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堂没有雪_傀儡偶师【完结】

  《我的天堂没有雪》作者:傀儡偶师【完结】

  序

  我在寻找

  传说中的天堂

  有柔软的云彩,和寂静的安详

  燕子从水面飞过

  荡起最轻微的忧伤

  我在寻找

  心中的天堂

  有玫瑰的芬芳,和善意的脸庞

  从树林中走过

  依然有鲜花绽放

  哪里有我的天堂

  哪里有我的方向

  当冬日来临

  那地方

  是否会真实地

  让雪花飘落……

  那时候我才知道

  自己的天堂

  没有雪……

  1

  安晴是一个很温顺的人。

  他真的很温顺。只要是面对平民,又或者是比较上层的人,他都很温顺。

  对同等的奴隶,别人对他的评价,在善良和温柔上面。

  其实,他自己知道,他和这个世界是格格不入的。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他是个奴隶,他的祖祖辈辈都是安家的家奴。这是无法改变的事情,所以,无论他出生之后再优秀再富有再有名气,他都只是一个奴隶,必须为安家生为安家死。

  然而你看着他,绝对不会认为他比最优雅最高贵的绅士更加糟糕,实际上他也的确如此。他从小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一路以来都是最优秀的学生,最后在将近十五年的学习生涯之后,用双博士学位完美的结束了自己的学业。唔……我记得的,是工商管理博士学位和经济学博士学位。接着,直接进入安家的家族企业工作,从小职员开始,到今年已经做了十年左右了。他现在二十八岁,安氏总公司副总经理。

  安家砸了大把的钱在他身上,当然也在随后的日子里用他赚回了成百倍不止的丰厚利润。所以,安家家族团的人,对于安进旋……唔,也就是现在安氏董事长安秋枫的父亲当初作出的决定还算满意。

  其实,花钱在家奴身上的家族不算少数。这些家族都是盘踞着全国最主要经济政治利益的名门望族,他们不相信外人,在重要的位置上安插上自己的奴隶,然而又怀疑奴隶,所以那些有能力的奴隶永远也拿捏不到比副职更加重要的位置。

  一切都在这些主人的掌控之中。

  然而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个相当稳固和牢靠的方法。

  将近五百年左右的时间里,奴隶再也没有反抗过了。因为这些方式,让奴隶可以如同正常人一般生活,虽然自己的钱财,甚至是自己都是别人的物品。然而政治学家高傲的宣称,他们已经回避了奴隶制度的弊病,解放了人权,融合了民族,世界和平,一切都美好了起来。

  事实是这样的吗?

  当然不是。

  大量的奴隶,都被压制在最危险最艰苦的工作上,得不到稍微人道的待遇,任何奴隶的死亡都不算什么,就算是当众杀死一个奴隶都只是赔偿经济损失而已。家奴们最重要的工作依然是服侍主人,供主人玩乐,被虐待,残忍地杀害,或者是其他什么不堪入目的行为,都成为一种理所当然的事情。

  一个奴隶的孩子一出生就已经记录在案,在长到两三岁的时候,就根据DNA分析,推测他的优缺点,然后按照不同的方向培养。那些预计必定美丽漂亮的孩子,则有着最悲惨的命运,供主人玩乐的话,在他们身上得到了最贴切的体现。性欲望,性虐待欲望,残暴的渴求血腥,恶劣的如同禽兽般最最污秽恶心的情绪,完全集中的发泄在他们身上。主人站出去,依然是最高贵的人,而他们,则被唾弃被鄙视被欺辱。所以,他们总是早死,总是活不长的。

  安晴偶然会觉得自己很幸运。

  因为他长得很一般,甚至有些难看。他的脸比较呆板,也比较平凡,没有纤细的眉毛,没有会说话的眼睛,也没有一口整齐的牙齿。

  他微笑起来,就和平常人没什么不同。他只是温顺,而且温柔罢了。

  所以他逃过了成为那些宠物玩具的命运,在经历了十五年几乎非人的学习之后,成为了一颗耀眼的新星。

  许多女孩子喜欢他,不是因为他平凡的外表。有些女孩子说,他笑起来很干净,也很透明,总是体贴的温柔的让人有一种依赖。很舒服很温暖的味道,还有宽阔的胸膛可以依靠。

  他都拒绝了。拒绝的时候,也是带着笑容,让人不忍心责备他。因为他懂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份无法给别人带来幸福。所以还是拒绝的好。

  他一星期工作七天,一年工作三百六十五天,工资却连一个最普通的清洁工的工资都不够。他没有怨言,只要想到那些比他更加糟糕的奴隶的生活,他就一点怨言都没有了。

  作者: 有真爱吗 2006-1-11 23:54   回复此发言--------------------------------------------------------------------------------3 回复:我的天堂没有雪 by 傀儡偶师

  今天是星期二,安晴正在经过一个很让他厌恶的地方——奴隶市场。

  他低着头,捂着嘴巴鼻子,妄想阻挡一点那里散发出来的恶臭,然而毫无用处。这种地方,那些笼子里的,被捆在一起的,被吊起来,被展示的奴隶们,拨动他心里最阴暗的那根弦。他一直都讨厌这里。

  “先生!”被人猛地拦住,接着就看到那个满身肥肉几乎都挤得出脂肪的奴隶贩子在他面前献媚一般吆喝,手里拖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奴隶:“您挑奴隶吗?您看我这里的,个个都结实得很!”

  安晴缓缓抬头,视线从奴隶身上转移到面前的男人,微微笑了一下。

  “很抱歉,我赶时间。”他的声音如同他的笑容一样干净透明,沉静的如同水晶。

  “啊?”那商人愣了半天才想起来要推销自己手里的“货物”,挡住他的去路,“您嫌我这里几个不好?”他大声问,把手里的奴隶提了起来,“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样,没病有健康,您看他的牙齿。”他用手里的鞭子粗鲁的塞到奴隶的嘴里,撑开来,撑的很大,让安晴去看那可怜人的牙齿,“绝对不超过三十五岁!”

  安晴微微退后,依然用不变的声音说话:“我赶时间。”

  “先生,我不骗你……”商人依然絮絮叨叨,手里的奴隶因为被迫长大的嘴,而无法抑制的流出口水,和身上肮脏的泥土混合,滑出了几条白净的痕迹。

  “您——”

  安晴打断他的话,微笑着,卷起西装袖子,露出左臂,在手腕处,有一个烙印的痕迹。

  “很抱歉呢,先生。”他微笑着轻声说,“我也是奴隶。”

  他微笑着,从商人的身边走开,弯腰把鞭子从那奴隶的嘴里拿出来,掏出洁白的丝绸手帕擦净奴隶流出来的唾液。

  给呆掉的商人微微鞠躬,走出了他的视线。

  安晴的姐姐被送到安氏奴隶市场的营运公司做清洁工作,所以她结婚之后在市场附近买了一套小房子,在获得了居住允许之后就住了进去。她在十五岁就结了婚,嫁给了一个年长她十一岁的奴隶。很快有了一个可爱的男孩,安晴还记得在破旧的医院里自己抱着侄儿的欣喜和悲哀。那个孩子,太漂亮了,不出所料的被送走,成为一个性玩具。在他的主人安秋枫的身边伺候。

  他在肮脏的巷子里停了下来,敲了敲眼前那扇摇摇欲坠的门。

  很快的,一个憔悴的女人战战兢兢的开门。

  “安晴……”她的声音也如同她的外表,枯树叶一般颤抖着,“安晴。”

  安晴抱住面前的人,温柔的说话:“姐姐,怎么了?你慢慢讲。我今天来的早,还有时间。”怀里的姐姐在哭泣。

  “我、我听老宅里的女奴说,她说阿泽逃跑,给抓了回来,是不是?是不是?”

  阿泽就是在安秋枫身边的安晴的侄儿。

  安晴身体僵了一下,低声问:“你听谁说的?”

  “是老宅那个……”有些奴隶没有名字,所以他姐姐也叫不出来,“你知道吗?”

  “不知道。”安晴摇头,“我离开老宅很久了,主人的事情我并不清楚。所以,阿泽的事情……”他低下眼睛,担忧浓厚了起来,“如果是真的,那就糟糕了。”

  “阿泽为什么要这么做呀。他在主人身边,多好的事情,多好的事情,为什么……”姐姐的声音在颤抖,几乎哭了出来,她勉强的重复着“多好的事情”几个字眼,其实,何尝不是自己骗自己呢?

  “不要哭,姐姐。我下午上班的时候,问一下主人。如果没有最好,如果是真的,我求他,求他一下,他很仁慈的。”他咬牙,勉强带着微笑说。天下的主人,没有仁慈的人。

52书库推荐浏览: 傀儡偶师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