痕迹_空梦【完结+番外】

  情迹三部曲第二部IIII《痕迹》作者:空梦【完结+番外3篇】

  简介:

  狗血是跑不了的。但是不憋屈。1vs1。

  非常有“良心”的英勇攻vs实在不想当“圣母”的富家子弟受一句话文案:

  胡晏驰等到人出来,他从他的奔驰车出来,站在段勇勤的面前,非常真心地说:勇勤,你实在是个好人,我确实是高攀不起,就按你所说的,我们分手。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段勇勤那天跟胡晏驰含蓄地说他们不合适的时候,胡晏驰没太当回事。

  只是过了半个月,当他把段勇勤受伤兄弟的药费代交了,还送了这兄弟的媳妇儿子回了家,回头又给加班的段勇勤送宵夜的时候,听到段勇勤在他的办公室里安慰那个小孩,说他回去会再跟他提分手。

  那一刻,胡晏驰勤是真累了。

  他提了宵夜往回路走,到了车上,点了根烟,慢慢地抽著。

  现在就算他爱惨了段勇勤,也拿这个男人没辄了,他怎麽努力都没用,这个老好人还是觉得不爱他。

  说起来也可笑,胡晏驰早就查出来,这个小孩是在段勇勤同事的儿子,有白血病,没几年好活,而这小孩听说是对看望他的老好人段勇勤一见锺情,从而热烈追求……胡晏驰查出来还没来得及感叹人间处处都是GAY,段勇勤就跟他提出分手了,理由是他觉得他还是不太喜欢他,可以分手冷静一段时间,彼此再想想。

  胡晏驰一追问,老好人叹了气,用那张长得挺男子汉气概的脸挺无奈地对胡晏驰说:“他是个小孩子,不懂事,又有病,我对你的喜欢跟他的喜欢差不多,反正都一样,还能帮到他们家,我也就是试试,看能不能劝他好好接受治疗……”

  胡晏驰当时就服了这种事都如此豪迈的男人了,只是他实在太爱段勇勤,他喜欢段勇勤很久了,追到手才两年,实在不想放弃,所以当时掉头就走了,没跟他争吵什麽。

  这天他接到段勇勤电话,说他兄弟在家摔了腿,他正在公司开会,抽不了空,问有车的胡晏驰能不能送人去医院,并且帮付一下住院费时,胡晏驰答应了。

  他以为这是冷静半月的他们和好的契机,哪想,就那麽一眼一句话,胡晏驰就觉得这段感情就算了吧。

  如果段勇勤觉得像他这样游手好闲的富家公子已经好命到无需感情再绵上添花的话,那麽就如他所愿,他不再纠缠他了就是。

  其实就像段勇勤所说的那样,他也不是非他不可。

  胡晏驰等到骑著山地车的高大男人一出来,他从他的奔驰车出来,站在把帽子摘下的段勇勤的面前,非常真心地说:“勇勤,你实在是个好人,我确实是高攀不起,就按你所说的,我们分手。”

  他说完,段勇勤愣了,胡晏驰见他没话要说,就上了车。

  段勇勤这时弯腰敲了敲车窗,没什麽期待的胡晏驰降下了车门,然後听到段勇勤微皱著他眉头问他:“今天代付了多少医费?”

  胡晏驰说了个数字,知道段勇勤身上也没带那麽多钱,淡淡地说:“打我卡上就好,就上次给你的那张。”

  说完他就开了车走了。

  胡晏驰回去後,把自己的东西一收,搬了个房子住。

  他这个地方离段勇勤的住处实在太近了。

  过了两个月,他从朋友那听说因为段勇勤不跟那小孩上床,那小孩把他告到警察局说他强奸未成年的消息,他当时就无奈地笑了。

  没出几天,段勇勤就从他那公司辞职了,听说和他那群朋友单干了起来,也听说他银行的朋友开了口子给他贷了款,资金不是大问题。

  这时胡晏驰也去了多伦多看他生病的堂姐,并在那时住了两个月,回来听说段勇勤患了癌症的妈到炽安了,一直在找门路进炽安的第一肿瘤医院。

  这医院是国内国外都有名的肿瘤医院,长年累月的根本空不出床位出来,就算是达官贵人也并不一定会被收治,因为医院就那麽多的资源,就够那麽些人用。

  胡晏驰的表哥恰好就是里头的一个主任,就他哥就算是主任,接到胡晏驰的电话也并不保证能腾出一张床位出来。

  胡晏驰只好打主意打到他姑妈身上,曲线救国。

  他这头已经在请姑妈帮他的忙,去跟是她同学的医院院长求求情,那头听说段勇勤曾经帮过的一朋友提出他可以给他在第一医院弄到一张床位,但要用他那小公司交换,而段勇勤打算同意的消息。

  胡晏驰再次真心服了他,只好赶在他签转让书之前让朋友打了电话给了段勇勤,说帮他已经弄到一张床位了。

  他帮到此,也算是仁至义尽。

  回头他跟了他姑妈去旅游,也关了在炽安城的手机,并没有再跟段勇勤联系了。

  胡晏驰跟他姑妈回来的时候炽安城已经进入冬天,到处白雪皑皑,姑妈一个劲地跟胡晏驰抱怨他们为什麽不去热带避寒,非得回这夏天热得要死,冬天冷得要命的炽安。

  可胡家表哥因为出走的老娘已经在医院食堂度过了生不如死的三个月了,在电话里威胁胡晏驰再不把他老娘带回来他就要对他耍阴险手段了……胡晏驰一回来,听说段勇勤那挺挣钱的小公司的银行资金链断了,他那几个前面帮著他的朋友正对他手上的股权虎视眈眈……胡晏驰真觉得他回来得不是时间,叹了气,踢了他那个吃里扒外给他报告传言的朋友一脚,又借了一千万,足足一千万,他把他死去的爸妈留给他的全部财产全借给了段勇勤。

  只是他实在不想跟段勇勤这种祸害再有什麽瓜葛,这钱也是借著他朋友的名目借出去的。

  事隔两年,段勇勤的小公司壮大到被大公司以十亿收购,那个月,胡晏驰从他朋友那收到了一千万五百万的还款,并且,他朋友无语地告诉了段勇勤一个消息,说是现在有钱的段老板打算花大钱去治那个白血病的孩子。

  他朋友说的时候脸都是黑的,胡晏驰却笑了,胡公子拍了拍因被段老板救过小命,从而对段老板一直感激,尊重有加的朋友的背,随即拿起桌上的酒杯,感叹说:“现在他可有钱了,以後怎麽散财都成了,这下也是有钱人了,以後可不会看不起有钱人了吧?”

  说完这个曾被段勇勤不太看得起的富家公子回忆了一下段勇勤那种充满男人味的脸,仅仅就是回忆了一下就止住了怀念,然後失笑地摇了摇头,决定今晚去俱乐部挥霍一把。

  这两年,因为把钱全部借出去了,他可是差不多两年没敢出去真正玩乐了。

  而为了给段勇勤疏通上面的关系,他更是把手头上的三处房产送了二处出去,他这两年穷得真是跟鬼一样,现在得了钱再不放松一下,他都觉得他活著一点意义都没了。

  想罢,喝完杯中的酒,拉起了朋友,开车直奔地下城的赌场。

  第2章

  没几天,他那朋友江高打来电话说他说漏嘴,说钱是他借的,不过他还是守住了他的号码,没给段勇勤。

  末了他说段勇勤要请他吃饭。

  胡晏驰笑笑,拒绝了,说:“告诉他我在国外,不用请我吃饭了。”

  说实话,当初没让江高说,是认为段勇勤不会领情。

  但,胡晏驰也敢说,江高哪是有那麽多钱的人?段勇勤又认识哪个一次会给他一千万的人?

  所以说白了,当时的段勇勤根本就没打算领他的情,等到说穿了再来请顿饭,这是要恶心谁啊?

  胡晏驰已经是真心佩服这个男人,真不敢和这样的男人再有什麽瓜葛,人呐,蠢一次两次就够了,要是一路蠢下去,那就真叫无可救药了。

  胡晏驰智商不高,但也没低到置真相如罔闻的地步。

  他也真去了国外,他父亲生前好友的儿子在国外买了个赌场,知道他爱小赌两手,叫他过去玩几天。

  他到了,世交兄带著司机来接他,让他住在他的庄园子里,派了司机和保镖给他,还给了他一百万的筹码。

  胡晏驰有自知之明,他家世比起因好人缘的父母的原因结交的这些世交兄弟差得太远太远了,所以就算爱好小赌他也从来只赌小的,一般输到个一万左右他就止步,对他来说看别人赌也是乐趣,所以这次他退了九十九万的筹码,笑著说:“这次也不敢放肆自己。”

  世交兄笑,亲昵地拍了拍他的脑袋,跟以前一样对他和善。

  世交兄忙,事情亲自交待完就走了,胡晏驰拿著一万筹码在赌场玩了一夜,早上一算,不由喜上眉梢,他手气不错,居然还赢了一千块。

  这是很了不得的情况,於是打了电话给世交兄,得知他有空,喜滋滋地要请人吃饭。

查看更多: 空梦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