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_桔子树【完结】

  《流光》作者:桔子树

  最近很不喜欢太过纤细复杂的感情,有很多的误会,一点点风吹草动就泪流成河。

  你爱不爱我

  我爱不爱你

  你为什么爱我

  我拿什么爱你

  这样的问题我深深厌倦。

  于是想要尝试一些更平静却更郑重也更牢不可破的情感,比如说,伙伴,信仰,依赖,以及人生的方向。

  我试图描绘这样的关系,他们心意相通,他们把彼此的人生当成自己的信仰,他们的关系已经超越了爱情的定义。

  内容标签:科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剑,徐绍钧 ┃ 配角:明都,苏彦仁【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慧极必伤

  其实平心而论,禁闭室里的条件仍是很不错的。

  四平方米的空间,躺下来便可以做床,四壁和天花板则包覆了一层塑胶,这样即使在舰体剧烈颠簸的时候也不会因为撞击而受伤。靠门左边的墙上有一排按键,包办了一个饮食起居的全部需要,不会太舒适,当然也不会太差。

  光线很暗,只够看清按键下的说明;没有桌椅,地板由无数片簧片构成,可以随时随地的升降;没有被子,空气是恒温的,恒湿,恒定氧气比例,恒二氧化碳,恒定灰尘量,恒定的臭氧以及负离子。

  人工制造的空气也是可以很清新,只要舍得多放一点负离子,绍均用力深深吸了一口气,空气里有淡淡的青草味道混合松柏的木香。在这样的战争时代,香氛虽然不算是紧缺物资,但是如此的用在一个阶下囚的身上似乎也有些奢侈。

  草香的基调,有时候是木香,有时是依兰或橙花,很淡,消弥在空气里,专心去闻时,反而会分辨不出。

  伴着这淡淡的森林气息入梦,有时会梦到当年野营时的那间木屋,可是那时空气里还有另一种淡淡的清爽气味,香氛模拟不出来,于是就醒了。

  在这空间里的一切行动都会被记录下来,所以无聊的时候,绍均便会躺在地上,用目光在天花板上写字。

  一撇一撇一竖,然后一个再写一个人加两横一个坚勾带两点,就成为了一个祁,接着,剑……到这里停一下,构成一个组合。

  一行一行的写下去,横着竖着斜着,亮晶晶的写满整个天花板,透明的,摇曳着,叮叮做响。

  天花板写满了再是四壁,从左往右,从前到后。

  然后房门,无声无息的滑开……

  没有日升月落的空间,没有时间的概念,在绍均的习惯里,总是用一次的门开,做为生命的分段。

  门开了,一个人站在门口,门外的光线很亮,将来人镂成黑色的剪影,只有边缘一圈是彩色的,看得清肩章上灿烂的金色。

  又多了一条杠了,现在的战事已经激烈到这种地步了吗?不到一年的时间已经升了两等,照这样的速度升下去,不过不了多久就该升少将了吧,到那时候就不用再叫自己长官了……对吗?

  祁,剑,准将!

  “起来。”

  绍均没有动,嘴角微微的向上弯,显出很柔和的线条。

  祁剑大步走进去,伸手抓住绍均的领口,他们的身高差很多,但力量显然不和身高成正比。绍均像一片树叶一样被拎起来,贴到墙壁上。

  “今天,你仍然不打算说吗?”

  纯黑色,像鹰一样犀利的双眸,缓缓逼近……

  他的帽檐压得很低,只露出寒星一般的双目,鼻梁很窄,薄唇抿出像刀锋一样的线条。

  绍均仍是在笑,琥珀色的眼睛里柔和得模糊一片,长年没有接受紫外线洗礼的皮肤白得几近透明,显出淡红或是微青的血管,像用蜡做的人,稍微用力就会碎裂了。

  “你奉命来捏死我吗?”

  祁剑蓦然松手,然后大步的,转身出门。

  走廊,狭长而安静的走廊。

  地面是深色的,两壁显出金属的原色,惨白的光从天花板上均匀的透下来,于是在它下面行走的人都孤单的,甚至没有影子陪伴。

  一前一后的两个人,相同的步伐频率,绍均跟在后面,看前面的那个人在走。

  他的肩不算宽,但腰更窄,背挺得很直,于是拉长了身高。铅灰色的军服,笔直而妥贴,在灯光下显出淡淡的金属色泽,这样的衣料防水,防火,防辐射,甚至一定程度的防弹,战争年代所有一切最好的东西都会优先移做军用,这一点勿庸置疑。

  走廊的尽头就是审讯室,不需军警带路,绍均已经熟练的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两年来这是他除去禁闭室的唯一活动场所。

  再精简的军事法庭也会有齐全的设置,绍均安静的坐着,眼睛从坐在自己面前的那些人的脸上缓缓扫过。

  明都,中将,后勤军备总司令,对于军人的审讯必须有军阶不低于被审讯人的高级将领在场,这是惯例,而这一次明都亲自担任了主审人的工作。

  祁剑,准将,帝国第七舰队提帝亚舰队总司令,太阳系最年轻的舰队总长官,十大舰长里唯一的准将级军官,军阶这种东西总是循序渐进的,而一个人才能却不必用同样的方式来展现。

  乔恩亚,中校,犯罪心理学家。

  ……

  有新人,徐绍均的眼睛定了一下。

  苏彦仁,上尉,似乎,是机要秘书。他像是感觉到了绍均的目光,灵活的大眼睛转了两转,与他对视一下,又好像不好意思似得转开了。

  在这里居然还会有这样羞涩的人,绍均忽然觉得很有趣。

  “我们开始吧,我的少将!”明都的声音永远的低沉而肃穆。

  绍均脸上永远保持温和的笑意,缓缓抬手,敬礼!

  这是军人的规矩,无论在何时何地,长官就是长官,反正马上其它在场的所有人都会向他敬礼,包括祁剑。绍均这样想,所以从来没有觉得对一个让自己身陷牢狱的人敬礼有什么不快。

  将级军官的升降令必需由总司令部发出,并且交国会审阅,而绍均这样的情况显然没有可能通过国会,于是虽然已经被关了两年,他的军阶仍然没有变化。

  有时候负责关押他的法警会犯迷糊,一方面他是犯人,而另一方面他是长官……好在绍均从不会给任何人添麻烦。

  “似乎今天,你也并不打算把恩奇都的秘密说给我们听!”明都的声音平到波澜不兴,这个男人连绝望的表情都是平静的,真正可怕。

  “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一定要把它告诉你。”

  “想想你的身份,想一想你的天职。”

  天职吗?

  绍均浅笑,军人以服从为天职,是这样吗?

  但是,服从谁?

  “军人的天职是保卫生命与尊严,而我正在履行我的天职。”

  “但你需要保卫的是你同胞的生命与尊严,不要把你的爱心廉价的滥用,对你的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人残忍。战争在胶着,几千万人将死去,可是如果你愿意,只要一发炮弹,就可以结束这一切,挽救无可计数的生命与尊严。”即使是万载玄冰的眼睛,此刻也蒙上了一层火光。

  “战争是凶事,剑在手,是保护神也是杀人器。这是一场无谓的战斗,我们相隔56个光年,却要千里迢迢的遇到一起,来打仗!为什么?因为我们强大,都太强大了。强大并不会带来和平,即使莫菲斯人被消灭了,他们的星球都被炸毁了,也不会!银河系有无数美丽富饶的星球,他们都是强大的贪婪者垂涎的猎物。”绍均的声音和缓,安静流淌着,像远古时坐在亚历山大面前的那位先知。

  “你居然,这样子抵毁你的母星。”

  “这不是抵毁,将军!这你我都明白。”

  “但你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她被敌人蹂躏,却不肯付出你应有的努力……”

  “莫菲斯并不拥有像恩奇都这样的武器,这并不一种好武器,这是灭世的工具,对谁都没有好处。”

  “可是如果对方也掌握了这种武器,被毁灭的就是你美丽的母星地球。”明都终于提高了音量。

  “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会启用恩奇都。”

  “万一那时候你已经不在了。怎么办?”

  “这样说来,似乎您应该努力让我活得久一点,将军阁下!”绍均笑得温和,神情淡然的完全不似一个被审讯者,明都却沉寂下来。

  “你每次都对我们说同样的话。”

  “那是因为您每次都对我问出同样的问题。”

  “对,这的确是我的疏忽,我想这样的审讯应该没有必要再继续了。”坐在一边的祁剑眼中忽然有火花一闪而逝,映到绍均的眼睛里。

查看更多: 桔子树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