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林下风_绿角马【完结】

  《见林下风》作者:绿角马【完结】

  文案:

  嘻笑之作,笑笑就好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修,方莫愚 ┃ 配角: ┃ 其它:青梅竹马 温馨【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文摘:

  警察陆守江同志清楚地说:“你意志坚定、动作流畅、思维敏捷、言辞犀利。

  这种种表现放在薛哲身上叫正常,放在你身上叫反常。

  古代犯罪心理学早已指出:事有反常即为妖!所以何修,你现在很妖。”

  警察同志的话有证有据,铿锵有力。众人敬佩地向警察同志行注目礼。

  妖人何修吐血三升。

  薛哲考虑把何修和他爷爷放在一起祭奠。

  见林下风 正文 一

  章节字数:3366 更新时间:08-07-25 07:27

  方莫愚顶着个大太阳西装革履地在自家天井围着百年古树绕了一多钟头,移树的工人都上一边儿荫凉地儿歇着去了。

  何修恶毒地瞪着何修,恨不得太阳再大点把方莫愚那张欺世盗名的脸烤几个洞,浑不觉自个儿已经汗湿重衫了。

  “小修啊”方莫愚开金口了。何修抢上一步,恭恭敬敬地应声:“方爷,您吩咐。”

  一边的工人精神一震,终于可以开工了,大伏天这二位穿西装的不热,他们穿背心短裤的可热,再磨蹭会儿就中午了!

  方莫愚满怀深情地说:“我对这棵树还是很有感情的啊。”

  “所以要给你移别墅去。现在开挖成吗?”何修热情地催促。

  “我对这房子也是很有感情的啊!”

  “所以我们只挖树,不拆房。”那是动迁办的事儿。

  方莫愚哀怨地看了一眼何修:“我们是从小青梅竹马的邻居,现在这一片要拆迁了,小修没有一点伤感嘛?”

  伤感是没有,快感倒是大大的。

  何修和方莫愚的确是邻居,可住房水平不在一个档次。

  方莫愚住的那叫老洋房,上下三层带前后天井;何修住的那叫亭子间,石窟门二楼三楼转弯处一个小间――面积没有方莫愚家天井大。

  ――还有好几万块的安置费,将来用来娶媳妇!L他妈的,对老子来说动迁就是脱贫,老子分到的是两房两厅――虽然离市中心比到江苏省还远“伤感,当然伤感,怎么说也是住了二十多年了嘛。我们现在挖吗?”何修契而不舍,今天不把这颗破树挪走,明天挪地方的就是他自己了。一想到顶头上司薛哲那张没血色的小白脸,何修心里直发毛。

  方莫愚看何修一眼看树一眼,看树一眼看何修一眼,满脸的忆古思今感慨万千,看得何修心里的毛直接炸开。

  何修做了几个深呼吸,表情更诚恳:“莫愚兄,你看,都快中午了,这树根深,要挖出来怎么也得两三个钟头,这四十来度,总不好叫人家在中午十二点到两点最热时候挖吧,都不容易。开挖吧!”

  何修同志说得很动情,充分表达了他对工人阶级农民工兄弟境遇的深刻同情。

  五六道鄙夷仇视的眼光立刻射向方莫愚。

  何修做垂头无奈状,嘴能咧到耳根――他妈的方莫愚,今天晚上能有人给你套麻袋打闷棍。

  方莫愚打个寒战。

  镇定了一下,方莫愚冲工人们笑:“师傅们辛苦了,开挖吧,给大伙准备了凉茶,上屋里喝一口再干。这么大热天,你们老板肯定会多给点辛苦钱的,你说是吧,何工?”

  视线立刻转到何修身上,五六个粗壮大汉渴望地看着何同志,害何修大热天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当然,当然。”何修边擦汗边回应。薛哲知道了肯定会宰了他的=_=。

  这边弄堂深处挖树挖得热火朝天,那边弄堂口一群阿姨大妈三叔六公也没闲着,围着个交警指着横在弄堂口的小卡车叙述的绘声绘色。

  “警察同志,您看,这车早上八点不到就来了,这都十一点多了,还在这儿停着。”

  “您知道我们也不是不讲人情,这片要拆迁谁家不搬点东西啊,都是街里街坊的,可就他们那速度,晚上也搬不走啊。”

  “……”。

  “……”。

  “……”。

  大爷大妈七嘴八舌,小交警听着有点晕。一胖大妈眼看警察同志听不明白,索性把这小孩拽进弄堂直奔方家。

  就这弄里弄外几步路大婶还不忘数落人小警察几句:“你这小同志长的不错,当人民警察也出息,怎么就是听不明白话呢?理解能力太差。”

  大妈铿锵有力的给警察同志下了论断。郁闷得小交警想自杀以谢天下。

  不过警察同志的心情转变很快,跨进方家大门看清天井里站着的几号人他就不想自杀了――他想杀人。

  “方莫愚!何修!”警察同志恶狠狠的喊出这两个名字。

  “陆守江!”

  “陆守江!”

  两声尖叫同时响起,吓退若干热心群众。=_=

  XX大学工程建筑设计学院,简称建院,以盛产伟人、名人、美人而称着于中国大学教育界,隐隐一方领袖之姿,地位崇高。

  方莫愚、何修、以及警察陆守江同志均毕业于该院。

  此三人是同年,因该院切实贯彻以貌取人的优良传统,是以包括方、何、陆三人在内的若干新生一进院就获得了瞩目,被建院学生会会长薛哲网罗麾下。

  当然这点还不足以让三人从建院众多英才中脱颖而出,但在薛哲的偏爱之下,加之方莫愚没心没肺的推波助澜、何修不合时宜的一鸣惊人、以及陆守江坚忍不拔的一战再战,三人最终鹤立于建院鸡群之中,造就一代惊奇!

  昔日同窗再聚首,何修的眼泪差点下来――吓得。

  方莫愚比何修强点,惊吓过后立刻稳住阵脚,强扯笑容打招呼:“小江”。

  陆守江两剜眼刀直奔方莫愚,吓的方莫愚一猫身躲到何修身后,留下何修直面惨淡的人生。

  陆守江刚想拿何修开刀,有人不乐意了。

  没被尖叫声吓退的胖大妈出场,一步跨到陆守江和何修中间,痛心疾首:“警察同志,你和小方、小何认识啊。你可不能徇私情啊,人民警察得为人民啊。”

  缩在大妈身后的何修、方莫愚忙不迭点头。

  陆守江你身为人民警察决不能徇私情,当然更不能动私刑,你得对得住人民警察的光荣称号不是。

  陆守江由衷向群众保证:“大妈,您放心,我一定会秉公办理、严肃处理。”

  大妈有点不放心,先不说这警察同志和屋主认识,就他连话都听不明白这点,能处理好这起全弄堂人民心目中的严重违章事件吗?

  不过看见方家天井里的五六个大汉,胖大妈决定还是相信警察同志的能力,先撤了。

  几个坚守岗位看热闹的群众跟着胖大妈一起撤退。

  方莫愚利马关大门,心理盘算要不要放狗,看看陆守江一身警服一顶大盖帽,最终打消这个念头。

  至于警察陆守江同志,面对长期的阶级敌人,不敢辜负群众所望,智商蹭蹭得长,对眼下局势了然于胸。

  睨了方莫愚一眼:“搬家?”

  “搬树。”小心翼翼。

  瞥了何修一眼:“你帮他搬?”

  “我们公司帮他搬。”战战兢兢。

  “门口那卡车?”

  “我们公司的。”胆战心惊。

  “违章停车,妨碍小区交通,影响居民出入,存在不安全隐患。扣分,扣照,扣车,罚款。你,”警察叔叔指指已经石化的何修,“马上把车开到XX事故停车场,十天后叫单位负责人带证明和罚金收据到XX交警支队二大队领车。”

  何修脑子已经石化,所以忘了害怕,一把扑上去抱住陆守江大腿,悲泣:“陆郎、陆郎,何故忍心至此,不念数载同窗情分,弃我于此危难之地、狼虎之群。本是同根,相煎何急啊……”

  工人们目瞪口呆。

  陆守江掏出了手铐。

  方莫愚当机立断,把一声声唤着陆郎的何修踹到一边,扔下一句“你们继续挖”,把满腔怒火的陆郎拽进屋里,低声说:“我们做笔交易,保证你不吃亏,你不是想……”

  砰,方莫愚把屋门给关了。

  几个工人面面相觑,看看仍在天井一角悲泣的何修,忍不住想,何工刚才那句同窗情分到底说的是“同窗”呢,还是“同床”?

  十分钟后,方莫愚和陆守江出来,何修一见之下更是悲泣难忍。

  姓方的已经惧色全无恢复衣袖飘飘风度翩翩的傻样,陆守江则是怒气全消神情恍惚眉头郁结,很有些心不在焉。

查看更多: 绿角马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