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爱依恋症_空梦【完结+番外】

  情迹三部曲第二部III 《弱爱依恋症》作者:空梦节选

  闻昱成是单炽翼的叔叔──至少,表面的关系上是这样的。

  他们没有血缘关系,单炽翼叫他叔叔不过是他母亲跟闻娇娇──闻昱成的姐姐是结拜姐妹,再加上他们两家也算是世交。

  单炽翼出生得早,他母亲生他那年仅二十岁,

  美貌女子与富豪男人一见锺情二见上床,第三见就已经决定结婚了,爱得可谓电光火石迅雷不及掩耳,於是,

  在结婚当年就生下他别人也就没什麽好奇怪的了。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001章 (今天完结)

  闻昱成是单炽翼的叔叔──至少,表面的关系上是这样的。

  他们没有血缘关系,单炽翼叫他叔叔不过是他母亲跟闻娇娇──闻昱成的姐姐是结拜姐妹,再加上他们两家也算是世交。

  单炽翼出生得早,他母亲生他那年仅二十岁,美貌女子与富豪男人一见锺情二见上床,第三见就已经决定结婚了,爱得可谓电光火石迅雷不及掩耳,於是,在结婚当年就生下他别人也就没什麽好奇怪的了。

  他刚出生那年闻昱成已有十岁,是闻家这个宗族当时的当家人在多年求子後才得来的男孩,也是当家人唯一的儿子。

  在年龄不能决定辈份的年代,再加上何况闻昱成还大他十岁,叫他叔叔实在不为过,大个十岁的叔叔的人遍地都是。

  叫叔叔不为过,但跟叫叔叔的人有一腿就为过了……所以当闻娇娇因生日宴请客人时,他们各自开了一辆车,一前一後到达了宴请的酒店。

  下车时,单炽翼故意慢了一脚步,让闻昱成先上了电梯,而後他等下一趟。

  等到达宴厅,单炽翼在母亲与娇娇阿姨的脸颊上上各印上一吻後,对著站在闻娇娇身边的他的情人一本正经地叫了声:“叔叔……”

  而那个沈默至极的男人哪可能会有所惊怂,一如既往地冷淡地“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如此冷酷的男人,如此冷漠的态度,任谁也想不出他们的关系。

  当然,也任谁都想不出这个男人在床上的狂烈与力量……单炽翼不再看向他,嘴角含著笑跟著他母亲去跟相熟的人打招呼去了。

  闻家现在的当家人的姐姐的生日宴来的人不可能不多,单炽翼与母亲转了一圈,如果不是手中香槟解渴,恐已与所见之人说得口干舌躁。

  单母虽已年近半百,但姿色犹存,还是能在会场中的各色美人占很大的一席之地,到了中途,唯恐爱妻遭有心之人勾引的单父匆匆从自家公司赶到,从儿子手里接过了妻子,一对恩爱夫妻就此抛弃爱子,自行应酬他们的去了。

  单炽翼也就此松了一大口气,他刚从国外出差回来,跟一群外国人唇枪舌剑签得合同回来本就疲惫不堪,可家里的男人又饥渴了好几日,於是在床上演习了一翻何谓地动山摇的场面,而後果就是现在他的腰部酸疼得已有些直不起。

  所幸,这常来招待贵宾的酒店有他“叔叔”的长期套房,更巧的是,开套房的磁卡有一张正躺在他的钱包里。

  单炽翼退到角落处环顾大厅一眼,见自家“叔叔”正被人里里外外包围了住,恐已无暇多看昨晚被他折腾得狠了的“侄子”一眼,他耸了耸肩,拿著酒杯当场逃逸……这罪他是不想受了,再应酬下去他的腿都会站不稳。

  到了套房,单炽翼把自己脱了个干净就扔到床上,不到一分锺就全然睡死过去……临海的套房窗帘已拉紧,昏暗的房间里谁也看不到他因性爱而青紫成狰狞一身的身体。

  一场大觉醒来,时间已是晚上十点,单炽翼又把西装套在了自己身上,又成了人模人样的青年才俊一位。

  手机上未接电话有好几通,不过没一通是闻昱成打来的,倒是他亲爱的母亲大人在几通电话无人接听之後还发来让他回家喝补汤的短信一封,当下单炽翼感动不已,决定不回与那人厮混的住处,驱车前往自家家里。

  他一回家,单母正做睡前美容,见儿子回来连忙洗去脸上澡泥,问他:“怎麽现在才回来?刚刚去哪了?”

  “出差回来没有调整好时差,一时没休息好,偷了个空就去睡觉了……”单炽翼老实回答母亲的话,在亲爱的美人母亲脸上偷印了个吻,让单母含笑打了他一下。

  “最近吃得好吗?”单母关心地问,伸出手就要帮儿子的解衬衫上的领带。

  “我自己来……”单炽翼按下黑色蚕丝领带,脸不红心不跳地说著,“别忘了,你儿子可是快三十岁了,不是三岁……”

  让她解可怎麽解释刚好在衬衫领口下面那明显不可能是女人留下的重重痕迹?单炽翼可不想把这麽个美好的晚上给毁了。

  他可是回来让他母亲大力施展母爱的,而不是来出柜的。

  “你也知道你三十岁了?到底何人是你的女友?盛世的何小姐?还是那个花枝招展的周小姐?你究竟要带哪个回来给我看……”单母说著与爱子上杂志封面的那几个绯闻女友,其中有豪门名媛也有当红娱乐明星。

  单炽翼连忙举手投降,“妈咪,现在事业为重,请这次也饶我一回……”

  单母一听,怒中带著笑地打了他一下,“又是油腔滑调,你到底什麽时候让我抱孙子?”

  单炽翼苦著脸,抱著单母撒娇,“妈咪,现在女性猛於虎,请让你儿子多单身一阵,再过几年轻松日子,可成?”

  其实,不只女性猛於虎,同居的那位男性更是绝然的霸道冷酷,十个猛於虎的厉害女性恐怕也会不及他的一半狠厉……单炽翼有时候想不明白,为什麽在花丛中一直游刃有余的自己怎麽会被这人死死吃住,这麽多年还是偷不开身。

  现在嘘唏也来不及,单炽翼也学会了不去多想……当然,也不去想他们的未来。

  闻家的当家人与单氏公司的接班人光是同性恋这事如果被人知道就已够骇人听闻,如果被人知道他们俩人还搞在一起……别的不说,光是两家的人首先就会疯掉。

  那是个鸡犬不宁都不足以形容的後果,单炽翼连想都从来不敢去细想,只求一日度一日,就算龟缩,也好过去想那头疼的未来。

  他不得不承认,对於这方面,就算是与闻昱成在一起的几年後的现在,他一点也没有想让别人知道他们有除去世交之外的另外关系……上帝,请宽恕他,阿门。

  单母再次被儿子说服,她原本倒是挺开明的女性,只是看儿子年近三十岁,却一个女伴也未带回来让她看过,未免有些遗憾。

  再加上儿子已是适婚年龄,等接掌单氏之後,她希望儿子有娇妻幼子陪伴他,於是近来更有希望见他安定下来之心,不得不对明显完全不在状态里的爱子步步紧逼。

  当晚单炽翼在家休息,第二天一早也在家里挑好衣服换上,并未回住处。

  到了公司刚开完早会,回办公室途中闻昱成来了电话,威严的男人在那边沈稳地问:“今晚一起晚餐?”

  单炽翼并未马上回答,只是拿著贴著耳朵的手机吩咐跟在身後的助理,“麻烦去帮我煮壶咖啡……”

  把助理打发完,这才继续走著回答那边人的话:“今晚?”

  “嗯。”闻昱成发出了简单的一个鼻音。

  “我看看……”单炽翼翻他的PDA看历程安排,还未等他翻到,那边的人就又出了口。

  “一起吧,我七点到家。”

  他擅自决定好单炽翼的安排,还不等单炽翼发表抗议,说了一句“我现在要去开会”就把电话给挂了。

  引得单炽翼拿著电话呆愣在原地,再次被他的霸道给弄得无语。

  这个男人,决定任何事情都不会真正征徇他的意见,从来都只会擅自做主。

  单炽翼中午与老友──小提琴家凌宵晨有约。

  凌宵晨是知道单炽翼与闻昱成关系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中的一个,他与单炽翼从国小到国中都是同一个学校,後来国外留学竟也是同一个国家,经过时间的长期洗礼,俩人关系铁腕到无坚可催的地步。

  一见他,凌宵晨就说:“昨晚在祖宅过的夜?”

  单炽翼无奈地耸了下肩,问:“哪看出来的?”

  洒脱自如的男人就算无奈眉宇之间也依然俊朗逼人,还好他们位置所处隐密包厢,要不然明天的报纸的八卦头条又必须得为俊美男人腾出空间来放置照片,八卦杂志对好看脸蛋的追逐总是乐此不彼,何况这张好看脸蛋的主人还有个好身价。

52书库推荐浏览: 空梦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