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爱情_空梦【完结+番外】

  所谓爱情(修改版) BY: 空梦

  这是以前发过的《所谓爱情》

  挺淡然的文。

  以前发的是短篇,现在改的是长篇。

  也就是讲述一种爱情态度吧。

  因为有背景有才有貌的小兔崽子们写多了。

  这次,就写个挺平民的,对爱情也实在无可奈何的平常人的故事。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所谓爱情》001

  秦峻从咖啡馆出来时,天下了点雨,带着满身的蛋糕香甜味,打算去两条街外的小餐馆喝点稀饭。

  他手挟着烟,把下巴埋在了高领的稍带宽松的黑色毛衣里,外面的温度还是挺冷的,他紧了紧身上的外套,顺带把斜放着的围巾扯得紧了些。

  一口气呼了出来,全成了白雾,路边橱窗里的模特千姿百态,婀娜多姿,他淡淡扫过一眼,视线转到对面金碧辉煌的五星级酒店时,不由得愣了一下。

  一群人在下车,有个男人下了车站在旁边,笑得极为温和,浑身上下举手投足间都充斥着那种让人如沐春风的气场,只见他回头一笑,稍低了点头,跟车里出来的另一个人在说话,那嘴角的笑意的弧度……曾是秦峻所熟悉的。

  秦峻看到那个人……是真的讶异,同在一个城市,都快差不多四年了,这是他第一次偶然遇见他。

  看着一大群人,中间还有两个他眼熟的进了酒店,秦峻自嘲地笑了笑,干脆把衣服拉了起来,不让冷风透进身体,急步往目的地走去。

  秦峻四年前还是跟他在一起的,那是个真正的温厚君子,正直善良,极有修养,海纳百川之类的胸襟秦峻觉得就是用来形容他这种人的。

  四年前,他们在一起也有了差不多六年了,秦峻没想过,最後是他选择了离开了他,他曾经还以为,他会跟他能走一辈子成为一段让後来者目瞪口呆的同志佳话,只是可惜,最後他们还是散了。

  起先开始,是秦峻先看上徐誊涛的,也是他先勾引的他,徐誊涛是谦谦君子,面对秦峻百折不挠的骚扰以不伤其自尊的方式不厌其烦地拒绝,但最後在秦峻同学的死缠烂後以妥协告终,在秦峻大学毕业那天,他们终於同居。

  跟徐誊涛相处绝对是件愉快的事情,他很理智同时也善解人意,连性爱都能让躺在下面的秦峻酣畅淋漓,他们的第一次都没怎麽让秦峻疼过。

  只是……只是……後来,秦峻没想到,就是这样美好温和的男人,让他因为他这样的性格爱上他,也因为他这样的性格离开了他。

  记得他们有纷争的那一年,是从徐誊涛救回来的一个人开始,以前徐誊涛不是没救过,他经常带一些他在街边捡到的受伤的人回来疗伤什麽的,所以秦峻这次也不以为意,以为这次跟以往每次一样,伤客在他们家里睡一晚上,第二天就会消失。

  那天秦峻急着赶火车去外地出差,他是跑业务的,每年当中就会有几次半个月之久的长差,那天走的时候连徐誊涛带回来的是什麽人都没看清,就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急忙上了在旁等着的出租车。

  等他回来……推开门看到那个烁眼的男孩时,他不禁傻傻愣了愣,然後视线转到围着裙兜摆放菜肴的徐誊涛身上,秦峻更不是不明所以。

  家里,什麽时候出现个这样的人?

  徐誊涛在他们的房间里解说:“他被人追杀,在我们这里住一阵,过了风头就走。”

  秦峻点头,说,好。

  他不介意徐誊涛当好人,当初就是因为这样的他,他才义无反顾地爱上他。

  而事情,也是在那年开始变得不可收拾的。

  那个男孩在他们家养着养着就成了徐誊涛的照顾对象,因为他聪明,因为他不凡,徐誊涛起了惜才的心思送了他去上学,从一个月住到了二个月,半年,到一年……到无限期居住。

  收养一个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收养的那个人对他的收养者起了心思……也因为那个男孩的出色,他对自己极其有自信,往往在徐誊涛背对他时眼睛里有着誓必夺取的野心,并且面对秦峻时毫不掩饰。

  最先开始,秦峻不以为然。

  到了後面一点,秦峻偶尔在徐誊涛面前提起那个男孩的心思,徐誊涛听了只是笑笑,说这只是男孩青春期的困惑。

  等到徐誊涛把注意力大半份都转移到了那个男孩时,秦峻就有点无能为力了,男孩总是那麽多的事情,能得数理化奥赛冠军,能带学校球队跟外省的队比赛取胜,但同时也生事,脾气暴躁老是打架闯祸,都是不太大的小事,但总是要徐誊涛这个收养人出面管的。

  到了後面……有次,徐誊涛建议说,“你应该对小添好点。”

  秦峻无法辩驳,他无法让自己的热面孔去贴别人的冷屁股,也无法跟那个孩子在他面前伪装和善。

  他不是那个男孩的对手。

  他不够聪明。

  事情的结局并不是让秦峻无法接受的,因为分手是在那个男孩住在他们家中三年後才发生的,那个时候在时间的流逝中秦峻早就做好了对分手的觉悟。

  那一天,白天时阳光还是不错的,本来秦峻跟徐誊涛要好好过一天,看场电影,去钓鱼,然後在外边用餐厅,他们甚至还在酒店订了豪华套房。

  只是在电影途中,徐誊涛又离开了,因为男孩又出事了。

  秦峻那天等来了二个徐誊涛两个电话,第一个说抱歉再等等,第二个干脆说了抱歉小添出事了你别等我了。

  秦峻在酒店平静地度过一晚,他也实在没有力气生气,因为这几年他已经把所有负面情绪耗干掉了,他生气,无非也只是落个不成熟的标签。

  就像徐誊涛说的,你别等我了,秦峻往那个家走回时想,我真的不等了。

  他走进家里……徐誊涛没有回来,到了晚上才疲倦出现,那个时候,秦峻早就收拾好了行李,他把钥匙放在桌上,说:“我们分手吧。”

  徐誊涛瞪大了眼,那是秦峻从没见过的震惊。

  秦峻说:“我累了,你看,我都有白发头了。”他把头微微斜了下来,发角有几根在黑发中非常打眼的白头发。

  徐誊涛僵坐在那里,嘴唇微抖,没有话语。

  秦峻走出去那个曾经的家时,还抱了抱徐誊涛,“对不起,誊涛,我以前不是想拉你下水,我曾经真的很想努力爱你想过跟你好好过日子,只是我们已经不适合了,对不起,你原谅我……”

  说完那句话,他头也不回离开了那个家,再也不想回头。

  那三年,每个日子都度日如年,他爱的人已经看不清他的面目了,所以,只有离开才让他们都解脱。

  喝完粥胃也好点了,汪汪打来电话说:“你还过不过来了?”

  秦峻说:“太冷了,我得回去睡觉,店里就麻烦你们了。”

  秦峻住在城外,花了二十来万买了处民宅,有个院子,还有堵高高的围墙,很适合他一个人坐地为牢。

  他跑业务时挣的那几十万买了房子又跟汪汪他们那两口合办了咖啡馆後,就所剩无几了,车子也买不起,所幸交通方便,从城里到城外每天都有三趟车,晚上九点还有一趟,赶得及他回去。

  打了车到车站时,离开车还十来分锺,司机早跟他熟悉了,秦峻递了根烟过去,“抽口。”

  司机大哥笑着接过,“这麽晚还回去。”

  “嗨,太冷了,得回去窝着,这天不是人出来跑的。”秦峻笑道,他是那种爽朗的男人,穿着特别有品味,但人非常让人容易接近,并且谁跟他说上话都觉得他这人特别让人愉快,跟他说话,他就会认真地听着,让人感觉到他的尊重,所以无论是常到城里卖鸡蛋的大妈,还是常去城里玩耍的小青年,都乐意跟他交流几句。

  “你那店生意还好吧?”司机大哥抽着烟跟他闲谈。

  “还好,呵呵。”秦峻笑,把衣服裹紧点,说:“我去後面睡会,到了地方你叫声我。”

  “成。”

  秦峻坐到最後一个位置,闭了闭眼,发现有点睡不太着,客车是那种普通的老型号车,没有空调,空气总是冰得很,让人不太好受。

  他这几年也是得过且过,不太发奋,一个月就进城里几天看看咖啡馆,买点东西回去,不过所幸生活一个人过着也不错,他以前爱跳舞,很好动,现在改了练武术练拳击,自己买的房子也大,装了设备,每天就在家里练,一天十来个小时的练着,累了就倒头睡,这身体日益变得敏捷自如,但这怕冷的习惯还是改不了,还是跟以前一样,一到冬天,脚丫子冷得就跟冰库里刚捞出来似的,看多少医生吃多少偏方都没用。

52书库推荐浏览: 空梦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