收拾完了碗筷,邵宁父子也打算告辞了,许帆忙跟着老妈一起把人送到门口。

  邵宁挑挑眉,忽然开口道:“许帆,送我们一段。”

  许帆愣了一下,直到李素珊在身后推他,他才赶忙换了鞋,跟在邵宁背后出去。

  邵宁对陈江海道:“爸,你去车里等我,我跟许帆很久不见了,说些话。”

  陈江海头也不回地进了电梯。

  邵宁转身,淡淡看了许帆一眼,道:“你跟我来。”

  他将许帆带到了安全楼梯,一般的电视里,这里都是杀人灭口的好地方。

  许帆有很多的搞怪细胞,都可以在此刻发挥,然而由于面对的人是邵宁,他终究只是沉默低头。

  最终邵宁先开了口,一如既往的冷淡语气,仿佛五年时光在他身上停止了流逝。“很久没见了啊。”

  许帆咂巴一下嘴唇,“恩。”

  邵宁:“当初你走得很突然,一下就消失了。”

  许帆:“啊?哦,恩。”

  邵宁眯了眯眼,忽然忘了自己喊许帆来的真正用意。

  关于许家大厦崩塌的事,他当时是知道的,因此更明白当时盛名之所以会倒,完全是因为最后一笔资金的周转不灵。最后一笔资金的来源策划案,许盛名花了很多心思,然而到开盘的前一天,竞争项目品牌忽然打出了他原本策划中的广告,瞬间,岌岌可危的许家资金链被切断,许盛名就是在那一天坠楼的。

  策划案泄露,在商战里根本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盛名被收购后,原本属于许家的股份出售了一大半,然而剩下的那一小部分,却是落到一个叫顾友杰的人手里。

52书库推荐浏览: 飞鸟鲨鱼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