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竹马成行妖孽成双_桔子树【完结+番外】

  《夭-竹马成行妖孽成双》作者:桔子树

  文案

  夭

  桃之夭夭,是盛世烟华,是青春的最顶点,是最热的血。

  夭折,是一场繁花的嘎然中止,是青春年少的瞬间坠落。

  人们在流光中长大,被欲望牵引,被现实倾轧,我们总是先是死去,然后重生……欢迎来到桔子树的异度空间,希望能在这里找到你想要的。

  这里有一位忠犬,可没准儿,他很FH

  这里有一个强受,但说不定,他只想做小白

  这里有一个妖攻,可是,却让人想征服

  这里有一位淡定冷漠禁欲洁癖的局外人,然而他的心中可能充满了燃烧的血当一个刚烈纯白倔强的男孩遭遇妖孽华丽阴险的男人,结局,会是怎样呢?

  这是一个虚幻的世界,虽然有时候它是那么现实。

  这里有一个坏人,虽然他说自己从来不会比生活本身更残酷。

  这里还有一个好人,虽然,他说他很想变坏。

  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天之骄子 情有独钟

  主角:谈峻,陶锐,侯宇辰,段明轩 ┃ 配角:邢少松 ┃ 其它:强强,妖孽攻【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引子

  题记:你在我的左边,我在你的右边,他在我的无处不在……深藏在九龙城的刺青坊,暗夜陋巷,入口仄逼。

  “你确定是这里?”一把清亮的嗓子在问。

  “我确定,好酒都藏在深街里。”回答的声音有些缓,缓缓流淌似的,仿佛是低沉沙哑的,却又有奇异的亮彩,听声音就有一种被抚摸的感觉,让人心头发痒。

  街灯下昏黄的一闪,两个男人的身影映在其中。

  一个瘦削修长,穿着黑色的贴身T-恤和黑色短风衣,瘦窄的仔裤包裹着修长的腿,脸生得非常年青,神情中有刚锐的线条,坦荡而阳光,笑起来就更稚气一些,眼神清澈。

  另一个,穿着最标准的西装长裤,指间挟着一支烟,走路的样子有种难以形容的流动质感。

  推门而入,门口拿牌子的小弟站起来招呼:“兄弟,要刺青还是打洞啊。”

  门内一个人迎出来,冲着穿西服的那个满脸堆笑:“哎呀谈老板,大师傅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旁边的小弟噢的张大了嘴。

  谈峻一把揽过身边的黑衣少年,咬着他的耳垂笑道:“我怎么说来着?好酒都藏在深街里。”

  少年笑了笑,随着他一道走进去。

  小楼最深处的一间房,少年说出了自己的要求之后,头发斑白的大师傅用毛笔绘出了图样,少年略改了一下,定了下来。

  谈峻笑道:“就这么定下了?不用回去商量一下?”

  少年眨眨眼:“意外惊喜。”

  一枚小小的荆棘刺的图案,线条细腻,外轮张扬成羽翼似的形状,内里却温柔的包卷着,纹在胯骨的位置,裤腰上堪堪露出一半。

  大师傅调好了颜色,少年把裤子半褪下一半,露出肌肉结实线条紧致的小腹,躺到纹身椅上。

  房间里响里砂轮轻撞的沙沙声,少年的手握在扶手上,骨节泛白,紧咬的牙间漫出细细的呻吟,谈峻沾着他额角的汗:“这么疼?”

  “疼死了……”声音里失了亮色,低靡沙哑。

  “怎么会这样。”谈峻问道。

  大师傅微微抬眸:“这个位置本来就是比较疼的,而且……”他顿了顿:“这位小兄弟好像也特别敏感了一些。”

  谈峻轻笑,手指拍了拍少年的手背,被反手握住,越绞越紧。

  “嗨,嗨,手要断了。”谈峻从他的手中挣出来,转了转眼珠:“要不要给你找点事做?”

  “做什么?”

  谈峻扬眉笑:“我们两个还能做什么?”

  少年愣了一下,咬着唇角笑道:“好啊。”

  “师傅,不妨碍吧?”谈峻转头问道,眼神暧昧而露骨。

  “不要大动就成了,其实体温高一些,纹出来的颜色会更漂亮。”大师傅神色肃然:“不过,我这里没备着东西。”

  谈峻在屋子里找了找,看到桌角上放着一个山竹,伸手拿了过来,捏开硬壳露出里面洁白晶莹的果肉,谈峻拈了两瓣出来,笑道:“用这个吧!”

  山竹的果肉捏碎揉细,包裹在指尖,空气里弥漫出清甜的味道。

  大师傅暂时收了手,黑衣少年俯身趴在谈峻膝上,谈峻低下头去吸吮少年柔软的耳垂,手指缓缓推入,扩张。少年的眼中慢慢浮出水气,呼吸开始急促。感觉到手指的进入不再艰涩,谈峻把自己的裤链解开,挑逗至硬,拉着少年跨坐到自己身上,缓缓抽动着进入,直插到底。

  少年终于松了口气,全身紧绷的肌肉一下子松懈下来,头仰到谈峻肩膀上。

  “行了。”谈峻把他抱在身前,看着师傅笑道:“不过,您最好快一点,我可能撑不了太久。”

  “一小时够用了。”大师傅把仪器打开。

  砂轮撞击的声音又响起来,夹杂着的,是更加压抑的呻吟声,却是泛着水汽的,与方才不同。

  谈峻并没有动,分身就这样深陷在一个湿热紧窒的地方,然而随着纹身针疼痛的刺激,少年一直不自觉的收缩并放松着身体,仿佛按摩一般的温和的吞咬和紧绞,谈峻舒服的轻喘,侧过头去轻舔少年柔嫩的嘴唇,偶尔滑入深探,与舌尖相戏。

  “好了!”大师傅绘好最后一笔,收起仪器。

  少年低头看,喃喃:“真漂亮。”

  谈峻的手指抚在新生的纹身上,抱住少年的腰用力往上顶,凶狠而利落,空寂的房间里响起yin靡的声响,间或有一两记呻吟漏出来,低软而潮湿,渐渐拔高,却忽然像折断了一般被堵回到喉间。

  “我射进去了。”谈峻咬着他的嘴角。

  少年闭着眼睛,胸口起伏,笑容无奈:“算了。”

  少年付了钱出来,巷子口的街灯把两个人的拉长。

  这城市冥蓝的天幕上难得有几颗星光,少年眯起眼,忽然惊讶抬起手:“耶?流星?”

  当谈峻抬起头的时候,流光已经过了,他于是笑道:“许个愿吧!”

  少年默然。

  “你的心愿是什么?”谈峻忽然来了兴致。

  “心愿吗?我希望一辈子只住在一个地方,一生只睡在一个人身旁。”少年明亮的眼睛里盛着星光,闪闪烁烁的:“你呢?”

  “我?”谈峻低头点烟,烟雾腾起来,遮住了他整张脸:“我,我这人没什么愿望。”

  忽然低头笑了笑:“有什么就是什么吧。”

  左右左,左左右。

  你想要什么,你在做什么,你走在什么路途上?

  第2章 竹马成行(上)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段明轩常常说小陶是不可以随便就这么盯着看的,眼睛会被烧伤,因为灼灼其华。每当这时候小陶就会露出一副我是文盲我怕谁的表情,说:我听不懂啦,别给我掉《诗经》。

  于是段明轩就会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听不懂怎么知道是《诗经》。

  某文盲便大剌剌的挥手,说:我听你说过啊!然后也不管段明轩想说什么,自顾自的嘀咕:什么嘛,桃之夭夭,还一树桃花呢?我看起来很像个丫头吗?

  段明轩于是语塞,谁敢说小陶像个丫头呢?谁敢呐?至少他是不敢。

  小陶大名陶锐,高雄老街上拿着这个名字去问,没有人不知道的,没什么别的优点,就是能打。号称打遍十三街无敌手,国小还没毕业就已经是一方人物,到高中几乎就没什么机会出手了,说一句陶陶到了,基本上也没人敢再吱声。

  这名声听起来实在有点冤枉,其实小陶是正经孩子,他不混黑,成绩不好不坏,在家里乖得很。他母亲早死,父亲开着一间牛肉面的小摊子,收入虽不算丰,但足够父子两个开销,日子过得也算滋润安稳。只是老城区里总有一些藏身在黑暗里的暴力分子,小陶的脾气偏火爆,终于有一天和人打了起来,那时候还小,国小四年级,发狠时就敢抄凳子砸人,架虽然打输了,可是名声留下了,过了几天街角上一个武馆的老师傅过来看人,捏了捏骨头留下四个字:骨格清奇。

  于是从此之后,小陶就成了武馆里不要钱的那个弟子。

  人生在世有很多东西都是命里注定,就像段明轩天生就会念书一样,小陶天生就会打架,他灵活而敏感,力气却大,很可能你一拳朝他挥过去,他两尺之外就能感觉到有风,就知道躲开,闪身的动作快得像飞,对方连他一片衣角都捉不到。老师傅视他为关门弟子,不是往打架斗殴练武强身那个方向去培养的,从一开始,他走的就是专业高端路线。

查看更多: 强强耽美文小说作品| 年下攻小说作品| 桔子树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