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太慌张_空梦【完结+番外】

  情迹三部曲第二部II 《爱的太突然(爱太慌张)》作者:空梦【完结+番外远航1-20完结】

  节选

  有点昏暗的餐厅,外面的海景却是好的,

  灯光闪烁耀眼,迷乱了人的眼,

  可关凌还是冷静地收回了眼,对坐在对面的商应容点了头,说:“好。”

  商应容说程彬这段时间住在他家,

  含蓄地向关凌表示这段时间不用再给他送早餐,到他家找他了。

  关凌追逐了商应容近十年,感情的事,

  本是个人意愿的事,追不到手是他关凌没本事,【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有点昏暗的餐厅,外面的海景却是好的,灯光闪烁耀眼,迷乱了人的眼,可关凌还是冷静地收回了眼,对坐在对面的商应容点了头,说:“好。”

  商应容说程彬这段时间住在他家,含蓄地向关凌表示这段时间不用再给他送早餐,到他家找他了。

  关凌追逐了商应容近十年,感情的事,本是个人意愿的事,追不到手是他关凌没本事,连只认识商应容四五年的人都进驻了他家,算起来,他与商应容之间是怎麽强求都求不了结果了。

  关凌心里慢慢地做著以後的打算,表面上还是斯文淡定,微笑地看著商应容。

  商应容因挂心受伤住他家的程彬,整个人显得有些漫不经心,英俊的男人只抬头匆匆看了关凌一眼,用著他平时一惯的冷淡脸孔继续说道:“快点吃吧。”

  关凌瞄了眼他前面已经快要吃完的牛排,笑道:“你有事就走吧,我等一会还跟朋友在楼上的咖啡厅九点有约……”

  商应容抬头看向手表,站起,朝关凌点头示意了一下,就往外走。

  这次他坐下连外套都没脱,走的时候连外套都不用拿,走得很是迅速。

  关凌看著他的背影,颇为玩味地笑了一下,只两秒,就收回了视线。

  这个时候,商应容不知道,关凌已经放弃了对他近十年的追逐,重新启航。

  关凌没什麽咖啡厅九点有约的朋友,他开车回去,打了电话给老板说他接受出差。

  因最近公司出事过度工作的老板在那头冷笑:“不是老子求你你都不给老子去吗?”

  老板其实是好友的恋人,平时看在好友的面上对他还是客气的,只是关凌下午才拒绝了他出差的要求,晚上又打来这麽个电话,脾气不好的人自然就抓住了机会讽刺了几句,也根本不管他为什麽突然之间又改变了主意。

  关凌笑著在这边老实听著,末了悠悠地说:“要不要我带特产给暖阳?”

  老板一听恋人名字,口气好多了,“他喜欢吃那边的酸角糕,要南阳街那家作坊的,你多带点。”

  关凌笑著点头,好友找的这个男人虽然脾气不太好,性格急躁,人也很冷情,但却是实打实地对好友好的。

  不像他,追一个人追了近十年,挖心掏肺次数不胜枚举,但还是没打动他的心。

  感情的事啊,真的是要讲究缘份的,没缘就无份,这麽多年关凌也算是把似波涛汹涌海洋的爱意全都磨得结了冰,全都静止不动了,商应容不爱他这个事实,也算是接受得了了。

  现在,连商应容可能和程彬在一起的事情他也算是可以接受了。

  时间久了就好,日子久了,感情磨得钝了,管它是疼还是悲呢,反正这些情绪也不明显,也不耽误他一天三餐照吃不误地好好活著。

  关凌出了半个月的差,把老板李庆的事办好,当天下午家也没回,跟著老板回了他家。

  何暖阳在大门口等著他们,李庆一下车,他就过去接过了他手里的外套,让李庆牵著他的手,回头则对关凌说:“你怎麽瘦这麽多?”

  边说边皱眉,有些不满。

  关凌与何暖阳自从大学到如今天,认识也有十五年了,哪不懂只比他大两个月的何暖阳接下来就要训斥他的话,於是事先就求饶:“我在酒店住了半个月,你也知道我挑食,外面的东西吃不习惯。”

  “德性……”李庆在旁边飞白眼,但却被何暖阳推著他进了屋,叮嘱小孩一样地叮嘱他,“上楼把公文包放书桌上,先洗澡,衣服我放在置衣柜的第二个格子上,热水我已经调好了,你不要再调高了,会烫著。”

  李庆不依,非得要拉他一起上去。

  “你乖,我要给你做饭……”何暖阳哄他,满脸耐心。

  李庆脸一板,眼看脾气又要发作。

  何暖阳见状连忙去亲他的脸,眼眉间全是温柔的安抚,“火上还熬著给你喝的药膳,都熬一下午了,再一会就要关火了,我怕来不及下来时间一久坏了味道……”

  小别墅里没请佣人,里里外外都是何暖阳一手打理,李庆不难想像何暖阳一下午都守著厨房的样子,遂在内心挣扎了一下,心不甘情不愿地点了下头,黑著脸上楼去了。

  关凌看著他上去,笑著挑眉,“他还要补?”

  看著健壮高大的背影,何暖阳哂笑了一下,回头看著关凌说:“他最近也瘦了一点……”

  说著不愿再提及家里这位,抓住关凌就鞭笞:“你是怎麽回事?”

  说著往厨房走,准备上菜。

  关凌跟著他,解答:“都忘了告诉你,这次可能真跟商应容没关系了。”

  “本来没关系,OK?”何暖阳瞥他。

  关凌无奈地笑,点头,“好,是我单方面用心,又单方面死心了,成不?”

  何暖阳没信,试著药膳的味道心不在焉地回道:“你哪可能,要死心早死心了。”

  关凌对商应容的死心塌地他又不是不知道,这十年,前六年为了商应容的生意在他手下当了六年的财务经理,卖力又卖命,等商应容的生意稳定下来了,公司上市了,请了个海龟把他的位置抢了,他也老实地抬起屁股滚了出来,没有丝毫怨言不算,还照顾了出了次小车祸伤了腿的商应容大半年,这几年更是为了商应容的胃不给弄坏,就算是他自己也要上班,他也要每天早上做了早餐送过去。

  这片痴心炽爱,足以感动天地了,何暖阳根本不信他会放手。

  第二章

  连何暖阳都不信,只当他是说说。

  关凌但笑不语,谁也不知这近十年他心里到底演绎过多少次关於商应容的惊涛骇浪的悲喜剧,也没有几个人能知道他有多少个晚上因著想见人一面,又因怕打扰到人整晚整晚守在商应容家的门口片刻不动。

  但他为商应容洗手做羹汤,殷殷相待的周到体贴却是认识他们的人都知道的,连他们早离开的大学都还有关於他对商应容的痴情传说,可以说他堪称情圣的近十年早就让人知道就算只与商应容做朋友他都满足,又怎可能让周遭人相信他会放手?

  要是换个别人也对一人有此作为,他也不信。

  於是关凌也不多加辩驳,他想著时间久了,等商应容跟程彬住久了,谁都知道商应容总算有携手伴侣了,床畔也无他置身之地时,容忍一段同情眼光後,他可能也可以试著慢慢去爱别的人。

  也许,运气好的话,那个人也爱他。

  商应容向来冷静自持,从大学开始自有一派行事风格,杰出的能力不错的背景独立的个性风格让他无论身处何地都是风云人物,夺人眼球。

  并且,他还是个孝子,是个很不错的哥哥。

  无论从家世教养还是到个人能力,他都优秀到无可挑剔。

  关凌爱他,包括爱他的那份优秀,也包括爱他私底下的薄情冷漠。

  他们以前虽然没有交往,但每个星期都会上一次床,地点是商应容在市中心的豪华公寓,上完床关凌每次都很识趣走人,他知道商应容的妹妹商绯虹不太喜欢他呆在那。

  关凌不知道自己为什麽不讨商绯虹的喜欢,这麽多年怎麽讨好这女孩都不是,她从没给过他好脸色看过。

  於是相对应的,疼爱妹妹的商应容对他也从来不置可否,如果不是关凌主动约他,他从不与关凌联系。

  连一星期一次的上床,也每次都是关凌送餐上门时,他哪天有欲望就压著他做一场,随後就是置之不理。

  一星期就一次,从不多,一场性爱似乎是两个男人之间打发欲望的产物,也好似是给予关凌的付出的恩赐。

  关凌都以为习惯这种相处了,哪想,没有拒绝过他送餐的商应容为了程彬否决了他进他房子的名目,如此,他也算是没有办法了。

  路走到了头,真的无路可走了。

  只能往後退。

  关凌不再送早餐,也能多睡一会。

  其实他公寓离商应容的公寓不远,仅隔一条街,两个不同的小区而已,只用十分锺就能走到彼此楼下。

查看更多: 空梦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