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涌_空梦【完结+番外】

  情迹三部曲第二部I《潮涌》作者:空梦【更新至42未完结】

  楔子 (养成文)

  纪煦潮三岁被他妈抱给纪爷爷的时候,纪盛已经十六岁了。

  小兔崽子见到纪盛的第一眼就哇哇大哭,小家夥可能知道他要被他妈抛弃了,小短腿的他站在纪家那脏乱的小门口,哭得天昏地暗,哭到真的太阳落山,黑暗来袭也没停止。

  那时候,纪盛就想,这麽大噪门,将来可不得了。

  而如他所料,纪煦的未来确实不得了──在他的恶意滋养下,十岁的纪煦潮就把当地市长儿子的脸打得血肉模糊,而他只能回头小小地煽了宠坏了的小兔崽子一巴掌,再回过头,还是认命地收拾起小王八蛋弄出来的烂摊子去了。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养成文)

  纪煦潮命不好,他出生的那年,正值那个国家最疯魔的时间,他爷爷因自身的那点身份沾了祸事,他外公也跟他爷爷是一夥的,於是──两个大学校长,俩亲家一起被抓去被他们的学生打死了,他爸为了救两个老人,也被弄死了,在之後,在那些人也想抓他奶奶外婆之前,两个老人家两腿一伸,真的被人给硬生生地气死了,当时那气得七窍流血的惨状,被爬在她们身边玩耍的纪照潮看见了。

  剩下他妈,把他托付给纪盛他爷爷後,去陪他爸,他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去了,一家子人就剩了个纪煦潮。

  纪煦潮被托给纪家那年,他才刚满三岁,他妈走後,他哭得当时的纪爷爷心都碎了,当天晚上把家里的仅剩的那点小米用水熬成了糨糊粥,一点一滴喂他,生怕他哭岔了气,跟著苦命的一家去了。

  纪盛当时也饿,家里什麽吃的都没有,十六岁正值发育期,需要太多营养的他舔了舔嘴唇,喝了口凉水,抱著怀里哭得快要断气的娃儿,抿著薄唇让他爷爷把家里仅剩的那点粮食送到小娃儿嘴里。

  隔天小娃儿像是知道他被遗弃了,不哭也不闹了,只是白著张瘦瘦的脸,奄奄一息地靠在纪盛怀里。

  纪盛不知道哄孩子,也不知道该跟他说什麽,他爷爷一大早,就抱著纪煦潮他妈妈给的那点金条,私底下去给纪煦潮弄身份去了。

  老头儿扯了谎,说是乡下的亲戚穷死了,就剩了个孩子,托给了他,老头儿眼色好,看得清人,那办事的是个很贪婪的人,得了天大的好处,就把这事办成了。

  只是当时纪盛父母都死了,一家老小就只有一个纪大爷,还有一个纪盛,老头儿年纪大了肯定不会有这麽小的儿子,所以把纪煦潮挂到了纪盛名下,当了纪盛的养子,上了他的户口。

  於是纪盛在他饿得连树根都要去啃一啃的年纪,有了一个儿子,从此之後,名叫纪煦潮的那个人成了一辈子的责任。

  他必须担负起他的一生的责任。

  纪盛当时瘦得很,腹部的腔骨清晰可见,那时纪煦潮每天晚上就趴在他身上数数他的骨头才去睡。

  他们处了半年,两个人就算隔了那麽一大长段年纪,但也熟了。

  在外,纪煦潮就当著别人的面喊纪盛爸爸,谁都知道纪盛这个毛都没长齐的人有了个远房亲戚托过来的养子,当时他们周围一群七八岁以上的小孩就拿这个常常取笑纪盛。

  当然,他们也就取笑了那麽几年,後来,他们也就谁也不敢了。

  这年在入冬後,纪家老头没熬过冬天,去了。

  死前嘱咐纪盛,照顾好纪煦潮。

  当时纪煦潮才不到四岁,可他懂得太多了,他从生下来就经历生离死别,已经对死很熟敛,於是当时沈默到一句话都憋不出的纪盛看到这小娃儿拍拍他爷爷的肩,跟他爷爷哥俩好地说:“爷爷你放心去地下找我爷爷外公去玩,我会照顾好爸爸的。”

  瘦得就剩把骨头的纪爷爷当时笑了,然後看了眼纪盛,含笑离逝。

  纪盛当天当了家里的一口锅,买了层草席,背著他爷爷,带著纪盛到了离五十多里的一个可以随便葬人的坟地,挖了一个包,把拿草席把他爷爷一包,他爷爷葬了。

  後来,就算过了六十多年,纪盛年迈得眼睛都看不清了,也还是清楚记得当时冻得流著鼻涕,已经大半天没喝过一口水吃过一粒米的纪煦潮在他们回去的路中穿著那双十个脚头都露出八个来了的烂胶鞋在他身边蹦蹦跳跳哼著歌,欢快地对著他说:“爸爸,你别不高兴了,没有爷爷,你还有我呢。”

  当时纪盛就想,是呢,我还有他呢,还没给他吃饱穿暖,我得撑下去,我得让他活著,让我们好好活著。

  第2章 (养成文)

  纪老头过逝的头一个冬天,纪盛跟纪煦潮的日子格外难过,他们连唯一的那口锅也没了,为了不饿著纪煦潮,纪盛就背著他去了以前欠老头儿钱的一户人家去讨点吃的。

  那家老头儿其实还欠纪老头一条命,但他家里有几个孙子还嗷嗷待哺,哪管得了别人的死活,他家儿媳甚至用锄头来赶他们走。

  纪盛先是不吭声,然後把纪煦潮放在一边,把他放好了,确定等会发现的事涉及不到他这里,他捡了根棍子,面无表情地向著这家人走去了。

  那时他身上的那气势,恐怕亡命之徒看了也害怕。

  那家人被他吓住,扔了几个玉米砸在了他身上,这家的儿子跟著儿媳齐齐骂著:滚,滚……赏了你几个吃的了,不欠你们家什麽了……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了,纪盛冷冰冰的眼睛一一横扫过去,所扫到之处全部齐齐噤声。

  纪盛弯下腰,捡起那几个玉米,揣到兜里,随後谁也不看地走到纪煦潮身边,蹲下身,让纪煦潮爬上他的背。

  纪煦潮迅速爬上,完全看不出他两天没吃东西了,纪盛背著他走,他还扭过身,握起小拳头,满脸杀气对著那家欺负纪盛的人家吼:“打死你们,我以後要打死你们……”

  他小,长得特别好看,只是那双大得满是黑的眼睛透露著凶煞的杀气,听到人耳朵里,看到人眼睛里,只觉得寒气从脚底往上钻,完全不敢把他当孩童看。

  到了家,纪煦潮从纪盛身上一骨碌地爬下地,去烧热水。

  纪盛的鞋子在雪地里走了半天,现在里面已经全是雪了,露出来的脚裸已经冻得发紫。

  等纪盛哆嗦著手把玉米粒剥下,放到一个大号的铁杯里放好水,这时纪煦潮已经烧好水了。

  他们家的灶火用的是柴,先前在吹火烧水时纪煦潮已经弄得满脸是灰,可能有些难受,他用袖子随便擦了一下,吸了吸鼻子边冻出来的鼻涕水,颤颤危危地把水倒到一个小桶里,颤颤危危端到短凳边,然後就大叫:“纪盛,爸爸,你过来……”

  纪盛走过去,把他抱到腿上,纪煦潮挣扎,“放我下去,我给你脱鞋。”

  “我自己知道会脱。”纪盛到他抱到紧紧的,因瘦尤为显得过长的长腿随便一甩,就把那双破鞋甩了出去,把脚放到热水里,长吁了一口长气。

  就算如此,少年过於瘦削的脸上,还是有著过於冷峻的神情。

  纪煦潮眼睛往下瞄了瞄,问:“你疼不?”

  他脚上已经冻出冻疮了,疼得很,他爸爸把他的两双袜子早上都给他穿上了,脚现在肯定冻死了。

  “不疼。”纪盛抱著他,闭著眼睛。

  他这几天晚上都没睡,闭著眼睛也只是想去哪里弄吃的。

  不能冬天还没过,小家夥没冻死,就先给饿死了。

  “你穿一双呗……”纪煦潮不死心,早上纪盛非要给他穿两双时,他已经拼命抗议过了,最後被纪盛打了一屁股才老实,但现在已经不是早上了,他还是想跟他爸爸讲讲理。

  “少噜嗦。”纪盛摸摸他的肚子,扁得凹得很进,说完三个字,接著又沈默了下来。

  “诶……”纪煦潮见他没法讲理,唉声叹气了一声,随即把两手手放到纪盛脖子处取暖,突然那麽被冰一下,纪盛也没躲,还伸手把他的手探到胸前,让他塞紧点,好用那点体温把那双小冰手给弄暖点。

  “你放心,他们欺负我们,我以後会欺负回去的。”纪煦潮已经懂得太多,尽管有著童稚的脸,但早就明白这世上,他也就只有一个纪盛对他好了。

  在路上,纪煦潮这样的话说过太多回了,纪盛听了照旧模糊地笑,又抱紧了点他,脑海里其它什麽也不想,只想著明天去哪弄吃的。

  晚上的玉米粥纪煦潮吃得香喷喷的,他吃了一半,纪盛也吃了一半。

  两个人吃完就裹到棉被里,纪煦潮照例爬他身上用手摸了摸他衣服底下的排骨,摸完惊奇地喊,“爸爸,你又瘦了一点。”

  纪盛笑,把他抱到身上压著自己,说:“你也是。”

52书库推荐浏览: 空梦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