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郎.爱_秋至水【完结】

  《新郎。爱》作者:秋至水【完结】

  肖杨没有想到自己会收到何竞燎的婚贴,何竞燎是和他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从小学到大学他们读得都是一个学校,那时候他们就像一对形影不离的双胞胎一样,整天粘在一起,他曾经以为自己会和何竞燎这样子过一辈子,永远都不会分开,但是想要一辈子在一起的人恐怕只有自己吧?肖杨暗淡地想著。

  虽然不想要参加这个令他窒息的婚礼,但是肖杨还是来了,进入宴会厅的第一眼他就看到了何竞燎,他的目光一下子变得贪婪起来,和印象中的何竞燎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只是他变得成熟了许多,更有男人味了,修长而结实的身体完美地裹著一身黑色的西装站在娇小的新娘身边更加显得高大,小麦色的肤色因为喝了一点酒而脸泛著微红,两道浓浓的剑眉因为兴奋而微挑,越发显得英气逼人!

  自己有多久没有看到他了?已经三年了吧,自从大学毕业典礼那一天後,何竞燎便像逃离自己一样地去了英国,从此以後就和自己断了消息,要不是双方的父母还有联系,恐怕他连请帖都不会发给自己!

  何竞燎也看到了他,似乎有些意外,眼睛有些瞪大,意识到肖杨赤裸裸地直视著自己,他似乎有些尴尬地将头别了过去。肖杨美丽的脸上泛起了苦笑,自己还能指望什麽?他没有把自己赶出去已经很好了!在自己对他做了那样的事情之後!

  "小杨,你来了!快点过来!"倒是何母看到肖杨以後热情地招呼著,将肖杨拉到了何竞燎和新娘的面前,笑呵呵地对何竞燎说,"小燎,你看妈妈是不是很细心,帮你把小杨也叫过来了!""呵呵,还是老妈细心。"何竞燎干笑著,显然并不想看到肖杨,新娘有些好奇地看著肖杨,这个男人长得比女人还要漂亮,虽然只是比何竞燎矮了一点,但是却显得有些纤细,白净的皮肤配上精致的五官,眼珠子是透明的琥珀色,就像现在流行的SD娃娃中的王子一般,和自己的新郎完全是两种不同的类型,忍不住问道: "竞燎,这是谁?""他是……"何竞燎犹豫著,不知道该怎麽开口,倒是肖杨先开了口,脸上泛著迷人的微笑说:"你好,我是竞燎最好的朋友,我们可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铁党。"他的余光看向何竞燎,而对方对自己这样的介绍似乎相当不满,脸色不是很好看地别了过去,他脸上的笑也暗淡了下来,这个"最好的朋友"前面只能加个曾经,现在已经不再是,而这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的!本来他们可以做一辈子的好朋友的,都是因为自己太过贪心了……新娘有些吃惊,埋怨地看著何竞燎说:"你怎麽都没有对我提起?""呵呵……"何竞燎掩饰地笑著,"我们在一起提我一个人的事还不够吗?""油嘴滑舌!"新娘笑著戳了一下何竞燎的鼻尖,让肖杨嫉妒地想要推开她──可是他根本没有这麽做的权利,该被推开的是自己!

  "不过小杨呀,你也真是的,大学毕业以後就不来我们家玩了,虽然小燎去了英国,但是好歹我们也是看著你长大的何伯伯何伯母嘛,都不来看看我们,小燎从英国回来了,你也没出现过,要不是我这次发请帖,你是不是就这麽把我们给忘记了!"何母抱怨著。

  肖杨落寞地看著何竞燎,淡淡地苦涩著说:"我怎麽会忘记呢?只是竞燎忙,我也没敢来打扰……""是你肖大少比较忙吧!"别人听著这话像是玩笑话,只有肖杨能够听出这句话的火气,心里的苦味更浓,他对自己始终是有气,这是他自己活该……何母也听出了儿子的不友善,慌忙打圆场地说:"小杨有没有看到我的乖孙子?说起来我那个乖孙子长得和小杨你还真的很像呢!""乖孙子?"肖杨迷茫地看向新郎新娘,他们不是才结婚吗?怎麽会孩子都有了?还是说他们先上车後补票?"你们孩子都有了?恭喜……"他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只是他这话一出,新娘的神情有些尴尬,而何竞燎似乎变得更加愤怒,如果不是因为是自己的婚礼,他相信何竞燎一定已经恶狠狠地揍起自己一顿了!他说错什麽吗?

  "哎呀,你误会了,小念是……"何母慌忙开口解释,话还没有说完却被何竞燎打断了,何竞燎急急地说,"妈,这里有我就好,你先去照顾小念吧,我前面看他快要睡觉的样子。"肖杨看得出来,何竞燎不大愿意在自己面前谈论过多关於自己的私人问题,他已经彻彻底底地被他排斥在他的生活圈子之外了!

  "这……"何母犹豫了一下,看向儿子,见儿子点点头,她应了一声"好","我先去把小念哄睡了再来。"【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何母走了,肖杨一下子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多余的人,不知道该怎麽面对他们夫妻,这个时候,何竞燎新娘双方的亲朋好友都来劝酒,把何竞燎和新娘拉过去喝酒了。他看著何竞燎在人群里笑著,豪爽地喝著酒,凄笑著,只觉得自己和何竞燎完全属於不同的空间。

  他该离去的,可是目光跟随著何竞燎,却怎麽也不想离开,明明心里痛得要死,他却像个受虐狂一样傻傻地站在那里。

  "学长,怎麽不过去一起喝酒?"突然一个腼腆的声音问著,肖杨看向他,眼前这个大男生有些面熟,只是一时之间倒有些想不起来了。

  "学长不认识我了?"那人显得有些沮丧,不过很快又恢复了过来,开朗地笑著,"我是低学长一届体育部的乔孟飞呀,我们以前还一起打过球呢。""哦,我想起来了,是你呀。"肖杨客套地说著,而乔孟飞则一下子变得兴奋起来,"没想到学长还记得我!走!我们一起去喝酒!"不等肖杨拒绝,乔孟飞就把肖杨拉进了人群,跟著一帮子人一起起哄著劝酒,何竞燎原本大笑著的脸,看到了肖杨之後,冷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笑容,和大家又笑又喝的,却始终对肖杨不理不睬。

  肖杨当然能够感觉地出来,站在热闹的人群之中,他却意外地觉得孤独,想要就此转头离去,但是看著何竞燎被灌得整个人都有些东倒西歪了,他又十分地不舍,慌忙上前为他挡酒:"我来替竞燎喝吧。"何竞燎看也不看他一眼,一把推开他,接过酒灌得更加厉害了,看得他直心疼,只是他知道自己在何竞燎心目当中不再是原来那个肖杨了,不可能劝得住他,反而会适得其反,真的是自己该离去的时候了……肖杨黯淡地从人群里退出来,就看到何母在一边招手示意他过去。

  "小杨,我先带小念回去了,你看著点小燎,小燎也真是的,今天当新郎倌完全不知道分寸,等会你帮我送他们回去。"何母轻声说著,手里抱著个两岁左右的小孩,那小孩已经睡了,整个人趴在何母的怀里看不清长相,肖杨想这一定就是刚刚他们说的何竞燎的孩子了,没想到他们孩子都这麽大了,肖杨只觉得自己的心痛得都已经不像是人类的心脏了!

  但是何母得请求他无法拒绝,点点头,在一边静静地等待著喧哗的结束,客人们渐渐散去,何竞燎和新娘醉得东倒西歪的,他尽责把他们两个人运送到他们的新房。

  先把醉得比何竞燎还要厉害完全睡去的新娘搬到了卧室的床上,肖杨最後嫉妒地看了一眼新娘,转身出去打算将何竞燎送到新娘的身边,这是他对何竞燎最後所能做的事,从此以後,他不会再出现在何竞燎的生活里的!他──祝他们幸福!

  他走到大厅里,看到何竞燎颓靡得坐倒在沙发上,後仰的姿势舒展著双腿将他的身材诱人地呈现在自己的面前,肖杨在一瞬间有了把何竞燎绑架走的念头!他真不想让除了自己以外的人看到这麽诱人的何竞燎!

  但是不行!他已经错过一次了,不能再错第二次了!肖杨走上前,扶起何竞燎,轻拍著他的脸,叫著他的名字:"竞燎?竞燎?醒醒……"何竞燎迷蒙地张开醉醺醺的双眼,突然撩人地笑著叫了一声:"杨……"不禁令肖杨的心剧烈地起伏了一下,但是很快地他拼命提醒自己现在的何竞燎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谁!

  他叹息著就要把何竞燎扶进卧室,却被何竞燎猛然推开,何竞燎突然大叫著:"热……好热……"然後拉扯著自己的衣服,甚至当著肖杨的面开始脱掉自己的裤子,一下子将自己的下半身裸露在肖杨的面前,修长蜜色的大腿,中间漂亮的男性微微地勃起,看得肖杨只觉得一下子血冲到脑子里去,他都快要流鼻血了!

  "竞燎?"他试探性地叫著,却看到半裸的何竞燎又倒回了沙发上,匀净的小腿无力斜倚在椅背上,另一只脚挂在沙发的外沿上,形成张开双腿的淫荡模样,结实的小腹随著呼吸起伏著,半畅的衬衫半遮半掩著胸前的红点,让肖杨只觉得自己浑身发热,在他的大脑还没来得及思考的时候,他已经低头埋在何竞燎美丽的腹下。

52书库推荐浏览: 秋至水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