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_空梦【完结】

  《他》作者:空梦【完结】

  第一章

  他从监狱出来的那刻,那在荒郊的监狱外头一个人也没有。

  公车来得有点迟,他好久才等上,坐到了後座,闭上眼,什麽人也没看。

  他叫许看。

  许仙的许,看见的看。

  可惜的是他没许仙的命,没白娘子埋到了雷锋塔下还爱他,他只有一个同性恋人,在他顶下所有罪後,一次也没来看他;不过他命好的是,他的名字有看见的看,他因为看得太清楚,所以没什麽好在乎,尽管他一人蹲监狱,一人出狱。

  在二十四岁那年,他无期蹲到有期,整整二十年,他四十四,在中国人眼中这个最不吉利的数字之下,他出狱了。

  他身上有一百零五块钱,是跟他一样地同一所监狱呆了二十年的狱警给他的。

  他说:“许看,坐公车到市区要五块钱……剩下的一百你看著花,现在不比当年,现在外头什麽世界我也跟你说得清了,这一百块,其实不够你吃顿好的,但,这已经是我给你的最大笔钱了。”

  熟悉的狱警是家里没钱才一直呆在监狱里干的,上有病的老要养,下有少还要供著读书,许看瞧著尽管在狱里呆得久了,人情事故还是懂的,他说:“贾头,我知道,谢谢。”

  他抿著嘴说完,又闭上嘴,跟以前的十多年一样,回过头默默地注视著地上,除非有事,他绝不再多发一言。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许看回到人类的新世界,如果没有诧异那是假的。

  只是他麻木多年了,就算惊讶也不会太过,不管所在的世界已经变幻得快得他已经接受不到。

  但有点他是知道的,他顶罪的那个人,现在功成名就,这是他在狱里已经知道的。

  前几年蹲著的时候,他偶尔有时想他为什麽不来看他的原因。

  後来时间久了,懒得想了,也忘了,就不再想了。

  那个人,现在也有妻儿子女了,许看老早就觉得他不必再允许自己回头看了──人家早已丢弃,如果他识趣,也该学著人家把以前给弃了。

  他就像以前一样,在街边吃著──米粉,二块钱一碗的,其实以前只要一毛钱的,可是二十年一过,价格涨了二十倍,味道还不如以前的那样扎实。

  许看没亲人,没父母兄弟,他只有一人,他紧紧拿著手中那剩下九十八块,走在以前凋零现在繁华的城市街头,那瘦削的脸一片冷漠。

  很多年前,他是个好看的男人。

  其实他现在也仍然是。

  只是,他的脸看著看著──透著利剑般刀刃刻出来弧度,他太过於冷硬,没有生命力,让人骇怕,没人想接近。

  他的视线前方悬挂著四字:环世科技。

  环世,环世,听著多开阔。

  谁也想不到,这个曾经一无所有的穷小子,现在所得来的一切,是埋葬著另外的一个人的一生才得来的。

  赵环世也没有想到,他以为死掉了的许看,还比地狱还地狱的环境里活了下来;甚至於还活到了出狱。

  而那一年的桃花,开得别样红。

  许看进狱三年,在心如死灰那天说了四句话: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而赵环世看著院子里许看栽的桃花,冷淡地对人说:“把树给移走了吧。”

  那一厢人,那一袭花,真乃是,别样红,别样情。

  他们就这样,一人清醒,一人不在乎;一人在监狱,一人在繁世人间;把他们青春少年许下的情爱全都断了。

  剩下的是什麽,当事人的他们,从今至後,从来都没有分清过。

  从没。

  他2

  第二章

  许看很多年前,跟很多人一样是个非常卑微的人。

  只是有两点,他比一般人强,一是他长得太好看;二是他太聪明。

  其实人这一辈子愚笨一点是好的,太聪明了,太知道了自己了,牺牲的反比愚蠢的人要太多。

  所以他爱赵环世,知道自己爱他,又愿意为他顶替一切。

  只是为爱。

  心甘情愿。

  所以他就算在苦难之後的苛责,苛责的也不是赵环世,而是自己。

  得到的,失去的,从来都不是别人下的决定,从来都只是自己。

  许看找不到人怪,也就学会了谁都不怪,包括自己。

  其实,人年少时候的爱恋,感情或许是真的,但作态,大都是都是假的。

  假的痛彻心扉之後,真的那个人像个童话,只是听说,却从来没有真的存在过。

  长长的二十年,从死期到无期,再从无期到二十年之後的出狱,许看觉得为自己的爱情作态,已经付出了自己高昂的代价。

  爱情……昂贵得不是一般人能付得起的。

  所以,得到它的人……才那麽少。

  许看付了他的全半生,得来的不过是孜然一身。

  你说他不对?

  他从来不这样觉得。

  人这一辈子,有太多怪他人的理由。

  可终根到底,你要是真正有一点智商,就会明白,怪的人,不是别人,只是自己。

  如果你舍不得怪罪自己,你只好学会遗忘曾经。

  当作那些错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

  许看就是这样觉得的……错的,就当没发生过,怎麽样他也到岁数了,也就那麽几年了,活一天算一天,都是贪图来的,再去计较,太得不偿失。

  他什麽都没有,任何一切得来的,都是得。

  失对来他说已经没有意义了,失了那麽多,就算全宇宙毁灭,对他来说,都不是失。

  现在只有得,才尤显得珍贵。

  PS:今天太累,喝过了,不能再写,明天绝对长更。

  他3

  第三章

  许看出狱的第三天,去了以前的老家,二十年白驹过隙,时间是最不留情的东西,能把一切全都改变得面目全非,尽管有了心理准备,许看看著以前的院子现在变成了高楼大厦,不由得还是有点呆愣。

  他进狱前,有一个沈默寡言的父亲,老生病,身体不是很好。

  这样一想,也许他是活不到现在了。

  许看坦然了很多,也不必弥补谁了……有时候他是觉得有点亏欠父亲的,尽管他老是忽视他,母亲死後,他是靠著周围邻居施舍的一点吃食才长大的,也以至於才让他领略赵世环後来对他的关心之後有一段时间如食曼陀罗一样如痴如醉戒不了。

  但生了他下来,不是用来防老的吗?其它的可以忽视,生养之恩还是要报的……不过不在了也更好,不会对面陌生得其实不像两父子。

  许看也不再多想,找了个工地,没有出示身份证,跟工头比别人少要了些钱,一天领二十块的工资,在工地里作任何一切事情,扛水泥,和浆,哪里缺人就叫唤他,一人顶好几人的活。

  这样从早上六点可以一直忙到晚上七点工地散工,许看就领著当天的那二十块,去附近的米粉店吃碗粉,然後回工地棚子里打的地铺朝天躺著,眼睛瞪著天花板一动不动,直至第二天。

  就跟在监狱里的睡姿一样。

  他这样睡了近二十年,已经改变不了。

  有一晚,有个工友过来蹭地方睡,在有点昏黄的灯光里看到那双眼睁睁的眼,吓得尿了裤子,三天嘴巴没整齐地说出过句话。

  以至於只要许看睡在那个工棚里,再无其它人走进这个地方。

  也以至於没人再跟许看说话,谁都觉得他邪乎,工头如果不是看他力气大,干活最多,钱要得最少,也早就赶他走了。

  许看一天只吃二顿,中午那顿是工地管的,晚上那顿可以吃个便宜的米粉,一月下来也能攒好几百块。

  一天中午吃饭时,工地上有个人忍不住问他:“你吃这麽点够吗?”

  许看点头,依旧没有说话。

  那人看著许看那大大的一碗白米饭,上面只有几根青椒,忍不住说:“你去多拿点菜。”

  许看开口,淡淡地说:“够了。”

  以前在监狱,他也是这麽过过来的,刚进去时,早餐是没得吃的,後来有得吃了,也没人敢跟他抢了,但这中间的时间过得太久,他早就丧失了吃早餐的知觉;中午是能吃到饭的,监狱夥食没改善的那近十年,黑糊糊的还伴著沙子的米饭他也是能吞得下的,那时候活著只为那个人来找他,可惜人没等到倒是习惯了吃任何能吞下去的东西;晚饭他倒是吃得挺好,当初刚进狱里时,为了晚上不饿著影响自己去想他,他总是拼著一切不让别人把两馒头拿走了,也可惜他想了太多年一切都想成了空,不过晚上这一顿吃好点睁著眼睛等天明的习惯去改变不了。

查看更多: 空梦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