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恶质牛郎_风过无痕【完结】

  情迷恶质牛郎+番外(出书版)

  by风过无痕

  游戏人间的花花公子松山雅治英俊多金,自认「攻」无不克,却在一次偷情失败鼻青脸肿仓皇逃跑时,遇上一位浑身散发着男人魅力的牛郎——秋本。

  为了把这个性感邪佞的男人拐上床,松山不惜从攻变受,试图调教出一只温顺的忠犬。

  谁知秋本其实是一只冒充忠犬的恶狼,非但养不熟,甚至时时有噬主的危险!愤怒的松山当机立断甩了这只原形毕露的傢伙,却无可奈何的发现昔日雄风无论如何努力已经无法再振。

  难道他居然在不知不觉之中迷上了这样一个恶质的傢伙?难道他真的要为了这样一个「恶郎」放弃整个美少年森林,一辈子被压?

  从来不相信爱情的秋本游走於各式各样的男人之间,是公认只要看到他,听到他的呼吸就能让男人高潮的「百人斩」。

  阴错阳差下,居然和生平最讨厌的既轻浮又没神经的男人类型——松山硬凑成堆。明明已经看过最恶质自己的本性,那个男人居然还是咬着牙说喜欢。难道这种令人头昏目眩的感觉,就是他一直逃避的爱情?

  或许,爱情这玩意儿,也不算太令人讨厌吧!!!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骨头上有裂缝,怪不得你会痛得这么厉害啊。」松山雅治摘下眼镜对哭丧着脸的男孩微笑着眨了眨眼睛,「要不要我带你去夏目医生那里?我会让他给你治的时候温柔一点的。」「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了。松山医生真是个好人。」男孩擦了擦眼泪感激地说,「只是一点小伤,不能太依赖别人。爸爸说男子汉要勇敢。」好人?会这样说他的大概只有完全不认识的人或者是不谙世事的小朋友。松山在心里暗笑,表现上却装得非常的君子,无可奈何地说,「是这样就没办法了。出去的时候当心一点。」「是。」

  眼看那个不知道十六还是十七岁的少年拄着拐棍离开放射科,松山的目光不由自主盯着他又圆又翘的小屁股,恋恋不舍。刚才他们片子的时候,松山故意凑得很近,闻到了那男孩身上乾净如同阳光一般清爽的味道。虽然不是一个特别漂亮的美人,但是皮肤很白嫩,加上未成熟的青涩,这种单纯就是不由自主的令人兴奋。

  可惜对方没接他抛过去的橄榄枝。嫩嫩的美少年虽然非常的合他的胃口,但是,如果对方丝毫没有那种意愿,强迫别人就完全不符合松山的处世哲学了。

  想到这里,松山忍不住歎了口气,为自己放跑了一只小乖猫可惜,也为对方的不解风情稍感郁闷。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推了开来,像这样连敲门的礼貌都不屑去做的人,整间医院松山只知道一个人。

  「这份报告快点给我把字签掉。」竹内俊明——这间医院最年轻的主任医师,一脸极不耐烦地扔给他一份材料。整齐的眉毛微微皱着,深黑眼睛里飞扬的怒气只会让松山产生想压倒的罪恶念头。

  松山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即使这么嚣张的时候,竹内依旧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睛啊!一边飞快的看完材料,在上面签完字。然后不死心地发出不知道第几百次失败之后的邀请,「竹内医生想不想和我出去约会啊?如果是你这样的美人,我一定会老老实实的和你交往,绝对不会再出去花心的哦!」神秘谁竹内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拿起松山签好字的材料用力地敲在松山的头上,丝毫不带半点感情地扔下一句,「好好清醒一下吧。」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态度嚣张又任性,这样的美人如果能被自己压在身下,侵犯他到哭出来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虽然明知道不可能,可是松山还是忍不住的肖想着。

  盛夏的午后,天气闷热令人心烦意乱,可恶的蝉鸣吵得人头晕,即使想要休息一下也完全没有办法产生睡意。医院里特有的消毒水味道在这种时候显得格外难闻。松山端着一杯冰冻的咖啡一边走回放射科一边想着:这种时候最好去找几个乖巧的美少年狠狠的做一场爱就好了。

  从懂事的时候松山就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性向异于常人。比起软绵绵的女人,乾净白皙的美男子更容易让他勃起。从十六岁攻下了一个超级淫荡的美人大叔之后,进入男人秘处所带来的欢愉,还有性器被男人含在嘴里那种快感,实在让松山如醉如癡,一发不可收拾。虽然竹内拒绝了他,但是知道他好处的小孩子还多的是。像他这样技巧一流,外貌又英俊体贴又多金的男人到哪里去找?他想上床还怕找不来玩伴?

  只不过像竹内这样又俊美又冷酷的美人正是他最喜欢的类型。这样的男人一旦经过调教知道了男人的好处,一定会在床上超级淫荡,陷入情欲深渊不可自拔。只要想着竹内那张漂亮的面孔会因为自己的进入抚摸而流下眼泪,松山就有一种禁忌的淫靡快感。

  不过那个男人本质上和自己属於同一类人,自私又冷漠。想要让他心甘情愿地被压倒实在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松山唉声歎气抱怨老天,既然在他面前放了这样一块肥肉,为什么却不让他吃到嘴里?实在太过残忍。他甚至考虑着是不是等什么时候去庙里拜拜神,许个愿什么的。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当口,老天大概是感受到他的诚心了。那个他肖想不已的竹内居然一个人站在走道上盯着庭园露出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又是悲伤又是嫉妒的神色。

  能看到竹内出现这样的神情简直比夏季的天空突然降下大冰雹还要奇迹啊!松山怎么可能错过这样的奇景?好奇地走近竹内身边顺差他的目光往下看,只见庭园里一对男女正拥抱在一起。这两人松山都认识。女的是内科的山口大夫,男的是刚到医院不久,才华超人的栩堂。

  这个刚到医院的实习医生有人称之为「上帝之手」。刚到医院不久就展露了头角。竹内应该是感受到了来自他的威胁,对栩堂相当地不友好。事实上松山也非常的不喜欢栩堂。这并不是关乎利益前途,只是天性上的相斥。如同光和影、黑和白一样。松山知道他们天生不是一类人。栩堂个性正直温和,而自己和竹内则是随时可以和魔鬼交换灵魂的那种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不择手段。乖孩子和坏小子总是不同道的。

  竹内厌恶栩堂,松山完全可以理解。但是脸上那种嫉妒的表情又是为了什么呢?虽然说山口曾经是竹内的恋人,但是如同瞭解另一个自己一样,松山清楚的知道竹内对这个女人可并无半点感情。那种如同置身抓奸现场的气氛只有一个解释:为了栩堂。

  「啊呀,真是男才女貌,好般配。看来竹内医生是气疯了吧!」「你说什么?」

  「竹内医生已经被吃掉了吧。」松山露出色眯眯的表情,摸着下巴上下打量着他,眼神露骨的几乎在剥竹内的衣服,「你真是越来越迷人了,一定是尝过男人的滋味了。以前的竹内医生虽然也很漂亮,不过明显不像现在这样充满了风情,看得真是让人直流口水啊。是栩堂医生精心调教过的吧。真是让人又是羡慕,又是妒忌。」说着说着,松山的身体就一点点地移了过来,整个人几乎都要贴上竹内的后背。马上就可以将他拥进怀里了,只差那么一点点,一点点……可是老虎永远是老虎,即便他趴着一动不动,温顺地发出「噜噜」声,你也千万不能把他当小猫。重重挨了竹内一记手肘之后,松山惨叫出声。

  「栩堂那种傢伙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乖乖跟在我身边的一条狗而已。」松山抱着肚子痛得好半天回不神来,耳朵里只听到竹内不停地抱怨。栩堂多么可恶;多么讨厌栩堂;栩堂如同一条忠狗;就要欺负栩堂……栩堂栩堂栩堂!真是够了!一个主意就这样跳上了松山的心头。他卑鄙的想,既然妒火中烧的竹内显然已经失去了以往的理智和冷静,那么这个时候如果不趁虚而入,怎么得对得起刚刚挨得这么一下?

  「看来还是欺负得不够吧?」

  见竹内因为这句话而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松山知道自己的话说到了他心里。

  「那有什么办法?」

  「那个傢伙对你癡迷的一塌糊涂吧?」小心的往前移了一步,松山勾起嘴角,「想不想看他为了你抓狂的样子?」出轨吧,出轨是个可以让情人气得跳脚的绝妙好主意哦!

  来吧,一步一步跳进我为你精心设计的陷阱里。我才懒得管你和栩堂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和好或者分手都不在我关心的范围之内。我只是希望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可以一亲芳泽。来吧来吧,等你尝过我的好处之后,自然知道你的栩堂不过是一个小毛孩,只有我才是真正能让你欲仙欲死的男人啊!

  「今天晚上你跟我回家。」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松山背后那无形的黑色翅膀终於撑破了束缚,伸展了开来。

查看更多: 风过无痕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